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全國宗教資訊網
 宗教知識+
宗教知識家
仿羅馬式教堂
::: 仿羅馬式教堂
* 首頁 > 宗教知識+ > 宗教藝術 > 仿羅馬式教堂
*
0分
分享圖示
分享
勘誤圖示
勘誤
上方拱形與兩旁羅馬柱為仿羅馬式建築特色-趙建智
上方拱形與兩旁羅馬柱為仿羅馬式建築特色
 
「仿羅馬式樣」(Romanesque)指的是歐洲中世紀「歌德式樣」出現之前的建築與藝術表現方式,涵蓋的年代有不同說法,但大致始於9世紀 或10世紀中葉 。也有學者根據式樣的演變與特徵,再細分為第8世紀起的「前仿羅馬式樣」(Pre-Romanesque)、10世紀晚至11世紀中葉的「早仿羅馬式樣」(Early Romanesque)、11世紀中葉至12世紀中葉的「盛仿羅馬式樣」(High Romanesque),以及12世紀中葉至13世紀中葉的「晚仿羅馬式樣」(Late Romanesque) 。根據牛津辭典,「仿羅馬式樣」意指「源自羅馬的」,在建築上,主要特徵是回歸過去羅馬的建築形式,但未必指古典時的羅馬,也可能是指羅馬帝國滅亡後早基督教時教堂。仿羅馬式樣建築涵蓋的類型包括教堂修道院、住宅以及城堡等 。
 
羅馬帝國滅亡後,教會與僧院制度成為歐洲社會最穩定的力量,修道院成為保存歐洲古典知識的最重要場所,也是6、7世紀最顯著的建築類型。查理曼(Charlemagne, 742-814)在768年成為法蘭克王國(Kingdom of the 
Franks)卡洛林王(Carolingian dynasty)的國王,774年成為義大利的保護主,並在800年由教皇加冕為「羅馬人的皇帝」(Latin: Imperator Romanorum)。這意味著他與東邊的拜占廷帝國(Byzantine Empire)的皇帝
擁有同樣地位,並繼承西羅馬帝國的平等權利 。因此,在政治與文化上,查理曼所代表的卡洛林王致力於古羅馬的復興,將拉丁文作為主要官方與宗教語言,古羅馬所遺留的建築成為模仿的對象,進而發展出所謂卡洛林(Carolingian)建築,並歸類為前仿羅馬式樣。
 
興建於792年,位於今日德國亞琛(Aachen)的查理曼王室教堂(Palatine Chapel),是卡洛林建築最重要的代表作。這座教堂是查理曼亞琛宮殿建築群的一部分,主入口西,如同早基督教堂,在教堂前面有一前庭
(atrium),為二層樓房所圍繞。入口處有一前室,左右各有圓形旋轉樓梯直達上層。教堂本身為一向心式平面,外觀上為16面體,平面內圈有8根柱子,柱子上方之間以拱圈支撐第二層樓,第二層柱子上再以拱圈支撐上方的壁體,最上層的壁體則開有8面拱窗,拱窗上方則是拱頂(dome),或稱穹窿。這座教堂的形式可謂古羅馬建築與拜占廷建築的融合,構造方式源自古羅馬以拱圈與拱頂為特色的磚石構造,而空間構成則令人聯想起6世紀於義大利拉溫納(Ravenna)建造、受拜占廷影響的聖維他雷教堂(Basilica of San Vitale)。
 
兩座教堂都是向心式平面,室內皆有8根環繞的柱子 。亞琛的王室教堂充滿著與古羅馬、義大利與拜占廷的連結,內部的柱子與柱頭甚至有從拉溫納搬運而來的。由於這座教堂具備重要的象徵意義,後來成為神聖羅馬帝國(Holy Roman Empire)第一任皇帝的奧托一世(Otto I, 912-973),936年時就選擇在此登基為日耳曼人的皇帝。
 
卡洛林王的時代,僧院制度持續發展,各地的大型修道院扮演著防衛、經濟與教育等功能。瑞士聖高爾圖書館所保存的本篤會聖高爾修道院(St. Gall)之設計藍圖,紀錄了8世紀修道院的理想空間配置。這個修道院平面中,配置著大型教堂、迴廊、宿舍、招待所、醫護所、工作室、教室、墓園、果園、菜圃、以及豢養動物的地方,修道院由高聳的防禦性外牆所圍繞,在內部可視為一自給自足的世界。查理曼死後所造成的法蘭克王國分裂,也促成了封建制度興起,甚至連教會與修道院也要納入該體系,9世紀起,到處出現防衛性強烈的城市與城堡,甚至連修道院也都需要有類似的防衛性構造與設施 。
 
10世紀中葉後,延續卡洛林建築,仿羅馬式樣建築逐漸成形。所謂「拉丁十字」(Latin Cross)的教堂建築平面,即前後中軸線較長、左右翼殿軸線較短的空間,已在卡洛林時代逐漸成為主流,此特徵也延續至仿羅馬教堂建築。
 
