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全國宗教資訊網
 宗教知識+
宗教知識家
印度教
::: 印度教
*
0分
分享圖示
分享
勘誤圖示
勘誤

尼泊爾印度教濕婆神之子象神(郭雅慧提供)

印度教(Hinduism)係指現今分布於南亞次大陸地區,由源自古代雅利安人吠陀教、婆羅門教發展而來,是該地區最主要的宗教信仰。在印度與尼泊爾,約有高達百分之八十的人口為印度教徒。在近代,印度教經由印度教徒向外移民,傳播到歐洲、美洲、非洲和大洋洲等地區。雖然印度教是一種宗教,但其內容博雜,涵蓋社會制度、律法傳統、文學、藝術、哲學、習俗等層面。它不僅是一種宗教,也是印度文化與生活方式的體現。印度教本身作為一個宗教體系也是一個龐雜多樣,具形形色色信仰思想和實踐方式的集合體。相對於印度教這個英國殖民時西方所使用的說法,印度教徒則以「永恆的法」(Sanātana Dharma)來稱呼自己的信仰,意謂透過對「法」的實踐以達到永恆的生命。
 
早在雅利安人進入印度之前,便存在印度河谷文明(Indus Valley Civilization)。現今印度教中的某些信仰與儀式,仍可看出是該史前文明的延續,如:火祭、地母神信仰、植物神與動物神的崇拜等。之後約公元前1500年左右,從中亞高加索進入印度的雅利安人帶來吠陀宗教。它主要崇拜自然神祇,如天父神(Dyaus)、太陽神(Sūrya)、雷神(Indra)、火神(Agni)、酒神(Soma)等,祭祀與讚頌這些自然界諸神是吠陀時主要的信仰內容。在此時所編纂的四部吠陀(véda)是主要的經典,為印度最早的文學作品,也與宗教祭儀相關,以詩歌的形式寫成,其中又以《梨俱吠陀》(ṛgveda)最為古老。
 
吠陀教晚祭祀變得越來越重要、複雜,祭司的地位也亦顯重要,婆羅門信仰(Brahmanism)逐漸形成。此時依舊以吠陀為主要經典與依歸,但又增補各種《梵書》(Brāhmaṇa),是闡述吠陀祭儀、目的、咒語的文集,總的來說是關於祭祀儀軌的規定。在梵書之後又增補《森林書》(āraṇyaka ),內容是關於在森林從事修煉以及宇宙奧秘的探究;而《奧義書》(Upaniṣad )則是對《森林書》的詮釋文集,是重要的哲學論著,以「梵我合一」為中心思想。另外,還有《法經》(Dharmaśāstra)作為宗教社會生活的法律書,是以吠陀為基礎明訂各種權利義務、生活規範,為後來《摩奴法典》(Manusmṛti )的前身。可見在婆羅門時,以吠陀為基礎的宗教,更依據吠陀自然神神話發展出神學概念,並提出實踐的方法以及生活的方式。
 
婆羅門教以吠陀天啟、祭祀能、婆羅門至上為三大綱領:吠陀經典由創造神梵天(Brahmā)所啟示,具有絕對的神聖與權威;婆羅門教徒必須終生按照規定舉行各種儀式,從出生到死亡之間的種種儀式都有明確而有系統的規定,透過對諸神進行儀式與獻祭,能獲致現實生活所追求;反之,若沒有進行正確的祭祀行為,其結果便無效;也因為對於祭祀的重視,婆羅門祭司的地位越來越重要,以婆羅門為最高階級的社會種性制度其他相關倫理規範逐漸確立。在婆羅門教時,思想上提出以梵(Brahman)為終極實在的一元論,而其神格化的顯現:創造之神梵天、保護之神毗濕奴(Viṣṇu)與破壞之神濕婆(Śiva)分別代表世界之創造、發展、毀滅的過程,是「三神一體」的化現,為後來印度教徒崇拜的三大主神。因此在此時可以說由多神崇拜逐漸演變為主神崇拜的信仰形式,其中隱含著實為一神的信仰。另外,還有其他重要的思想與實踐,包括輪迴、業、解脫、瑜珈等,也都在此時的古《奧義書》中確立。
 
