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全國宗教資訊網
 宗教知識+
宗教知識家
木雕(獅頭 、儀仗、王船)
::: 木雕(獅頭 、儀仗、王船)
* 首頁 > 宗教知識+ > 宗教藝術 > 木雕(獅頭 、儀仗、王船)
*
0分
分享圖示
分享
勘誤圖示
勘誤
臺北市府城隍<a href='/Knowledge/Content?ci=2&cid=531'>廟</a><a href='/Knowledge/Content?ci=2&cid=114'>木雕</a><a href='/Knowledge/Content?ci=2&cid=620'>門神</a>-謝世維
臺北市府城隍木雕門神(謝世維攝)
 
臺灣本島的木材資源豐碩,藝術工藝水平高,各種木雕藝術作品呈現百花齊放的風貌。這些木雕工藝多展現在民居、寺建築構件之大、小木作神龕神樆的雕造,神像雕刻、信仰祭祀之器、法器、傢俱、居家裝飾、經書版印、民俗藝術乃至現代藝術等,範圍廣泛。木作雕造之鑴刻藝術從常民使用的生活用品到精緻的藝術傑作皆備。臺灣木雕工藝的發展與產製地以安平、臺南、嘉義、鹿港、豐原、通霄、大溪、華、羅東、馬公等地區最為著名。日本時代以後,三義成為木雕工藝的商業要地,經過五十多年後,逐漸轉化變遷為今日臺灣木雕藝術重鎮。這些地區的木雕工藝匠師輩出,所運用木雕材料包括樟、楠、肖楠、檜、杉、櫸、黑檀、烏心石等木料。
 
臺灣的木雕藝術從鄭成功渡臺的時代就已經開始,從中國大陸福建、廣東來臺的漢人已將木雕工藝傳承來臺,而這種工藝又與宗教信仰與習俗有密切關係。因此臺灣的木雕工藝帶有濃厚的漳、泉、潮、汕一帶的文化藝術內涵,同時融合臺灣自然環境的木材與人文環境的風格,發展成臺灣木雕工藝的獨特性格。
 
臺灣木雕工藝的成熟則自道光年間開始,當時來自大陸的工匠逐漸在臺授徒,而工藝與選材也漸漸地更為講究,進而發展出臺灣本地的風格,但是在工藝傳統上仍舊維持傳統規矩,依循傳統榫頭接合、尺度與樣式。隨著時間演變,在宗教建築上工藝更加考究、裝飾性木工雕刻也更為精湛,在節度上要求必須依循「文公尺」的丈量,宇或民宅的木雕題材與雕飾要求有辟邪祈福的作用,再輔以花鳥珍木、異獸奇禽、祥瑞紋飾、忠孝節義等民間傳說作為木雕題材。
 
臺灣傳統木雕工藝大部分體現在傳統宗教建築之中,尤其是在建築的構件連接處之斗座、斗拱雀替員光垂花瓜筒獅座藻井等構多是以木雕工藝表現,再加以粉彩漆繪,飾以金箔,而門扇、窗格、樆屏、匾聯、眉額、門目、神龕、眠床等都是木雕表現的建築配件,在傳統宗教建築當中多飾以豐富的雕刻,其中裝飾性的花草雕飾,稱為刺花,大多是內枝外葉的立體透雕。匾額則是以勾邊之線雕或陰雕、淺浮雕技法加以表現,這些木雕結構組成富麗堂皇的宗教建築。
 
是崇祀神明的場域,寺的建造與神像的雕造都是表現臺灣宗教的藝術的具體表現;建築構件以外,神像是木雕表現的另一個媒介。傳統神像雕造是嚴肅、神聖、神秘的過程,從選材到入神、開光點眼,都必須遵循固定的儀式,並遵守嚴格禁忌;神像的規格、形勢、手姿皆有規範,這種工藝結合宗教與藝術,由師徒口傳心授,代代相傳。
 
