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全國宗教資訊網
 宗教知識+
宗教知識家
聶斯托留
::: 聶斯托留
* 首頁 > 宗教知識+ > 宗教人物 > 聶斯托留
*
0分
分享圖示
分享
勘誤圖示
勘誤
聶斯托留(Nestorius)約於公元381年生於小亞細亞,在敘利亞的安提約基 (Antioch, 又譯作安提阿)受教育,使用當地的阿拉美語(Syriac Aramaic),後來進入安城附近的Euprepios隱修院成為一名修道士並晉鐸,以禁欲苦行與卓越的宣道才華而聞名。

公元五世紀,君士坦丁堡的地位與羅馬已旗相當。君士坦丁堡主教西西尼(Sisinnius)於公元427年過世,教士們對於繼任者無法達成共識,羅馬皇帝狄奧多西二世(Theodosius II)於次年欽定聶氏接任主教之職,他幾乎立即成為羅馬帝國最有權勢的人物之一。

面對複雜的政治角力和派系爭鬥,來自苦修背景的聶氏個性剛直,對基督信仰的正統性充滿熱誠並主動出擊異端者,要求修道士駐留在修道院內,否認攝政王普切莉雅(Pulcheria Augusta)在前任主教任內享有的某些特權等,其毫不妥協的性格使他在就任初就樹敵不少。他的個性與其對立者—亞歷山大的主教濟利祿(Cyril of Alexandaria, 376-444, 又譯作區利羅)近似,但兩人背景完全不同。濟利祿受高等教育,其舅父是亞歷山大城的主教,對權勢運作比聶氏熟悉許多。

安提約基與亞歷山大兩座古城,在政治和宗教權力上相互角力,語言文化有別,神學也有不同的傳統。安提約基學派注重聖經的學術性及歷史性的研究,傾向強調基督的完美人性;亞歷山大學派的興趣是探索聖經後面所隱含的奧秘意義,強調基督的神性。從公元五世紀起不同地區的基督徒,都接受公元325年尼西亞大公會議(Council of NicaeaⅠ)的信經,肯定基督具有完全的神性(divine nature),但是對於祂的降生(incarnation)、天主性(divine nature)與人性(human nature)如何結合,則有不同的意見。

關於瑪利亞名號的爭辯始於428年,與不同學派如何理解天主子的降生有關。有些人認為瑪利亞只是孕育救主人性的母親,宜稱她為「人之母」(anthropotokos, man-bearer);另有些人則認為她孕育的是天主子,應稱她為「天主之母」(Theotokos, God-bearer),後者這名號在君士坦丁堡已相當普遍。面對這爭辯,聶氏提出折衷的意見--「基督之母」(Christotokos, Christ-bearer),認為福音記載的「基督」,既不是指天主聖言本身,也不僅指穌這個人,而是兩者的結合。瑪利亞宜稱為「基督之母」,而不是「天主之母」。反對者抨擊他否認基督的神性,這並非事實,不過的確有來自語言和神學思想上的歧見。

阿拉美文中,「性」(nature, physis)、「體」(subsistence, hypostasis)、「位格」(prosopon, parsopa)是人學的關鍵詞彙。「性」與「體」不能分開,因為「體」是「性」的真實內容,原意指面具的「位格」則是性與體之外在可見的表達。聶氏全心捍衛基督完整天主性和完整人性:因為祂是真正的天主,所以可以拯救人;因為祂是真正的人,所有的人才能藉著祂而被拯救。祂的「天主性」與「人性」不可混淆,天主性也不可因為降生而受到任何損傷。因此,穌人性所受的苦難,不能說是天主受苦,兩者不是在「性」或「體」的層面,而是在「位格」的層面結合,他稱為“parsopic union”。

濟利祿同樣肯定基督完全的天主性和人性,但兩者在「hypostasis」(體)的層次結合,雖然中文仍譯為「位格」,然而其含意不僅指外在的表達,也涉及到真實的本質。在hypostasis這層次的結合,使基督所有人的屬性都可被應用到天主聖言內,天主聖言的屬性也可被應用到穌的人性上。此即神學上所謂的「屬性交流」,也是濟利祿努力捍衛瑪利亞是「天主之母」的原因,因為她的確為我們生下神聖的天主子。

雙方在人學上的歧見,後來在政治干預下,不幸地被模糊了焦點。濟利祿於公元431年主導厄弗所大公會議(Council of Ephesus, 又譯作以弗所),宣佈「天主之母」的名號,聶斯托留受到譴責,被剝奪主教職務且終生流放,初在敘利亞,後來到阿拉伯。兩年後,安提約基學派與亞歷山大學派尋求和解與教義上的澄清,聶氏顯得更孤立無援。公元451年的加采東大公會議(Council of Chalcedon, 又譯作迦克墩、卡爾西頓),肯定安提約基學派的看法,基督的天主性與人性不可分離、不變更、不相離、不混淆;也採納亞歷山大學派在「hypostasis」結合的信理。聶氏的神學意見雖得到部分認可,但是他本人未被平反,約於公元451年逝世於埃及。

他的著作只保存殘篇,包括儀、信函、講道詞等,最著名的著作是晚年以阿拉美文所寫的手稿《赫拉克利德之書》(the Book of Heraclides),遲至公元廿世紀初才被發現,部分內容相當符合厄弗所和加采東大公會議的情境,作者再次為自己的神學意見辯護。儘管學界有人同情這位修道士的遭遇,認為他是政治宗教權勢角力下的犧牲者,然而他否定天主聖言就是基督,無法接受「天主之母」的名號,的確與教會信仰傳統不完全相符。

少數安提約基學派的基督徒不接受厄弗所大公會議的定斷,只承認前兩屆大公會議的信理,強調基督不僅有天主性與人性,同時也有兩個位格。極端的二性二位論者以聶斯托留為名,從公元五世紀即與正統基督信仰教會脫離。然而,聶氏本人並不認同二性二位,不能說他是聶斯托留主義者。

聶斯托留教會(Nestorian Church)保存古代東方教會的傳統,流傳地區包括前拜占庭帝國的東部,即今日的土耳其、伊拉克、伊朗等地,十九世紀後改稱為「亞述教會」(Assyrian Church)。在歷史過程中,他們曾經興盛一時並往各地傳教。自從伊斯蘭教興起後,他們就長受到許多迫害直到今日。這教派在公元1599年至公元1663年間,曾短暫與羅馬主教共融,後來又脫離。公元1625年,於陝西省西安市附近發現大秦景教流行碑,記述了這教派的基督徒於公元635年(唐貞觀9年)進入中國後,建立教會的歷史。
 
【撰寫者】胡淑琴(聖博敏神學院助理教授)
 
考文獻】
1.Eliade, Mircea, ed. Encyclopedia of religion. New York : Macmillan Pub, c1987. s.v. “Nestorian Church” by Matti Moosa, “Nestorianism” and “Nestorius” by  Robert L. Wilken.
2.Markham, Ian S. ed. The Student's Companion to the Theologians. Blackwell  Publishing Ltd.  2013.
3.輔仁神學著作編譯會編輯,《神學辭典》。臺北市:光啟文化,2012。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