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全國宗教資訊網
 宗教知識+
宗教知識家
瑜伽燄口
::: 瑜伽燄口
* 首頁 > 宗教知識+ > 宗教儀式 > 瑜伽燄口
*
0分
分享圖示
分享
勘誤圖示
勘誤
瑜伽焰口經本——瑜伽焰口施食要集-郭捷立
瑜伽焰口經本——瑜伽焰口施食要集(李明傑攝)

瑜伽焰口是根據《救拔焰口餓鬼陀羅尼經》而發展出來的施食餓鬼之法會。燄口施食法會,主要是通過主法的金剛上師,經由身結手印,口誦真言,意持觀想,以逹到身、口、意三密相應,即身變化為本尊聖觀音,進而能為鬼道眾生,變現甘露法食,講經說法,能使鬼道眾生超生佛國淨土。
 
佛教六道輪迴中,餓鬼道眾生因其過去惡業無法進食,所有食物到口邊皆化為火焰,必須經由法師以儀式化食,餵飽惡鬼使其解脫。根據唐代三藏沙門不空所譯《瑜伽集要救阿難陀羅尼焰口軌儀經》,「焰口」代表餓鬼。有餓鬼名曰焰口,因為其形醜陋身體枯瘦,口中火然咽如針鋒。有時也以「面然」代替「燄口」來稱餓鬼。另外《焰口餓鬼經》則以「焰口」為餓鬼道中鬼王的名字,因為他「口中火然咽如針鋒」,故意譯為「焰口」,以生前慳吝之故,遂有此一果報。這裡的施放「焰口」,是強調這些惡火,法師實則滅餓火,使餓鬼皆得超度。中國社會非常注重祭拜祖先,結合施食餓鬼,放燄口亦成為追薦死者的佛事。接下來先解釋瑜伽的意義,以說明此一儀式的歷史與意義。
 
瑜伽是梵文(yoga)的漢語音譯,源於古印度文化,是合一、相應之意。佛教在印度發展至西元七、八世紀,密教盛行。密教的特徵有兩種,一是將咒術的儀組織化,二為神祕主義,皆受到印度教的影響。其教理是以中觀派和瑜伽行派的思想为為前提,在實踐上則以高度組織化的咒術、儀、本尊信仰崇拜等為其特徵。宣傳口誦真言咒語(語密)、手結契印(手式或身體姿勢,身密)和心作觀想(意密),三密相應可以即身成佛。
 
印度的密教傳入中国,又稱真言乘、瑜伽密教,因該宗依理事觀行,修習三密瑜伽(相應)故名。唐玄宗時代(685-762),印度的善無畏、金剛智與不空來到中國,合稱「開元三大士」。在大唐皇室的扶持之下,三位密宗大師於長安的大興善寺(位於今西安市)譯出大量密教經典,宏揚密法,成為唐密的開端。密教法會儀式華麗繁複,聲音效果強,又有象徵性的陀羅尼咒語(漢譯真言、密語、咒、總持)以及曼陀羅(mandala)圖像可以簡單持誦,在推廣佛教方面很受歡迎。加上廷尊崇上述密教僧人,大力推薦之下,密教的個別儀軌十分盛行,瑜伽焰口就是其中之一。
 
唐武后時,實叉難陀譯出《救面然餓鬼陀羅尼神呪經》一卷和《甘露陀羅尼呪》一卷,取餓鬼臉上冒火的苦狀,所以又稱「面然」。兩部陀羅尼神呪經其實是「變食真言」和「甘露真言」,法師取食物和水,用此咒語呪之十徧,散於空中,即成食物與甘露,施捨無數餓鬼眾生。唐代不空和尚所譯與瑜伽焰口有關的儀軌有三本:《瑜伽集要焰口施食起教阿難陀緣由》、《瑜伽集要救阿難陀羅尼焰口軌儀經》、《施諸餓鬼飲食及水法》。後來還有唐代跋馱木阿譯:《佛說施餓鬼甘露味大陀羅尼經》,以及元代譯本《瑜伽集要焰口施食儀》,整理各種瑜伽焰口的儀式,可見此儀式之受重視。瑜伽焰口儀式文本幾經增刪,形成今天所通行的版本。
 
不空又譯出《瑜伽集要救阿難陀羅尼燄口儀軌經》、《瑜伽集要燄口施食起教阿難陀緣由》(即前《儀軌經》前半起源分別行)、《施諸餓鬼飲食及水法》。「瑜伽焰口」乃根據《救拔焰口餓鬼陀羅尼經》而舉行的一種施食餓鬼之法事。該法會係以餓鬼道眾生為主要施食對象,使餓鬼皆得超度,也成為對死者追薦的佛事之一。
 
