:::
全國宗教資訊網
 好人好神運動
行政體制
關於好人好神運動
里仁為美
宗教常識
社會關懷
宗教騙色
::: 宗教騙色
* 首頁 > 好人好神運動 > 宗教常識 > 犯罪防杜 > 宗教騙色
「宗教騙色」是指「不肖人士」假藉宗教信仰之名,行騙色之實;或是「宗教人士」仗勢其宗教權力、地位,甚至結合團體中的其他成員形成共犯結構,對被害人性騷擾乃至性侵害的行為。

在這類犯罪中,犯罪者假藉的名義、說詞不勝枚舉,從驅邪、改運、求財、挽回感情、醫治疾病,或是為了修行、尊崇上師、神意,乃至是基於前世因果、實踐宗教經典等為名目,以獻身、雙修、陰陽合一等說詞,要求受害者配合,達成加害者性侵害的目的。

宗教騙色與犯罪黑數

司法實務上對「宗教騙色」的判例結果,大致可分兩類:一是在犯行過後即被舉報,且判刑成案;二是不易被舉報或判刑,並潛藏為犯罪黑數。

在犯行過後即被舉報這類,通常是因為與宗教教義、宗教組織的運作結合薄弱,甚至是臨時起意的犯行,容易因其明顯「假藉宗教之名」,基於「詐術」的事實明確,多能起訴加害者並交由法院審理判刑。例如媒體報導常見的受害者為了感情、身體健康等因素,情急之下誤信神棍的「洗陰陽水」、「裸身畫符」、「性交改運」,甚至是「獻身鬼神」等說法,因而遭到騙色。這類案例法院較容易依加害者假借法力或神怪等名義犯案,按其罪行判刑。

不易被舉報或判刑這類,多數是因為其犯行與宗教教義深度結合,並利用宗教組織、人際關係的運作等,結合各種內外在因素的作用,遊走在合意與騙色的灰色地帶,或是加以騙色後再合理化其犯行。加害人往往因為未被舉發、被舉發後查無實證不予起訴或是輕判,食髓知味、逍遙法外,而長期不斷犯案。例如多年前北部某教會唐姓牧師,以奉神的旨意進行「性教育輔導」為由,至少性侵11名女教友,結果包括唐姓牧師及其教會中的輔導員,分別依強制性交罪、強制猥褻罪判刑。

宗教騙色共犯結構的形成

分析以上的宗教騙色情節,多數受害者只是基於信仰即失去個人判斷能力,輕信騙色的宗教人士,並「同意」與加害者進行性行為。分析其原因如下:

(一)信徒認同和服從宗教師的權威:將宗教師神聖化,宗教師具有某種特殊能力,致被騙的信眾自認是獨特的,可以超越世俗的道德標準。

(二)宗教群體建立密切的信任關係,容易失去戒心:宗教社群中的人我關係,往往視為家庭關係的延伸,也常以家庭關係的兄弟姊妹相稱。這種信任關係的建立,使得人們容易因為相信宗教的善良,失去戒心。

 (三)與受害者同性別的共犯,從旁協助主犯:借由集體的力量,在團體中強化被曲解的教義、信仰,進而掩飾與合理化其犯行。共犯者能孤立或排除團體中的懷疑、不信者,以各種方式協助主犯說服或恐嚇受害者,讓受害者留在團體中,甚至成為共犯。

被害者在參與社群的過程中,被整個共犯結構有目的的施以心理建設後,導致在其他共犯的助勢下,難以推拒或不自主的「同意」與加害者發生性關係。結果因為是成年人之間的合意性行為,加上共犯結構在宗教社群中有計畫的分工和角色扮演,甚至舉證反駁受害者,造成這類「宗教騙色」的受害者多半隱忍不願報案,或即使報案也因為不易判斷是否觸犯「詐術性侵」的刑責而難以成案。

