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全國宗教資訊網
 宗教知識+
宗教知識家
解冤釋結科
::: 解冤釋結科
* 首頁 > 宗教知識+ > 宗教儀式 > 解冤釋結科
*
0分
分享圖示
分享
勘誤圖示
勘誤
大稻埕慈聖宮五<a href='/Knowledge/Content?ci=2&cid=77'>朝</a>醮<a href='/Knowledge/Content?ci=2&cid=411'>高功</a><a href='/Knowledge/Content?ci=2&cid=510'>道長</a>主持解冤結科儀-孫美子
高功道長主持解冤釋結科儀(孫美子攝)
 
解冤釋結科道教佛教經常舉行的科事,在科名中明白標出「冤結」的,主要來自道教的度生與度亡儀式。由於儒釋道三教面對人際關係的怨與寃,基於思想意識的差異,因而出現不同的因應態度,也各自形成解決的方式。尤其佛道二教為了實踐教義,面對芸芸眾生之間存在的怨氣與寃情,佛教以宣揚教義進行化解,因而在許多講經中闡述其道理;而道教則以民族宗教體悟華人的性情,則出現許多解決怨結與寃結的儀式,借由宗教實踐進行象徵性的解除。二教所根據的教義各自不同,經過長時間的發展,到了宋元時後都針對解寃,各自提出比較具體的闡述和解除方法,而後影響至今,在臺灣還保存於民間社會,想要借由宗教解決這些寃結,可說符合現代人在精神上所需求的宗教療癒。
 
華人社會被認為具有家族的集體性,且家族與家族之間、人與人之間的關係,由於人際網絡複雜故人情困擾也特多,彼此之間的怨氣或寃情如何解決,儒釋道三家均需認真面對:從先秦孔子被問到這些恩怨問題時,就理性地表明:「以德報怨,何以報德,以直報怨,以德報德。」(《論語•憲問篇》),後來影響了歷代的儒家,都採取理性主義的態度解決仇怨的糾葛。佛教既是從印度傳入中土,基於因果關係而有報應説,早佛教引介悔過説和報寃説,後來因應漢地的需求也有懺悔解寃法門。尤其宋元以後佛教的懺儀愈來愈普遍,借由儀式中的誦念而有深入的影響:如有名的《慈悲水懺》就在七種懺悔心之中,第五就是寃親平等心:「謂於一切眾生,無冤無親,起慈悲心;無彼我相,平等救度,當以此心,普為懺悔也。」就是以慈悲心、平等心來化解冤親,契合佛教的宗教旨趣。
 
佛教教義在中國社會借由通俗化,就如心、空的奧義有助於疏解人性的執著,這些悟道所得即採取諸般因緣説法,如《十六大羅漢因果識見頌》即表明面對善惡是非的化解之道,就是採用譬喻語言先勉勵人「廣開心量無邊際,世界山河盡總容」,而後針對寃仇之念的執著,有一個巧妙説法:「無是無非無所著,常令心等太虛空;賜汝法橋濟阻厄,賜汝法綬解讎寃;厄度寃消無所繫,使汝法身歸自然。」即面對眾生經常執著於是非,導致滋生煩惱、冤讎,故強調心量大可以總容、太虛空可以容納,並使用法橋和法綬兩個隱喩:前者為了「厄度」,後者則可「寃消」。為何法綬可以解讎寃?就隱含了讎寃之所以會纏扭成結,即是世間法而非法綬、法身。
 
佛教對於消解讎寃之結,除了講經說法外,就是彰顯誦經、稱揚佛名的功德力,尤其淨土宗流行之後,特別凸顯持念「阿彌陀佛」的功德,在講經中一再強調,在許多例證中如《唯心集》,就強調「作福兼念佛,如筏渡迷津,則悲智齊融。」就是念佛的功德可渡迷津,故勉勵勤加精進的簡便法門,就是「一句阿彌陀,解脫寃親」。同樣的在《龍舒增廣淨土文》中也強調:時時誦念阿彌陀佛,因為阿彌陀佛所發的大誓願就是「我作佛時,十方眾生至心信樂,欲生我國;十聲念我名號而不生者,我不作佛。」在淨土法門中相信阿彌陀佛誓度眾生,故宣揚持念阿彌陀佛的功德,就是「現世可以消災解寃,增福保壽。」類似至心念佛、念阿彌陀佛的修行法門,從明清以後成為佛教在民間的普遍信仰,也從早的報寃觀轉變為解寃思想,呼應了社會中眾生所關懷的信佛需求。
 
在傳統的三教中,道教為何被稱為民族宗教?解寃的教義和儀式實踐正是明證:就是面對人際之間的諸般冤仇,從生前到死後如果不能解除,縱使死後也會引起陰訟牽連,就是死後仍會訟告作祟,因而導致人鬼之間不得安寜,即需舉行科儀、使用符文,才能解釋冤結,使得陰鬼昇仙、陽世均安。這種科儀一概稱為「解冤釋結」,所謂寃結含括人所有可能犯的:所已犯、所未犯,故舉行儀式既為生者,也為亡者,成為一種本土的罪感文化。道教創教就著重「首過」儀式,由祭酒在天地水三官大帝前呈上手書,懺悔一己的罪過,並及於一家的累世先祖,祈求諸神鍳察並寬諒,以此消除內心的冤結、罪結。
 
