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全國宗教資訊網
 宗教知識+
宗教知識家
斗拱
::: 斗拱
*
0分
分享圖示
分享
勘誤圖示
勘誤
082-new-<a href='/Knowledge/Content?ci=2&cid=124'>斗拱</a> -謝世維
斗拱(謝世維攝)
 
斗拱是中國古代建築特有的一種構件,是傳統木結構建築的最具特色和創造的部件。它是柱礎與屋頂的過渡聯繫部分,一般設在橫樑與立柱之交接處,由斗形木塊和弓形肘木縱橫交錯層疊構成,逐層向外挑出形成上大下小的托座。宗教建築的斗拱常常有較為繁複的工法,例如採用疊斗,也就是在樑枋上以數斗相疊,台北大龍峒保安宮及北港天宮都有繁複優雅的疊拱;此外斜拱也常被寺建築使用,斗身凸出四十五度拱,鹿港龍山寺拜亭的上簷以及北港天宮三川殿看架都是採用斜拱。
 
根據宋代《營造法式》介紹,斗拱是由若干「斗」與「拱」壘疊而成,總稱「鋪作」。在柱頭上的部分稱為「柱頭鋪作」,在柱與柱之間的部分稱為「補間鋪作」,在角柱之上的部分稱為「轉角鋪作」。斗拱主要由四部分組成,即:斗、拱、昂、枋。「斗」為方形的木塊,形狀像量東西的斗,故稱為「斗」。它是整個斗拱構造中承上啟下連接的部分,由於使用的位置不同,因而有不同的大小和名稱,在柱子上面的叫「櫨斗」,清代叫「坐斗」或「大斗」,是一朵斗拱所承載的全部份量集中的地方,所以特別大。
 
「拱」是兩端砍削成彎曲形狀的長方形木塊,它在斗拱結構中的作用是向前後左右伸展挑出。前後挑出的拱又叫「華拱」或「跳」,清叫「翹頭」。「昂」是一根直長的木材,通過斗拱的中心斜垂向下,出於華拱之上。「枋」是將一朵斗拱與其它斗拱聯繫起來,它的主要作用也就是把各朵橫向分散的斗拱連成一個整體。不過,在斗拱最初的形式是沒有那麼複雜的。斗拱的產生是經歷了一個漫長的過程的。原始的極簡單的挑出的橫木或曲木,或者可以說是為後來斗拱的形成奠定了基礎。
 
最早,斗拱的出現是為了滿足建築物樑柱承托功能的需要,將屋頂大面積荷載經斗拱傳遞到柱子上。隨著營造建築的發展,及社會進步,在功能性之外,斗拱逐漸由簡到繁,成為一種裝飾性構件。
 
西周的青銅器「令簋」的四足與斗拱之櫨斗形象相似,此時的「斗拱」僅起簡單承托作用。戰國中山王墓出土的銅方案上看,已出現45°轉角放置、用於懸挑的斗拱形象,此為迄今發現最早的最接近斗拱形象的例證,然而此時建築物中是否存在類似構造,尚無實例可考。至漢代,明器的斗拱出挑樣式已經很普遍了,因此有學者推測,在漢代以前斗拱便已運用於房屋營建之中,很可能先秦時的建築物便已使用。
 
斗拱的結構、形態更加豐富,櫨斗出現不同式樣。此時的斗拱在發揮承托、懸挑作用的同時,還增加了減少彎矩和剪力的作用。隨著建築物柱間距的增大,為爭取檐枋的跨中支點,建築中由逐漸形成了補間斗拱。魏晉南北斗拱的主要分件——斗與拱的形式逐漸趨於規範。其補間斗拱的構造與形式,在漢代傳統上加以革新,出現華拱和人字拱兩種。這些補間鋪作均不出跳,其作用僅限於增添檐枋的跨中支點,以減少檐枋的彎矩和撓度。人字拱也有直線逐漸演變為曲線,人們開始重視斗拱的美感與裝飾作用。
 
