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全國宗教資訊網
 宗教知識+
宗教知識家
一炁宗主信仰
::: 一炁宗主信仰
* 首頁 > 宗教知識+ > 臺灣宗教 > 一炁宗主信仰
*
0分
分享圖示
分享
勘誤圖示
勘誤
深坑天德聖教總會供奉一炁宗主像-葉聰霈
天德聖教總會供奉一炁宗主像(葉聰霈攝)
 
一炁宗主為「天德教」創教者蕭昌明在教內的尊稱,也稱為宗師、大宗師;後來李玉階脫離天德教,經歷天人教改名為「天帝教」,成為天帝在人間的首席使者,並非以創教主自居,但仍尊稱蕭氏為一炁宗主。在臺灣的社會環境中,天德教天帝教各自發展有成,乃是同源而後異流,在教義上既有部分重疊,但後來的教制上各自發展,成為各具特色的新興宗教
 
蕭氏(1894-1943)原名始,字昌明,號無形道人、一炁宗師等,四川樂至縣蕭家灣人,生於清光緒二十年,卒於民國三十三年。根據教團內部的說法,清末民初的時代鉅變,使一位具有民間教派色彩的宗教家,從教派性質轉變為新宗教:從出身即說是「無形古佛」的分靈降體,其天性聰穎乃因夙有慧根,事母至孝又好學不倦;六歲經歷病死而復生的神秘經驗,從此脫去童稚而開始對世人講道。後來遇到異人後被攜走,曾經歷一段神奇的遊歷經驗,這段離奇失蹤間,曾被無形道祖傳授玄針、掌光,從此可為人醫疾救苦、驅邪解厄,開始以宗教療癒來濟度世人,並吸引有緣人入道修行。後來又曾加一段軍旅生涯,間受到鄒雲龍(教內稱為雲龍至聖)的點化後,決定返回故鄉傳道;後來又曾到湖南修真,並入山苦修數年,最後得以有大成就。
 
在民國時傳道過程中,適逢西風東漸帶來歐西文明,就像當時知識精英所強調的,面對傳統文化前所未有的劇烈衝擊,由於社會風氣大為變化,致使時人感到時代變動的壓力,宗教人士既有劫運將臨的危機感。在民國15年農曆5月13日,蕭昌明就有天啟的神秘體驗,決心振興傳統道德以拯救世局,就是集五教精華創頒〈廿字真言〉:「忠、恕、廉、明、德;正、義、信、忍、公;博、孝、仁、慈、覺;節、儉、真、、和」,並創立了「天德聖教」,從湖南、湖北開始向四方弘道。由於預知浩劫將至,即在南京著《人生指南》來教化人心,以挽救世運。由於國難世厄相繼而來,在同一時內也出現許多新宗教,這種面對外來文化的衝擊,即重新振興傳統的道德觀念,希望以此抵擋歐美文化的強烈衝擊,就是所謂的「文化振興運動」。
 
為了弘教布化的需要,天德聖教因應社會所需,即以修煉炁功所得的能力,提出一種「精神治療」法,針對世人所患的身心靈疾苦,融合炁能與靈療進行調理,在當時形成吸引有緣者入教的契機。民國19年蕭氏鍳於民主、科學的新潮流,若要公開傳布新宗教,亟需符合當時的社會文化風尚,就在南京使用「宗教哲學研究社」名義籌組活動組織,並附設「東方精神療養院」方便兼行說道行教與治病醫人。在所渡的弟子中就有李玉階:李氏在上海求學間,既受到五四新思潮的文化啓蒙,畢業後曾經一度擔任財政部長秘書,由於事務繁忙漸覺身心負荷頗重,乃興起棄職修煉的想法。在南京因緣所至,就被蕭氏點化收為弟子,並賜名「極初」,從此就奉師命前往西安,負責西北地區的弘法大任。蕭氏曾於民國20年在長沙落星田,啟建彌羅法會長達四十九天,並分派諸第子到各省縣市擔任「開導師」,在各地弘揚〈廿字真言〉並進行精神療養法。民國23年門下的核心弟子有18人,在南京的光殿上宣誓拜命,即封為「十八真君」,隨即分派各省分別傳教;同年夏天並在上海開設「全國師資訓練班」,陸續呈准政府成立「宗教哲學研究社」,分社凡有五十餘處。蕭氏本人即與弟子週遊其間,既講道又醫病,從此逐漸將教務傳遍各地。為了濟世宣化,教化世人,蕭昌明又曾以天啟的神秘方式,傳下經典約有一百餘篇,後來天德教加以彙編,即收錄於《德藏經》,其中的《德教闡微》、《德言》、《法言匯要》諸書,在敎團內部被認為至關重要的經典。
 
