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全國宗教資訊網
 宗教知識+
宗教知識家
阿美族歲時祭儀
::: 阿美族歲時祭儀
* 首頁 > 宗教知識+ > 宗教節日 > 阿美族歲時祭儀
*
0分
分享圖示
分享
勘誤圖示
勘誤
年齡組的領袖擢拔儀式。考驗、<a href='/Knowledge/Content?ci=2&cid=148'>期</a>許其接受挑戰的能力,要求一口喝畢一杯酒。-張慧端
年齡組的領袖擢拔儀式。考驗、許其接受挑戰的能力,要求一口喝畢一杯酒。(張慧端攝)

阿美族的原鄉在東臺灣的花蓮、臺東地區,豐年祭是阿美族各部落最重要的歲時祭儀活動。阿美族分布地區的北部稱之為Malalikit,是為慶祝男子成年的舞祭之意。中部稱Ilisin,即「在祭典中」,出自字根lisin–祭典之意。東海岸中部稱Malikoda,意指男人在年祭時的歌舞。南部則稱Kiloma’an,是由loma’──即「家」和前、後接詞ki–和–an所構成,是團聚在家的意思。雖然名稱因地而異,基本上是每年七、八月農事告一段落,由部落的男子組織帶動全部落共同盛大舉行的歲時祭儀。
 
阿美族是「平地原住民」,部落主要分布在花東縱谷和海岸地帶的平地和山腳,人數約十七,占臺灣原住民總人口的三分之一強。戰後由於人口增加、土地以及東臺灣產業發展不足,從民國六零年代起,許多阿美族族人為尋求工廠、工地所提供的就業的機會,紛紛遷往西部城鎮,並在當地聚居生根,形成所謂「都市原住民」。
 
阿美族固有宗教體制的特點之一是,某些個人、家族或氏族被指稱為cilisinay-專有特定祭儀者,被認為有專屬的保護神(malataw),並對其專屬的保護神各有不同的奉祀方式。個人或家族的成就表現如高人一等,往往認為是由於神靈的庇佑並擁有保護神;有專屬保護神的祭祀之家的種類與數目,因部落而異。某些祭祀之家專有的祭典,如獵頭或首祭,或與粟祭有關的,被認為攸關部落住民的福祉,因此每年定結集全部落共同與,成為部落性重要的年度祭典。在年度祭典的舉行中,阿美族部落組織的骨幹–以部落會所為中心的男子年齡組織,扮演推動與協助的重要角色。
 
阿美族各部落的男子年齡組織,是由家族中的男子以個人的身份出來所組成,相當於公民式與的一種集合。其內部主要分為二級,即長老(matoasay)與青年(kapah),分別內含若干各有專名的年齡組(slal)。個別男子到了適當的年齡,多半會經由每隔數年舉行一次的成年加入,並共同組成一個年齡組。此後年齡組如同一個生命共同體,共同承擔職責和工作,並隨著新進年齡組的形成,後浪推前浪一般地逐步提升其在此一男子團體中的位置。
 
整體而言,男子年齡組織是由青年級中最年長的一個年齡組–mama no kapah即「青年之父」負責帶領青年級付諸行動、執行任務,長老級則享有被諮詢與審議的權利。基本上,「青年之父」擔任了中介與協調部落中的長老與青年的角色,使青年們提供的體力與物力,與長老們的經驗與智慧得以結合。此一組織內部也存在著擢拔領袖的機制,即依據平日的觀察,挑選較優秀者擔任組長,並須經由長老級各組同意。長老級各年齡組組長組成的會議,是男子組織的最高決策與審議機制–這群被信任的領袖可以終身共同與部落重要事務的決定,為部落提供穩定的中堅力量。在阿美族部落的形成與整合中,男子年齡組織扮演著關鍵性的角色,傳統阿美族的部落結構–分立的母系家族與親族等所形成的分裂面貌,總能夠在男子年齡組織的運作中達成一定的整合,解決共同的問題,完成共同的意願,成就一體的力量。
 
過去豐年祭是阿美族的年度大事,是全部落共同對被視最重要的神靈,祈求保佑豐收、平安並致謝,由部落的男子組織協助傳承特定祭祀之家,族語或稱kakitaan共同完成。雖然在現今的阿美族部落中,基督宗教已取代相關的守護神信仰,昔日豐年祭典的司祭傳承也已中斷,不過在男子年齡組織的帶領下,多數部落仍固定舉行該項年度活動。男子組織普遍依然是現今豐年祭的主角,他們的成年或升級儀式,專屬的歌舞娛神,青年與長老共聚議事,年齡組之間的長幼訓斥等,在在傳承著昔日部落對青年的教育,尊長敬老的價值與文化。
 
