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全國宗教資訊網
 宗教知識+
宗教知識家
魯凱族歲時祭儀
::: 魯凱族歲時祭儀
* 首頁 > 宗教知識+ > 宗教節日 > 魯凱族歲時祭儀
*
0分
分享圖示
分享
勘誤圖示
勘誤
「起身日」中的「打獵日」分享會,以鄰為單位放置所有食物。原本限定男人<a href='/Knowledge/Content?ci=2&cid=108'>參</a>加,民國63年之後改為男女皆可<a href='/Knowledge/Content?ci=2&cid=108'>參</a>與-杜志康
「起身日」中的「打獵日」分享會,以鄰為單位放置所有食物。原本限定男人加,民國63年之後改為男女皆可與。(杜志康攝)
 
小米祭(Kalabecengane)是魯凱族最重要的歲時祭儀,在七月至八月間舉行。完整的小米祭應分為小米栽種祭(Kalaewapaane)及小米收成祭(Kalabecengane)。政府所認定的魯凱族歲時祭儀節日,僅包含小米收成祭–字根為beceng,是小米之意,加上前、後接詞Kala與ane,成為祭儀的專屬名詞。過去並無日曆與時間概念,據說是在一年中最熱的那一天開始,從栽種以至收成,分階段舉行相關的祭祀為約一個月。
 
小米是魯凱族人極重要的食物,以小米為食材可變化多樣的食品,慶典必備的祭品如小米乾飯(kacegane)、阿粨(abai)–以蘆葦草將小米包成棒狀、小米酒(bava)等,都是用小米製成,因而小米可以說是魯凱族最具神聖意義的作物。部落耆老們認為,小米祭是每年不可省略的祭儀,傳說中少了這個儀式,翌年小米收成後,將成捆的小米穗帶回家或分送親友,若經過有水的地方,就會豪雨不斷,影響保存及農務–因為不可能不會經過任何有水的地方,意即這個儀式是不可或缺的。
 
魯凱族主要分布於高雄市茂林區、屏東縣霧臺鄉以及臺東縣的卑南鄉、金峰鄉等地之高屏溪和大南溪、太麻里溪上游的山區。由於語言上存在較大的差異,學者將其分為下三社群、西魯凱群和大南群。小米祭儀的細節在各地區的部落之間,存在著相當的差異。
 
例如高雄市茂林區多納部落族人認為其傳統最重要的歲時祭儀是每年冬季所舉行的搭巴嘎饒望祭(Tapakadrawane),或稱黑米祭,是在收割黑米和雜糧並曬乾完成之後,由頭目和長老共同商定舉行的日,因此該部落的歲時祭儀假日是十一月中。該祭儀相關的起源神話是,為感謝在pelepelengane深潭中的神靈在婦女耕作黑小米時,幫助照顧孩子。後來演變成感謝神靈保佑農作豐收,避免災害和祖靈詛咒的祭典。族人會在此時請求神明解除農事間的禁忌,也會舉行婚事,整個部落沉浸在歡樂的氣氛中,一起接受祖靈的祝福。
 
屏東霧臺地區的魯凱族,過去在舉行祭儀之前,各家必須以三塊石板搭建ㄇ字形以象徵各家的石板屋,並圍出一個小庭院──總面積約30公分見方,在小庭院撒下小米種子,即完成了小米栽種祭;此一儀式必須選定足以容納部落每一家戶之小屋模型,部落外廓較寬廣的場地進行。大約七至十日之後小米開始發芽,即進入所謂的小米收成祭階段,各家分別拔起小米芽,捆成約三分之一小指粗細的束狀,排列在小屋平頂上曬乾–象徵來年小米豐收足以鋪滿屋頂。
 
祭典的第二階段,族人必須到深山中去砍伐樹幹及葉子均細長的Zabezabe樹,將樹幹截斷成每一支約30公分長,用石頭拍扁使之快速曬乾,作為火把以焚燒前述曬在小屋平頂上的小米芽束。
 
第三階段是以葫蘆碎片盛上小塊猪皮和小米乾飯,排列在天窗蓋上,祭祀提供熱食、名為Dapaila的神。次日,家家戶戶整日預備阿粨、花生、芋頭等部落所產的食物,以迎接活動的最高潮–即「起身日」(Tangirakalane);當年度添丁的人家必需額外殺猪和釀小米酒。「起身日」當日所有的男性不分老少,帶著前一日所準備的食物,聚集在部落固定的集會所分享,整個部落沈浸在歡樂的節慶氣氛中到深夜。該日家中不可生火煮食,也被稱為「打獵日」(Dalupaane),女性只能在家中等候酒足飯飽的男人們帶回與他人分享過後的食物。男童的與分享代表其成為部落的成員,也能夠外出並帶回食物分享家人。
 
次日,當家頭目率領家中男丁到所屬的獵場進行烤小米餅的儀式,將小米麵糰放在燒熱的石板上,再蓋上蕉葉和另一塊石板,以卜卦求問來年部落的禍福,烤得太乾表示來年雨水較少,烤得溫潤則雨水豐沛。約黃昏時再回到部落主持儀式;部落所有男人–從已變聲(約14歲以上)至老年,會聚集起來以搶頭的方式,競相以手指浸入部落長老手抱著的一甕小米酒,並彈指象徵吸取功力。
 