民國26年日本侵華間,各地的戰事激烈,尤其在華北地區即往內陸不斷推進。蕭氏帶領的弟子分散於各地弘法,李玉階在西安負責西北地區,同樣以精神療法來濟眾化人。由於能夠獲得黨政要人的護持,這種宗教療法雖然在其他地區被檢舉,但在西北一帶仍能順利推展;後來即隱居華山前後八年,既與當時駐軍將領(如胡宗南)來往,獻議其觀世局的預測心得;也採用天啓方式錄寫《新宗教的哲學體系》,開始使用科學語言解釋其修煉體系,此即天帝教內部所謂的「鎮守華山(大上方)」時。蕭氏本人則息隱於黃山芙蓉居,曾向政府租地開荒,種植桐樹,從事生產。同樣觀察世局預知變化,當時日本時常派飛機轟炸各地,華南地區一度危急,就使用宗教的神秘體驗預測未來的發展;直到民國32年1月15日(壬午年農曆12月10日),他坐化於黃山。八年抗日間的兩位行藏,在天德教天帝教的教團內部,各自從宗教觀點進行宗教詮釋:認為兩位駐守名山而能預測世局,具有宗教上的啓示用意。
 
天德聖教在民國38年以前適逢一個發展的契機,就是具有民間教派性質的宗教,在滿清治下常被視為「邪教」!但是民國初立對於信仰自由相對開放,當時有許多教派乃得以公開活動,如同善社等;甚而滿清時不能活動的教派團體,在北京也改變名目即可活動。蕭氏在這種時代氣氛中,才能在全國各地成立分社,開創天德教的勢力;所倡行的精神療養法雖與「科學」有所不符,卻需各地政府的認知仍有彈性。但是蕭、李兩位在當時能夠與黨政要員往來,主要在日本的侵華戰爭,既顯示教派的核心教義:劫運,也彰顯其宗教使命:救劫,因而逆轉清代官員所批評的妖妄、邪門,適時轉化為救亡圖存的共同目標。由於兩位不憚與黨政軍人士接觸,且能提供預測之見,即可用於安定人心,故政府要員也可接受這種新教義,這也是「一炁宗主」作為天德教信仰的教主,遷臺後在戒嚴末被容許成立的背景。天帝教在臺灣「復興」後,也是較早成立、活動的新興宗教,就是其「三民主義救中國」的目標被接受之故。
 