道教形成以前,就在東漢《太平經》既已使用「冤結」兩字,認為道生德養的太平世,即為無冤結的世界;道教傳承漢代以來的承負、注連思想:相信一人與一家為共同體,個人也與祖先相互牽連,有福就蔭及後世,有災殃也傳予後人,從生前到死後均需解除人世所有的冤結。故在六到唐代形成的各種法,其中都強調死後必須舉行解結儀式,唐末五代杜光庭在《道教靈驗記》中就記載:修設黃籙的目的就是為亡者解冤、或懺悔宿冤,如《無上黃籙立成儀》就表明早、午、晚的三行道,正是為了解除宿罪,以免前冤未除而後罪重結。這種死後解除宿冤的思想,到宋元時既出現題名「解冤」的經典,如《太上道君說解冤拔度妙經》;也遺存於出土的𡿨太上斷除注連碑銘〉中,都是私家修祈求解除冤結。宋元時所編的類書《靈寶領教濟度金書》,就在「符簡軌範品」中詳列各類的解除冤結符文;明清時地方道中所出現的,就有各種解冤科的例證,就如四川地區所編行的《廣成儀制》,既有《祥三十六解》也有《亡三十六解》,同時適用於信人或亡人,以便解釋生前、死後的寃結。
 
臺灣所傳承的正好保存了兩種解冤科,一種使用於信人,就是正一派(紅頭師)所舉行的《正一三十六解玄科》;第二種則為靈寶派(烏頭道士)所用的《解結赦罪科儀》,乃用於解除亡人的罪愆。正一派在神明聖誕或建醮儀式中,都會為信眾舉行解寃釋結儀式,先到三清前稟告事因後,就會轉到三界前,表明「天官解天厄、地官解地厄、水官解水厄」,延續古早需呈上「三官手書」的首過傳統;只是更強調解冤釋結天尊具有不可思議的功德力。在請求解釋的三十六解,就是人所犯的各種仇寃和罪過,歸納為36類,其中除了不敬天地神明有十條、傷害動物的有三條,其他多數為道德倫理的寃與罪:私德有虧的有九條、不遵守家庭倫理的有五條,未盡拔度祖先、孤幽的有四條。請解冤釋結天尊監察,所要解釋的寃和罪都被視為「已發覺、未發覺,已結證、未結證」,延續了早道經所說的「所已犯、所未犯」兩大類罪。在儀式實踐的過程中,象徵懺悔首過的動作,就是信眾列隊走到三官前,高座上的兩位道士就輪流代天尊宣示三十六種罪,通常三條一起,總共十二次,都會列隊轉回三清前,表示向神尊懺悔;最後一次就由第一位用手拉開打結的一綹五色線(或黑線),象徵解開了冤結、罪結,後面的都要一一拉一下。其中保存一個解除「注連」的古老傳統,就是每次在三官前宣示諸罪後,都要走到一個道士旁,依次焚燒「解連錢」並將銅板丟入水中,象徵解除伏連,並且罪也隨同東流水流走,從此解開了各種寃結、罪結。
 
在靈寶派所舉行的法中,專為亡魂解結的儀式,安排在滿七的拔度儀中。孝眷手持紙紮的魂身,表示代亡魂尋求解冤,道士就依照經文一一代為宣讀,這些條目有多達36條、或集中於12條的,都表示借救苦天尊、解冤釋結天尊的功德力,死者生前所犯的諸多冤結、罪結,在入壙前一一解開,使亡魂了無冤仇的離開人世。靈寶派使用於亡魂的解結科,就是認為生前所有的冤懟、仇結,在亡後不要再伏連於後人,故在生命終結時亟宜解釋清楚。這種解冤科在臺灣,甚至也會被法派、鸞堂所仿造使用,而誦的經文形式也被重新改造,雖然各有異趣,卻都相信人際的冤懟均需解釋。故民眾所與的解寃儀式,有的在生前就反覆加解除,有的在亡後望解開,都望不使冤罪注連死後,以免後世子孫繼續承負。
 
解寃科所反映的漢人社會,就表示由家庭、家族形成的集體主義,使人際關係相對的緊密,就牽連人與家人的關係,並擴及與他人、社會,甚而與天地自然之間,彼此都有密切關聯的關係。並從生前到死後牽連不斷,故從古代就有所謂「塚訟」,民間相信家人的不順遂,導因於陰界的興訟。這樣的注連思想目前已較少直接使用,但是寃結、罪積的觀念仍然存在,故保存於儀式中的,就是借由懺悔所犯的寃仇,解除所有的冤結、罪結,在明清以來道教新增較多這種儀式,至今仍然具有宗教療癒的效應。
 
【撰寫者】
李豐楙(政治大學宗教所講座教授)

解冤結儀所用之水桶與錢幣-李豐楙
解冤釋結所用之水桶與錢幣(李豐楙攝)

改連錢-劉怡君
改連錢(劉怡君攝)
考文獻】
1. 李豐楙,〈道經之河:從四個道教實例發現容納與流變、淘汰與自淨的現象〉,康豹、劉淑芬主編:《信仰、實踐與文化調適》,《第四屆國際漢學會議論文集》,臺北:中央研究院,2013.10,頁363-402。
2. 李豐楙,〈解結與扮犯:道教祝的文化療癒〉,周惠民主編:《中國民族觀的摶成》,臺北:政大人文中心出版,2014,頁23-56。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