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全國宗教資訊網
 宗教知識+
宗教知識家
釋演音(弘一大師)
::: 釋演音(弘一大師)
* 首頁 > 宗教知識+ > 宗教人物 > 釋演音(弘一大師)
*
0分
分享圖示
分享
勘誤圖示
勘誤
弘一大師像
弘一大師像(葉聰霈提供)
 
釋演音(公元1880年-公元1942年)為民國初年著名的法師,俗家名稱為李叔同,原籍為浙江平湖人(亦有原籍山西的說法),家譜名文濤,幼名成蹊,又名岸、廣侯,字叔同,號漱筒,別號有息霜、晚晴老人等近兩百個,其中最為著名的是「弘一」,是以目前的佛教界及信眾習慣稱他為「弘一大師」。其生於清光緒六年(公元1880年)生於天津,卒於民國三十一年(公元1942年),享年六十三,為其父李世珍第三個兒子。

弘一在出家之前是擁有家室,分別是在他十八歲奉母命迎娶的俞氏女和日本娶的側室誠子,而這兩位女性都有為他誕下兒女。出家前的弘一才華橫溢,在國畫、音樂和話劇上都有非常高的造詣。雖然幼年喪父,但在家人的栽培之下,已經有相當好的國學和書法基礎。除了傳統的儒家經典教育之外,他還曾在上海南洋公學從蔡元培先生學習。在喪母守孝半年之後,弘一同就東渡日本,開始了六年的留學生涯。弘一於光緒三十二年(公元1906年)九月二十九日考入東京上野美術學校西洋畫科,隨黑田清輝學西畫。除了業之外,弘一活躍於當地的音樂界、藝文界和戲劇界。在公元1911年3月畢業之後,弘一即歸國,並開始了他教書的生涯。據目前的資料看來,弘一在學校是個頗受學生愛戴的老師,能夠讓學生們的學習注意力轉移到在當時大家不太重視的圖畫和音樂。

弘一出家的主要因緣是他在三十七歲的時候到杭州西湖的大慈山定慧寺(亦稱虎跑寺)進行斷食禪修。自此之後,他就開始茹素、供養佛像和閱讀佛教經典。在李叔同三十九歲,也就是民國七年(公元1918年)七月十三日,在定慧寺跟從了悟法師出家,並於該年九月入靈隱寺受比丘戒。

出家以後,弘一把精力集中在經典的研究中,而其中對於律典的研究最深。除了蒐集和整理《四分律》相關的本子之外,也撰寫了許多戒律相關的文章。為了弘揚戒律,他創辦了南山律學院和閩南佛教修正院。在他的努力之下,南山律宗得以復興,而他自己也被佛教界奉為「南山律宗第十一代祖」。不過,其並不是只重視戒律,就有人以「以華嚴為境,四分戒律為行,導歸淨土為果」來總結弘一法師的佛學成就,這顯示了他在華嚴宗和淨土宗方面的修行成就。除了佛學上的成就以外,弘一出家前的藝術修養亦為佛教增色不少,如為太虛大師作詞的《三寶歌》編曲、協助出版《護生畫集》和許多抄經的墨寶。

弘一出家後正值於中國劇烈動盪的時代。在抗日戰爭中,他立志殉教,並有「為護法故,不怕砲彈」、「念佛不忘救國,救國不忘念佛」等警語。為了弘揚佛法,他甚至拒絕離開淪陷的戰區。據其弟子劉質平的說法,國民黨曾軟硬兼施,希望弘一發揮其影響力襄助國民黨並為蔣介石撰寫對聯,但是都為其所婉拒。

在國家情操與僧團事務中,弘一的行徑與同時代的太虛和尚非常相似,而這兩人的交情也是非常好。對於太虛推動人生佛教、戒律重建和寺產改革等佛教現代化的活動中,弘一給予非常大的支持與勵。甚至在太虛被傳統勢力激烈反對之際,弘一依然給予他真誠的支持。由於太虛並無受過正式的教育,所以設計教學程非所長。曾留學於日本的弘一對於現代教育較為熟悉,所以便協助太虛把現代化的教育方式引入太虛創辦的佛學院。

在民國三十一年(1942),積極於弘揚戒律和僧伽教育的弘一以六十三歲之齡安詳的圓寂於泉州不二溫陵養老院晚晴室。有感於弘一大師之德行和貢獻,後人亦有為其建立紀念館,如浙江平湖市李叔同紀念館、天津紀念館。目前學界對於弘一的研究相當多,在台灣也曾主辦了數次以弘一大師為題的研討會。其生前的作品非常多,被後人編輯為《弘一大師全集》,分為佛學、傳記、序跋、文藝、書法、書信、雜著和附錄等八大卷,共一千三百多字,計十冊。另外還有個別人士所彙編的文集如:蔡念生彙編《弘一大師法集》、李芳遠編《弘一大師文鈔》、秦啟明編注《弘一大師李叔同書信集》、秦啟明編注《弘一大師李叔同音樂集》、秦啟明編注《弘一大師李叔同演講集》、徐正綸編著《弘一大師詩詞全解》和劉素芬主編《李叔同說佛》。
 
【撰寫者】
郭捷立(政治大學中文學所碩士生)
 
考文獻】
1.陳慧劍,《弘一大師論》,台北市:東大圖書股份有限公司,1996 年。
2.陳慧劍,《弘一大師傳》,台北:東大圖書股份有限公司,2006 年。
3.劉綺婷,《弘一大師李叔同及其作品研究》,台北市:國立臺灣師範大學中國文學系研究所碩士論文,2014。
4.柯淑真,《弘一法師戒律弘揚與其淨土法門關係之研究》,雲林縣:雲林科技大學漢學資料整理研究所碩士班碩士論文,2009。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