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全國宗教資訊網
 宗教知識+
宗教知識家
格西
::: 格西
*
0分
分享圖示
分享
勘誤圖示
勘誤
<a href='/Knowledge/Content?ci=2&cid=509'>格西</a>於<a href='/Knowledge/Content?ci=2&cid=91'>法會</a>中講解經義
格西法會中講解經義。(葉聰霈提供)
 
格西」(藏語拼音:Geshe,威利轉寫:dGe bshes)是「格瓦西年」(dGe ba’i bshes gnyen)的簡稱,意譯為「善知識」,或「良師益友」,舊時稱其為「Po ti bcu gsum(十三部)Rab ’byams pa」,或只稱做「Rab ’byams pa」(饒絳巴),意指通曉顯教十三部教授科目,或是作為確認成果的修行,到處巡遊各地僧院、戰勝辯論者。今時將「饒絳巴」(Rab ’byams pa)省略為「讓巴」(rams pa),也是指博士、學者。藏傳佛教的僧職稱謂繁多,大致上可分為:「封號性僧職稱謂」、「學位性僧職稱謂」、「戒律性僧職稱謂」和「寺院僧職稱謂」。「格西」即屬於「學位性僧職稱謂」,是宗教學位頭銜的總稱。如果用現代教育來比擬,相當於佛學博士。藏傳佛教中獲此頭銜的人數相當稀少,由於是僧侶透過長苦修與重重考試才獲得的稱謂,所以,能夠顯示一位藏傳佛教徒在佛學知識領域中所具有的豐富專業。

十五世紀後,藏傳佛教格魯派三大寺院(甘丹Ganden、哲蚌Drepung、色拉Sera)的教育、升遷與考試系統更趨完備,是提供啟蒙教育至取得「格西」學位的教育體系。在寺院學習的格魯派僧人有共同的學習教材,即「五部大論」,包含《釋量論》、《現觀莊嚴論》、《入中論》、《戒律本論》、《俱舍論》,分別對應佛教的因明、般若、中觀、戒律、俱舍等五個學門。背誦、辯論是西藏佛教寺院教育的學習特色,透過背誦經文可增加佛學基礎,透過辯論佛學問題可加強思辨能力,深刻理解佛教的玄奧義理。僧人主要藉由這兩個方式精通顯教的五部大論。

一般稱通過辯論考試者為「格西」,存在不同的級別和專業領域。在不同的場合下通過辯論考試者,被賦予的頭銜名稱也會不同,主要有四級:第一,「拉讓巴」(lHa rams pa)是對在拉薩的大祈願法會(sMon lam,傳大召)上取得大辯論勝利者的稱謂,是最高的學位,拉讓巴格西有「頭等格西」、「大召格西」之稱,例如,西元1959年初,獲此學位的第十四達賴喇嘛(丹增嘉措Tenzing Gyatso,西元1935-);第二,「措讓巴」(Tshogs rams pa)是對在藏曆二月二十日到三十日的薈供法會(Tshogs mchod,傳小召)上取得大辯論勝利者的稱號,措讓巴格西有「小召格西」之稱;第三,「林賽」(gLing bsre)是對在色拉和甘丹全寺辯論會上取得大辯論勝利者的稱呼,林賽格西有「闔寺格西」之稱;第四,「多讓巴」(rDo rams pa)是對在哲蚌大僧院全寺大殿門外石階前(Tshogs chen rdo gcal du,在大經堂石板地面上)舉行的大辯論上,取得此辯論勝利者的稱呼,多讓巴格西有「石階格西」之稱。

藏傳佛教授予格西學位的大寺院,不只格魯派三大寺,還有甘、川、滇和內蒙等不下數百座寺院。雖然攻讀格西學位的具體年限有長有短,有的十三、四年,有的十六、七年。但所攻讀的科目都相同,即是要熟讀上述的「五部大論」,經過答辯考試,才能取得相應的格西學位。成績優秀者獲得拉讓巴、措讓巴等顯宗博士學位,之後可以有資格進入密宗學院,學習密宗總論和各部分論,學制三至四年,辯論成績合格者就可獲得「昂讓巴」(sNgags rams pa,精通密乘格西),等於是密宗博士學位,例如,西元20世紀入藏留學的漢族佛教僧人中,唯一進入密宗學院學習獲得「昂讓巴」學位的「密悟格西」(西元1904–1966年)。另外,僧人若專精於某項學問也能考取某個格西學位,如鑽研西藏醫學可考取「曼讓巴」(sMan rams pa)、鑽研西藏曆算可考取「孜讓巴」(rTsis rams pa)等。

藏傳佛教僧侶的服飾除了在歷史上有不同的演變過程外,在地區上也有差異。大致上,現今藏傳佛教僧侶都是穿三件衣服,上身裡面是一件紅色無袖的「坎肩」,又稱「衷衣」。下身圍一條紫紅色的裙子,全身最外面再於肩頭脇下斜纏一件紫紅色的袈裟,袒露右肩,袈裟長度大約是身長的兩倍半,誦經時可再披上黃色或紅色帶褶斗篷式大披風,以防受寒。「格西」所著的服飾大致如上述,但其上身「坎肩」也可以是黃色,在肩口的部分鑲有紅邊。
 
【撰寫者】
吳宛真(法文理學院佛教學系碩士生)

<a href='/Knowledge/Content?ci=2&cid=509'>格西</a>於薈供<a href='/Knowledge/Content?ci=2&cid=91'>法會</a>中手持<a href='/Knowledge/Content?ci=2&cid=466'>金剛鈴</a>與鈴<a href='/Knowledge/Content?ci=2&cid=544'>鼓</a>並起讚唱誦
格西於薈供法會中手持金剛鈴與鈴並起讚唱誦。(葉聰霈提供)

考文獻】
1.許明銀,《西藏佛教史》,台北:佛哲書舍,2006年。
2.許明銀,《西藏密教》,台北:世樺出版社,2010年。
3.尕藏加,〈藏傳佛教寺院教育的發展歷史及其特質〉,《世界宗教研究》2004年第3,頁38-頁44。
4.山口瑞鳳著,許明銀譯,《西藏(下)》,台北:全佛文化,2003年。
5.多識仁波切,《藏傳佛教常識300題》,新北市:聖地文化,2011年。
6.李惠玲,《細說西藏歷史文化》,港:三聯書店,2014年。
7.弘學,《藏傳佛教》,成都:四川人民出版社,2012年。
8.克珠群佩主編,《西藏佛教史》,北京:宗教文化出版社,2009年。
9.金申,《西藏佛教美術獎座》,臺北市:藝術家,2006年。
10.楊清凡,〈西藏藏族服飾的演變與區域特徵〉,《聖地西藏:最接近天空的寶藏》,臺北縣:聯合報股份有限公司,西元2010年,頁63-頁75。
11.隱塵,《西藏唐卡》,臺北市:晶石文化,2005年。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