就儀式過程而言,「焰口施食法」的內容依序是:(一)破地獄召集餓鬼:破地獄真言、召餓鬼真言;(二)除罪為懺悔的餓鬼準備進食:召罪真言、摧罪真言、定業真言、懺悔真言、施甘露真言、開咽喉真言;(三)餓鬼發心受戒:七如來名、發菩提心真言、三昧戒真言;(四)施食:施食真言、乳海真言、普供養真言;(五)流傳箴言:奉送真言。此法成為密教每日修持的一種行事,但在唐末密教衰微,施食儀軌也逐漸失傳。
 
宋代的法師極力恢復此焰口施食法,而出現許多相關儀軌著作。天竺寺慈雲遵式的《金園集》中有〈施食正名〉、〈施食法〉、〈施食文〉、〈施食觀想〉等方面的記述。明代,由於諸家傳承不一,各自增減,焰口施食法遂又雜亂。名青斗迭有法師纂輯整理。清代佛寺流行的「燄口」,多為明代天機禪師刪其繁蕪而成的修習瑜伽集要施食儀》。另外,蓮池袾宏刪定增補天機版的《修習瑜伽集要施食儀》,在清代右臂寶華山釋德基刪輯成《瑜伽燄口施食集要》,世稱《華山燄口》,沿用至今。
 
燄口施食儀式在明清時,隨著移民傳入臺灣;並隨著時空變化有著不同的傳承進入臺灣,可以用第二次世界大戰為分點,在在第二世界戰前雖然可分為明清和日治時,但在戰前燄口傳承是以閩南傳承的本土佛教傳承為主,包括來自福建閩南山湧泉寺和泉州開元寺以及福州雪峰崇聖寺傳承的版本。唱誦腔調則用山腔或福州腔。
 
戰後由於國民政府來臺,江浙系統的燄口傳承便一起引入了臺灣並深刻影響到臺灣本土佛教燄口演法的發展及變化。戰後民國三十八年,江浙和蘇北法師來到臺灣,則引進常州天寧寺和南京寶華山的版本和唱誦。而這些以中國佛教會為主的法師,透過戰後在臺復會的中國佛會傳戒等方式,深深影響到臺灣本土佛教的燄口演法以及唱誦。在解嚴前為透過中國佛教會強勢主導臺灣的燄口唱誦和演法,其影響力直到解嚴後,使本土佛教燄口演法受到一定程度的破壞和改變。時至今日在臺灣中生代以及新生代的燄口施食法師便形成融會閩南以及蘇北特色的燄口演法唱誦現象。透過演法的比較便可以體會「千家燄口百家經懺」這句話的意涵。
 
臺灣燄口施食法會可以說是相當普遍,不管是大型法會的圓滿日普施和民間喪葬功德超度佛事,亦或地方宮祈安建醮圓醮,都能看到燄口儀式的展演。燄口施食的性質又可分消災的「陽燄口」和超度的「陰燄口」,因此為活人做生日可以放燄口︰為死人做超薦亦可放燄口。主依財力可以請法師為自己一家放燄口謂之「獨姓燄口」;亦能加寺院道場大眾法會,謂之「眾姓燄口」。由此可知燄口施食法會,在臺灣可以說是最流行的法會,會如此普遍流傳,是由於其儀文演法有著豐富的文化內涵,其超度的範圍遍及水陸一切男女有情眾生,充分顯現觀音菩薩悲心處處現的大乘佛教精神。法會中也展現出融會漢文化的儀式內涵;不管是調合餓鬼和孤魂的觀念或是將五佛和五方五行作搭配;亦或將佛道二教的地獄思想進行融會;都可以看出來燄口法會佛教中土化儀式的重要代表作品。
 
目前臺灣燄口施食法會主要透過一群精通各式經懺法儀的瑜伽教僧來進行,教界也透過這些經懺法會的經營,興建各種志業。寺院道場的各式經懺法會,是度化眾生的方便法門,亦是順應世俗世間的弘法要件。院道場透過興辦各式的法會,一方面可以支付道場沉重的經濟負擔;另一方若是要進行道場建設也可透過法會募集資金。佛寺道場則透過經懺仲介公司找經懺僧們來進行各項的經懺法會
 
【撰寫者】
李玉珍(政治大學宗教研究所副教授)
黃美英(政治大學宗教研究所博士生)
 
考文獻】
1. 《佛說救面燃餓鬼陀羅尼神咒經》,《大正藏》第21冊,No.1314。
2. 《瑜伽集要焰口施食儀》,《大正藏》第21冊,No.1320。
3. 周叔迦,〈燄口〉,中國佛教協會主編《中國佛教‧第二輯》,上海市:東方出版中心,1982。
4. 陳省身,〈臺灣當代佛教瑜伽燄口施食法會研究〉,新北市:輔仁大學宗教學系碩士論文(未出版),2006。
5. 陳省身,《普濟幽冥:瑜伽燄口施食》,臺北:臺灣書局出版,2009。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