隋唐五代時是中國建築發展的成熟階段,唐代建築在整個封建社會中形成一個高峰,其代表建築遺存比如五台山南禪寺正殿與佛光寺正殿。唐代斗拱普遍壯碩、雄偉,在做法與組合上顯示出清晰的結構邏輯和合理的力學關係,並且在造型上發展出合理的、規範化的形式。五代時斗拱承襲唐代的風格,顯得簡潔大方、宏偉雄壯,在整體佈局方面注重變化。
 
宋元時,建築造型發生較大轉變。《營造形式》集成刊行,它是北宋官方頒布的建築設計、施工規範書,由於它的規定,這時的建築得以標準化、定型化。此時的斗拱開始走向柔美絢麗,用料較之隋唐五代變小,整個鋪作的更為複雜,斜拱開始普遍使用。這一時斗拱的功能作用減弱,裝飾性作用增強。原來用直線造型的下昂變為用曲線造型,昂嘴由原來的尖嘴變為平嘴,補間鋪作的朵數增加,整體構造發生了很大變化。同時,諸如《營造法式》所列出的物跳的八鋪作雙抄三下昂斗拱,將懸挑功能發揮到極致。
 
明清時,由於木材資源的減少,木架結構日趨簡練,使得斗拱在建築上的比例也大幅縮小。同時,由於科學技術的進步,建築材料由易腐蝕的夯土、木材逐漸為磚石取代,使得屋簷懸挑的深度明顯減小,整個斗拱的尺度也因此縮小,結構性功能亦逐漸退化。此外,明清時建築斗拱的又一特征是乳栿變為挑尖梁。挑尖梁並非插入,而是直接壓在柱頭科斗拱上,梁頭直接承托正心街,柱頭科支撐挑簷的作用被挑尖梁所取代。從結構觀點看,清式斗拱只餘柱頭科及角科尚可勉強稱為結構部分,平身科只是純粹的裝飾品。以此來看,明清斗拱已明顯地趨向裝飾化。
 
臺灣寺建築的斗拱是屬於南方插拱式建築,拱身比較薄,斗底有斜邊,這也是臺灣宗教斗拱的特色。而臺灣寺建築的斗拱鋪作還可以再分為六類型:出簷斗拱、瓜柱斗拱、排樓斗拱、看架斗拱、綱目斗拱、結網斗拱等。這六種類型俱是臺灣寺建築的斗拱特質。其中,看架斗拱的典型代表作為宜蘭昭應宮、台北指南宮與桃園景福宮;綱目斗拱的代表作品則是台北龍山寺、南鯤鯓代天府、新竹城隍、麻豆代天府;結網斗拱鹿港天后宮、鹿港龍山寺、台北等。
 
斗拱的出現,在我國建築史上佔有十分重要的作用。它的使用,成功地解決了剪應力對梁架的破壞性問題,同時加深了屋簷外挑的深度及高度,有利於保護牆體,並且使建築外觀益加優美。它不僅廣泛應用於宮殿、、園林、石窟等地上建築,而且在地下陵墓建築中也有廣泛的應用。斗拱可以說是中國古代建築發展的一根紅線,它的發展、演變歷程就是中國古代建築發展、變化的歷程,也是中國古代建築能夠與古希臘建築、伊斯蘭建築一起並稱為世界三大建築體系的重要因素之一。
 
【撰寫者】
謝世維(政治大學宗教研究所教授)
張月荷(政治大學宗教研究所碩士生)
 
考文獻】
1. 王福瑞,〈略談中國古代建築詳部──斗拱的演變(續)〉,《北方美術》1998:3(總22),頁51-57。
2. 李乾朗,《臺灣的寺》,台中:台灣省政府新聞處,1986。
3. 李乾朗,《臺灣宇裝飾》,台北:傳藝中心籌備處,2001。
4. 李乾朗,《臺灣古建築圖解事典》,台北:遠流出版社,2003。
5. 康鍩錫,《臺灣宇深度導覽圖鑑》,台北:貓頭鷹出版社,2014。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