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全國宗教資訊網
 宗教知識+
宗教知識家
伊斯蘭舞蹈
::: 伊斯蘭舞蹈
* 首頁 > 宗教知識+ > 宗教藝術 > 伊斯蘭舞蹈
*
0分
分享圖示
分享
勘誤圖示
勘誤
土耳其孔亞的魯米聖墓-徐峰堯提供
土耳其孔亞的魯米聖墓(徐峰堯攝)

伊斯蘭教法嚴格禁止任何歌舞音樂表演結合於宗教儀式,正如禁止任何圖像擺設於宗教場所一樣。雖然穆斯林拜與靈修活動有結合肢體動作,但不會將之視為一種「舞蹈」;《古蘭經》與《聖訓》記載諸多將歌舞表演視為有害身心的娛樂而被譴責的訓示。伊斯蘭地區流傳的各種地方性或民族舞蹈皆為一般世俗場合表演者,不能視為宗教舞蹈。只有部分的蘇非道團才會將肢體動作融入宗教修行,其中最有名的便是起源於中亞並發揚光大於土耳其的「梅夫拉維道團」(Mevleviyeh)的旋轉舞,以下便從蘇非主義的脈絡來說明此種靈修儀式。
 
蘇非道團舉行敬拜真主的儀式,通稱為「讚誦」(dhikr),主要核心內容為透過誦真主阿拉及其99個名號,讓心靈與真主合一的一種密契儀式。蘇非道團派別相當多,有些派別使用音樂和樂器,儀式中背誦經文,進行到某些段落開始舞蹈,為整個儀式最重要的部分。一般稱音樂結合舞蹈的崇拜儀式為「薩瑪」(sama,閱「伊斯蘭音樂」詞條),但並非所有的蘇非道團都認可使用樂器和舞蹈進行敬拜儀式,如起源於中亞並傳入中國的「納合西班迪道團」(Naqshabandiya),便主張默「讚誦」的拜方式。總之,各教派間對聲音與肢體動作可否融入儀式的規範差異性很大。
 
以起源於北非的「撒吉利亞道團」(Shadhiliya)為例,「讚誦」儀式通常都是由該道團的導師念誦經文開始,採用一種類似詩韻的朗讀韻律唱誦真主的名號,接著全體唱誦「物非主,唯有真主」。接著蘇非修行者會排成固定隊行,隨著導師的引導由小聲到大聲的韻律用阿拉伯文唱誦「物非主,唯有真主」。隊伍中間有條走道,兩排的蘇非修行者面對面朗讀真主的名號,此時他們的導師就會在走道中間來回走動引導兩旁的修行者,挑起他們對於真主的情感並給予靈性的引導,此時修行者們跟著唱誦「物非主,唯有真主」,並且配合這個唱誦韻律加上整齊的身體律動。他們中間有領唱者會在教眾韻律背景下轉換旋律,將儀式帶到高潮,最後又回到唱誦「物非主,唯有真主」 的韻律。這個道團的領唱者和交換隊形是為了提升教眾崇拜的深度,在他們中間仍是有修行高低程度次的區別。
 
由著名的波斯蘇非詩人魯米(Rumi,公元1207年—公元1273年)所開創的「梅夫拉維道團」,以旋轉舞作為靈修的方法,便是將舞蹈結合「讚誦」儀式的最具藝術性表現。旋轉舞的起源,來自魯米與金匠法立敦(Faridun)的一段傳奇故事。據云某天魯米經過法立敦的金舖,看見他正在敲打金塊,魯米在這種鎚子敲打金塊的聲音律動底下陷入一種狂喜出神的狀態。法立敦為魯米的同門師兄弟,自然能理解魯米此時的狀態,他顧不得黃金可能會損壞,就不停地敲打下去,如同打擊樂器時發出的聲響。魯米就在店舖外面不停的旋轉,當時他想拉著法立敦一起旋轉,但因後者長禁食修行,身體虛弱,無法與魯米一起旋轉,他就交待金店門徒一直敲打下去,他自己則站在店外陪伴魯米,魯米就在這節奏底下從中午一直轉到夜晚,並吟誦了長篇詩詞,此為該詩的起頭兩句:「在金店,奧祕之義向我顯現,讓我靈光受到啟示,是個多令人快樂的意義,是何等的美麗,何等美麗。」
 
其實,旋轉舞蘊含魯米的宇宙論思想。他認為天體和宇宙運轉間有個主軸,舞動時一手會指向天,一手會指向地,身體的旋轉象徵天體和宇宙繞著主軸運轉。所有蘇非修行者繞著那個軸心旋轉,相互牽引,產生一種靈性和精神上契合和連結,最後上達與真主合一的境界。
 
魯米認為真主在每個時代都會創造一個活在世上的聖人,這些聖人都是圍繞著宇宙軸心旋轉的靈性導師。原本他的父親伯爾罕丁(Borhan al-Din)及他的靈性知己贍思丁(Shams al-Din)都是那能開啟他的靈性並具有聖人資質的蘇非導師,但在他們相繼辭世之後,魯米顯得失魂落魄,後來經過金舖,法立敦成為他的精神核心,如此其形而上的專注和靈性力量才能有一個旋轉的中心。旋轉舞蘊涵許多生活的觀念和內涵,如宇宙的創造、人類的誕生、沈淪與昇華、對於上帝愛的回應,透過舞蹈引導修行者進入聖人的位階。
 
透過土耳其官方將蘇非旋轉舞當成是他們具有民族特色的舞蹈,並曾有舞團到臺灣演出過,使臺灣民眾對此種靈修方法印象很深刻。或許是因為修行者穿著白袍,舞動旋轉時袍子成為一個圓形的裙子隨音樂飛揚,且配合音樂踩著圓形舞步規律的舞動,相當優雅且高貴,很難不心生讚嘆。當然,藝術表演和一般蘇非宗教舞蹈仍是不同,加入許多戲劇、舞蹈技巧和花色的服裝演出,用途是為了欣賞表演及推廣旋轉舞文化,這並不是蘇非的宗教舞蹈,只是採納了蘇非舞蹈的部份元素進行演出,其實只具表演功能,已失去原本的宗教靈修脈絡。
 
【撰寫者】
蔡源林(政治大學宗教研究所教授)
陳迪華(政治大學宗教研究所博士生)

土耳其梅夫拉維道團的旋轉舞-徐峰堯提供
土耳其梅夫拉維道團的旋轉舞(徐峰堯攝)
 
考文獻】
1. Can, Sefik.2004. Fundamentals of Rumi’s Thought: A Mevlevi Sufi Perspective, tran. Zeki Saritoprak, 2nd.Somerest:Light New Jersey.
2. Citlak ,M. Faith and Huseyin Bingul ed..2007.Rumi and his sufi path of love, New Jersey:The Light0
3. Lewis,Frankin D..2000. Rumi: Past and Present, East and West, the life, teaching and poetry of Jalal al-Din Rumi. Oxford: Oneworld Publications.
4. Mojaddedi,Jawid . 2004.Jalal al-din Rumi: The Masnavi Book one.New York:Oxford University Press.
5. Qureshi, Regula Burckhardt .1995.Sufi Music of India and Pakistan: Sound, Context, and Meaning in Qawwali. Oxford University Press.
6. Ridgeon,Lloyd. 2008. Sufism VolumeⅢ.London and New York: Routledg.
7. 隗振瑜主編,2014,《伊斯蘭文化與生活》,臺北:國立臺灣博物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