婆羅門教在公元四世紀起建立的笈多王再次獲得復興,不僅宗教信仰與哲學上有了系統化的發展,王對於毗濕奴濕婆的崇拜更為流行。直到八世紀印度聖哲商羯羅(Adi Shankara, 約788-820)對婆羅門教進行改革,完成從婆羅門到印度教的轉變。他承繼《奧義書》發展「梵我不二」的思想,認為梵(Brahman)是宇宙的本源,而人的靈魂(Ātman,阿特曼)在本質上和梵不二的。人只要擺脫無知,便能擺脫輪迴,達到梵我不二的解脫境界。除了思想改革之外,他還建立寺院、教團,推動印度教的傳播與發展。在他之後的十一世紀時,則有一波虔敬派(Bhakti)運動,其先驅為羅摩努闍(Ramanuja, 1017–1137 CE)。他批判印度教諸多繁瑣宗教儀式,提倡「虔信熱愛」的實踐道路,認為只要虔敬熱愛崇敬神,便能獲得神的恩惠,達到解脫。強調對神的冥思、不著重外在的崇拜形式,而重視內在的精神狀態,並透過導師(guru,古魯)而不是祭司的指導以正確地認識至上神。
 
印度教信仰紛雜、派別多、所奉主神不盡相同,主要可分為三大派別:毗濕奴派(Vaishnavism) 、濕婆派(Shaivism)、性力派(Shaktism)。毗濕奴派主要崇奉毗濕奴神,以及祂的種種化身與配偶。羅摩努闍為其代表人物。他認為宇宙本體梵也就是毗濕奴神,個體應該透過對神的虔敬,進而達至與梵的合一以獲得解脫。對毗濕奴的虔敬奉獻是不分種姓高低男女性別之分的。進行膜拜時默神名並坐禪,其他的修行還包括:苦行、素食、禁欲等。毗濕奴派主要流行於印度北部和西海岸地區,尼泊爾也有大量信徒,英美等西方國家也有此派的支派活動。濕婆派主崇拜濕婆,信徒崇敬濕婆的強大的毀滅力量與創造(生殖)力,希望透過對濕婆的虔敬膜拜而獲得恩惠達至解脫。濕婆派有許多支派,其中林伽派以配戴林伽(linga,生殖器)飾物為標誌,崇拜其生殖力。生殖崇拜在印度為時已久,一般認為在12世紀後才成為濕婆派的重要支派,主要分布於南印度。質疑吠陀的權威與婆羅門的至上地位,同時也反對對婦女的歧視。性力派是獨立於其他教派對生殖力的崇拜發展出來的,側重女性性力( shakti )神格化的女神崇拜,如:濕婆神配偶難近母(Durgā) 、毗濕奴神配偶吉祥天(Lakṣmī )、黑天(Kṛṣṇa)配偶羅陀(Rādhā)。性力派認為女神性力是宇宙物創生的動因,是最高實在顯現的一面(相對的則是男神的面向)。該派又分左道與右道派。左道一般採秘密祭儀、修持瑜珈、男女交合、以動物犧牲為祭祀,反對種姓制度與婦女歧視。右道則由左道分出,舉行公開儀式,過清淨修行生活,在孟加拉省相當盛行。
 
 從印度教的發展來看,儘管歷史流長,神學、哲學、儀式等各有差異、內容不一,但從其宗教實踐傳統來說,主要有三者途徑(marga)或稱為三種瑜珈(yoga):智(知識)瑜珈(Jñāna Yoga)、業(行動)瑜珈(Karma Yoga )、虔信瑜珈( Bhakti Yoga),雖有三種方式但事實上導向同一個目標:從自我解脫,與終極神聖合一。對這三種道路的討論乃是根據印度兩大史詩之一《摩訶婆羅多》( Mahābhārata )一部分的<薄伽梵歌>( Bhagavad Gītā)而來。故事中,黑天化身為阿周那(Arjuna)的馭車手,說服他投入戰場,其中的討論宣揚了印度教的哲學與倫理道德觀,而其中關於責任、智慧和奉獻等主題即是相應於前述三種瑜珈實踐。簡言之,智瑜珈是透過學習吠陀經典、思考教義,進而認識到個體靈魂與梵之間無別,即是以知識理解終極實在的梵作為解脫的方法。業瑜珈中,「業」即是行動,而每一種行動都有其後果。業瑜珈的目標則在於消除對業在自我果報上的執著,不著眼於自我利益,善盡社會義務與責任,那就是一種無我無私的行動了。這種超然無我的行動促使自我靈性與神性的合一。虔信瑜珈則是愛與奉獻的修練,全心全意地崇敬、奉獻予神、信賴神,這裡所說的神可以人或者其他各種方式呈現,通過聖或誦念神的名字可以達到這個目的。
 
印度教的實踐讓信徒完成世俗生活之際也能達至解脫,因此相應於上述三種目標,把人生分為四階段或四行(āśrama):梵行(brahmacārin)、家居(grihastha)、林棲(vānaprastha )和隱世(saṃnyāsa)。信奉印度教的家庭,家中孩童於5-7歲時,要拜婆羅門為師學習吠陀經典,為梵行;成年後結束梵行生活娶妻生子,履行家庭社會義務,稱家居;五十歲左右,離家到森林隱居,過修行生活,為林棲;之後走出森林,雲遊托,以追求解脫為目標,是為隱世
 
