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全國宗教資訊網
 宗教知識+
宗教知識家
勘布
::: 勘布
*
0分
分享圖示
分享
勘誤圖示
勘誤
照片中左者為<a href='/Knowledge/Content?ci=2&cid=447'>勘布</a>,於<a href='/Knowledge/Content?ci=2&cid=91'>法會</a>前向信眾解釋<a href='/Knowledge/Content?ci=2&cid=91'>法會</a>意涵
照片中左者為勘布,於法會前向信眾解釋法會意涵(葉聰霈提供)
 
勘布」,直接由藏文“mkhan po”音譯而來,梵文音譯為「鄔波馱那」(upādhyāya),也稱作「親教師」或「和尚」。「勘布」是通過寺院佛學教育認證的出家僧侶,通常同時兼負寺院的管理責任,所以是藏傳佛教寺院組織機構中的一個僧職名稱。至少必須受比丘戒滿五年,才有資格被稱為「勘布」,因為根據古代印度的傳統,在教學意義上,須受比丘戒滿五年才堪為教導的「親教師」;在戒律意義上,須滿十年才可擔任傳戒的「親教師」。

勘布」原意是指稱為「和尚」,但隨著佛教於公元八世紀傳入西藏後,逐漸於公元十一世紀衍生新的派別並建立僧院制度,發展至公元十四世紀僧院制度經歷了系統化的階段,「勘布」便成為出家僧侶具有佛學教育認證的涵義。

藏傳佛教的僧職稱謂繁多,大致上可分為:「封號性僧職稱謂」、「學位性僧職稱謂」、「戒律性僧職稱謂」和「寺院僧職稱謂」。「勘布」即屬於「寺院僧職稱謂」。寺院組織嚴密的格魯派,其在寺院中所建立的機構體制和僧職制度十分健全且完善,大型寺院中,等級層層分明,內分司法及行政兩部分:行政部分一般分「喇吉」、「扎倉」和「康村」三級。司法部分的最高組織是「錯欽」,下分糾察和法事兩組,各級各有管理組織,其執事人員採任制,各司其職。

「喇吉」是行政部份的最高組織,類似元老院,凡是寺中卸任的「堪布」及「鐵棒喇嘛」(負責全寺僧人紀律的糾察工作)等,都會進入「喇吉」,稱為元老。之後,更由全寺僧眾在元老中推舉一位為「總勘布」,總管全寺的內外事務。然而,雖然「總勘布」的地位十分顯赫,但各「扎倉」的「勘布」由於能號召全寺喇嘛及指揮全寺武力,因此才是實際上握有全寺的實權者。

「扎倉」是「喇吉」之下的組織,或稱學院,是寺院的教育單位,可分為顯宗扎倉和密宗扎倉。「勘布」就是「扎倉」的住持,相當於漢傳佛教寺院的「方丈」。負責管理整個「扎倉」的行政和財務等,包括僧眾教育、開銷核算、公務處理及會議領導等。「勘布」的任命,是由全寺僧眾在各「扎倉」的「格西」中推選幾名出來,然後請達賴喇嘛圈定。由於擔任「勘布」這一僧職應具備淵博的佛學知識,所以必須是德高望重、住寺時間長、學識淵博,且大都是取得「格西」學位的學者。

「康村」是第三級組織,較大的「康村」還會畫分成許多「密村」。「康村」是依照僧人所屬家鄉地域而劃分的組織,僧人進入寺院,都是按照其家鄉地域到特定的「康村」中學習。

另外,也有一些不同職務的「勘布」,例如,「基巧勘布」(Chikyah Kenpo),是達賴喇嘛近侍中的三品僧官,負責管理達賴喇嘛全體近侍人員,服務達賴喇嘛的日常生活,接轉信眾向達賴喇嘛的請願等;「森本勘布」,是負責管理達賴喇嘛起居的四品僧官;「曲本勘布」,則是負責達賴喇嘛宗教事務的四品僧官。

藏傳佛教僧侶的服飾除了在歷史上有不同的演變過程外,在地區上也有差異。大致上,現今藏傳佛教僧侶都是穿三件衣服,上身裡面是一件紅色無袖的「坎肩」,又稱「衷衣」。下身圍一條紫紅色的裙子,全身最外面再於肩頭脇下斜纏一件紫紅色的袈裟,袒露右肩,袈裟長度大約是身長的兩倍半,誦經時可再披上黃色或紅色帶褶斗篷式大披風,以防受寒。「勘布」所著的服飾大致如上述。
 
【撰寫者】
吳宛真(法文理學院佛教學系碩士生)

照片中左者為<a href='/Knowledge/Content?ci=2&cid=447'>勘布</a>,手持法鈴並起讚唱誦
照片中左者為勘布,手持法鈴並起讚唱誦(葉聰霈提供)

考文獻】
1.李江琳,《1959:拉薩!——達賴喇嘛如何出走》,臺北市:聯經,2010。
2.洛桑杰嘉措,《圖解西藏密宗》,新北市:華威國際,2012。
3.姜安,《雪域中的珍寶:藏傳佛教》,臺北縣新店市:圓明出版,1996。
4.釋德圓,〈藏傳佛教格魯派寺院教育之研究〉,《大專學生佛學論文集》頁329-348,台北市:華嚴蓮社,2010。
5.熊耀文,〈西藏政教與漢藏兩族的關係〉,《現代佛教學術叢刊79》頁15-35,臺北市:大乘文化出版社,1979。
6.金申,《西藏佛教美術獎座》,臺北市:藝術家,2006。
7.楊清凡,〈西藏藏族服飾的演變與區域特徵〉,《聖地西藏:最接近天空的寶藏》,臺北縣:聯合報股份有限公司,2010。
8.隱塵,《西藏唐卡》,臺北市:晶石文化,2005。
7.劉宇光,〈辯經(chos-rtsod)的理論、制度及實踐:藏傳佛教經院學三書評介〉,《哲學門》總第14,頁263-276,上海:復旦大學,2007。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