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全國宗教資訊網
 宗教知識+
宗教知識家
發爐與復爐
::: 發爐與復爐
* 首頁 > 宗教知識+ > 宗教儀式 > 發爐與復爐
*
0分
分享圖示
分享
勘誤圖示
勘誤
西港慶安宮王醮<a href='/Knowledge/Content?ci=2&cid=411'>高功</a><a href='/Knowledge/Content?ci=2&cid=510'>道長</a>宣行發爐咒(葉聰霈)
道長宣行發爐咒(葉聰霈攝)

發爐與復爐為出現於道教醮中的一組儀式,這種具有秘傳性的專門儀式,配合稱為「出官與納官」前後兩個儀節,主要由主行科事的高功道長從醮主的手中取得手爐後,採用類似冥想方式的存想法門,將自己身中的官將吏兵召出,存想將自己的旨意交由官將通傳仙界,這種冥想法就稱為「出官」:召出官將,等儀式完畢召回身中,就稱為「納官」。這種仙凡兩界的交通方式,建立在身體內外的大小宇宙間可以感應的原理,乃是道敎運用天人感應的漢代思想;並且吸收了古代的守一存思法,這種冥想法也見於世界各種宗教。唯道教作為民族宗教,兼融了練氣法與觀想法於一體,在儀式中進行冥想出神法,而手爐則是醮主所持的,故「發爐和復爐」就是表示接受地方人士的託付,即以中介者的身分代為通傳仙凡,表達祈求的心意。
 
發爐與復爐、出官與納官這兩組儀式,在科儀書中自古至今傳承不斷,目前臺灣所保存的道教古制,就是由一位高功率領道眾在三清(元始、靈寶、道德三天尊)前,而存想身神的高功即被稱為「中尊」,表示已有能力演行這種秘傳的道法。首先從稟告儀式開始(稱為「關啟」),面對三清的三清聖像前,先接過醮主手持的手爐,在木雕的龍形爐具上焚化符令後,就誦詠𡿨出官咒〉,存想召出身中的神將:三五功曹等,故稱為「出官」。目的就是將啟告修的旨意,請身中的功曹代為上天通傳,乃道教對於古代巫師降神法的一種改革,相信只要經由集中精神法的訓練後,就可以存思(存想)自己的身中神,召出之後可以上下天地,而不需被附身,即可通傳仙凡兩界溝通神人。「復爐」則是相對應的儀式,將被召請而出傳旨的神將,在儀式將結束時再度召回自己的身中,同樣都是採用類似冥想的存想法。
 
道教的存想法淵源於創教,既結合存思法與體內神的實踐,作為通傳仙凡表達旨意的方法,從此在法中成為例行的定制。唐末五代杜光庭在《道門科範大全集》中所收的科儀,綜合整理高功的「發爐」與「復爐」法:前者在鳴法(即配合叩齒法)後即進行出官儀,後者則安排在儀式將結束前才進行收官儀,故成為科、道場科儀中兩個不可或缺的關鍵性儀節。所象徵的涵意在歷代都有相近的解說,如五代張若海在《玄刋誤論》解釋:「發爐者,即高功法師對三清秉爐、關啓修之旨意。」明代所輯的道教類書《道法會元、發爐通意》也解釋:「存官功曹等神,乘手爐上五色雲,升天奏事。」(卷十四)周思得在所輯的《上清靈寶濟度大成金書》卷二十四,也在𡿨明發爐〉中解說:「發爐為關啟真靈之始,出金籙簡文經。」就是源自金籙中的出官儀,三籙中都同樣可以使用。
 
這種存想法所使用的文辭遵循一定的體例,形成固定化的文字模式,基本的文字自古至今並未大變動:「無上三天玄元始三炁,太上老君召出臣等身中三五功曹,左右官使者,左右龍虎君,驛龍騎吏、侍金童,傳言玉女、五帝直符、值日官,各三十六人出,出者嚴裝顯服,冠帶垂纓,關告此間土地、里域真官。」這種出官法被道教視為內秘的修煉法門,各家也有同中有異的理解,可以〈明發爐〉的解釋為例:「三五功曹有二說,各司靈局,有三光五德功曹,乃太清洞神之所隸也。今用靈寶乃三天五帝功曹,亦非胎化有類之形,皆二五自然真炁所化也,皆運身中三田五臟正炁造化而成靈文;功曹各有所執之曹,故曰功曹。」又解釋左右使者:「左官使者即陽通達之神,五官舉意之次也。」金童、玉女相次也有象徵性涵意:「侍金童,陽,次清潔之意;傳言玉女,陰,本淨謹之靈。傳言侍,奏意達誠,皆四品之元真矣。」其他則如「直日官是直六十甲子之日,三皇之子孫也」或「其用三十六人者,乃按三十六天。」這種解說頗為專門而不易理解,古來就被視為秘傳法;重點就是表明透過專一精神的冥想訓練,就可使內外宇宙相互感應,故夙來被視為具有神秘性的身神修煉法。
 