難以成案判刑的結果,其犯行越來越廣,或雖經舉報,經司法調查未對加害人起訴,或因為輕判,而一犯再犯。如前例唐姓牧師,此案爆發前才因同樣的罪行出獄不久,卻能在幾年內重起爐灶,故技重施。
圖1  留心不肖人士假宗教之名,行騙色之實。(藍星球資訊製圖)
目前法律實務上,宗教騙色尚無專屬法條判刑。目前宗教騙色可適用之相關法律條文羅列如下:
 
法令名稱 條(點)次 法令內容 說明
刑法
第1章
法例
第10條
第5項
稱性交者,謂非基於正當目的所為之下列性侵入行為:
一、以性器進入他人之性器、肛門或口腔,或使之接合之行為。
二、以性器以外之其他身體部位或器物進入他人之性器、肛門,或使之接合之行為。
刑法中性交之定義。
刑法
第16章
妨害性自主罪
第221條 對於男女以強暴、脅迫、恐嚇、催眠術或其他違反其意願之方法而為性交者,處3年以上10年以下有期徒刑。
前項之未遂犯罰之。
強制性交罪,宗教騙色,以信仰為由,應屬「其他違反其意願之方法」而為性交,最重可處10年有期徒刑。
刑法
第16 章 妨害性自主罪
第222條 犯前條之罪而有下列情形之一者,處7年以上有期徒刑:
一、2人以上共同犯之者。
二、對未滿14歲之男女犯之者。
三、對精神、身體障礙或其他心智缺陷之人犯之者。
四、以藥劑犯之者。
五、對被害人施以凌虐者。
六、利用駕駛供公眾或不特定人運輸之交通工具之機會犯之者。
七、侵入住宅或有人居住之建築物、船艦或隱匿其內犯之者。
八、攜帶兇器犯之者。
前項之未遂犯罰之。
加重強制性交罪。宗教騙色,以特殊對象或方式,脅迫信仰者「違反其意願之」而為性交,可處10年以上有期徒刑。
 
刑法
第16 章
妨害性自主罪
第224條 對於男女以強暴、脅迫、恐嚇、催眠術或其他違反其意願之方法,而為猥褻之行為者,處6月以上5年以下有期徒刑。 強制猥褻罪。部分宗教騙色事件無確切性交事實,而有猥褻事宜,則最重可處5年有期徒刑。
刑法
第16章
妨害性自主罪
第225條
對於男女利用其精神、身體障礙、心智缺陷或其他相類之情形,不能或不知抗拒而為性交者,處3年以上10年以下有期徒刑。
對於男女利用其精神、身體障礙、心智缺陷或其他相類之情形,不能或不知抗拒而為猥褻之行為者,處6月以上5年以下有期徒刑。
第1項之未遂犯罰之。
乘機性交猥褻罪」。宗教騙色可視為加害人人造成被害人「不能或不知抗拒」之原因而為性交,最重可處10年有期徒刑。
刑法
第16 章 妨害性自主罪
第227條 對於未滿14歲之男女為性交者,處3年以上10年以下有期徒刑。
對於未滿14歲之男女為猥褻之行為者,處6月以上5年以下有期徒刑。
對於14歲以上未滿16歲之男女為性交者,處7年以下有期徒刑。
對於14歲以上未滿16歲之男女為猥褻之行為者,處3年以下有期徒刑。
第1項、第3項之未遂犯罰之。
與幼童性交、猥褻罪。宗教騙色,對象為未成年者,無論有無「違反其意願而為性交」,均處以有期徒刑。
刑法
第16 章 妨害性自主罪
第228 條 
 
