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全國宗教資訊網
 宗教知識+
宗教知識家
耆那教
::: 耆那教
*
0分
分享圖示
分享
勘誤圖示
勘誤
耆那(Jaina)這個詞,依語源學,意謂「征服者」,後來成為耆那教(Jainism)祖師們的通稱,意謂他們已征服感情,而獲得解脫。此教有二十四位祖師,第一位名叫「爾夏巴德瓦」(Ṛṣabhadeva),最後一位名叫「筏馱摩那」(Vardhamāna,約公元前599年-公元前527年),人們尊稱他為「瑪哈維拉」(Mahāvīra,意思是「偉大的英雄」)。據說除了公元前九世紀的第二十三祖「巴西宛納特」(Pārśvanātha,約公元前872年-公元前772年)和西元前六世紀的第二十四祖「筏馱摩那」外,其餘祖師皆是傳說中的人物。教徒們懷念祖師「筏馱摩那」的苦行,認為凡是有助於為自身解開束縛、使自己的苦業能消除,這樣的行為就是好的行為。

耆那教佛教有許多相同之處,例如,兩者興起與發展時代重疊、宣教範圍相近、教祖皆是剎帝利種性(王族)、教理與術語相似、聖典語言皆由地方俗語發展至梵語、皆是強烈批判婆羅門教的新興沙門集團、教團組織以出家僧為中心等等。因為雙方存在不少類似之處,還曾被西方人誤以為耆那教佛教是同一派。耆那教佛教同樣在公元十二世紀末遭受伊斯蘭教的打擊,佛教由於這個打擊逐漸在印度消亡,但耆那教現今仍然在印度本土一脈相傳,細水長流,對印度文化和思想上有多方面的影響。耆那教教徒不分在家與出家都嚴格遵守「不殺生戒」,認為凡是有生命的東西都不能被殺或被傷害。因此,信徒不能從事與此相關的職業,以免犯戒。例如,不能從事農業,由於泥土中有許多小蟲,傷害小蟲的可能性非常高,所以耆那教教徒們不愛從事農耕,他們把全部心力放在商業方面,加上因為他們也奉行「不妄語」的戒條,誠摯不欺、講求信用,因此經商很成功,也大都能致富。

耆那教歷代以來,修建許多石窟、寺院。至今仍被耆那教奉為聖地的巴里納(Pālitāna)位於古吉拉特邦(Gujarat,印度最西部地方)境內的一座山城裡。這裡共有耆那教寺院863座,多用大理石築成,雕琢精細,巍峨壯觀,屬於印度建築雕刻藝術中的瑰寶。著名的埃勞拉石窟群(Ellora Caves)中也有耆那教的洞窟。

耆那教在布拉克爾特(Prākṛta)經書之中保存著十分豐富的文獻,這部權威著作據說包含最後一位祖師「筏馱摩那」的教義。而目前耆那教聖典的豐富資料也漸漸出現在國際間,例如,Hermann Jacobi(公元1850-1937年)已將《東方聖書》(The Sacred Books of The East)系列第22、45冊裡的重要耆那教聖典翻譯為英文;The Internet Sacred Text Archive網站已發布一些耆那教重要聖典的電子檔;日本學者金倉圓照(公元1896-1987年)、中野義照(公元1891-1977年)及中村元(公元1911-1999年)等人也都對於耆那教有相當重要的研究成果。

其教義哲學可分知識論、形上學、倫理及宗教三大部份討論。倫理及宗教是此教哲學最重要的部份。知識論與形上學只是用來幫助他們獲得正確行為以達到「自救」(Moksa)。所謂「自救」,在消極方面,在於解除靈魂所受一切束縛的痛苦;積極方面,則在於獲得究竟的自由。解脫聖者的生活與教義,證明了解脫的可能性,也指出了解脫的道路,其主題是耆那教的「三寶」:第一「正信」(Samyag-Darśana),完全信仰耆那教祖師們的教義。耆那教教徒不信仰上帝,他們只信仰他們的祖師──信仰的創造者,他們以理性的態度相信每一個靈魂現在都是被束縛著的,只有追隨他們祖師們,才能像祖師們一樣獲得究竟的知識、力量與快樂。第二「正知」(Samyag-Jñāha),正確理解教義的知識。知識是最初信仰的唯一來源,所以知識是耆那教教徒們的基本教義。第三「正行」(Samyag-Cāritra),為了阻止新業的流入、消除舊有的業力,必須做到如下規定:行五大誓願:不殺生(ahimsa)、不妄語(satya)、不盜竊(asteya)、不淫(brahmacharya)和無所有(aparigraha)、練習動作極端輕柔、練習抑制身語意的行為、實踐道德生活、冥思最大的真理、透過禁戒征服痛苦與不安以及獲得絕對無貪的行為等等。耆那教教徒們認為積極地加正信、正知、正行的活動,可以阻止情欲、移除靈魂中之業力所滲進的物質。當障礙一移除,靈魂就可獲得他本來的自由與完整,這就是解脫的境界。

