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全國宗教資訊網
 宗教知識+
宗教知識家
掛絭
::: 掛絭
*
0分
分享圖示
分享
勘誤圖示
勘誤
鎖形絭-劉怡君
鎖形絭(劉怡君攝)
 
「絭」原指束腰繩或束臂繩,民間舉行掛絭所使用的,凡有掛上八卦、鎖片狀銅牌或金、銀牌,舊時使用銅錢製作的絭牌最為常見;目前還時常使用的,就是刻有神明神像或聖諱,或太極八卦或相關護身符等辟邪紋樣或符牌,即是中國各地也常見的「百家鎖」。這種或稱「長命鎖」的護身物,自古以來既已普遍流傳,在古詩中就吟詠「長命縷」的習俗,所用的或是五色線、或是懸掛各種花錢,錢上都有吉祥、辟邪字句。原因就是傳統農業社會,衛生、醫療條件較差,養育小孩若遭遇不幸,因而發生夭折情況並非難見,在近代醫學進步以前,均為所有的家庭所擔心。在這種情況下,求醫求人之餘就是求神,臺灣早亦復如此:從命名特別取卑賤之名到作神明契子,都是這種擔驚受怕的民俗反映;直到日治時到戰後,隨著現代醫學技術的進展,養兒育女才逐漸有醫技的保障,掛絭習俗也隨之發生變化。
 
從孩童到成年的成長過程,都是每一家的共同負擔,也就是在生命儀中,最為關鍵的一次大過關(關卡、關口),就從幼童直到轉大人,這種通過象徵就是從掛絭到脫絭,其間漫長達十六個年頭。在間內家長擔心孩子的成長:體質的強弱、是否容易生病、養育得好不好、常受到驚嚇?諸如此類都是從前大人的惡夢,故會選在七娘媽生、諸神明生,到裏填寫契書、誼子書,將小孩過給神明當契子女;或祈求絭牌掛在孩子的身上,有的還會特地到金飾店打造金銀牌。從七娘媽祈來的絭牌,就稱作「七娘媽絭」;另外向夫人媽、媽祖或觀音祈得的,則稱作夫人媽絭、媽祖絭、觀音媽絭等,其他各庄神明也多有絭牌。以前農業時代的人生儀,從出生後就和神明有關聯,這樣的保庇就從掛絭、作契子女開始。
 
掛絭儀式在乞得絭牌後,先在爐過煙,然後連著銀鎖鍊或繫上紅絲線,掛在小孩的脖子或手腕上,就稱作「掛絭」或「捾絭」。掛絭後有的讓小孩戴幾天,就取下收藏好;慎重的就長年繫掛在身。每年的七娘媽生或神明生,就會到裡更換新紅絲線或新絭牌,稱為「換絭」;直到孩子「作十六歲」,表示已經成年,不再需要神明像照顧幼童般,就要在七娘媽生或神明聖誕,敬備鮮花、油飯或牲、素果等,到神明前獻供答謝;然後在神明前脫掉絭牌,就稱為「脫絭」;並將契書火化,稱為「謝契書」。從此不需再掛著絭牌,表示子女已經順利長大,成人後可以闖蕩人生。
 
在臺灣各地的宇都有掛絭習俗,只要向莊的神明乞求即可,並非限定於娘媽神,只是七月七日七夕節的七娘媽,或夫人的神明職司護佑成長,所以乞求絭牌的風氣較盛。進入現代社會後醫療技術大為進步,養育兒女的風險隨之降低,社會風氣的變化也較大,這種習俗難免受到衝擊、甚而隨著衰退。但是近年來隨著民俗熱,也反省青少年的養成,民間重新關注有些宇,這種民俗特色和「作十六歲」有關聯:如大臺南市的開隆宮、臨水宮等,就因為舉辦「成年」大為有名,即因主祀神為七娘媽、臨水夫人及婆姊等,都與護佑孩童的成長有關。每年官方支持民間舉辦「作十六歲」,主要活動固然放在供奉七娘媽亭,重點就在鑽過七娘媽亭--民間稱為「出鳥母(或婆姊)間」,也就是已經被庇佑長大;這樣的儀式中,就包含掛絭後的脫絭意義,表示從此以後長大成人,不需再煩七娘媽、婆姊的庇佑。
 
類似的儀式都圍繞著掛絭與脫絭,時間雖然長達十六年,都可歸屬於過關儀式;在民間以前多由法派的法師所職掌,這種過關就是所謂的「囡仔關」,這樣的關卡從孩童直到成年,有的選擇加過關,有的則使用掛絭、換絭,就較為方便。這種過程就是表示神明庇護,象徵神靈隨著掛絭隨䕶在身,民間相信掛絭、換絭的習俗,這種信仰能夠從古至今,其背後所依據的就是感應原則,即根據巫術的傳染律與象徵律,神明的神靈表現在象徵物:絭、長命縷或長命鎖,從取名到諸多神聖符號,這些屬性都會在接觸後,直接傳達孩童的身上,就如同神明隨時護身一樣,所以掛絭也就是護佑孩童的護符。
 
有的則認為絭繩如同小牛穿著鼻環,方便約束以求安全,即為冬山八寶貫之例,這種習俗實為一個地方性例證。宜蘭縣政府將「冬山八寶掛貫」與頭城搶孤、礁溪二龍競渡、利澤簡走尪等,登錄為縣定四大民俗活動;將掛絭稱為掛貫,絭、貫只是漳、泉音之別,意義則相同。冬山鄉八寶村石聖爺,在清領末漢人移民宜蘭,原先是怕遭到原住民出草所傷,乃求助石聖爺奉祀的石頭公保佑。當地人認為石頭公靈驗,既有信徒取用旁石頭磨平、打洞後,穿上紅繩繫在孩童身上,並將孩童給石聖爺作義子女,相信配戴後孩童就如小牛穿鼻環無法亂跑,石聖爺點下作記號後庇佑到順利長大。石塊減少後就改用清領、日治銅幣作貫,近來則方鑄造圓型「石聖爺公保佑平安貫」,正面刻「石聖王爺公」,背面為「保佑平安」字樣,民眾在七夕,就帶著孩子來祈求佩帶以護佑兒童平安長大。這種程序如其他各地的習俗:在小孩出生滿月後,帶著水果、麻油雞前來求貫,擲獲准後即可掛貫;每年七夕前後攜帶水果到中換貫,由方換上新紅線並過煙。年滿十六歲後辦理退貫,也帶著紅龜糕、米糕感謝石聖爺保佑,並將「貫」的紅線和金紙燒化,先將貫還給方,等成年者鑽過神橋下,再將「貫」贈還作為紀念並贈送紀念品,從此宣告退貫者已長大成人。從庇佑大人衍變為護佑孩童的七月習俗,都是屬於掛絭文化的地方版本。
 
【撰寫者】
李豐楙(政治大學宗教所講座教授)
劉怡君(輔仁大學宗教學系兼任講師)

壽桃形的絭-劉怡君
壽桃形的絭(劉怡君攝)
 
考文獻】
1. 鈴木清一郎著,馮作民譯,《臺灣舊慣習俗信仰》,臺北:眾文書局,1989。
2. 李豐楙,《慶典俗》,臺北縣:空中大學,2000。
3. 李秀娥,《臺灣傳統生命儀》,臺北:晨星文化,2003。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