對於因親屬、監護、教養、教育、訓練、救濟、醫療、公務、業務或其他相類關係受自己監督、扶助、照護之人,利用權勢或機會為性交者,處6個月以上5年以下有期徒刑。
因前項情形而為猥褻之行為者,處3年以下有期徒刑。
第1項之未遂犯罰之。
利用權勢性交或猥褻罪。宗教騙色為利用一己具宗教職務上之權勢,迫使信仰者「違反其意願而為性交」,最重處5年有期徒刑。
刑法
第16 章 妨害性自主罪
第229條 以詐術使男女誤信為自己配偶,而聽從其為性交者,處3年以上10年以下有期徒刑。
前項之未遂犯罰之。
詐術性交罪。利用宗教行詐術,使被害人聽從其為性交,最重可處10年有期徒刑。
刑法
第 17 章 妨害婚姻及家庭罪
第240條 和誘未滿20歲之男女,脫離家庭或其他有監督權之人者,處3年以下有期徒刑。和誘有配偶之人脫離家庭者,亦同。
意圖營利,或意圖使被誘人為猥褻之行為或性交,而犯前2項之罪者,處6月以上5年以下有期徒刑,得併科1千元以下罰金。
前3項之未遂犯罰之。
意圖使被誘人為猥褻之行為或性交,最重可處5年有期徒刑。
社會秩序維護法
第2章
妨害善良風俗
第83條 有左列各款行為之一者,處新臺幣6千元以下罰鍰:
一、故意窺視他人臥室、浴室、廁所、更衣室,足以妨害其隱私者。
二、於公共場所或公眾得出入之場所,任意裸體或為放蕩之姿勢,而有妨害善良風俗,不聽勸阻者。
三、以猥褻之言語、舉動或其他方法,調戲異性者。
以猥褻之言語、舉動或其他方法,調戲異性者。處新臺幣6千元以下罰鍰。

根據宗教騙色的案例,依加害者的藉口或手段區分,大致可分成兩類:一類是假借宗教名義,其中的宗教成份薄弱。另一類的宗教成份濃厚,多與宗教人士及其組織有關。

第一類假借宗教名義者,多半欠缺具體的教義基礎、也較無組織,與宗教文化必需的認知基礎聯結不深,犯罪者多是以算命、風水、施法術等個人經營類似宗教的生意為主,或是以神壇為名或是個人隨機利用宗教名義而為,並以改運、醫病、為受害者驅鬼、補過去因果等為藉口,由於多半是個人所犯,若由受害者的舉發,較易由公權力依法處置。

第二類的宗教騙色則相當複雜,也遊走在宗教、法律、道德之間的灰色地帶,需有相當的宗教文化認知才可理解和防備。此類源於不肖的宗教人士利用其宗教權威、身分或個人魅力,依附借用某一宗教教義體系,加上信徒的崇拜心態,以及有心者的組織運作而產生。因為其宗教成分濃厚,且幾乎都形成類似的共犯結構和利益關係,不易得到公權力介入調查或判刑。其與宗教文化有關的要素分析如下:

服從宗教師的權威和個人崇拜

首先,不論宗教的目的是救贖或解脫,為了達成此一目的,宗教都經由儀式、經典教義詮釋、倫理制度,甚至是個人的宗教經驗等,賦予宗教師、宗教人士不同程度的權威,也因此讓有些信仰者產生對宗教師的個人崇拜。
例如在藏傳佛教中強調上師的加持以及對上師的信心,弟子的成就離不開上師的加持,任何的開悟、境界以及印證,完全依靠上師而獲得,若對上師沒有信心,開悟或是證悟都是非常的困難。因此弟子自然不會違逆、懷疑上師的任何作為,對於即使在外人眼中不合理的行為,也會認為是上師對弟子的考驗、試煉。再加上藏傳佛教有男女雙修的佛像、儀軌和修行方法,以及相關的教義解釋,非常容易被別有居心者提供宗教騙色的合理化基礎。因此,上師崇拜和雙修的元素在常被廣泛引用在宗教騙色案件中。

藉由創造神聖感打破禁欲原則

另一方面,宗教為了達成其終極的救贖或解脫目的,多有較高的道德規範,這些規範大多也包括情欲的禁絕。嚴格的道德規範,在正向意義上與達成救贖或解脫有緊密的關係,但在另一方面,進行宗教騙色的不肖宗教師,也會利用它來建立對自己有利的教義和組織的階層體系,樹立自己具有不必遵守這些道德規範的神聖性,讓部分信徒或崇拜者相信能從宗教師身上得到救贖或解脫。

