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全國宗教資訊網
 宗教知識+
宗教知識家
張伯端
::: 張伯端
*
0分
分享圖示
分享
勘誤圖示
勘誤
明代《仙佛奇蹤》所畫<a href='/Knowledge/Content?ci=2&cid=381'>張伯端</a>摘瓊花
明代《仙佛奇蹤》所畫張伯端摘瓊花(葉聰霈提供)
 
張伯端(公元983年或984年或987年~公元1082年),一名用成,字平叔,號紫陽,後人尊為「紫陽先生」、「悟真先生」,浙江天台人(今中國浙江省臨海市)。有關張伯端生平事蹟的文獻,除了親撰的《悟真篇》〈自序〉和〈後序〉,亦見於薛式(薛道光)〈悟真篇記〉、〈張真人本末〉(收入《紫陽真人悟真直指詳說三乘祕要》)及趙道一《歷世真仙體道通鑑》卷49〈張用成〉等書。

張伯端從小好學,涉獵三教經書,興趣相當廣泛,對刑法、書算、醫卜、戰陣、天文、地理、吉凶、死生之術也有深入研究,尤其留心鑽研金丹之術。曾經擔任府吏,後因意外事故,被貶謫至嶺南。宋神宗治平年間(公元1064年~公元1067年),當時的龍圖閣學士陸詵(公元1012年~公元1070年)鎮兵桂林(中國廣西省),引張伯端置帳下。熙寧二年(公元1069年),張伯端隨陸詵到成都(中國四川省),遇一位真人傳授金液還丹火候之訣,遂改名用成,號「紫陽山人」。《悟真篇》〈自序〉並未指明真人是誰,但後來的翁葆光說是青城丈人,薛道光、陸思誠、趙道一則說是劉海蟾。此外,張伯端在一首絕句中,說自己曾於夢中獲陳摶(?~公元989年)傳授《指玄篇》。陸詵逝世(公元1070年)後,張伯端輾轉至秦、隴(中國陝西、甘肅一帶),跟隨河東轉運使馬默(馬處厚),兩人要離別時,張伯端交付《悟真篇》,希望馬默能流布此書。

丹法向來秘傳,老師必須嚴格審視弟子,才能授予修鍊秘訣。張伯端在《悟真篇》〈後序〉述說親身體驗「三傳非人」後「三遭禍患」的教訓。他曾在鳳州觸怒太守,受到黥竄之刑。當他被解送路經邠境(中國陝西省邠縣)時,遭逢大雪,在酒店中與護送者一起飲酒,巧遇石泰(公元1022年~公元1158年),石泰主動向邠州太守代為說情,張伯端才獲允免刑。石泰為張伯端解除了苦難,遂得丹法之傳。

宋神宗元豐五年(公元1082年),張伯端坐化。有一個修習禪宗的弟子將遺體火化,得到千百個舍利子,大如芡實。張伯端的顯靈事蹟不只一則,據說七年後(公元1089年)劉奉真在王屋山遇到張伯端,執弟子,為白龍洞道人;又傳宋徽宗政和年間(公元1111年~公元1117年),張伯端拜訪尚書黃冕仲,說自己原本是紫微天官,號九皇真人,被貶謫於人間,而後又登仙品。

張伯端的弟子有石泰、劉永年、劉奉真、馬自然、王邦叔、馬默等人。就法脈傳承的譜系來看,一般認為石泰――薛道光――陳楠――白玉蟾是嫡傳;劉永年――翁葆光――若一子――龍眉子――白玉蟾是別傳;馬默――張坦夫――陸師閔――陸思誠則可能僅流傳《悟真篇》一書,而非修鍊丹法的秘訣。另外,號稱接續張伯端法脈、或傳承不明但註解過《悟真篇》、《金丹四百字》者,更是屢見不鮮,元代工部尚書張士弘曾說《悟真篇》的註釋達三十餘家,明清時至少又有十餘種。如此為數眾多、交織分歧的傳承脈絡,各自傳抄、註解、詮釋張伯端的作品,使內丹南宗進入多元發展的階段。值得注意的是,雖然張伯端奠定內丹南宗學說的基礎,但他僅僅選擇個人而傳,並未刻意建立一個宗教教團。