天德教的教稱為「光殿」,所供奉的僅有一塊黃布,即稱作「光布」,代表佛法平等,不偏尊某一宗教或神明。各界仙佛聖賢均以「光」在光布上示現,這些神秘的符號顯示天啟的訊息。這種啓示即經由媒介者:教內稱為「光生」,作為天人交通的傳示,在黃布上「看光」後就記錄下來,公開傳示於教內弟子,即所謂的「光訓」或「光諭」。這種啟示方式存在於傳統宗教,從早巫者溝通天人、道教上清經派使用降真(真誥),乃至後來流傳的各種扶鸞降文,都是這種神秘的宗教經驗。天德教與後來的天帝教強調「看光」,即接近民間所謂的「圓光術」,宗教學視為神秘的視覺能力(靈視),並非開發聽覺感官的靈聽(如道教的天文隱韻)。蕭昌明歸天後,天德聖教信徒從光布上得知:宗師乃「眾妙國佛」所化,被上天封為「一炁宗主」,氣界則封為「無形古佛」;按照教內的説法,所證的果位無形古佛:「晉封三界十方、三十三天、七十二地宗師,五炁五球、五教教,無極無上至聖,道統清靜靜肅王佛,一炁宗主」。從此教內在黃布旁另祀「一炁宗主」聖像,每年農曆5月13蕭昌明受命之日,即為一炁宗主暨〈廿字真言〉聖誕日;12月8日則為宗主由眾妙國佛分靈降世人間的有形誕辰日。
 
目前崇奉一炁宗主的宗教團體,除了天德教之外,李玉階登記立案的天帝教,後來獨立發展自己的教勢,唯李氏不欲自為創教主,僅以「首席使者」的身分自居,作為天帝與人間的使者,帶領群弟子共同奮鬥(即稱為同奮),既重在化延核滅劫,也為三民主義復興中華而奮鬥。對於蕭氏的定位,依據天帝教的道統將其列於第54代,靈脈上承第53代先天鈞天上帝。至今在光殿上左側仍供奉其聖像,每有活動例需敬;並認為一炁宗主為封靈、無形古佛為原靈,又為應元地曹主宰,但是天德聖教則不認同這種說法。兩教雖然同出一源,但經典則有異同:如同樣誦念〈一炁宗主聖誥〉,唯其內容不盡相同;相同的就是都以〈廿字真言〉為教義核心,作為道德復振運動的理想。從大陸時延續於臺灣,都反映宗教團體面臨亂世之際,就會從宗教理念關懷世局,所延續的仍是道教傳統與民間教派的救劫觀,故在宗教學上為普世性的「末世」信念。
 
兩個新興宗教的成立與成就,都是為了挽救世道人心,故倡行精神修行的先天炁法,既融合三教也吸收民間教派的精義,並倡導現代科學化的靜坐修行與炁功療法,從大陸到臺灣都持續這種主張,既傳承舊傳統,又能與時俱進而有所創新。兩個新宗教分開後各有偏重:天德教至今仍維持蕭氏所傳的法門;李玉階在華山時則另有所悟,另立「天帝教」後為了加速「救劫」使命,乃提出急頓法門的「正宗靜坐法」,既吸收人文人才,尤其勵科學精英加入,目的就是從科學驗證《新境界》與科學的關係。從兩個新興宗教均激於近代世局的劫難,亟想在宗教復振運動中振起道德。故具有濟世宗教的性格。目前天帝教已歷經兩任領導,均稱為「首席使者」,表明其宗教關懷當前世局,這種作法就是倡行「三民主義解救中國」,故積極進入大陸與學術機構交流,並強調集體誦念「皇誥」,相信這種信念可以化延核戰的毀滅劫,望以此消弭世界強權間的核戰危機,表現近代新興宗教的一種世界關懷。
 
【撰寫者】
李豐楙(政治大學宗教所講座教授)
劉怡君(輔仁大學宗教學系兼任講師)
 
台北市臥龍街天德聖教總堂<a href='/Knowledge/Content?ci=2&cid=28'>匾聯</a>-葉聰霈
天德聖教總堂匾聯(葉聰霈攝)
 
考文獻】
1. 天德教總會,《天德教簡介》,臺北:天德教總會,1989。
2. 王笛卿,〈天德聖教師尊蕭大宗師昌明夫子略傳〉,《天德通訊》網站,網址:http://www.tiande.org.tw/c_page.asp?sn=757。
3. 劉文星,《李玉階先生年譜長編》,南投縣:帝教出版社,2001。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