在當代藝術風潮以及西方工藝、雕刻技法的影響下,傳統工藝也開始轉變,向現代化的工藝審美趣味發展,當代工匠開始汲取宗教傳統中的養分,開展出木雕神像的新風貌,這種現代木雕神像已不再被用於崇拜祭祀,也不再採用重彩裝飾,從傳統匠師中創新改造,改以呈現原木質感與紋路為主,呈現雕工的技藝與木質的特色,形成具有現代藝術趣味的木雕之美。
 
在臺灣歲時節慶、俗祭祀、祖先崇拜、神鬼信仰,都運用到木雕工藝,木雕的的運用在宮建築、神龕神樆,也運用在神主牌雕刻、祭器與儀式法器、術數厭勝物、寺裝飾、經書版印等之雕造鐫刻等作品,這說明木雕藝術在臺灣民間宗教信仰中的重要性。此外,民間居家用品也多仰賴木雕工藝,其中家具是運用木雕最多的,例如太師椅在靠背、搭腦、牙條局部作精細的木雕刻工,分單面雕與雙面雕,而雙面雕多使用雙面透雕,工匠會上乾漆數層,或者髹以朱漆,或採用線腳裝飾,或者用螺鈿異木鑲嵌,然後局部安金,展現華麗的風格。
 
臺灣民間宗教信仰普遍,信仰崇祀的對象龐雜,而傳統的審美趣味與規範,融合在民間信仰當中,成為民間宗教藝術與民俗美學的畛域。木雕在中國傳統建築裡是歷史悠久的一門工藝,因中國人偏愛木材特有的質感和氣息,使中國木雕的造型藝術,歷經幾千年不斷求新變革而臻於完美境界。臺灣許多古厝寺,皆建於西元十八、十九世紀,歷經多次修改,在文化部勵推動之下,漸次改建成,目前仍不斷維護之中。以臺北保安宮為例,其內建築裝飾豐富獨特,尤其是木雕部份頗多精品,大小木作都有可觀之處。近年來學者開始探討宗教建築木雕藝術之涵義、材質、技法與表現形式之重要,同時對於調查與闡釋寺古蹟表現形式之程序、評論古厝木雕之工藝價值與未來發展影響可能等,皆有發揮。
 
臺灣多數寺木雕木雕構件,較不以材質與紋理決定材料種類,其上之油漆與金箔,不能再顯明該木質或紋理,且以吉祥圖紋配合各種雕法表現後,其木料本身之材質,似已不再具備太大意義;再者,寺古厝木雕工藝多高彩度、具象化與符應美學原理之透雕與浮雕且寓意吉祥福庇的傳統圖像表現形式,值得另加注意;又木雕工藝多數具有創新之工藝鑑賞原則的價值,獅座員光雀替、束隨與格扇工藝最為傑出。但少部份雕作,因固定形狀與功能上的侷限,故有在其製作技術、造型和創意上之不足。臺灣寺木雕設計,可能多非名家之手,但在員光獅座上的表現,卻可以媲美藝術名品,而有相當高之美學價值,此亦為值得推崇和維護的原因。
 
【撰寫者】
謝世維(政治大學宗教研究所教授)
 
臺北市大龍峒保安宮<a href='/Knowledge/Content?ci=2&cid=23'>窗格</a><a href='/Knowledge/Content?ci=2&cid=114'>木雕</a>-謝世維臺北市大龍峒保安宮窗格木雕(謝世維攝)
 
考文獻】
1. 李乾朗,《臺灣古建築圖解事典》,臺北:遠流出版社,2003。
2. 康鍩錫,《臺灣宇深度導覽圖鑑》,臺北:貓頭鷹出版社,2014。
3. 康鍩錫,《板橋棲雲寺建築藝術與歷史》,新北市:板橋棲雲寺管委會,2007。
4. 李乾朗,《臺灣宇裝飾》,臺北:國立傳統藝術中心籌備處,2001。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