例如多年前喧騰一時的韓國攝理教案件,其教主鄭明析即不斷透過個人的佈道、演講,對內部信徒強調貞節的重要,正面運用道德規範的力量。然而,在另一方面,鄭明析又同時強調守貞是為了將來侍奉上帝,並普遍暗示其將貞節奉獻給鄭明析本人也有同樣的意義,能夠得到恩寵、救贖。因為長期的暗示和個人對教主崇拜心理,藉由內部有組織的遴選過程,讓得到教主寵召的女性將教主的性侵和違反禁欲原則,視同個人特別的秘密救贖。

因此,不論是何種宗較傳統,經由複雜的詮釋,將打破和違反嚴格的禁欲原則被視為是神聖的特權,是個人得到的恩寵、開悟經驗,成為解脫、救贖的表徵。因此當與宗教權威人士發生性行為,覺得是一種榮耀,毫無懷疑時,多半也就不算性侵,而是合意行為。甚至從此之後,受害者在其宗教組織的身分地位、待遇有所不同,原本是宗教騙色的性侵,也就成為具有實質利益的交換行為。例如鄭明析案中,他對得到寵召的女性,有時會隨意贈與貴重豪奢的禮物。因此,經由有心的操作後,法律上有關宗教騙色的犯行也就難以成立。

組織化擴大宗教騙色的目的

上述兩股力量的作用,並非有心的不肖人士能夠獨立完成的,其組織力量更為駭人,成為準犯罪集團。而且,與組織化必然有關的資源分配,諸如金錢、財產、工作等分工,更令宗教騙色不只是騙色,而是各種不法層面的指標。
例如中部某道場,自民國80年間,該寺住持即以男女雙修為名,要求女弟子與之發生性關係,並指示其代為物色女弟子、義工等,將之帶到寺內封閉空間對之性侵。該住持以此方式擴大其犯罪行為後,有四名女弟子加入成為共犯結構,至其被舉報犯行時已是民國100年。前後長達近20年的時間,卻只有5名被害人出面指控,以該住持接觸社會層面之廣,顯然不甚合理。

因此,對於宗教騙色案件,一般人的宗教文化認知具有關鍵性的影響。由於大眾經常忽視其組織化的發展,不明白這類團體對於不服從的受害者,能藉由宗教教義和主犯的權威,否定受害者的價值判斷,並藉由共犯結構,讓受害者在社交關係中感到孤立,甚至是反控指證受害者。受害者必須選擇參與其中,或是沉默、隱忍和逃避,不敢舉發控訴,公權力亦無從介入調查。結果,這類共犯結構能在宗教社群中,不斷以相同手法犯罪,甚至任其團體坐大,變成社會潛藏的犯罪淵藪。
圖2 由於地位權勢的差異,宗教騙色案件被害人經常出於恐懼而隱忍沉默(rossandzane提供)
鑑於臺灣宗教騙色案件發生頻仍,民眾如能進一步瞭解相關法律,便可避免及防範成為宗教騙色的受害者。
首先,性行為不需假借神力或神聖之名,若有此情形一定是詐術。鑑於過去的各種案例,絕對不要相信宗教師的性行為具有神聖力量的說法,即使有再多的教義支持佐證,甚至宗教師展現特異功能,都不可相信對方,也別以為自己是獨特的,具備過人的宗教秉賦。

其次,留心主謀及其共犯的試探。不肖宗教人士藉由組織團體運作,在其達成性侵害犯行前,多半已經有些不當的試探行為,例如假借各種名義或利用自己的超然身分、長輩等,摟肩、摸手、明顯逾越分際的擁抱、觸碰胸、臀等行為,或是要求獨處。也可能是藉由其共犯,打探其私密或有逾越分際的關切、利益交換的暗示。

