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全國宗教資訊網
 宗教知識+
宗教知識家
令牌
::: 令牌
*
0分
分享圖示
分享
勘誤圖示
勘誤
臺灣南部靈寶道<a href='/Knowledge/Content?ci=2&cid=465'>壇</a>所用之<a href='/Knowledge/Content?ci=2&cid=353'>令牌</a>
臺灣南部靈寶道所用之令牌。(張超然提供)

 
令牌,或稱「雷令」、「五雷令」、「五雷牌」、「雷令牌」、「五雷令牌」,為道士召遣雷部官將所用法器道士施行雷法,用以祈晴請雨、止風禱雪、驅役神鬼、掃除妖氣、行符治病,或申發表章,均須以此令牌命令、指揮雷部官將為其行事。(《道法會元》卷五十七〈論令牌〉)《道教源流》即言:「令牌乃書聖旨、勅令,以應召神將速至也。」

元代以來,令牌即多採取上圓下方之長形立牌形制。上部採取圓弧造型,象徵天界,所謂「天圓」;下部則以方形象徵地界,所謂「地方」。根據元代道教法術集成──《道法會元》所載,令牌多為木質,以棗木、石榴木或栢木為主,正面朱書「五雷號令」四字。(〈論令牌〉)除了《道法會元》,元明時成書的《清微元降大法》也保留不同種類的令牌製作規範,其中部分令牌背文所書字樣則為「令敕雷霆」。今天臺灣所見令牌,正面仍多刻有「五雷號令」字樣,牌首另有道教尊神──三清的諱號,而背面則或刻書「總召靈」字樣,或為特定官將諱號、形象,令牌兩側則多書有二十八星宿名稱。

道士令牌召遣雷部官將的做法,源自以兵符調遣軍隊的概念,即《周》「牙璋以起軍旅」或漢代用「銅虎符」發兵的傳統。(《道書援神契》)但今天所見令牌形制與功能更為接近金元時用以調兵遣將、傳達聖旨的長形「符牌」。持有令牌法師意味著擁有調遣雷部官將的兵權,其於行持下令時,會先存想自身變為五雷使者,由青龍、白虎、朱雀、玄武等四神在周圍護衛,之後才默呪下令召將。(《道法會元》卷五十七〈行持下令〉)如此存想五雷使者下令的傳統更可追溯至南宋時的《雷霆玉經》,其中「五雷號令牌」即為「五雷使者」用以召雷的重要法器

令牌廣泛使用在臺灣道教科儀之中。臺灣道士敕命官將時,多持令牌於空中虛書「敕令」二字。只是臺灣南北兩大道教傳統──北部道法二門道與南部靈寶道使用令牌的場合不太相同。一般而言,北部道法二門道多於辟邪淨境的場合使用令牌,諸如醮典初的「封山禁水」科儀、中的「勑水禁」科儀,以及後的「勑符謝」科儀。而南部的靈寶道則多用以召神遣將,諸如「發表」、「宿啟」、「科」、「登臺拜表」、「正醮」等科儀之拜呈表文,即多使用令牌召遣官將。除此之外,令牌亦有安鎮功效,南部靈寶道演行「宿啟」科儀之「收禁命魔」一節,最末即以令牌封禁、鎮攝於鬼門之上。
 
【撰寫者】
張超然(輔仁大學宗教學系副教授)
 
臺灣南部靈寶<a href='/Knowledge/Content?ci=2&cid=413'>道士</a>以<a href='/Knowledge/Content?ci=2&cid=353'>令牌</a>召將
臺灣南部靈寶道士令牌召將。(張超然提供)
 
考文獻】
1.喬今同,〈元代的符牌〉,《考古》1980年第6,頁542-543。
2.李 婧,〈元代符牌淺析〉,《赤峰學院學報(漢文哲學社會科學版)》第35卷第1(2014年),頁36-39。
3.劉枝,《台灣の道教民間信仰》,東京:風響社,1994年。
4.大淵忍爾,《中國人の宗教儀──道教篇》,東京:風響社,2005年。
5.王育成編著,《道教法印令牌探奧》,北京:宗教文化出版社,2000年。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