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全國宗教資訊網
 宗教知識+
宗教知識家
煉丹(內丹、外丹)
::: 煉丹(內丹、外丹)
* 首頁 > 宗教知識+ > 宗教活動 > 煉丹(內丹、外丹)
*
0分
分享圖示
分享
勘誤圖示
勘誤
《<a href='/Knowledge/Content?ci=2&cid=660'>道藏</a>》內所載<a href='/Knowledge/Content?ci=2&cid=17'>外丹</a><a href='/Knowledge/Content?ci=2&cid=17'>煉丹</a>之丹臺樣式-正統<a href='/Knowledge/Content?ci=2&cid=660'>道藏</a>
道藏》內所載外丹煉丹之丹臺樣式-正統道藏
 
煉丹包括「外丹」與「內丹」,乃是道教煉丹術的發展中,前後兩種追求生命不死的嘗試:外丹修煉試圖將卑金屬(如鉛、汞等)轉化為丹藥,服食之後可以獲致長生不老。從東漢末以後就出現煉丹的秘笈,魏伯陽《周易同契》被視為古丹經之祖,就是借用周易的變化原則,配合月亮盈虧的月象,用來觀測燒煉丹藥的化學變化。煉丹家相信黃金與硃砂具有耐久性,如果能利用化學變化煉成丹藥,就可服用轉化其生命能量,使人獲得長生不死。基於這種素樸的求仙信念,煉丹家掌握了燒煉金屬的技術,並相信能夠傳達宇宙物質的能量,成為人的元氣,即可彌補後天逐漸喪失的元氣。但是外丹術的燒煉需要取得上等的丹砂、黃金等,故常需獲得帝王的支持,但所燒煉出來的丹藥,由於無法借由輝發來減少毒性,服用之後常出現汞中毒的現象,從六到唐代都有帝王服藥中毒的紀錄。尤其當時化學變化無法完全控制,難免發生丹爐爆炸、火燒丹房諸事,無意間卻發現了製作火藥的技術,後來經由精密化之後掌握其秘訣,才使火藥成為中國的三大發明之一,西傳後影響到火藥技術的廣為運用。
 
外丹燒煉的丹藥製作雖然不能成功,但是燒煉的經驗卻被煉氣士所吸收,內丹家即借精、氣、神三種生命能量的鍛鍊,相信人體就如外丹煉丹熔爐,精、氣、神就等同於外丹所用的化學物質,配合心性的內修工夫,即可練就仙胎而能延生或長生。從前道教道教所傳承的養生術,其中諸如行氣導引、呼吸吐納等身體修煉,同樣希望達到長生不老的目的,故外丹術實驗失敗後,內丹就借用其用語,將人體比喻為燒煉丹丸的爐鼎,其傳授過程也是師徒相承,口口相授,外人同樣難以理解:如人體的三丹田稱為「三元」,也指元精、元氣、元神,從唐到宋主要的修練者均在道門內;煉丹家同時也掌握了醫學技術:如中醫學的本草、方劑等,從葛洪陶弘景到孫思邈等,都是兼具內外丹的知識與技術;後來宋金元時出現南北宗,其思想均本陰陽之變、五行生剋,相信天人合一、天人相應的知識,從而整併了練氣諸法:養內氣、和陰陽、通經絡,這種經驗被總結為煉精化氣、煉氣化神、煉神還虛、煉虛合道,使內丹功成為一種特殊的內煉法。內丹術即源於金丹道,專指煉化自己體內的鉛、汞,以煉成丹藥,使自身的陰質化為陽氣;現代科學則認為內丹的內在能量,可以打開腦部的某些部位得以開發潛能,故在當代被視為仙學對於人體醫學的一大貢獻。
 