耆那教的出家僧侶在時間的演變中分為兩大派:一為「廸甘布拉」(Digambara);一為「西維坦布拉」(Śvetāmbara),兩派都接受耆那教的基本教義,但是在信仰與實踐方式上有所差異,例如,在「穿不穿衣服」的問題上。「廸甘布拉」較為嚴肅、嚴格,認為要徹底捨去所有的一切(五戒的最後一條——無所有戒),要一身赤裸裸,甚至連耆那教的聖典也不要,亦稱作「天衣派」、「空衣派」或「裸行派」,這一派的教徒現在仍有裸體者,有的僅繫一根腰帶,以遮私處,手裡拿著一把孔雀毛的撢子,用以驅拂自己周圍的小飛蟲。此派主張苦行、裸體、放棄一切,認為已達到解脫的聖者,不需要食物,而且因為女性無法裸體修行而被認為無法得到解脫,必須等到來生投生為男性,才能修行解脫。這一派的教理或知識皆相當出色,以半摩竭陀語(Ardha-māgadhī)書寫的經典流傳到現在;「西維坦布拉」則較迎合群衆,壓抑裸行派過份偏激的情形,此派主張可以穿一件白布長衫,可以拿一只鉢(乞食用)、一把孔雀毛的撢子,為防止小飛蟲進入口中還可以戴口罩,也護持著聖典,並且不分男、女性,皆可身著白衣出家修行,亦稱作「白衣派」,此派重要經典有《劫波經》(Kalpa Sutra,亦稱為《儀軌經》)。目前在印度以白衣派的出家修行者為居多,約有近二千多位;天衣派的出家修行僅有上百位。

現今在印度的耆那教信徒約有480人左右,分有出家僧侶與在家教徒,以在家信徒為大多數。而在家教徒依照耆那教的規定,應拜祖師聖像和建造宇,是以許多在家信徒,於家中設立神龕,每日獻花拜,稱為「拜儀式」(puja);此外每年每月都有例行的和繁多的節日活動,如大雄誕生節、贖罪節等,會前往各地耆那教聖,如位於南印度的「斯拉瓦納貝拉戈拉」(Sravanabelagola)小鎮,此處聳立有十八公尺高的筏馱摩那像,不管是「裸行派」或「白衣派」的教徒皆會來此聖,向筏馱摩那像獻花、澆灌牛奶、擦油等。另外在加爾各答(Calcutta)的巴達里斯達爾(Badridas),則是供奉耆那教第十位祖師悉達羅(Shitala),而成為有名的聖地。而至今耆那教保有名為「薩萊克哈那」(sallekhana)的儀式,是一種透過絕食脫離痛苦而死亡的儀式,並認為透過此儀式死亡的人,其靈魂能夠在生死之間脫離輪迴。但「薩萊克哈那」儀式,並非一般教徒皆能施行,必須經過出家僧侶的同意,多半為患有不治之症或是年事已高受病痛折磨的教徒,才有採行此一儀式,目前在印度仍有爭議。

今日的耆那教除了在印度本土之外,也傳播至美國、中國等地,其特有的戒律思想和修行方法,持續進展並順應環境變化,特別是深入西方社會推廣「不殺生」、「非暴力」思想,十分迎合歐美國家的和平主義思潮。

【撰寫者】吳宛真(法山文理學院碩士生)

考文獻】
1.三枝充悳著 劉欣如譯,《印度佛教思想史》,臺北市:大展,西元1998年。
2.水野弘元著 劉欣如譯,《佛典成立史》,臺北市:東大,西元1996年。
3.平川彰著 莊崑木譯,《印度佛教史》,臺北市:商周出版,西元2002年。
4.傳印著,《印度學講義》,北京:宗教文化出版社,西元2011年。
5.D. M. Datta, S. C. Chatteyee原著 李志夫譯,《印度哲學導論》,臺北市:幼獅,西元1985年。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