由於阿美族部落各自獨立運作,各部落在豐年祭舉行的日、天數、節目與內容方面存在著差異。面對新的時代與環境,個別部落對於祭儀的活動內容分別有所調整與創新,以因應並滿足新的需求。例如適時安排納入婦女的與,或宴請外賓表達部落的盛情,或添加青年級年齡組之間的歌舞競賽以激發創意與與的熱情等等不一而足。各個部落依據其內部會議或決策機制,自行討論,持續應變,使它不僅是舞場,也是展場與競技場,不僅有宴飲,也有社交,不僅是講臺也是論,展現一項傳統文化代代相傳,生生不息,兼容傳統與創新且變化多端的樣貌。
 
花蓮地區在民國七十年代更首度發起舉辦全鄉(鎮),以及跨鄉(鎮)的阿美族聯合豐年祭活動,擴大規模的豐年祭不僅成為部落間交流的舞臺,更吸引外界與媒體的注目,成為社會大眾心目中最具代表性的臺灣原住民歌舞文化,和地方政府重視的觀光資源。另一方面,豐年祭也已成為阿美族精神與部落特有的表徵,即使在都市原住民地區,來自不同部落或分散各地的阿美族人,也能夠經由豐年祭歌舞的形式,一年一度共同聯合舉行此一慶典,聯誼族人情感,凝聚社群意識,為豐年祭增添現代意義。
 
近年重視與推動觀光產業的政策之下,阿美族的豐年祭在民國90年被觀光局選入臺灣具代表性的十二項地方節慶活動之一,納入交通部的臺灣觀光政策發展項目。觀光局進而將公元2014年訂為臺灣部落觀光元年,積極勵民眾及大陸觀光客前往部落旅遊,使暑假間花東地區的豐年祭成為熱門的行程。然而,外界是否瞭解豐年祭對族人與部落的意義,或阿美族部落與豐年祭的社會與文化價值,並予以尊重?觀光客是否只是為了新奇感,或視之為歌舞表演節目而來?部落觀光的意義不僅是為吸引觀光客進入部落,重要的意義應該是,經由跨文化的接觸與體驗,對訪客提供寓教於樂的影響,或引發反思與關懷。部落觀光應有的倫理與配套教育設施尚未建立之前,短時間大量擁至對異己文化一無所知的觀光客,帶給部落更多的可能是傷害。
 
【撰寫者】
張慧端(政治大學民族學系副教授)
 

「青年之父」督導新進的年齡組必須大動作(彎腰)、更加賣力歌舞。-張慧端提供
「青年之父」督導新進的年齡組必須大動作(彎腰)、更加賣力歌舞。(張慧端攝)

邀請外賓同歡之日,以盛裝的婦女為主帶動歌舞。張慧端提供
邀請外賓同歡之日,以盛裝的婦女為主帶動歌舞。(張慧端攝)

外出工作返鄉的族人、親友<a href='/Knowledge/Content?ci=2&cid=108'>參</a>與豐年節全部落族人共同歌舞的盛況。張慧端提供
外出工作返鄉的族人、親友與豐年節全部落族人共同歌舞的盛況。(張慧端攝)

祭典結束前的捕魚祭(paklan),男人團體共食漁獲,解除祭典<a href='/Knowledge/Content?ci=2&cid=148'>期</a>間禁魚的禁忌。張慧端提供
祭典結束前的捕魚祭(paklan),男人團體共食漁獲,解除祭典間禁魚的禁忌。(張慧端攝)
 
考文獻】
1. 張慧端,〈阿美族的神靈與人觀〉,《陳奇祿院士七十榮壽論文集》,臺北:聯經,1992。
2. 張慧端,〈由儀式到節慶─阿美族豐年祭的變遷〉,《國立臺灣大學考古人類學刊》,50(1995)。
3. 黃貴潮,《豐年祭之旅》,臺東: 交通部觀光局東部海岸國家風景區管理處員工消費合作社,1998。
4. 臺灣原住民歷史語言文化大辭典網路版。豐年祭,張哲民。http://210.240.125.35/citing/system_acquaint.asp 2015.02.01下載。
5. 花東祭典登場_民憂恐現觀光衝擊。http://youtu.be/4bQMGuqXlDY(TITV原視新聞發佈日:2014年7月2日)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