最後是女性「結親日」(Dakipakaraluwane),有未婚男孩的家庭會預備小米製食品、花生、蕉、約30公分見方的豬肉等,贈送有女孩(或女嬰)的家庭,作為相親的儀。此舉其實僅為表現疼愛孩子們的一種方式,是頭目相互之間,以及平民相互之間,經由節慶假藉結親,以行分享、送之實,並非為約未來成親。
 
昔日的粟作和相關的祭儀不僅止於農作的功能,其實包含著多重的意義,涉及如祭祀、祝禱、狩獵、贈送分享、占卜與過年等。荷治與日治時,由於魯凱族部落多擅於與外來政權交涉,因而外來的統治對於魯凱族的社會慣俗,並沒有太多的干涉;魯凱族行之有年的小米祭所有的活動以及主祭者,沒有太大的變動。
 
國民政府來臺之後各種重大的轉變,影響了小米祭原有的樣貌。由於政府大興土木的交通建設,導致深山原本人跡罕至的部落與外來者接觸頻繁。物質文明的衝擊、教育普及,使族人不再信賴巫術,並視之為醫療缺乏、以狩獵維生的舊文化必要的心靈慰藉。由於基督宗教的進入,並經由在地化的過程逐漸與部落融合,對巫師的依賴已轉移到傳道人身上,過去與祭典相關的儀式改為由牧師主持拜,祈求基督賜福小米祭整日相關活動一切順利。烤小米餅占卜因信奉基督而不再舉行。
 
屏東霧臺的小米祭至今仍保留了「起身日」與「結親日」,原本限定男人才可以加的分享會──「打獵日」,在民國63年左右已改變成以鄰為單位,男女皆可與的形式,其後並舉行傳統歌舞和部落聯歡晚會。晚近尊重多元文化的思潮興起,政府與主流社會對於原住民的態度有所改變,臺灣原住民意識抬頭,外出工作的族人受此氛圍影響,開始回頭尋找自己的文化。部分魯凱族部落為排灣族部落仍然維持五年祭祭儀所舞,希望能夠回復過往的祭典。現今依然是由貴族、村長以及部落長老共同擔任主祭,不過,現今部落的小米祭儀已與小米的農作週脫鉤,除了「起身日」的分享活動之外,增加了許多文化展演的元素,如傳統的報戰功歌(Palailai)以及女子的盪鞦韆等。更有改以各種球賽、田徑等體能競賽,代替以往祭儀的繁文縟節,呼應著當代原住民運動選手崛起、聞名於國際的時代背景。
 
由於原鄉青年下山工作、求學,臺灣工業化後的城鄉差距等因素,導致部落人口外流嚴重,為了方便部落外出成員請假回鄉與歲時祭儀,近年政府推動原住民傳統歲時祭儀放假日,惟時間限縮,以往一個月的祭模式終究無法回復。
 
【撰寫者】
張慧端(政治大學民族學系副教授)
杜韋漢(政治大學民族學系碩士班學生,魯凱族)
 
「打獵日」後的分享,原本是男人集會分享後再帶食物回家分享給家中婦女,男女平等的觀念導致現在女性可以<a href='/Knowledge/Content?ci=2&cid=108'>參</a>加並直接分食-杜志康
「打獵日」後的分享,原本是男人集會分享後再帶食物回家分享給家中婦女,男女平等的觀念導致現在女性可以加並直接分食(杜志康攝)

部落試圖重新找回過去的生活樣貌,小米收穫祭當天增加了傳統技藝如男子射箭比賽-杜志康
部落試圖重新找回過去的生活樣貌,小米收穫祭當天增加了傳統技藝如男子射箭比賽(杜志康攝)

過去小米收穫祭的第三日之「女性結親日(Dakipakaraluwane),藉節慶之假結親已行分享及送<a href='/Knowledge/Content?ci=2&cid=74'>禮</a>之實。近年頭目決定讓部落成年未婚女子輪番盪鞦韆,宣告「吾家有女初長成」,可以接受求親-杜志康
過去小米收穫祭的第三日之「女性結親日(Dakipakaraluwane),藉節慶之假結親以行分享及送之實。近年頭目決定讓部落成年未婚女子輪番盪鞦韆,宣告「吾家有女初長成」,可以接受求親(杜志康攝)
 
「起身日」分享會結束後,部落所有成員雙牽圍成一圈,歌舞聯歡。惟男女不能混雜,舞圈中男性與女性之交界必須由已婚男女雙牽,未婚男女不能直接牽起手跳舞。魯凱族至今仍保有男女相敬如賓此一美德-杜志康「起身日」分享會結束後,部落所有成員雙牽圍成一圈,歌舞聯歡。惟男女不能混雜,舞圈中男性與女性之交界必須由已婚男女雙牽,未婚男女不能直接牽起手跳舞。魯凱族至今仍保有男女相敬如賓此一美德(杜志康攝)
 
考文獻】
1. 林恩顯、黃維憲等,《臺灣山胞歲時際儀文獻資料整理研究報告》,內政部委託研究計劃,1990。
2. 臺邦撒沙勒主編,屏東縣志數位典藏。重修屏東縣志(2012年版),原住民族篇。http://digital.cultural.pthg.gov.tw/chapter_list.php?no_id=103,2015.02.01下載。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