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全國宗教資訊網
 宗教知識+
宗教知識家
祭解(補運)
::: 祭解(補運)
* 首頁 > 宗教知識+ > 宗教儀式 > 祭解(補運)
*
0分
分享圖示
分享
勘誤圖示
勘誤
029-<a href='/Knowledge/Content?ci=2&cid=413'>道士</a>為信眾<a href='/Knowledge/Content?ci=2&cid=3'>祭解</a>-劉怡君
道士為信眾祭解(劉怡君攝)

祭解通稱「補運」、「改運」,也有寫作「祭改」的,為漢人社會中盛行的一種解除術。一般相信凡運途不順、家運不濟者,即需親到或央託親人到道,或到奉祀神明職掌運勢的宮:如玉皇大帝、城隍、保生大帝等,由道士法師等代行解(改)運術,得以改變年運不佳,使運勢轉為順遂。乃源於古代巫醫的咒法、禁術,泛稱為禁方、禁氣或禁法,被視為一種祝由之術。即使用咒語與禁氣諸術,祈求諸神使病人的疾病、運氣獲得改善。後來中醫雖然發展為各種治療法,卻也未排除禁咒療法:從《黃帝內經‧素問‧移精變氣論》即稱此法為祝由法,唐代孫思邈《千金翼方》則以禁經名義兼融並蓄,將各種咒禁法廣泛收錄。在官方的醫療體系中,從隋唐到宋代醫療機構及所編的醫籍,也將其納入並稱為「書禁」;元、明時則改稱為「祝由科」,都使咒禁師與祝由醫學能夠持續存在,可見氣功與精神療效仍有不可取代的醫治效能。道教興起即將其收納於解除術中,並進而配合練氣術與祝禱法加以綜合運用,整備後作為「神煞並存」的神道體系,祈求神仙術的正氣可以驅除煞氣煞神,即將祝由、禁咒術改造作為仙道法術,在道法傳承中得以持續流傳至今。
 
祭解術在現代社會常被視為「民俗療法」,主要即因中醫體系重在臟腑、經絡的辯證醫治,在本草學、方濟學上均卓有成就;但是關涉身心醫療的部分,則從巫醫到道醫所傳承的精神療法,故道教醫學與民眾相信宗教療法,乃因擁有共同的宇宙觀,基於宇宙氣化論而相信氣既能生成宇宙物,也就認為大小宇宙、有形與無形宇宙間存在感應關係。故依據陰陽相對互補的原則,相信大小宇宙間存在兩種正負力量,既有正氣、正神就相對有邪氣、煞神,兩者均衡並存則不相妨害;而一旦陰陽失調,五行失序,則認為邪煞之氣壓過正氣,即煞勝過神、或沖犯煞神煞氣,就會影響人的精神狀態,甚而改變人的運氣運勢。依據這種神道思想所形成的經驗原則,即會接受道教與民俗的補運、改運法術,認為只要通過神道祈求神仙,並運用儀式術法發揮神秘力,即可改變人(小宇宙)的氣運,使反常的失常狀態回復均衡、和諧,故運途改變即表示恢復正常秩序。
 
臺灣民間迄今仍保存的祭解法,因為傳承及訴求有異,所執行的儀式也就同中有異,在北部的臺北市、新北市、桃竹苗客屬地區及宜蘭等地,中部則臺中市、彰化福佬客區,儀式專家中的「道法二門」,即早方志所載的「客仔師」。在這種紅頭道士(正一派)與三奶派法師合一的分布區內,由於不執行功德法事,在建醮、作三獻等吉事外,常行的就是所謂「小法」的法事,其中所保存的祭解作法,即有紙紮的城關,並擺放五方色的五鬼、黑色天狗及白虎等,稱為五鬼關、天狗關及白虎關等,象徵一切凶神惡煞的關煞。用於祭拜諸物則有紙錢、麵線等,主要的一盤供品:小條生豬肉、鷄蛋一只及豆腐干一塊,就是對於煞神表示生分、距離之意。儀式專為一人或數人一同,繁簡不一,均在疏文或口頭請三界正神、宮主神,並稟告信士的生辰八字、居住地及祭解事由,還要攜帶新衣服或所穿著的。在表明請神作主央請解除後,就會誦可能觸犯諸厄,幾乎遍及日常所遭以至天地一干煞神,即對於諸神採用「遍請」,欲解除的一切凶煞則採取「泛煞」。象徵物件則以紙人或草人作為替身,並有可以脫殼之物如龍眼等,屆時剝開表示脫去身心諸厄、運途不順;若是無法確指,則歸因於流年不利以致多有觸犯。在儀式結構上形成正神(神)面對諸厄(煞),即以某關借喻災厄所象的關限,借由正可勝邪、神可壓煞,解除生活、生命可能遭遇的諸多不順。
 
在臺灣多泉、漳籍移民的定著區,即俗稱「烏頭道士」的靈寶派分布區,除了職掌度生度亡的吉凶法事,也會兼行小法;其他的儀式專家還有地方法派:閭山派、普庵派等,平常進行的法事就有補運、改運法術,通常在法或地方(如臺南市玉皇宮)內駐服務。紅頭法師依據法派傳統召營護後,儀式中即誦請北斗諸星君等職司消災解厄,同樣也會泛請天地諸神煞;解除災厄同樣有替身的紙人或草人等,作為一種身代之物;並安排個人或集體進行過橋儀式:所謂的「過七星橋」,即在長板凳下置放七盞燈,表示祈求北斗星君消除厄運,故可視為一種通過儀式。
 
祭解儀式既為一種巫術、法術,乃依據巫術交感原理中的象徵律:即同類相生或相治;在漢文化傳統中則稱為「感應」,即天人之間、物之間俱為氣化,故可一氣相通,即依據同類感應的原則,既可相生也可相剋,即漢代思想家董仲舒所定型的感應學說,可用於比較西方學者所提出的交感論──布留爾(Lucien Lévy-Bruhl,1857-1939)稱為「互滲律」。從原始巫術到道教法術一脈傳承,在漢文化傳統下形成一種民族思維,面對生存處境所遭遇的困厄,相信可以積極的方式加以解除,既可剋制厄運,也可轉變氣運,使生存秩序得以快速的恢復正常。後來成為處理感情、命運的一種文化工具,方便儀式專家與地方信眾共同使用,這種文化象徵頻繁出現於儀式實踐中,從傳統到現代社會俱能持續存在。改運作為一種信仰,縱使在現代社會也被當作神秘知識,用於解決生活世界中不可解的難題,此即為民族傳統下的文化心理。
 
【撰寫者】
李豐楙(政治大學宗教所講座教授)

<a href='/Knowledge/Content?ci=2&cid=3'>祭解</a>儀式下方擺放物品依序為五鬼紙人、裝著<a href='/Knowledge/Content?ci=2&cid=198'>替身</a>的黃紙、白虎、小三牲-趙建智
祭解儀式下方擺放物品依序為紙人、五鬼、白虎、小三牲

<a href='/Knowledge/Content?ci=2&cid=3'>祭解</a>-劉怡君
祭解所使用的替身紙人、小三牲(劉怡君攝)
 
考文獻】
1. 劉枝,《臺灣民間信仰論集》,臺北:聯經出版社,1983。
2. 吳永猛等編,《臺灣本土宗教信仰》,臺北:空中大學,2008。
3. 張珣,〈道教祭解」儀式中的懺悔與「替身」:一個文化心理學的探討〉,收入余安邦主編《本土心理與文化療癒:倫理化的可能探問論文集》,臺北:中研院民族所,2008,頁375-417。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