當時逐漸興起的聖熱潮,也促使教堂在中殿外添加通廊的空間,並且於翼殿與環型殿(apse)後方添加小祭室,以安置聖人遺骸或聖物,供聖者拜。在建築構造上,仿羅馬建築仍繼續使用拱圈,有許多教堂以厚重的石牆支撐筒形拱頂作為屋頂,並於牆上開設高窗,讓光線進入中殿 。雖然拱構造源自於古羅馬,但仿羅馬教堂建築所使用的拱元素,已開始產生更多的變化以及特有的韻律感。大型的仿羅馬教堂也不再是修道院所獨有,因為在封建制度與聖風潮下出現了各類型的教堂,包括主教座堂(cathedral)、聖路上的教堂(pilgrimage church)、教區教堂(parish church)等等,這些不附屬於修道院教堂,入口前方不再設有封閉的前庭,也因此更直接地成為城市的一部份位於德國中部希爾德斯罕(Hildesheim)的聖米迦勒教堂(Church of St. Michael)是一座11世紀初頗具特色的仿羅馬教堂。延續傳統,教堂為東西向配置,但與一般教堂不同的是,聖米迦勒教堂的主入口並非在西側,而是在中殿的南側。原本做為入口的西側,則是一個抬高的大型環形殿,下方的地窖為一個小拜堂。教堂中殿的東側如同其他仿羅馬教堂,亦設有一環形殿,故此教堂東西兩側皆有環型殿。亦與其他大部分仿羅馬教堂不同的是,聖米迦勒教堂東西兩端皆有翼殿,共有四組,其與中殿交叉處上方立有方形樓,四組翼殿的尾端皆有原形頭梯。東西向的中殿兩側皆有三個大跨距,以四根粗壯的方柱界定之,而每兩根方柱之間再分為三個小跨距,由兩根圓柱界定之,而每個小跨距上方皆有一組圓拱,這些中殿的圓拱支撐了上方的厚牆,厚牆的上方則開有高窗;此種柱子的韻律排列,源自於卡洛林時教堂,至此已成為仿羅馬教堂的普遍特徵。此外,聖米迦勒教堂內部有一根「復活節銅柱」(bronze Easter column),高約3.6公尺,柱面雕刻以螺旋向上的方式呈現,主題為基督的生平事蹟,此柱明顯模仿古羅馬「圖拉真柱」(Trajan’s column) 。 
 
在北方神聖羅馬帝國與法國的影響下,南方的義大利北部也出現不少具有特色的仿羅馬建築,且風格多樣,而義大利原本就是古羅馬文明的發源地,故義大利的仿羅馬建築有不少特徵來自於本地的建築傳統;至於義大利中部與南部,則較少受到仿羅馬式樣的影響 。義大利仿羅馬教堂與德國、法國或英國最大的差異在於,其鐘與洗堂往往與教堂本身脫離,教堂、鐘與洗堂(baptistery)成為三組獨立的建築物。著名的比薩斜(Leaning Tower)即是比薩大教堂(Pisa Cathedral)的鐘,而比薩大教堂前方亦有獨立的洗堂。11世紀下半興建的比薩大教堂除了具有東西向配置、拉丁十字平面(Latin cross,含中殿與兩翼殿)、東端的環形殿(apse)、拱(arch)構造等等仿羅馬的基本特徵外,亦有著北義大利仿羅馬建築的特色,如其柱頭同時具有古羅馬與拜占廷建築的特徵,外牆有著豐富的古羅馬與拜占廷風格的圖像與文字雕刻,環形殿有著拜占廷風格的馬賽克,中殿與兩翼交叉處上方不是方形高而是圓頂,內部也有著拜占廷建築特色的弧三角(pendentive) 構造,教堂西側正立面並非如歐洲北方仿羅馬教堂的厚重外牆,而是以許多纖細輕巧的柱子與拱圈所構成的外廊作為立面,加上白色大理石的外牆,所產生的感受與歐洲北方仿羅馬教堂完全不同 。 
 
附屬於佛羅倫斯大教堂的洗堂亦為北義大利重要的仿羅馬建築,其建築構造可前溯至5世紀,但建築外部與室內在11與12世紀重新設計翻新。雖然屬於仿羅馬建築,但其與北方沉重與粗曠的仿羅馬建築相比,顯得更為精巧、細緻且重視幾何與比例,如立面上具有韻律感的拱圈與幾何形搭配使用,八角形的向心式平面,內部有個拱頂以及中心的高窗,這令人聯想到古羅馬著名的神殿(Pantheon, 118-128 AD),室內的鋪面與馬賽克裝飾,也都明顯受到拜占廷的影響。與其說這些特徵受到來自北方仿羅馬風格的影響,不如說是承襲本地古羅馬與拜占廷影響的傳統。佛羅倫斯洗堂不只代表著義大利北部仿羅馬建築的特徵,更代表著文藝復興樣式的前身(Proto-Renaissance),因它暗示了三個世紀後即將在此地出現的文藝復興建築 。
 
仿羅馬教堂代表著由早巴西利卡式(basilica)教堂邁向更為成熟的歌德式(Gothic)教堂的中間階段,它承襲了早基督教與卡洛林時教堂的基本特徵,發展成成熟的拉丁十字平面,並開始追求外觀與室內空間的表現性,也開始重視垂直向上的表現性元素,源於古羅馬的拱構造發展更為成熟,這個時的成就,都是12世紀中哥德式教堂開始發展的重要基礎。
 
【撰寫者】
黃恩宇(中國文化大學建築及都市設計學系助理教授)
 
羅馬拜占庭風格的蒙馬特聖心堂-趙建智
羅馬拜占庭風格的蒙馬特聖心堂
 
考文獻】
1. 傅卿,2009,《圖說西洋建築發展史話:跨越西方世界時空五千年的建築變遷》,臺南:建築與文化資產出版社。
2. 陳瀅世審譯,2006,《建築風格學》,臺北:龍溪國際圖書有限公司。
3. Christian Norberg-Schulz (1983). Meaning in Western Architecture. New York: Rizzoli.
4. David Watkin (2000). A history of Western Architecture. London: Laurence King Publishing. 
5. Hans Erich Kubach (1978). Romanesque Architecture. New York: Rizzoli.
6. Xavier Barral i Altet (2001). The Romanesque Towan, Cathedrals and Monasteries. Cologne: Taschen.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