道教傳統的內外丹術,原本都嚴守秘傳的規矩,非入門者難以理解,相關的典籍除了收藏於道教經藏,即以抄本或少數的刋本在小眾內傳播。這樣的傳承方式及其派別,在梁啓超將道教分為五派中,即可歸屬於「丹鼎派」,乃兼指內外煉丹而偏於內丹,各宗派的修煉方法雖然不同,卻成為道教史中身體修煉者的通稱。到近代隨著社會風尚漸趨開放,道教學者才有機會進行學術性調查研究:如陳攖寧認為內丹養生乃是仙學,為所有道教典籍中的精華;而外丹研究同樣重新受到肯定,如陳國符以化學專長撰寫《中國外丹黃白考》,西方則有Joseph Needham(李約瑟)──臺灣周廣定、大陸周曾雄各自中譯《中國科學技術史》的化學部份,其第5卷即為「煉丹術的發明和發展:金丹與長生」;Nathan Sivin(席文)著的《伏煉試探》(李煥燊譯),都在學術上開啓現代科學的研究之路,對於釐清內、外丹術的秘密具有開拓的功勞。
 
内丹術的傳承及科學詮釋,開起新方向者始於陳攖寧的「仙學」,既廣閱丹籍並遍訪丹家,其傳播方法採取現代印刷資本,曾經出版《仙道月刋》進行公開討論,並組織「仙學研究社」公開傳授。在仙學的修煉理論中認為:「修仙者,貴在收積虛空中清靈之氣於身中,然後將吾人之神與此氣配合而修養之,為時既久,則神氣打成一片,而大丹始成。」就是根據身體小宇宙與外在大宇宙相互感應的傳統,強調內氣吸收外氣後融合為一,最後修煉為大丹。這種內外藥的修煉經驗,原本李道純就曾說:「外陰陽往來,則外藥也。內坎離輻輳,乃內藥也。」故《天仙正理》也認為內藥、外藥均原本先天祖氣,外藥指「祖氣從生身時,雖隱藏於丹田,卻有向外發生之時,即取此發生於外者,復返還於內,是以雖從內生,卻從外來,故謂之外藥。」就是將丹田中的內氣出入感應於外,而內藥就指採取這種外藥,然後在體內煉成還丹大藥,這種內藥「全不著於外,只動於發生之地,因其不離於內,故謂內藥」,故內丹修煉強調需要體驗「玄關一竅」,這個關竅既不在外也不在內,而是內在動能與外在動能相互呼應,經吸收後成為一種能量。
 
近代的修煉團體為了因應西方科學知識的引介,陳攖寧曾在上海進行外丹的燒煉:所使用的煉丹藥物,從礦石到草藥俱有:凡有金、銀、銅、鉛、錫、汞、石灰、礬石、芒硝、石炭、石棉、砒霜、硃砂、雄黃、雌黃、雲母、曾青、硫磺、戎鹽、硝石等,利用這些資財進行實驗,表明現代丹家嘗試瞭解外丹的化學秘密。而內丹的科學檢驗則李玉階曾經提出《新境界》,遷臺後成立天帝教,在修行方法上捨棄精、氣、神修煉的漸法,改變為急頓法門而直修「煉氣化神」的內修法。曾吸收許多知識階層加入,其中科學出身者即以科技專長進行研究,從現代科學理解當代的內丹學。此外當代許多內丹派,像大江西派、全真派等也都順應現代化的趨勢,在傳播方式上採用出版印刷,並以小眾方式傳承其修煉法;又有劉培中組織崑崙仙宗,也同樣使用光電知識解釋其功法,成為傳布較廣的修煉團體;全真派龍門宗則由渡臺第一代金風山人,傳授李仲亮與王來靜,後者在大學(交大與臺大)成立金丹社,同樣也吸引並激發科技人才,都是從科學解釋內丹形成所藴含的奧秘。現代化的內丹學比較注重實踐與實驗經驗,目前已成為二十一世紀內丹學的新動向。
 
【撰寫者】
李豐楙(政治大學宗教所講座教授)
 
丹道〈內經圖〉
丹道〈內經圖〉
 
考文獻】
1. Nathan Sivin(席文)著,李煥燊譯:《伏煉試探》,臺北:國立編譯館,1973。
2. 蕭進銘主編,《臺灣丹道的傳承發展與科學研究》,臺北:博揚文化,2013。
3. 戈國龍,《道教內丹學溯源》,北京市:中央編譯出版社,2012。
4. 李豐楙主編,《丹道實踐:近代人文與科技相遇的養生文化》,臺北:政治大學,2013。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