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全國宗教資訊網
 宗教知識+
宗教知識家
賢首法藏
::: 賢首法藏
* 首頁 > 宗教知識+ > 宗教人物 > 賢首法藏
*
0分
分享圖示
分享
勘誤圖示
勘誤
被尊為華嚴宗三祖的<a href='/Knowledge/Content?ci=2&cid=390'>賢首法藏</a>
被尊為華嚴宗三祖的賢首法藏(郭捷立提供)
 
賢首法藏 (公元643年-公元712年),俗姓康,生於唐太宗貞觀十七年,唐玄宗先天元年(公元712年)十一月十四日,於長安大薦福寺逝世,世壽七十。祖籍為西域康居,故以康為姓。為中國華嚴宗第三祖,字賢首,號國一法師。世稱賢首大師、象大師、國一法師、康藏國師。法藏融和華嚴初祖杜順(公元558年-公元641年)、二祖智儼(公元602年-公元668年)思想,集其大成,完成華嚴教觀雙門的組織系統,創立華嚴宗,因而,華嚴宗又稱賢首宗。

法藏的高祖父和曾祖父相繼為康居國宰相,祖父遷移長安,成為中國僑民,父親名謐,曾擔任唐太宗時的左侍中官職。法藏從小就喜愛佛教,十六歲時在岐州法門寺的舍利前,燃指奉養諸佛,並發誓成就佛道。十七歲入太白山求法,讀遍各類佛教典籍,後因母親生病便下山返家,在雲華寺聽智儼講《華嚴經》多年,學習華嚴教義,深得玄旨,受到智儼十分賞識,並視法藏為其接班人,臨終時,特地將二十六歲(但仍是居士身份)的法藏託付給道成(生卒年不詳)、薄塵(生卒年不詳)兩位法師,煩勞日後安排法藏出家剃度之事,以承繼華嚴大業。二年後,唐高宗咸亨元年(公元670年),武則天因其生母去世,欲替亡母做善事,便捐出宅院為太原寺,並接受道成、薄塵等人的聯袂推薦,讓二十八歲的法藏奉敕在太原寺出家,受沙彌戒,擔任太原寺住持,爾後,便在雲華寺與太原寺講演《華嚴經》,聲名遠播。同年,武后下令京城十大高僧為法藏授具足戒,並賜「賢首」之號,自此,法藏廣事講說和著述,同時,應武則天之召請,隨時入王宮內道場講經說法,並積極與譯經事業和其他的弘法活動。

法藏終生崇奉《華嚴經》,以闡揚華嚴教義為職志,一生翻譯經典眾多,尤以研究翻譯《華嚴經》貢獻最大。鑒於當時晉譯《華嚴經》(世稱「六十華嚴」) 不全,在〈入法界品〉中存有缺文,因此他深切盼望能得到《華嚴經》全本。 永隆元年(公元680年),中印度沙門地婆訶羅(Divākara,公元613年-公元687年)齎持梵本來到長安,法藏與他詳加校勘,果然尋獲兩段缺文,於是請地婆訶羅譯出補上,即《大方廣佛華嚴經》的〈入法界品〉。

武則天即位後,派遣使者到于闐求取《華嚴經》梵本,並於證聖元年(公元695年)請于闐沙門實叉難陀在洛陽大遍空寺重譯《華嚴經》,法藏奉命擔任筆受(負責記下譯文),前後共五年,到聖歷二年(公元699年)才翻譯完成,即八十卷的新譯本《華嚴經》,世稱「八十華嚴」或唐譯本,雖然增加「如來現相」、「普賢三昧」、「華嚴世界」、「十定」等品 (計有九千偈),卻脫漏當年地婆訶羅所補譯的兩處經文,於是法藏將之補上,並將晉、唐兩個譯本和梵本仔細對勘,從而使得新譯《華嚴經》文通義順,更加完善。三十餘年間,法藏日以繼夜與佛經翻譯工作,對《華嚴經》的翻譯與補漏尤其深具貢獻,可說是唐代重要的佛經翻譯者。