印度教重視節慶祭儀,一年中有不少節慶與相關活動。每年三月間舉行的灑紅節(Holi),是為慶祝豐收或紀念英雄、驅邪避凶的節日。人們可以打破種姓與宗教的限制,互灑紅粉或紅水。不同地區的過節方式依其地方或宗教傳統而有不同。濕婆節是印度教濕婆神的重要節日。在當天人們湧進濕婆,吟唱濕婆頌歌、對濕婆林伽膜拜,或進入恆河淋浴、並進行戒等活動。黑天誕辰節,是毗濕奴派教徒慶祝黑天神生日的節日。教徒進入神誦讀《摩訶婆羅多》,向黑天祈禱,戒禁食,以表對黑天的崇敬。杜爾伽女神(難近母)節,為紀念濕婆之妻戰勝牛魔王的節日。間信徒誦念《杜爾伽經》並製作女神神像與神車,環街遊行,婦女盛裝圍繞女神舞蹈。
 
印度教除了有豐富的哲學思想與宗教信仰、祭儀、實踐傳統,其種姓制度也規範了社會地位、義務與責任。「種姓」是一種世襲的社會階層制度,源自於吠陀時,於婆羅門教時的《摩奴法典》中已有對不同種姓的規定。種姓制度規定嚴格,包括職業世襲、內部通婚(不同種姓不能通婚)、飲食的規範等。印度教區分種姓為四個等級:婆羅門( brāhmaṇa )為最高等級,包括祭司或學者,掌握宗教與精神特權;剎帝利(Kṣatriya)為統治階層,如王族;第三階層為吠舍(vaiśya),是從事農工商等平民;第四等即為首陀羅(Śūdra),為奴隸。在這四種姓之外,還有賤民,被排除在種姓之外,不同時有不同的稱呼。是印度最底層的一群人,深受歧視與壓迫。時至今日,儘管印度的種姓制度依然存在,但外在社會的變動與複雜日劇,加上西方思想、教育的衝擊,印度社會產生一連串種姓制度改革的社會運動。如:甘地(Gandhi, 1869-1948)的不合作運動訴求中,將賤民稱為「神之子」,極欲解放賤民在印度社會中被壓迫的地位。
 
印度教不僅在南亞地區盛行,其思想如輪迴、轉世等概念亦通過例如佛教在其他地區散佈至其他地區,還有神祇的崇拜與宇建築等,從印尼到日本均有其足跡。印度教也因為印度的移民,將其信仰帶到了歐美地區,特別在英美等地,印度教徒均接受高教育,許多人將他們的信仰帶至移民的新社區加以保存。早在公元18-19世紀,印度教的思想通過經典的英譯作品被美國的超驗主義(transcendentalism,簡稱TM)文學家,如愛默生(R.W.Emerson, 1803-1882)、梭羅(H.D.Thoreau, 1817-1862)吸收,透過其作品在美國與歐洲流佈。還有包括崛起於1960-70年代的超覺靜坐(Transcendental Meditation)、1966年成立的國際奎師那意識協會(International Society for Krishna Conciousness,簡稱ISKCON)等宗教或靈修組織,還有不管以健康或靈修為號召的各種瑜珈修練,都讓印度教的傳統思想與修行方式,以不同的面貌在世界其他傳布。
 
【撰寫者】
張譯心(輔仁大學宗教學系兼任講師)


印度教荼毘儀式(郭雅慧提供)


尼泊爾街道上可見印度教的神(郭雅慧提供)


席地修行的印度教徒(孫美子提供)


與節慶的印度教徒(孫美子提供)
 
考文獻】
1.林煌洲,《印度教宗教文化》。台北:東大,2007。
2.江亦麗,《恆河之魂-印度教漫談》。台北:東大,2007。
3.Mahadevan, T., 林煌洲譯,《印度教導論》。台北:東大,2002
4.《大美百科全書》,台北:光復書局。1996。
5.姚衛羣,《印度宗教哲學百問》。高雄:佛光。1996
6.Pechilis, K. & Raj,S.(eds), 2013. Hinduism: Practicing Tradition Today. In South Asian Religions:Tradition and Today. NY: Routledge.
7.Nadeau, R. 2014. The Hindu Tradition. In Asian Religions: A Culture Perspective. UK: Wiley Blackwell.
8.Rinehart, R., 2004. Contemporary Hinduism: Ritual, Culture, and Practice.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