《正統道藏》署名張伯端的作品包括《悟真篇》、《金丹四百字》、《玉清金笥青華秘文金寶內煉丹訣》;明人李時珍《瀕湖脈學》引用張紫陽《八脈經》,頗為推崇,但未能確知是否為張伯端的著作。

張伯端之所以會寫《悟真篇》,乃因看到世間學仙者眾,而達真要者寡,遂將所得方法和途徑,作成詩文、歌頌,附加雜言輔助說明。全書呈現天人合一的思想,將人身比附宇宙,身中的精、氣為藥物,以神來運用火候,配合宇宙、天地的變化,逐漸交感凝聚,最終結成金丹。此外,張伯端又融合周易卦象、陰陽變化、五行生剋等理論,指出修道應該注意的地方,教導如何立鼎器、擇藥物、明火候,藉此傳達內丹修鍊各階段過程的實踐體驗。
《金丹四百字》全為五言詩句,除了吐露金丹修鍊的法訣,還提醒修鍊者三個重要觀念。第一,修鍊精、氣、神,是為了鍊元精、元氣、元神。第二,不可盲修瞎煉,不識藥材、火候和法度;必須透過心傳口授知道身中有一竅,叫做「玄牝」,而冬至、藥物、火候、沐浴、結胎等修道階段皆於此竅進行,切勿妄為修煉。第三,不可執著於文字或現象,沈迷於旁門左道。

丹經大多晦澀難明,相較於前兩種作品,《玉清金笥青華秘文金寶內煉丹訣》很有系統地闡述內丹修鍊的理論和方法。張伯端在〈序文〉自述,他挑戰「三傳非人」的天譴之說,希望「擇其可傳而傳」,遂排除諸多內丹術語的障礙,畫圖立論,直指氣、神和性、命的鍛鍊方法,以及心性的作用。全書分成三卷,卷上指引丹經口訣,認為心神能主導身體,透過心靈、意念的作用,採集精、氣、神三種藥物,達成形神相結。卷中以圖說明修真的重要部位,並論說要訣。卷下用圖直指修鍊次第和火候法訣,並去除丹法的種種比喻及名詞障礙,卷末的〈總論金丹之要〉敘述九轉丹成之功。

張伯端的內丹作品上承宋以前的丹訣奧義,結合儒、釋、道心性修養與生命保健的理論,影響及於宋、金、元、明時。他主張性命雙修,學者必須領悟金丹修鍊之真筌,也該究本源真覺之性。他的金丹大道,是以至人口傳的秘訣引人修鍊,而圓成於一片元神至性的境界之中。他一再感嘆「三傳非人,三遭禍患」的苦痛,凸顯「丹法不輕傳」的寶貴;修生之要,在乎金丹;金丹之要,不遇至人授之口訣,終莫能成事。張伯端的思想內涵,經由其著作以及後人的印證、闡釋,而愈講愈明。有人以張伯端為內丹「南宗」之祖,也有人以其道號稱所傳為「紫陽派」。

張伯端除了精通丹法,還到處訪佛門、結識高僧、閱讀佛教經典,他的鍊養作品也流露不少佛教思維。清雍正皇帝深諳佛禪,不僅敕封張伯端為「大慈圓通禪仙紫陽真人」,又將《悟真篇外集》談論佛法的三十二首詩歌偈頌收入《御選語錄》,全書共十九卷,除了張伯端,其餘皆為中國佛教歷代祖師語錄,張伯端的佛學造詣可見一斑。
 
【撰寫者】
莊宏誼(輔仁大學宗教學系副教授)
吳瑞明(輔仁大宗教學系碩士)

考文獻】
1.王沐,《悟真篇淺解》,北京:中華書局,1990年。
2.段致成,〈試論張伯端法脈的傳人與「南宗」法脈的定義〉,《成大宗教與文化學報》,第19(2012年12月),頁23-56。
3.莊宏誼,〈北宋道士張伯端法脈及其金丹思想〉,《輔仁宗教研究》,第7(2003年6月),頁119-151。
4.鄭素春,〈道教南宗煉養寶典――《悟真篇》的詮釋與應用〉,《輔仁宗教研究》,第18(2009年3月),頁75-115。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