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全國宗教資訊網
 宗教知識+
宗教知識家
輪祀
::: 輪祀
*
4分
分享圖示
分享
勘誤圖示
勘誤
淡水八庄大道公<a href='/Knowledge/Content?ci=2&cid=137'>輪祀</a>-趙玉明
淡水八庄大道公輪祀(趙玉明攝)
 
輪祀指以特定神祇信仰所組成的祭祀組織,通常稱為「神明會」,由於在早移民開發的過程中,因為種種原因並未採取建奉祀的方式,在固定的地區內按照加者的分布區,方便上劃分為數個祭祀區域,每年即由輪值區的爐主發動民眾,在區域內舉行祭祀活動,並聯合各祭祀區進行遶境;等遶境結束就在神明前卜筶,選出下一年度的新爐主後,就完成輪值區爐主的任務,這種輪值制就稱為「輪祀」。這種方式並非等同於所謂的「祭祀圈」--後者指地方社會建立固定的公,民眾到該崇奉主祀神,每間因主祀、乃至陪神而各有祭祀週,在區域內神明例需巡遶境內,以求合境平安。
 
從日治到光復後的調查,法務部的民事習慣調查報告,即指出由信徒或同鄉、同姓、同一行業、同一村莊或金蘭會等,基於認同某一神明而結合,所形成的神明組織;其名稱因地區、族群而有差異:北部客家習慣使用「嘗」,如義民嘗、伯公嘗之類;北部、中部也有稱季的,如大溪的福仁季、臺中北屯開漳聖王的中季;中、南部則通稱為會、堂、社:如媽祖會、福德(土地公)會、魯班公會、佛祖會;彰化芬園有天公會、以往彰化南瑤宮就有各種媽祖會,如老大媽會的前身,稱作「金聖安會」;稱堂的則如臺南祭祀玉皇大帝的「如蘭堂」,稱社的如祭祀文昌公的「南社」;還有稱為盟、閣、亭、祀典等名的,如木栅張姓奉祀張聖君稱為「張公盟」之類。名稱既有差異,組織方式也同中有異,故概稱為「神明會」。
 
神明會出現各種類型和神明信仰的發展有關:一為建以前即由信徒所組成的,通常限制於同一血緣或地緣,如木栅鄭氏家族即由原籍請來關帝信仰,早因為能力不足並未建,但是現時雖然已有能力,卻仍僅以鐵皮屋奉祀,並未建立永久性的宇;這種基於諸多考慮而維持的「輪祀」習慣,就形成異於張姓建立集應的模式;二為寺的附屬性組織,建後原本的神明會仍然持續運作,或為支持寺活動的信徒所組成,通常由管理委員會負責管理,如臺北保安宮既有多個「力士會」;三為不受方管理但共同支持其祭祀目的,如早彰化南瑤宮曾存在的各個媽會。這種輪祀在各自的祭祀組織內,主要是為了方便推動每年的祭祀活動,就各自依照古例選出頭家爐主,其人數多寡視需要而定,也可配合數位副爐主等,乃以各種名目凝聚足夠的物力及人力。頭家爐主大多經由卜筶產生,表示神選而較孚人望,其他副爐主亦然。這種方式較諸僅由人推舉者相對公平,也避免被人為操控而權力過於集中;但有些輪祀組織的情況特殊,頭家爐主需要請出夙孚眾望或實力雄厚者:諸如家族內的宗長、財力富足而又慷慨者。總之,由領導者出面籌組委員會,並組織行政事務的班底,屆時就可方便推動祭祀活動。
 
神祀制的會員通稱為「爐下」,也有使用較為社會化名稱的:如社友、會腳或會內、祀內人等;又為了推動組織運作及聚餐聯誼,乃經由捐銀或集資買地、購置財産,就有會產、動產及不動產等,即所謂的「媽祖田」、「王爺(或有尪公)田」、「土地公田」等,所有的田產或財產均由會員共同持有,由於會下的財務、會務管理等頗為多樣,傳統的即設頭家爐主或首事,比較現代的則設管理委員會或管理人制,都由會員每年或定在神明前卜筶選出;又可視情況所需而增設副爐主、頭家等,或採取委員會共推管理者及其他人協助會務,將田產所得作爲祭祀、聯誼之用;有些資產較多的,也可供會員小額借貸,而向神明借錢通常會加多奉還。神明會既擁有財產,即以規約規定成員的權利義務及會務運作,其繼承權利通常由長子或共推一人。這種民間組織雖然會發生資格認定、產權糾紛等問題,但由於向政府登記,故具有法人性格。
 
神明會或輪祀組織既有會產,也會舉辦聚餐進行聯誼活動,有稱為「吃會」的,在神誕日的祭祀之後就全體共宴。基於祭祀神明的需要,即以爐作為輪祭的信物,每年卜得爐主後,依例輪流迎請並負責奉祀爐。神明會或輪祀組織各地都有,其中規模較大,其歷史曾被學界重視作為例證,其一即為南瑤宮的神明會,凡有10個媽祖會,每個各自設總理,各地也有董事;由於分布較廣而分出角頭,各角頭又包含數個村莊,即「大角」下有「小角」,相對於神明會就稱為「大公」,其下角頭即為「小公」。其二即淡水八庄的「九年輪祀八庄大道公」,初為八庄:北新庄、草埔尾、土地公埔、小基隆、灰窯子、圭柔山、淡水街、水梘頭;後來加上燕樓李家:由於李家有人中舉(光緒11年),而後向大道公擲筶,就增加了中田寮庄輪祀。其歷史已經超過二百年,地區包括淡水、三芝,成為反映地方開發歷史的共同記憶。其三即中壢十三庄輪祀:從早中壢十三庄的閩業主客佃戶,到道光年間板橋林家收購閩籍郭家業主的田地後,十三庄客佃逐漸掌握主導權,地方精英即以平鎮褒忠與中壢仁海宮聯結,在日治時發展為十三庄輪祀制度,但是後來由於寺整理政策,破壞了十三庄的輪祀制。由於神明會的規模大小不一,無論角頭性、村莊性、聯莊性或跨鄉鎮者,這些組織與寺間形成不同的關係,都在村主祀神的祭祀制外,另外形成一套輪流祭祀的制度,就是借由「神道」的方便,標誌地方的共同開發,故可視為移民社會所遺留的歷史遺跡。
 
【撰寫者】
李豐楙(政治大學宗教所講座教授)
 
淡水三芝八庄大道公<a href='/Knowledge/Content?ci=2&cid=137'>輪祀</a>接駕大典-高振宏
淡水三芝八庄大道公輪祀接駕大典(高振宏攝)
 
考文獻】
1. 陳金田譯,《臺灣私法》,南投縣:臺灣省文獻委員會,1993。
2. 林美容,《祭祀圈與地方社會》,新北市:博揚,2008。
3. 謝德錫編著,《大道公:百年祭典巡──八庄大道公的世紀拜拜》,北縣淡水:淡水文化基金會,2005。
4. 陳雪娟,《中壢十三庄輪祀網絡之研究(1826-1945)》,國立中央大學歷史研究所碩士論文,2008。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