法藏一生著述約一百餘卷之多,有關《華嚴經》的論著,就將近二十種。身為華嚴宗的繼承者,法藏除傳承智儼和尚的思想外,又融和吸收當時新興的天台宗和唯識宗的理論學說,創立華嚴宗,並將佛教各類思想體系分類為五教十宗,推崇華嚴之義理組織乃為最究竟的佛法學說,站在圓融無礙的根本立場上,作創造性的解釋和發揮,從而建構以「法界緣起」為主要特徵的華嚴宗思想體系。他一生致力於《華嚴經》的譯本增修與義理教學的弘傳使命,共宣講此經三十餘遍,所撰述的《華嚴經探玄記》、《華嚴五教章》、《修華嚴奧旨妄盡還源觀》等,都是華嚴宗的重要著作,對於光大華嚴做出巨大的努力。

法藏試圖用邏輯的方法來貫通佛教的各家學說,把佛教理論的發展看成是一個由小到大、由始到終、由漸到頓、由偏到圓的邏輯發展過程,用華嚴教義去融會空、有兩種不同的思想,從而建立具有中國化特色的華嚴思想體系,即包含四法界 (事法界;理法界;理事無礙法界;事事無礙法界)、六相圓融 (總相、別相、同相、異相、成相、壞相)、十玄門 (同時具足相應門、一多相容不同門、諸法相即自在門、因陀羅網境界門、微細相容安立門、秘密隱顯俱成門、諸藏純雜具德門、十世隔法異成門、唯心迴轉善成門和託事顯法生解門) 等範疇的「法界緣起」理論。他並依據《華嚴經》立論,在「判教」(即判別或制定佛所說的各類經典的意義和地位)的基礎上,提出自己的「小、始、終、頓、圓」的五教說,即小乘教、大乘始教、大乘終教、大乘頓教、大乘圓教,把華嚴宗的理論判定為佛說法之最高、最圓滿的教義。

法藏教學善用一些教具和比喻,使繁瑣又晦澀的教義容易為聽者所掌握。有一次,他應請為武則天在長生殿講華嚴經時,武后無法理解義理,法藏於是用手指著鎮殿的金獅子來做比喻,武后聽後,茅塞頓開,大為讚賞,法藏弟子便將此宣講記錄下來,加以整理,即為現存的《華嚴金獅子章》,由於此章所記載之內容,為法藏晚年較成熟的思想,因而成為華嚴宗最具代表性的著作之一。
法藏雖貴為五帝門師(歷經高宗、武則天、中宗、睿宗和玄宗)且受遇甚豐,但從不傲慢也不慕榮崇,時時以戒律為處事待人之道,弘揚華嚴思想為首要之務。門下弟子,著名的有宏觀(生卒年不詳)、文超(生卒年不詳)、智光(生卒年不詳)、宗一(生卒年不詳)、慧苑(公元673年-?)、慧英(生卒年不詳)等六人。他一生最大的成就,就是創立了以「理」、「事」等範疇為架構的華嚴圓融哲學體系,會通佛教各家的教義,同時又融進中國傳統文化的要義,將佛教的理想境界與現實社會之間的距離縮短,從而受到世人的信仰,並對宋明理學的產生有著重要的影響,也成為隋唐佛學向宋明理學過渡的一個不可缺少的理論環節。

從宗教傳播的宏觀角度來看,法藏的華嚴思想經由他的同學義湘法師傳到新羅(現今韓國),又通過他的弟子審祥法師傳到日本,信仰者日漸增多,終使聖武天皇在公元743年 (天平十五年)為華嚴宗建立規模宏偉的東大寺,至今仍受到日本政府和民眾的崇敬。可以說,這是法顯對於中韓與中日之間的文化交流所做出的重大貢獻與歷史影響。

【撰寫者】
吳瑞霞(輔仁大學宗教所博士生)

考文獻】
1.佛光大辭典,佛光叢書,維基百科。
2.《賢首大師碑傳》、《宋高僧傳》卷五、《佛祖統紀》卷二十九、
3.《佛祖歷代通載卷》十五、《華嚴一乘教義分齊章》卷四、《華嚴三昧章》、
4.《華嚴經探玄記》卷一、卷十三,《修華嚴奧旨妄盡還源觀》
5.洪修平、孫亦平著,《十大名僧》(高雄:佛光出版社,1992)。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