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全國宗教資訊網
 宗教知識+
宗教知識家
巴洛克式教堂
::: 巴洛克式教堂
* 首頁 > 宗教知識+ > 宗教藝術 > 巴洛克式教堂
*
0分
分享圖示
分享
勘誤圖示
勘誤
巴黎天主聖三<a href='/Knowledge/Content?ci=2&cid=331'>教堂</a>具有巴洛克式建築風格-趙建智
巴黎天主聖三教堂具有巴洛克式建築風格

巴洛克(Baroque)指的是流行於17與18世紀的藝術與建築樣式,其充滿著多采多姿、絢麗、動感、明亮、戲劇化、激情、誇大等等特質,這個年代也是航海大發現的年代,歐洲國家在美洲、亞洲與非洲陸續建立殖民地,巴洛克藝術與建築亦隨著歐洲船隻,散播至世界各地,而羅馬是巴洛克式樣的發源地。巴洛克樣式的出現反映了當時歐洲兩個重要體系-羅馬主教(Roman Catholic)體系與高度集權的法國(Kingdom of France)政治體系;就某方面來說,巴洛克樣式象徵了此二體系的嚴密組織以及其說服力量。雖然巴洛克式建築的特徵為空間的塑性、動感與豐富性,但這個樣式也暗示了這些特徵背後的系統組織。也因此巴洛克樣式可視為兩種看似矛盾特質的結合,其一為系統化(systematization),其二為動力論(dynamism)。
 
巴洛克這一個字源自於葡萄牙文的barocco,意指歪斜、不規則的珍珠。在16世紀文藝復興(Renaissance)時的義大利,這個字是對中世紀經院哲學(Scholasticism)的輕蔑稱呼;18世紀末時用來指稱那些無品味的繁瑣裝飾, 19世紀中葉才被賦予正面的意涵,而到了19世紀末才開始正式被用來指涉17與18世紀的特定建築風格樣式。巴洛克藝術與建築的發展和羅馬主教密不可分,當時羅馬教廷與教宗透過軍事、政治與神學上的力量,奮力與宗教改革者對抗;教廷與教宗堅持教堂內神職人員與非神職人員需要分離,因此排斥文藝復興時代發展出來的集中式平面(centralized plan)之教堂,並再次趨向長形中殿的教堂。雖然1563年的特倫托大公會議(The Council of Trent)的結論允許文藝復興的集中式教堂,但卻也對其提出強烈批判,其很明顯是為了強化過去教會的傳統,並擺脫文藝復興建築的異教特質。
 
為了因應影響力漸強的新教改革宗,1534年時,主教穌會(Society of Jesus)在巴黎成立,主要任務是教育與傳教。穌會在1540年獲教宗認可後,便計畫在羅馬興建一座能夠代表自己的教堂,一開始委託米開朗基羅(Michelangelo di Lodovico Buonarroti Simoni, 1475-1564)設計,但因故未完成,故改由威諾拉(Giacomo da Vignola, 1507-1573)設計空間,並由波(Giacomo della Porta, 1533-1602)強化入口與設計立面。這間教堂於1584年落成,名為教堂(Church of the Gesù),其除了是穌會的第一間教堂之外,亦代表著從文藝復興式過渡到巴洛克式的第一間教堂,甚至有人認為這是第一棟巴洛克式教堂。這座教堂類似於一個世紀前文藝復興建築師亞伯提(Leon Battista Alberti, 1404-1472)所設計的佛羅倫斯聖母堂(Church of Santa Maria Novella),但更進一步地將立面元素重新做了調整,使其更戲劇化。這個教堂強化了代表前後軸線的中殿空間,不再如文藝復興教堂強調集中式平面,亦可滿足主教的儀式需求,故在主教世界廣為接受,17世紀後許多巴洛克教堂都受到此教堂的影響,如建於1650年,以保存25位教宗經防腐處理的心臟聞名的羅馬聖溫成佐與聖阿納史吉歐教堂(Santi Vincenzo e Anastasio a Trevi),即以教堂的立面構成為基礎,所發展出來的更繁複表現。
 
