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全國宗教資訊網
 宗教知識+
宗教知識家
慧遠
::: 慧遠
*
0分
分享圖示
分享
勘誤圖示
勘誤
《增訂佛祖道影》中的廬山<a href='/Knowledge/Content?ci=2&cid=451'>慧遠</a>像
《增訂佛祖道影》中的廬山慧遠像(葉聰霈提供)
 
慧遠,俗姓賈,雁門樓煩(今山西崞縣)人。生於東晉成帝咸和九年(公元334年) 的仕宦之家,卒於晉安帝義熙十二年(公元416年),世壽八十三。後由唐宣宗(公元810年-公元859年)追諡「辨覺大師」、南唐李先主(公元888年-公元943年)追諡「正覺大師」、宋太宗(公元939年-公元997年)追諡「圓悟大師」、宋孝宗追諡「等遍正覺圓悟大師」。其後隱居廬山東林寺,首創與信眾百人組織念佛團體,史稱「白蓮社」,專弘淨土法門,被後世尊為蓮宗初祖。又為別於隋代淨影寺之慧遠法師,後世以「廬山慧遠」尊稱之。

慧遠自幼聰明穎靈,喜讀詩書,承襲儒風。十三歲,隨舅舅令狐氏遊學許昌、洛陽等地,博覽六經群書,尤善老莊哲思,二十一歲,適逢名僧道安法師(公元314年-公元386年)在太恒山(今河北阜平北)立寺傳教,便同弟弟一同前往,聽其說法講經後,始覺儒道的諸子百家之說,皆為毫無價值的言論 (「儒道九流,皆糠粃耳」),唯有精深的佛理才是最高的真諦,於是與其弟從道安法師出家,學習佛教般若學。

由於慧遠具有儒學與老莊玄學的深厚學養,加上他對般若學說的精確理解,得到道安的高度評價,二十四歲,即登教席,開講《般若經》。晉穆帝升平三年 (公元359年),慧遠二十六歲,因旱災蝗禍,賊寇興亂,便隨道安南下到襄陽潭溪寺,十五年間,慧遠夕承受道安教誨,佛學日益精進。晉孝武帝太元三年(公元378年),前秦將領苻丕(354年―386年)攻陷襄陽,道安遭到拘禁,為續佛慧命,弘傳佛法,道安遂遣散弟子。於是,慧遠與弟慧持(公元337年-412年)、同學曇徽(公元323年-395年),率領弟子數十人南下,先至荊州,住上明寺。後欲往羅浮山 (今廣東東江北岸),太元六年 (公元381年),途經潯陽 (今江西九江),見廬山清幽寧靜,適合習心養性,便決定停留此地,始住龍泉精舍。由於求道者日增,精舍過狹,江州刺史桓伊(?-公元391年),應當時駐錫廬山西北麓爐峯下的西林寺的慧永(道安的另一弟子)之請,在該寺的東側另建寺院,太元十一年(公元386年)建成,號東林寺,四面環山,門臨虎溪,盡得山水之美。慧遠自此定居該寺,高居廬山,主持譯經,修道弘法,率眾行道,直至壽終。在慧遠的言傳身教下,形成一個以他為首的廬山僧團,成為當時南方佛教的中心,著名弟子有慧觀(公元366年-公元436年)、僧濟(生卒年不詳)、法安(生卒年不詳)、曇邕(生卒年不詳)、道祖(公元347年-公元419年)等人,足以與當時北方規模宏大的羅什僧團(以鳩羅摩什大師為首)遙相呼應。

慧遠內通佛理,外善群書的淵博學識,以及持戒嚴謹,不趨炎附勢的德風道骨,使得當時的名儒賢達之士,莫不深敬攝服。他雖三十年未曾下過山,卻與東晉上層社會與王侯士宦保持廣泛而密切的聯繫,積極從事各項弘法活動,將當時從印度來到中國弘法的名僧(佛馱跋陀羅、僧伽提婆)組織起來,翻譯經典,使得毗曇學 (即「阿毗曇」論典,梵語作abhidharma,譯作「對法的說明」,尤指佛所說的內容,特別是《阿含》) 曾在中土盛行一時,《十誦律》得以在漢地相傳;並遣弟子法淨、法領遠赴印度求取經典,更主動與當時北方著名的鳩摩羅什大師通信請益討論佛學問題,促進了南北佛教的學術交流,二人的書信往來集錄成《大乘大義章》。在足不出山的護法傳教的廬山歲月中,雖帝王下詔也不迎見,送客也以虎溪為界的慧遠,寫下了大量的佛教著作,著有《廬山集》十卷、《問大乘中深義十八科》(《大乘大義章》)三卷、《明報應論》、《釋三報論》、《辯心識論》、《沙門袒服論》各一卷及《大智度論抄序》等。

慧遠善於運用自己廣博的儒道知識,他先以世典、再老莊,後以佛理為歸趣的思想歷程。主張宇宙物真實的本性和本體,是永恆不變的法性的「法性論」,並以此根據進一步提出身形雖盡但神識不滅的「神不滅論」和「三報論」,強調報應有三種:即今生作業,今生受報的「現報」;今生作業,來生受報的「生報」;今生作業,經二生、三生乃至百千生才受報的「後報」,圓滿說明為何現實生活中存在善人得禍,惡人得福的不公正現象,令眾人信服。「沙門不敬王者論」,則闡論出家人對王權並無屈服之必要,沙門無需跪拜敬國主等學說,為中國傳統儒道文化思想與印度佛教理論的相互契合,做出不可抹滅的居中調節作用,從而建構起適合中國社會的佛教倫理學說,為佛教在中國的存在與發展提供理論依據。他所倡導的三世因果報應和人死精神不滅的輪迴轉生說幾乎家喻戶曉,強化倫理價值與因果報應的統一性,成為在中國影響最大最深的佛教理論,並使得佛教在社會上得到廣泛的傳播,對日後中國佛教的教義制和政治原則都產生深遠重大的影響。

他的淨土思想是以《般舟三昧經》的念佛三昧為主,般舟意為佛立、出現,三昧即定,就是依念佛觀佛(之相好圓滿)而諸佛現前的三昧,是一種在定中見佛的念佛觀,屬於「觀想念佛」。雖與後世淨土宗大力提倡的「稱名念佛」(專心稱念「南無阿彌陀佛」聖號) 有所不同,但他以《般舟三昧經》的禪觀修行方式,與劉遺民(公元352年-公元410年)、雷次宗(公元386年-公元448年)、周續之(公元357年-公元423年)等僧俗一百二十三人在佛前立誓,共結白蓮社,晝夜念佛,是禪淨共修的創始者,更開啟中國結社念佛風氣之先,故被後世尊為中國淨土宗初祖。後經曇鸞(公元476年-公元542年)、善導(公元613年-公元681年)、少康(?-公元805年)等祖師的提倡,形成一大宗派,至今仍盛行北傳佛教各個國家。他所提倡的立誓念佛,具有後中國佛教淨土宗發展的源頭意義。
  
【撰寫者】
吳瑞霞(輔仁大學宗教學系博士生)
 
考文獻】
1.洪修平、孫亦平著 ,《十大名僧》,高雄:佛光出版社,1991。
2.賴永海,《中國佛性論》,高雄:佛光出版社,1990。
3.業露華,〈慧遠的佛學思想及其歷史地位〉,中國社會科學院碩士論文。1981。收入於《中國佛教學術論典》第23冊。頁1-56。
4. 佛光大辭典之「慧遠」,頁6053。
5.維基百科之「慧遠」https://zh.wikipedia.org/wiki/%E6%85%A7%E9%81%A0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