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全國宗教資訊網
 宗教知識+
宗教知識家
泥塑
::: 泥塑
*
0分
分享圖示
分享
勘誤圖示
勘誤
包括<a href='/Knowledge/Content?ci=2&cid=115'>剪黏</a>、<a href='/Knowledge/Content?ci=2&cid=156'>泥塑</a>的寺<a href='/Knowledge/Content?ci=2&cid=531'>廟</a>脊飾-趙建智
包括剪黏泥塑的寺脊飾

泥塑為一種創作技法,是將黏土塑形後使其乾燥或燒製,再依需求施彩及覆加其它媒材,依使用之材料與技法可再分為:
 
(一)泥塑、灰塑──將黏土柔至適當的密度與溼度,雕塑後乾燥上彩而成。
 
(二)剪黏──為一種瓷片拼貼技法,揀選顏色、紋理符合需求的瓷片,經修剪打磨後插黏於灰土胚體上再燒製固定。
 
(三)交趾陶──為一種低溫陶,藉由分層上釉燒製的手法,使釉面帶有剔透的光澤。再經過部件組合成為具立體感的作品。
 
可以說只要胎體為使用黏土的創作物皆可納入其範疇。泥塑造像雖不少見,但相較之下為裝飾發展出來的剪黏交趾陶不論是技術還是藝術,甚至往後的市場價值都高出許多。
 
泥塑在中國已有相當久遠的發展,《孟子‧梁惠王》:「仲尼曰:『始作俑者,其無後乎!』」,可見泥塑造像在周的普遍性。現今臺灣的泥塑系統為清代中葉時傳入,隨著漢人移民在臺灣已漸穩定,因信仰需求開始建,但未有相關人才,便從中國聘請匠師,基於移民族群,系統多來自於漳州、泉州、潮州等地,著名的匠師有葉王、洪坤福、何金龍等人。這些匠師除了在臺灣留下作品外,亦有在臺授徒,形成臺灣的匠師譜系,這類作品也隨臺灣風土有著自己的樣貌。
 
除神祇造像,泥塑也應用在宇裝飾技法上,常用於,屋頂、壁堵、杆欄、牌樓等處,亦有作品大至牆面規模的例子。題材以傳說、歷史、戲曲、故事、吉祥圖樣、忠孝節義等,包羅人物、鳥獸、花草及器物。項目多元豐富,不外乎祈求平安、富貴,同時又有教化甚至娛樂作用。使用題材除了配合該座宇所祀奉的神祇來選擇,亦會基於風水、陰陽五行等因素來配置。
 
臺灣的宇隨著泥塑裝飾發展興盛,各家皆開始使用,也出現原先素淨,以不留殘雪為外型設計之北方式宇,其屋頂也堆滿了各式泥塑裝飾。泥塑在臺灣宇運用頗廣,也稱「堆花」,除了屋脊、屋簷裝飾外,還可用於花窗,例如臺中林氏宗的印花泥塑八角窗是經典作品。
 
這類宇裝飾雖然並無直接信仰關聯,但是可從幾點面向來看其作用:對宮本身而言,神明需要有相應於其神格的的殿宇,故有一直以來有進行裝飾的傳統,不只使其華美,更告昭來者此處非常識空間。對信徒而言,建築裝飾可襯托宮本身氣勢、彰顯本身火聚力,同時也進一步拉抬敬獻者的信心。對匠師而言,雖然製作這類藝品乃維生所需,但將技藝展示在公共場所是種非常有力的宣傳,再加上傳統宇建造時會有「對場」的競賽形式,成為有心者展現的場合。
 
此種競合模式以及產業需求使得臺灣宇建築曾有過輝煌時,最近一次是在二戰之後,因日治時許多宇有所荒廢與破損,在產業發展蓬勃發展時,新的材料與技法也使泥塑裝飾地方特色更為強烈,剪黏材料除既有的碗盤破片,也出現碎玻璃、壓克力等新選項,黏土、灰土混入樹脂或玻璃纖維以強化結構。但最甚者是淋塘技法的革新:使泥塑得以開模翻塑,一體成形、大量生產、價廉易得,但藝術價值不高,作品也鮮有活力,乍看美觀,但久視便發覺與真正手工藝品的差距甚遠。
 
泥塑作品在臺灣所經歷之興盛與衰弱皆因材料及製作技法的革新,此產業在進行現代化轉型時忽略了傳統技藝的重要性,造成目前匠師傳承出現斷層甚至有失傳可能,雖已有相當有識者共進保存與發展,但仍有相當的工作要處理,未來隨著發展,或許泥塑已經不再是信仰載體的一部份,如何演進仍有非常多可能,便看信仰者與相關群體的經營。
 
【撰寫者】
謝世維(政治大學宗教研究所教授)
王紹安(政治大學宗教研究所碩士生)
 
考文獻】
1. 李乾朗,《臺灣古建築圖解事典》,臺北:遠流出版社,2003。
2. 康锘錫,《臺灣宇深度導覽圖鑑》,臺北:貓頭鷹出版社,2014。
3. 康锘錫,《板橋棲雲寺建築藝術與歷史》,新北市:板橋棲雲寺管委會,2007。
4. 李乾朗,《臺灣宇裝飾》,臺北:國立傳統藝術中心籌備處,2001。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