第三、遭遇騙色,保持冷靜,比照一般性侵案處理,即使因為個人不察而遭到騙色,也要如同正常的性侵案件,保留相關的證據,如對方的體液、身體特徵,或是將雙方的對話錄音存證,並進行相關的身體檢查,以免感染性病,甚至是嚴重的法定傳染病,如愛滋病、梅毒等。因為這類犯行接觸對象範圍廣,有社會中各階層人士,又少人舉發,很容易成為傳染性病的溫床。

最後,謹記宗教騙色對人和社會有嚴重的傷害。雖然按相關判例,援引刑法第221條第1項之強制性交罪:「以怪力亂神為藉詞,致使他人任令或聽從而性交,無異壓抑或剝奪他人之性自主權,違反他人原始意願,該當於『違反其意願之方法』此構成要件。」然而,以「怪力亂神」作為標準,並不足以將有心人士自我宣告的神聖地位定位為詐騙。

「信仰」是宗教騙色未能舉報進行判刑的問題癥結,也是它成為個人和社會嚴重暗傷的原因。宗教騙色中,難以舉報的案例,幾乎都是有組織、有共犯結構的,經由教義教理的說服,被害人於遭性侵之時多無表現出明顯抵抗或反對之言行。加上因為事後討論對象多是共犯、或是同一團體中的人。

許多勇於面對的受害者,多是事後與團體外的人討論,或是經過長時間反覆思考、心理的掙扎,才願意相信自己遭受宗教詐術性侵。但有更多的受害者,因為其人際關係與其宗教團體的連結太深,在質疑犯行的同時,也會遭受人際關係的孤立,在法律上得不到支持,甚至是對自己的價值判斷感到嚴重的懷疑,或是最後衍生成為的精神疾病。一時的不察,可能導致人生的重大變故。

總之,牢記宗教騙色的基本手法,做好心理建設,有防範的意識,是積極負起社會責任,也是最佳的應對方式。
圖3 警政署165全民防騙超連結網站,特別揭露宗教騙財騙色的手法,呼籲民眾提高警覺(藍星球資訊網站截圖)

法務部曾於民國99年規劃將宗教騙色納入刑法中獨立規範,迄今雖未能立法通過,但已有將宗教騙色在刑法中獨立規範的構想,若能繼續推動法案,訂定完整配套,藉由在法律上明定處罰,以重罪嚇阻犯行,更是務實之道。盼民眾能藉由對宗教人文、法律、實際案例的深入了解,杜絕宗教騙色事件再次上演。
圖4 法務部於民國99年擬定刑法「妨害性自主罪章」新增「神棍騙色罪」法案,新聞報導取自:http://news.ltn.com.tw/news/focus/paper/434758。(藍星球資訊製圖)

參考文獻
  1. 李崇信(2003)。臺灣社會宗教現象的哲學省思-宗教信仰之法律規範的可能性探討。中國文化大學:哲學研究所博士論文。
  2. 朱麗容(2016)。論宗教犯罪-詐財、騙色之探討臺灣地區近十年來利用宗教的性犯罪初探。中正大學法律系研究所:碩士論文。
  3. 潘雋琦(2010)。當代臺灣宗教犯罪類型研究。玄奘大學宗教研究所:碩士論文。
  4. 黃英捷(2012)。臺灣地區近十年來利用宗教的性犯罪初探。樹德科技大學人類性學研究所:碩士論文。
  5. 涂爾幹著,芮傳明、趙學元譯(1995)。宗教生活的基本形式。臺北:桂冠圖書股份有限公司,41。
  6. 韋伯著,康樂、簡惠美譯(2006)。宗教社會學。臺北:遠流出版事業股份有限公司,267。
  7. 林山田(2008)。刑法通論(上冊)‧第5版。臺北市:臺大法學院圖書部,504。
  8. 自由時報。法部擬修法,利用宗教騙色,最重判10年。上網日期:2016年9月21日。取自:http://news.ltn.com.tw/news/focus/paper/43475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