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全國宗教資訊網
 宗教知識+
宗教知識家
三衣
::: 三衣
*
0分
分享圖示
分享
勘誤圖示
勘誤

「七條衣上」的「田相」(郭捷立提供)
 
三衣」,梵文為 Trīni Cīvarāni,是佛教戒律中規定出家僧人所能擁有並屬於最基本最正規的三種穿著衣飾,分別為「僧伽梨」(梵文為Sajghāti)、「鬱多羅僧」(梵文為Uttarāsavga)、「安陀會」(梵文為Antarvāsa),亦被稱為「袈裟」;因「三衣」為佛教經典記載是釋迦牟尼所制定,又被稱為「制衣」。而「聽衣」,則為釋迦牟尼允許各地僧團,聽由方便,因地理環境不同而蓄存的服飾;現今學術研究認為「聽衣」的設置,與佛教傳入漢地後,因應中國文化所產生的服飾有關,如海青、長袍、中褂(羅漢褂)、短褂、布襪、僧鞋和僧帽等,皆被歸於「聽衣」的範疇。

佛教對衣物制定的緣由,有下列說法。第一種說法,是依《十誦律》所記載瓶沙王(Bimbi-sāra,生卒年不詳)請釋迦牟尼制定僧衣,主要為與非佛教修行者的衣飾做區別,而釋迦牟尼因見田畝縱橫,以此制定僧衣。第二種說法,為《大智度論》提到釋迦牟尼於鹿野苑為五位比丘說法時,比丘請問出家當穿何種衣物,釋迦牟尼提出「納衣」(用廢棄破布縫合的衣物)之說。第三種說法,則是據《四分律》記載,當時有六群比丘們穿著乾淨的白色衣服,受到世俗人士批評不符合苦修精神,所以釋迦牟尼便規定比丘須穿著青色、皂色、木蘭色等顏色的衣服。由上述記載可以得知佛教對於衣物的制定是屬於逐步形成階段,並依時空環境不同而有相對應的衣物產生。

有關「三衣」的出現,大抵在印度佛教即已存在,在傳入中國之後產生許多別名:如「僧伽梨」漢譯稱「九條衣」、「十一條衣」、「二十五條衣」、「入王宮聚落衣」,又稱「大衣」、「九品大衣」,是用九條乃至二十五條布縫製而成,為受王室召見乃至上街時所穿用,表示斷除癡疑,清淨意業(不好的想法、念頭);「鬱多羅僧」漢譯稱「七條袈裟」、「七條衣」,又稱「入眾衣」、「上衣」等,是用七條布所縫製,是在誦、聽講、戒等法會舉行時候所穿用,用以表示斷除瞋恨,清淨口業(不好的話語);「安陀會」,漢譯稱「五條衣」,又稱「內衣」、「中宿衣」、「中衣」、「下衣」,用五條布縫製作,是在日常生活和就寢的時候所穿用,用以表示斷貪欲,清淨身業(不好的行為)。

三衣的製法,是將不要的布料先割截成小布片,之後再將小布片縫合而成。在規定上禁止直縫,將布條縱(稱為「豎條」)橫(稱為「橫堤」)交錯縫合;由於縱橫縫合而形成田畝形狀,稱為「田相」。如果布料太薄,可用兩層、三層、四層合併縫製。此為以染污雜碎杜絕比丘們愛美的心理,割截縫製防止典賣或移作他用,並且止息盜賊搶奪衣服的念頭。常見穿著三衣的樣式,為將衣服的兩端,由左肩披到右脇下後,將環掛在鉤上固定,稱為「搭衣」。坐禪的時候可以覆蓋兩肩,稱為「通肩相」。佛的時候露出右肩,稱為「偏袒右肩」。

「聽衣」在印度佛教,為釋迦牟尼允許在三衣之外所穿的衣服,多為當時出家僧侶在實際修行生活上所遇到的例外情況,如比丘尼洗澡時,所穿的「雨浴衣」、受傷時所穿的「覆瘡衣」、天氣寒冷所穿的「立播衣」等,上述聽衣的種類僅存其名,未有形制留下。而漢傳佛教中的聽衣,因為中土氣候、制衣材質、服飾文化的差異,再加上可以因地制宜的緣故,遂產生變化。在唐代時曾有過僧侶以「袍服」為聽衣的紀錄;而宋代的《釋氏要覽》則有以「偏衫」為聽衣的說法,是以漢傳佛教的聽衣未有固定形制。而時至今日的臺灣佛教界,仍以傳統的三衣做為主要穿著服飾,並搭配現代服飾作為聽衣。
 
【撰寫者】
釋性恩(輔仁大學宗教學所博士生)


出家僧人搭「七條衣」進行日常誦(葉聰霈提供)
 
考文獻】
1.郭慧珍,《漢族佛教僧伽服裝之研究》,臺北:法文化,2001。
2.白化文,《漢化佛教法器服飾略說》,北京:商務印書館,1998。
3.祥雲法師,《佛教常用「唄器、器物、服裝」簡述》,臺北:世樺印刷,1989。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