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全國宗教資訊網
 宗教知識+
宗教知識家
玄奘
::: 玄奘
*
0分
分享圖示
分享
勘誤圖示
勘誤
《增訂佛祖道影》中的<a href='/Knowledge/Content?ci=2&cid=449'>玄奘</a>像
《增訂佛祖道影》中的玄奘像(葉聰霈提供)
 
玄奘,俗姓陳,名褘,法名玄奘 (公元602年-664年)。祖籍河南洛州緱氏縣(今和河南偃師)人,因精通並傳譯佛教經、律、論三藏典籍,而被尊為「大唐三藏法師」,世稱唐三藏,人稱三藏大師。又因駐錫慈恩寺翻譯經典,亦稱慈恩大師。為中國法相唯識宗之創辦人,著有《成唯識論》,此論為法相宗之理論基礎,後由弟子窺基發揚光大之。被譽為中國佛教四大翻譯家之首,其譯經總數遠勝鳩摩羅什(公元344年-公元413年)、真諦(公元499年-公元569年)、不空(公元705年-公元774年)諸大師所譯卷數總和。

玄奘少時家貧,父母早逝,自幼受其在洛陽淨土寺出家為僧之兄長捷法師(俗名陳素,生卒年不詳)之教導,傳授佛法教理,博覽儒家道教經典,十歲進入佛寺。十三歲破格錄取出家,法名玄奘。二十一歲,於成都定慧寺受具足戒,正式成為僧人因感當時所研習的漢譯佛教經典,對教義的解釋都不盡相同,不滿於一知半解的他,就萌生前往印度取經的強烈渴望,希望能考證梵文原典以解除迷惑。

玄奘於貞觀元年(西元627年)出發,獨自一人長征沙漠,歷經重重驚險,本著寧死也絕不回頭的堅決求法意志,無畏挫折艱辛,於貞觀五年(西元631年)抵達摩羯陀國,留學印度當時最高學府那爛陀寺,依止戒賢論師學習《瑜伽師地論》,得其法義精隨,列為十位上首弟子之一。可以說,瑜伽行派是玄奘留學生涯的主修科目,也是其一生著力的佛學思想核心,即認為宇宙物都是心識的變現,本身並非真實存在的「法唯識」的觀點。

貞觀十六年(西元642年),戒日王於首都曲女城舉行無遮辯論大會,恭請玄奘為論主,提出論文《真唯識量》頌,稱揚大乘教法,並懸掛於會場門外,十八日內竟無人提出挑戰,此即佛教史上著名的「曲女城辯論大會」。至此,大唐國聖僧威震五印度,被印度大乘佛教徒稱以「大乘天」(即真正會通佛法之人),小乘佛教徒尊為「解脫天」(即解除煩惱擺脫生死束縛之人)。次年,玄奘正式辭王東歸,於貞觀十九(西元645年)正月返抵長安,唐太宗敕命梁國公房玄齡(公元579年-公元648年)等文武百官盛大迎接,百姓夾道恭迎,舉國歡騰。

歷經十七年五餘里的西行求法之旅,除佛像和佛舍利外,玄奘共請回佛經梵文原典520夾、657部,深受太宗、高宗所欽佩,並賜玄奘為「三藏法師」。太宗曾兩度勸其還俗出仕棄道輔政,玄奘都以「志在為僧」而堅決婉拒,於是,太宗頃廷之力為其設置組織完備的長安譯經院 (國立佛經翻譯院),廣納全國優秀僧俗助其譯經志業,玄奘先後於弘福寺、大慈恩寺、玉華宮等地譯經,十九年間,共譯出經論75部、1335卷,約1300字。這些佛教典籍不僅直接促進中印在宗教和文化間的交流,更對韓國、日本、越南等國的文化思潮間接產生深遠的重大影響。
針對譯經原則,玄奘秉持既要「忠於原典」,追求準確,又要「通俗易懂」,能讓漢地群眾理解,達到雅俗共賞,易於傳播的弘法使命。在漢梵語文的轉介翻譯間,他不斷地揣摩創新並提出「五不翻」(又稱「五種不翻」)原則,指出在五種情況下,對佛經術語不適宜用意譯而改用音譯(保留原音)的翻譯法,即:(1) 多含不翻:如「羅漢」、「薄伽梵」等詞,含有多種義涵,不可擇一而譯。(2) 秘密不翻:如咒語,為諸佛的秘密語,不可以字義譯之。(3)尊貴不翻:如「般若」是至真、至善、至美的真如自性,不應譯為世智辯聰的「智慧」。(4) 順古不翻:如「阿耨多羅三藐三菩提」,為「無上正等正覺」之意,玄奘之前的譯經家都採取音譯,故隨順古例不翻。(5)此方無不翻:如「閻浮樹」,中國沒有此樹木,故保留原音不翻。以上五種不翻的慣例,一直為後世的譯經家所採用。著名佛學大師季羨林認為玄奘的譯經風格,既非直譯,又非意譯,而是融會直譯自創新風,在中國翻譯史上開闢一個新時代。

玄奘在唐高宗麟德元年(公元664年)二月五日示寂,唐高宗極度悲傷,三天無法處理國事,追諡玄奘「大遍覺」。玄奘作為中國古代著名的佛學家、翻譯家和旅行家。他所傳播的學說有「般若」、「瑜伽」的廣博精微,又有「唯識」、「因明」的縝密周延,不管在思維法則或教學規範層面,都開創出一番新氣象,對中國佛學思想的影響,極其廣泛深遠。由於他對佛教經論的大量翻譯,不但成為弘法的依據,更豐富了中國文學的語彙和內涵。在繼承傳統的術語翻譯法的同時,又提出創新的翻譯理論原則和方法進行改造,是故,後世學者以玄奘為界,稱玄奘以前所譯之經典為「舊譯」,玄奘以後為「新譯」。

由於玄奘法師對唯識經論的翻譯與統整,唯識論逐漸形成一個極富思辨色彩的宗派,即「法相宗」(又稱「唯識宗」),此宗雖在中唐以後逐漸凋零,但至民國初年,在太虛大師、歐陽竟無等人的提倡下,又重燃對唯識教義的研究與踐行的薪火。至於玄奘西行里,前往印度取經之所見所聞,則由弟子辯機記錄並撰成《大唐西域記》,是研究古代西域、印度、中亞、南亞等諸國的歷史地理、社會風俗和文化思潮,不可或缺的珍貴歷史文獻,對近代考古遺跡之挖掘,做出重大貢獻,深得歐美日學術界重視。

【撰寫者】吳瑞霞(輔仁大學宗教學所博士生)
 
考文獻】
1.圓居士 ,《聖僧玄奘大師傳》,高雄:佛光出版社,1977。
2.季羨林 ,《大唐西域記校注》,北京:中華書局,2000。
3.呂澂 ,〈玄奘法師略傳〉《玄奘大師研究(上)》。張曼濤主編《現代佛教學術叢刊》第8冊,頁1-9。臺北:大乘文化出版社,1977。
4.趙歡,〈近五年玄奘研究綜述 (2008-2013)〉,《世界宗教文化》,2015,1,頁148-157。
5.維基百科「玄奘」https://zh.wikipedia.org/wiki/%E7%8E%84%E5%A5%98
6.佛光大辭典之〈玄奘〉,頁2024。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