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全國宗教資訊網
 宗教知識+
宗教知識家
童乩、桌頭
::: 童乩、桌頭
* 首頁 > 宗教知識+ > 宗教稱謂 > 童乩、桌頭
*
0分
分享圖示
分享
勘誤圖示
勘誤
<a href='/Knowledge/Content?ci=2&cid=416'>桌頭</a>於一旁等待童乩被神明降駕附體
桌頭於一旁等待童乩被神明降駕附體。(劉怡君提供)
 
童乩和尫姨這類的宗教人物,具有借神附體或通神的能力,且被視為擁有特殊的治病、驅邪收驚等能力,是遠古以來普遍流傳於世界各地如「薩滿」特質的宗教人物。「薩滿」一詞即是源於通古斯語對於巫師的說法,中國古代社會稱這類具有薩滿能力的女性,為「巫」,男性則為「觋」。

民間信仰的社會裡,許多宮或神明可能會有「乩童」和「桌頭」兩者相互配合,提供信眾「問事」的服務。信眾很可能家中有人生重病或是本身罹患不明的病痛,或是撞邪、被煞到等等,而產生不舒服的狀態,也有可能求問於醫師,查無病因者,這時便很可能透過到宮、神向神明請示問事。而乩童和桌頭(常是法師)搭配一起服務,幫信眾向神明請示,獲得指示後,再幫信眾化符化解、驅邪收驚、寫草藥藥方、或是指示求醫貴人的方向,請信眾神明指示的方向去找專業的醫生來醫治。

擔任乩童者,往往多會在生命中忽然遇到生場大病的考驗,蒙獲神明的特別庇佑後,撿回一命,因而感激神明的慈悲護佑,也知道自己的「宗教使命」或「天命」,因而發願擔任有緣的宮或神的乩童,協助神明濟世服務,為受苦難折磨痛苦不堪的信眾解決困境,指引一條途徑。

有的乩童則是透過宇的「採童大會」或稱「採乩大會」,會由熟練的老乩童,迎請主神降臨大會,敲打法器、化符等過程,而讓現場中看誰具有這種靈異體質,而會發起來「起童」者,則表示是神明揀選的有緣乩身。日後再擇經過特殊的「訓童」過程來「坐禁」,坐禁一般多為七日,長者有達七七四十九日者。若「坐禁」不慎,亦可能喪命。「坐禁」訓練乩童時,是讓受訓的乩童置身於裡僻靜處,或是後的一間密室中,門口並以封條封住,避免與外界繁華的世界接觸。室內置放水果與飲水,只讓受訓的乩童食用這些清淨的水果和水,讓其靜靜地專心學習如何起童、退童、止煞等法事。

乩童也有分「生童」和「熟童」之別,「生童」是指還不太熟悉乩童所應學習的所有法事之專業知識和法器等;而「熟童」則是指已經很熟悉乩童所應學的所有法事、法器和法寶的老乩童。

乩童被神明附體降身時,他們常稱與他有緣主要的神明為「恩主」。乩童被降身時,是神明附體,表示將身體借給神明使用,所以此時他們的日常意識多半是昏沈不明的,所以往往給信眾指示完後,問他們剛剛對信眾說些什麼,他們則不太清楚,只有模模糊糊的一點記憶,還要旁邊的「桌頭」提醒後,才會知道剛剛發生什麼事。

乩童有分「文乩」和「武乩」之別,文乩表現比較斯文,不會操五寶,而武乩則多會操七星劍、鯊魚劍、刺球、月斧、丁棍等五寶。乩童也有分「開口」或「未開口」兩類,「開口」者指修練階段較高,可以直接以嘴敘述神明的指示或唱誦歌韻(如唱子弟戲、歌仔戲調)來指示,或是表明現在是哪位神尊的降臨。而「未開口」的乩童,則很常運用手轎、輦轎,並以轎桿(槓)做為乩筆,在沙盤或淨盤內書寫乩字,以前農業社會也常舖粗糠來書寫,而讓有經驗有默契的「桌頭」來幫忙辨識神明的指示,稱為「看佛字」。他們也常會將神明的指示寫在金紙上,或讓神明藉乩童寫在符紙、金紙上,來給信眾除穢保平安。
 
【撰寫者】
李秀娥(耕研居宗教民俗研究室主持人)

乩童畫符給問事信眾
乩童畫符給問事信眾。(劉怡君提供)
 
考文獻】
1.張珣,〈民俗醫生——童乩〉,《民俗曲藝》10,1981,頁55-62。收入《疾病與文化》。新北:稻鄉出版社,1989,頁73-82。
2.鈴木清一郎,高賢治、馮作民編譯,《臺灣舊慣習俗信仰》(原名:臺灣舊慣冠婚葬祭と年中行事),台北:眾文圖書公司。1984。
3.劉枝,〈台灣的靈媒——童乩〉,《台灣風物》31(1),1981,頁104-115。收入張炎憲編,《歷史文化與台灣》,台北:台灣風物雜誌社,1988,頁99-108。
4.劉還月,《台灣民間信仰小百科【靈媒卷】》,台北:台原藝術文化基金會‧台原出版社。1994。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