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全國宗教資訊網
 宗教知識+
宗教知識家
倪柝聲
::: 倪柝聲
*
0分
分享圖示
分享
勘誤圖示
勘誤
<a href='/Knowledge/Content?ci=2&cid=373'>倪柝聲</a>
倪柝聲(胡謙益提供)
 
倪柝聲(Watchman Nee,公元1903年-公元1972年),無疑地在二十世紀華人基督教的教會發展史上,占有一席之位。他誕生於廣東汕頭的基督徒家庭,祖籍福建福州,公元1909年父親請了秀才教導四書五經,13歲進入福州三一書院,「柝聲」乃意謂著成為「時代更梆之聲」,藉打更以喚醒大家認識真神。

他說到「我知道我的得救是雙重的,一面接受基督作我救主,一面要以祂為主來事奉祂」,他進入王載、王峙的福音佈道團隊,在街上創意傳福音,公元1921年在福州市郊白牙潭受浸,1922年於王載家庭開始「擘餅聚會」,同年在校舉辦福音聚會,好幾百人經歷神拯救恩典;公元1923在福州租了一個地方聚會,這是福州工作起始。

但後來與同工關係緊張,到各地巡迴領會(包含東南亞及日本),之後回到福州編輯《基督徒報》,開辦福音書局,從事文字事工。公元1926年,因肺炎臥床養病,飽覽群書,也在上海建立聚會所,後轉往上海,公元1934年,與張品蕙結婚,但遭逢姑媽張美珍指責,意志消沈一年左右,公元1937年,中日戰爭,隔年旅行到英國、丹麥進行佈道,公元1939回到上海,栽培同工,但為了地方教會發展的經濟需求,倪柝聲出任兄弟合股經營生化製藥廠董事並擔任總經理,此引起疑慮,公元1942年,上海聚會弟兄要求他停止服事,後由李常居中協調,恢復關係,1948在福州訓練,後來成為文字牧養與訓練,公元1949年中國教會進入另一時代,地方教會亦向海外發展。

公元1952年,倪柝聲被公安人員逮補。公元1956年以「倪柝聲反革命集團」首犯,多項政治及經濟罪名被起訴,後判處有徒刑十五年,雖他在獄中受到非人的折磨與苦難,但他始終堅持仰,直到公元1972年,結束20年牢獄之災,爾後病故於安徽白茅嶺勞改農場,享年69歲。

他將基督教回歸聖經與其中的真理,以華人特殊的內在領受,強調靈性的追求,拋棄繁縟的儀式,而成為立系統,他抨擊基督教固有宗派觀念,自命為唯一合乎上帝旨意的教會,他講是教會的合一。

倪氏的教會思想特質是「屬靈團體」,他提出了「一地方,一教會」,一地一會的教會,核心意義為「一社區一教會」(one neighborhood, one church),「教會建立」,使個人的基督變成團體基督,「教會本質」,教會是基督的身體,「一地一會」是神在地上設立眾教會的唯一形式。

倪柝聲創導地方教會具有特殊的神學意義與歷史影響,這裏的地方是基於處境化、本土化社會運動背景而提出的概念,它開拓了基督教在中國地方社會中的特殊發展路徑。

倪氏以為地方教會緣起,乃是要放棄傳統教會繁文縟節,擺脫各種宗派主義的桎梏,積極追求較純樸屬靈生活,回到最初神在聖經裏所給我們的榜樣去。如果我們認識聖靈,就不能不承認教會在地上是一地只有一個教會,所以他提出「召會」(assembly)(又稱「地方教會」、「小群教會」、「聚會所」), 一個召會的區域就於是其所在地的行政區域,基督的召會只有一個,在全球眾地方召會,眾聖徒都是基督身體的一部分。

教會觀在倪氏裏占有很重要一項,教會論是整體神學中心,倪氏教會論發展史有四階段:「福州時」(公元1920年-公元1927年)、「上海時」(公元1928年-公元1936年)、「安提阿時」(公元1937年-公元1947年)、「路撒冷時」(公元1948年~),按安提阿說法,教會是使徒創始,由地方教會的長老執事來監督教會的事務,而路撒冷的路則是全教會必須動員起來,藉著福音移民,將廣大中國福音化,也強調長老學習聽使徒的話,採取「交出來」集權作法。

倪柝聲的人觀是「靈、魂、體」三元論的人觀,在《人的破碎與靈的出來》(1950)和《屬靈人》(1928)當中,說到了通過「治死」(否定)工夫以對抗「魂」與「體」,而讓「靈」出來,《人的破碎與靈的出來》是《屬靈人》精簡版,其核心思想即是破碎「外面的人」(肉體),讓「裏面的人」(靈)出來,《屬靈人》共十卷,卷一為「總論」,卷四至卷六論「靈」,卷七至卷九論「魂」,卷十論「體」,「靈、魂、體」這三個用語其實可以說是「身、心、靈」,這特殊的「聖經心理學」,結合了美國敬虔派的靈修和道家修養論說法,突顯了「道家化基督徒」的思想特色。

《屬靈人》撰寫,其問題意識在於實踐論而非認識論,他區分「靈、魂、體」三部分,是在實踐論意義上去保握完成的。「靈」包含「良心」、「直覺」和「交通」,也就是「分辨機關」、「靈裏直覺」與「敬拜神」,其中「直覺」最要緊,它是「靈的知覺」,是「神的恩膏」,教我們如何對付人,認識神,「靈」由神來,是神所賜的。

「魂」乃是當「靈」進入體內所生的,特色便是與受造者發生關係。「魂」是人的人格,它又可分為心思、意志和情感。而「體」是外在與天然界來往的部分。原來人與神交通是通過「靈」的部分,但人的堕落卻壓抑了「靈」,「靈」死啟發了「魂」,一個屬「魂」的人,代表受魂支配,向神的靈已死了。夏娃被撒旦所誘即是發動了「心思」作用,接著「意志」判斷,這樣的堕落是在於「情感」(愛)。

倪氏對「體」比較深刻描述是在「疾病」部分,在《屬靈人》卷十第二章提到了,身體受到疾病侵擾是種記號,人要藉著聖靈使身體活著。聖靈要叫人的「靈」活過來,這「靈」早已賜與人,所以「重生」代表「靈活了過來」,十字架是「死」的記號,所以說人必須在「魂」事死去,才能在「靈」事上活過來,在直覺與神交通而行,不能偏行己意,這樣才是屬靈人,也就是「一個人不隨從心思、情感和意志而作事的人,乃是將這些事都交給十字架」。
 
【撰寫者】
聶雅婷(長榮大學應用哲學系專任助理教授)
 
考文獻】
1.查時傑,《中國基督教人物小傳》上,台北:華神出版社,1983。
2.林榮洪,《屬靈神學:倪柝聲思想的研究》,港宣道出版社,2003。
3.倪柝聲,《工作的再思》,台北:台北福音書書坊,1979。
4.《屬靈實際的追尋從聖經、歷史、神學看倪柝聲的思想,榮耀的教會:倪柝聲弟兄的教會論》,中華福音神學院出版社,2003年。
5.倪柝聲,《倪柝聲文集》,台北:福音書房,2002。
6.李常受,《新約總論七》,台北:福音書房,1992。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