相對的復爐法,也同樣有模式化的辭句如下:「官使者、左右龍虎君、侍諸靈官,當令臣等某之所,自然生金液丹碧之英,百靈眾真交會在此火洞案爐前,願得十方仙童玉女接侍煙。」在《大成金書‧明願念復爐》中也有相應的解釋,即復爐、納官「乃復我本身之神也。」這種存想法明顯和練氣法結合為一,解說如下:「自然生金液碧丹芝英者,乃我之靈寶妙炁與十方生炁混合,結而為丹,故丹碧芝英之妙也。此丹乃我之靈寶妙光,既復元宮,自然金碧芝映,則此誠無有不感通也。」在宋元以後內丹派大為發展,正一派加以吸收後融合運用,增加了存想法在內在修煉上的力量。
 
在臺灣流傳的兩大系,就如同江南各地一樣,在科、道場科儀中均保存這種傳統,在進行發爐與復爐時,高功從醮主手中取用手爐,代表醮主進行通傳時先在爐中插上一支,代醮主人等將其心意上傳,即所謂的「心假傳」。正一派演行這一儀節,聲音高亢使身體內部有共鳴反應;而靈寶派則採用吟詠曼引的方式,高功演法強調「存想」的運用。雖然兩派巧妙各有不同,在行科時都自爐主手中取過手爐,象徵代地方人士心假傳,隨即一邊咒一邊用天目(額中一點)默書三天諱號。在出官、納官的動作中,都配合秘訣進行存想點指,每派且各有理解:如首句即指三天玄元始三炁,持三天即左手掐午未巳紋,表示清微天、禹餘天、大赤天居於身中的泥丸宮,三炁也可同樣的理解:玄者,龍漢之初化生天寶君;元者,赤明中劫元炁漸生靈寶君;始者,天地之初成開皇元年化生神寶君,都是回應道教的神道宇宙觀。這時右手即掐坎中離,存想運化青黃白三炁於丹田祖宮,上行到十二重樓(即喉嚨部位),又到華池(口中唾液)沐浴,即以舌注上腭以度金橋,而後直上泥丸宮,化為太上老君端坐於五色雲上,此即所謂的「三華聚頂」。也有説是三炁運化於上中下三丹田,故「太上老君」時即將午巳未文點指彈出;到「身中」即點本命訣,存想炁從口入;「三五功曹」即象徵上中下三部三焦,五則象左玄右玄正子直使三部,共有八人出身侍立,以聽高功的委請運用;也有說是需點指丑、寅文的。
 
類似的存想與點指相互配合,顯示道教的行科演法,特別重視秘訣的運用,至今仍然保存古制,故凡是擔任高功之職者,均需嫻熟這些口訣和動作的完整配合,才能在儀式過程中承擔通傳的任務。道教在儀式中所體現的基本精神,就是靈活運用漢文化的氣思想,並將行氣法納入演法的過程中。發爐與復爐、出官與納官即為整個儀式中的核心儀節,故至今不曾改變這種儀式結構,使存想練氣法成為道教重修練的一個例證。這種宗教修行法至今仍然保存下來,既有創教的練氣法,也吸收後來的內丹法,由此理解其中修行與實踐兼具的奧妙。
 
【撰寫者】
李豐楙(政治大學宗教所講座教授)
 
考文獻】
1. 李豐楙,〈順與逆:丹道修練與現代社會〉,港:道教學院主辦,「道教教義與現代社會國際學術研討會」,2002年1月18-21日。
2. 呂錘寬,《臺灣的道教儀式與音樂》,臺北:學藝出版社,1994。
3. 大淵忍爾,《中國人の宗教儀:道教篇》,東京:風響社,2005。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