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全國宗教資訊網
 宗教知識+
宗教知識家
敬字亭
::: 敬字亭
*
0分
分享圖示
分享
勘誤圖示
勘誤
宮<a href='/Knowledge/Content?ci=2&cid=531'>廟</a>的倉頡聖蹟亭照片
的倉頡聖蹟亭。(劉怡君提供)
 
敬字亭,又稱惜字、惜字樓、焚字型檔、字型檔、焚紙樓、文風、文峰、敬聖亭、聖蹟亭等等,琉球稱為焚字爐,為古代愛惜字紙文化所產生之設施,用以焚燒字紙,約肇起於宋代,而至明清時最為興盛。而有關敬字亭的起源,據清代四川地方文獻《西充縣志》的記載,於宋代時就有惜字的存在,但現今西充縣所保留的敬字多為清代建物,是以記載尚待考證。

而臺灣有關於敬字亭的設立,則是在明清時大量中國大陸人民移入臺灣,因此也帶入各種風俗習慣,其中亦包含了惜字風俗。早臺灣的惜字風俗,最主要就是表現在「敬字亭」的興建。讀書人為了表現崇敬珍惜字紙,建立了用來焚燒字紙、崇敬文字的建築。雖外觀與一般焚燒紙錢的金銀爐類似,但敬字亭只用於焚燒書籍與有文字紙張的地方。敬字亭通常建造於街口、書院寺之內、道路橋樑旁邊的一柱狀爐體。有些地方士紳、大戶人家亦在自家院內建有敬字亭。有些敬字亭的爐體龕中則有供奉倉頡、文昌、孔聖等神位,或於爐體旁另立石牌祭祀神位,並配以相應的吉祥圖案、對聯文字於爐體之上。敬字亭的分布,皆是分布於使用漢文字的地區,而各地的稱法又有些許的不同。

敬字亭的設立是為了傳達讀書人「敬惜字紙」的理念,而提倡者多為知識水準較高的仕紳,而使得風氣逐漸影響至一般百姓,最後成為了一種民間的普遍信仰。「敬惜字紙」是中國文化傳統理念之一,也受到中國儒家文化影響,而這個理念也影響了整個漢字文化圈。這種敬惜字紙的傳統,早在宋代已經出現,在當時受科舉制度影響,古代讀書人認為文字是神聖和崇高的,另外在加上早紙張的取得不易。在使用過後的紙張,不能隨意褻瀆,必須誠心敬意地燒掉。當時的人認為寫有字的紙張不可隨意丟棄踐踏、糊窗封門或與其他廢物混雜,而需特別丟入字紙簍,專門收集後送至敬字亭焚燒成灰,成為字灰收集起來。每隔一固定間舉行儀式,集中處理將字灰送入江河之中。具體了物皆有靈性,且表現出愛物惜物的教化精神。敬字亭的起源也是出自於這種對於文字紙張的崇敬心理,而延續至今。

敬字亭的建築造型一般分為四角形或六角形的三層式外型,第一層為基座及焚燒字灰的收集處,後側或旁邊設清灰口;第二層為焚燒字紙的爐口,爐口上方橫額書「敬字亭」或其他名稱,兩旁為對聯文字;第三層設置神龕,放置供奉倉頡、文昌、孔聖等神明牌位,屋頂多作為六角攢尖形式,中央為葫蘆(有福祿之意)造型,或作排煙口,或為裝飾,另外屋頂亦有做龍首狀,龍口即為排煙口。建材隨時代移轉而有不同,早建造之敬字亭有分為磚造、石造、磚石造。敬字亭的外層為磚造,內層用卵石疊砌,以石灰黏合;但也有用砂岩砌成。後則多以磚砌,外層則用水泥粉光或洗石子、磁磚裝飾。而從敬字亭的建築造型來看,其建造形式受傳統宇的建築形式影響之深。

臺灣最早出現的敬字亭,為雍正四年(公元1726年)臺南府城大南門外的敬聖樓,為施世榜所建。現今臺灣仍然有敬字亭的存在,臺北東吳大學內的惜字爐、桃園市龍潭聖蹟亭、中壢聖蹟亭、高雄市美濃區瀰濃庄敬字亭、金瓜寮聖蹟亭、龍肚庄敬字亭、屏東縣內埔鄉新北勢敬字亭、興南村敬聖亭、和興庄頓水亭、妙善宮字爐、延平郡王文筆亭、東勢庄文星閣、枋寮鄉石頭營聖蹟亭、高樹鄉慈雲寺敬字亭、竹田鄉二崙庄敬字亭、糶糴庄敬字亭、滿州鄉敬聖亭和南投縣竹山社寮敬聖亭、臺南武旁的惜字亭等等。其中,又以桃園市龍潭聖蹟亭為全臺灣面積最大(950 平方公尺)、規畫最完整的惜字亭,龍潭聖蹟亭始建於清光緒元年(公元1875年),已經列為桃園縣縣定古蹟。一般的聖蹟亭或敬字亭多半只有焚燒字紙的爐體,但龍潭聖蹟亭具有完整的格局,並且與觀光結合,演變為具有庭園式造景的爐體率造公園。

雖現今為資訊發達、資源取得便利的環境,印刷書品普及的時代,紙張似乎也不像從前難以取得。雖然敬字亭的重要性不如以往,但在臺灣亦可看的見敬字亭的使用,而敬惜字紙是一種生活文化傳統,但藉由敬字亭上的裝飾與歷史的涵義,從中了解到敬字亭具備焚燒字紙、尊重先賢、愛字惜紙的重要內涵。
 
【撰寫者】楊士霈(輔仁大學宗教學所博士生)

宮<a href='/Knowledge/Content?ci=2&cid=531'>廟</a>外的聖蹟亭
外的聖蹟亭。(劉怡君提供)
 
<a href='/Knowledge/Content?ci=2&cid=75'>齋</a>堂裡的惜字亭照片
堂裡的惜字亭。(劉怡君提供)
 
臺灣早<a href='/Knowledge/Content?ci=2&cid=148'>期</a>仕紳宅邸書屋外的<a href='/Knowledge/Content?ci=2&cid=335'>敬字亭</a>照片
臺灣早仕紳宅邸書屋外的敬字亭(劉怡君提供)
 
考文獻】
1.蕭登福,〈文昌帝君信仰與敬惜字紙〉,《人文社會學報》第四,2005年12月。
2.吳煬和,〈六堆地區客家敬字亭研究-以美濃、杉林、六龜、旗山為例〉,《行政院客家委員會獎助客家學術研究成果報告》
3.施順生,〈台灣地區敬字亭稱謂之探討〉,《中國文化大學中文學報》第15,2007年。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