自16世紀初起,羅馬新聖彼得教堂(New St. Peter's Basilica)的興建即是教廷的重大工程,先前已有布拉曼特(Donato Bramante, 1444-1514)與米開朗基羅兩位重要文藝復興時代的建築師與設計,並由米開朗基羅完成了教堂的大圓頂。在巴洛克時代,亦有許多重要建築師與新聖彼得教堂的後續設計與工程。由於教會對於布拉曼特與米開朗基羅設計的集中式平面不滿意,認為其具有異教的風格,且無法滿足日漸增多的信徒集會,故在1607年重新舉辦競圖,最後由馬德諾(Carlo Maderno, 1556-1629)獲得委託。馬德諾將原來的集中式平面(centralized plan)拉長,增加三個柱間距的長度,使其成為一個長軸式的教堂,並且完成了教堂立面。雖然立面有許多精緻繁複與創造性的元素組合,不過由於新聖彼得教堂尺度巨大,立面甚寬,且馬德諾原先設計的立面雙因結構問題而未實現,故整體立面缺乏緊湊感與力量。此外,中軸線拉長後的教堂量體,也導致人們站在教堂面前時,無法完整見到米開朗基羅所設計的圓頂,這些都是新聖彼得教堂較為遺憾的地方。 
 
在馬德諾之後,羅馬新聖彼得教堂的工程仍繼續進行,1629年,由另一位巴洛克時代的重要大師伯尼尼(Gianlorenzo Bernini, 1598-1680)接替馬德諾,成為新聖彼得教堂的建築師。伯尼尼替新聖彼得教堂完成數件重要的工作,包括教堂前的聖彼得廣場設計、教堂頂篷(baldacchino)設計、教堂尾端環形殿(apse)的寶座設計、教堂與梵蒂岡之間的大階梯設計。聖彼得廣場平面由一個梯形與橢圓型組合,整個形狀像是一把鑰匙,象徵了聖彼得掌握的天國之鑰。橢圓形的兩側為巨大尺度的連續柱廊,由於是弧形的關係,人在柱廊中看不到柱廊的端點,體現了巴洛克建築所強調的無限空間感受。而伯尼尼所設計的教堂頂篷,讓米開朗基羅所設計的大圓頂下方產生了重要的空間焦點,此頂棚由四根具有豐富雕刻的扭曲柱子所支撐,讓這個教堂最關鍵的核心位置,呈現了豐富的動感與活力,並與上方的大圓頂共同成呈現張力下的微妙平衡。
 
與伯尼尼同時代的另一位建築大師為布羅米尼(Francesco Borromini, 1599-1667),曾是伯尼尼在羅馬新聖彼得教堂的工作夥伴,但就建築來說,比伯伯尼更有革命性的表現。建於1641年的羅馬四泉聖卡羅教堂(St. Carlo alle Quattro Fontane)是他第一個設計代表作,從這個案子可以看到,他曾研究過集中向心式平面的建築,並追求建築的塑性表現。教堂的平面介於菱形與橢圓形之間,就像是一個拉長的希臘十字(Greek Cross)平面。這樣的設計有一個巧妙的優點,其既可以有一個由圓頂變形的橢圓頂,保留向心集中式的特質,但在空間使用上能有教會喜歡的長軸式平面,此外,這個形狀也讓空間充滿的動感與活力。除了室內空間,塑性更充分地表現在教堂的波浪狀立面上;布羅米尼死於1667年,而這個立面完成於布羅米尼死後,四泉聖卡羅教堂的立面標誌著盛巴洛克的特徵,如建築立面皮層的高度塑性與擺動的韻律感。布羅米尼的另外一個教堂設計-羅馬聖菲力內理小拜堂(Oratory of Saint Philip Neri),有著曲面更明顯的立面。
 
巴洛克時代是個多元性的年代,無論就宗教、哲學、經濟或是政治來說,這個年代提供人們多元的選擇;然而不管任何選擇都強調一個共通目的-提供一個絕對安全的體系,而羅馬主教這個古老的傳統即代表這個體系。在文藝復興時代,大家僅思考人與自然的「神聖面向」(divine aspects),建築上則藉由幾何秩序以及古典的人體秩序加以表達。到了巴洛克時代,大家則開始意識到人與自然的所有面向,人的肉身與靈魂被理解為動態與包含一切的整體,巴洛克的藝術與建築則強調鮮明的形象,無論是寫實或是超寫實,而非僅是絕對與嚴謹的形式;巴洛克建築亦強調人類在動態空間系統中的積極與,而這樣的與,暗示著人類更意識到其自身的存在。
 
【撰寫者】
黃恩宇(中國文化大學建築及都市設計學系助理教授)
 
考文獻】
1. 卿,《圖說西洋建築發展史話:跨越西方世界時空五千年的建築變遷》,臺南:建築與文化資產出版社,2009。
2. 陳瀅世審譯,《建築風格學》,臺北:龍溪國際圖書有限公司,2006。
3. Christian Norberg-Schulz. Meaning in Western Architecture. New York: Rizzoli, 1983. 
4. Christian Norberg-Schulz. Baroque Architecture. New York: Rizzoli, 1991. 
5. David Watkin. A history of Western Architecture. London: Laurence King Publishing, 2000.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