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全國宗教資訊網
 宗教知識+
宗教知識家
牽水(車+藏)
::: 牽水(車+藏)
* 首頁 > 宗教知識+ > 宗教儀式 > 牽水(車+藏)
*
0分
分享圖示
分享
勘誤圖示
勘誤
052-臺南安平中元<a href='/Knowledge/Content?ci=2&cid=202'>普度</a><a href='/Knowledge/Content?ci=2&cid=173'>牽水</a>狀-張超然
臺南安平中元普度牽水狀(張超然攝)

車藏)為臺灣道教靈寶派科書中的專用字,閩南語音同「狀」字,故有些方便上即使用狀字;本身是作為演法儀式中的儀具,專用於拔度水難的亡魂的,就稱為「牽水車藏)」;若是為了解除婦人難産的血厄,就需使用紅色的而稱為「牽血(車藏)」。在靈寶派的分布區內,道士與民眾傳承閩南的喪葬習俗,既有拔度儀,也有附加的牽車藏儀式;但《道藏》中龐大的經藏並未收錄,可見是一種地區性的道法;而後隨泉籍移民散布於臺灣,故濱海多泉的地區仍保存至今。基於道教地方文化的傳承,這種儀式用具出現各種寫法,一般均以地方道的寫本為依據,從科儀書到儀具乃至演行的科儀,都是為了解除水厄、血厄。分布的地區遍於一府二鹿三艋舺,而在臺灣民俗中最受注意的,就是雲林縣口湖鄉的牽水車藏),2008年被雲林縣政府登錄為地方無形文化資產,2010年則與北港的天宮會並列,同一年為文建會指定為國定的重要祭典,被宗教、文化界視為亟需保存的文化資產。
 
口湖地區在道光25年(公元1845年)所發生的水難,死亡人數之多前所未有,且至今仍為漢人開臺以來最大的死難事件。原因就是海邊的沙汕圍成內湖,平時風平浪靜,成為船隻停泊之地;但是遭遇颱風所引發的湖內水漲,即當地人所說的「湖內洗港」,就成為洪水氾濫,除了臨近的村莊悉數淹水,其中蝦仔寮、竹笛寮等均淹沒居民全部死亡,其他村莊同樣也嚴重死亡。災後流屍聚集之地,如蚶仔寮等就被集體收埋,成為所謂的「人塚」;而漂流到下寮一帶的,除了集中收埋,後來陸續發現的就地掩埋,成為壘壘的荒塚。按照地方習俗:凡水難的亡魂例需進行拔度,其中特別安排的儀式就是牽水車藏),目的在牽起水下的死難者;原本均由各家糊製,每人一支,也為無人奉祀的糊製,所以當時的數量就頗為眾多。後來委由道糊製的形制:即以竹蔑為圓形支架,中間一支較長則置於碗中旋轉;支架所糊的原為白紙,象徵水難,現時則衍變為雜色,乃隨著時間而觀念變化之故。儀具上所貼的救度意象,凡有觀音、佛祖、善才、龍女;文判、武判、山神、土地及牛頭、馬面等,都是象徵死後的救苦救難。完成整個儀式程序約需一、兩個小時:從起(車藏)開始,道士會同爐主祭拜後,在旋轉藏身時就有人「發起來」--即進入恍惚狀態;這時道士就邊吹角(牛角)邊手持草蓆捲拍打車藏身,眾人隨後排列前進拍(車藏)(或轉、或破),等到全部打破之後就可「倒(車藏)」,全部放倒於地上,而後集中一處加以火化。地方民眾的與,先由少數人進行轉(車藏),一邊遶行一邊用手轉動,直到發起來即可;其他民眾則列隊幫忙搖動,並用手打破,象徵幫助水面孤幽從水獄轉昇上來,起來後就有衣服替換。孤幽出來後普度,聽經聞懺以求了悟

在地方習俗中這種儀式能夠持續至今,就表示道教與民眾擁有共同的生命觀,就是依據「常與非常」所形成的文化心理:相信「壽終正寢」即為福德,就是「正常」的死亡與處理方式,既有一定的年齡、場所,也有遵成服的儀節,成為祖先後有子孫定的祭祀,就表示正常的穩定狀態。牽(車藏)則是民眾面對「非正常」的狀況:集體的水難後,既非壽終也無固定的場所,才需由儀式專家特別處理,得以濟度而脫離水獄之厄:私家就在廳堂上拜拜祖先,公儀式則為的祭祀;才能由陰神逐漸昇轉其神格,最後確定為地方所拜的「善爺」,口湖湖凡有三個地方:蚶仔寮、金湖及下寮,分別由變成善爺道教法既有拔度儀,地方民眾則是牽水車藏),這個儀式能在當地持續並擴大,開始就創造神話來支持,就是風災後發現擱淺的鯨魚,被傳為聾龍誤聽而誤降豪雨以致釀成災害,聾龍就受到玉帝懲罰,成為鯨魚死後被災民割肉分食,成為解除「凶死有罪」的文化心理;後來又奉祀救難英雄大人,乃因尊崇其不顧一己的生命,為了營救孩童而犧牲自己,即為成人而成神的神格。善爺信仰反映地方民眾選擇性的歷史記憶,即以死後成神替代集體性死難,故神格昇轉的完成就是解除痛苦的記憶,在每年六月初六到初七的儀式中反覆進行。
 
拔度水難的法中,牽水車藏)並非獨立的儀式,而是整個法的一個環節,卻因(車藏)的數量多、解除方式特別,成為外人注目的象徵。靈寶派的拔度儀中,例行啓請奏告的科儀中,有兩個關鍵的儀式都是為了解罪:一是經懺的誦中,必有《度人經》與《慈悲水懺》,既為亡魂進行濟度,也悲憫水難者的痛苦,召請其懺悔表現希求救度的願望;二為放赦儀式,既希求三官的中元地官赦罪、水官大帝解厄,也乞求救苦天尊的功德力,求得三天赦書後解除死難,就是一般所說的「走赦馬」,在儀式性演法中宣示赦書來赦水難亡魂之罪,成為解除集體凶死的罪惡心理;三為普度高功率道眾登座施食,賑濟所有孤幽的苦難與饑餓。這種靈寶派的濟度法,將解罪與救苦結合為解除法,從個人到集體之罪,都在靈寶儀中仰賴救苦天尊的功德濟度,成為地方民眾所認識的道教功德觀。
 
由於這種儀式的公開舉行,既有賴早親屬及其後裔的與,也開放讓所有民眾與救濟,並配合道教場所誦的《度人經》,象徵度亡濟幽的濟度精神。目前雖然成為地方的文化資源,但是地方所在即位於口湖濱海地區,長以來的抽水養殖,地層下陷而海水倒灌,形成耕地、魚塭越來越少,從而導致人口大量的外流。在這種情況下被列為國定的重要祭典,在年例舉行的儀式背後,其實提醒人們注意的:就是颱風與水難仍會一再重演,所以儀式所象徵的自我濟度,這種宗教精神正是喚醒居民:何為符合自然法則的生存之道。
 
【撰寫者】
李豐楙(政治大學宗教所講座教授)
 
考文獻】
1. 曾人口,《金湖春秋》,彰化市:中國詩文之友社,1978。
2. 李豐楙,《民國八十五年金湖港文化祭:舊金湖港一百五十週年祀典紀念專輯》,雲林:金湖港管理委員會,1996。
3. 李豐楙,〈台灣雲林舊金湖及其牽習俗:一個自然/非自然、正常/非常觀點的結構分析〉,《遺跡崇拜與聖者崇拜》,臺北市;允晨文化,1999,頁11-55。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