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全國宗教資訊網
 宗教知識+
宗教知識家
埃及神廟
::: 埃及神廟
* 首頁 > 宗教知識+ > 宗教建築 > 埃及神廟
*
0分
分享圖示
分享
勘誤圖示
勘誤
埃及EDFU神<a href='/Knowledge/Content?ci=2&cid=531'>廟</a>的<a href='/Knowledge/Content?ci=2&cid=528'>塔</a>門,其中供奉法老的守護神Horus
埃及EDFU神門,其中供奉法老的守護神Horus(劉虹君提供)
 
埃及神為神明的殿堂,主要有兩種用途,一是祭祀諸神,另一是祭祀已過世的「法老」,也就是古埃及的君王,法老自稱是神之子,是神在地上的代理人和化身。每一個神也都有自己的祭司團負責管理及祭祀,「祭司」為神明的僕人,主持各式祭典儀式。神中的活動大致分為兩類,一為日常祭祀,一為節慶祭典。日常祭祀活動在各個神中大致類似,包括每天早上為神明進行盥洗、更衣、進餐的活動,午餐和晚餐亦有祭祀,這些活動基本上可以說是模仿法老王的日常生活內容,因為埃及人想像神明的生活跟人類的生活是相同的;節慶祭典活動則根據每個神所奉祀神明及相關神話傳說,而有不同的活動方式。

典型的埃及神建築結構通常都有非常清楚的中軸線,所以建築外觀兩邊對稱,建築結構順著中軸線延伸,依序為「門」、「立柱庭院」、「立柱大廳」、「祭祀殿」等幾個主要元素所組成。由於建築用縱深結構延續,所以這些神都可以無限制地修建、增建下去,尤其是「門」,這是古埃及神建築的特色,也是最容易增建的部分,由對稱的東西兩個門樓和連接它們的天橋組成,象徵東西地平面,是太陽神每天必經之路。門上通常有國王高舉權杖打擊敵人的形象,象徵著對一切邪惡勢力的巨大威懾力。緊靠門,通常有國王的巨像或者高聳的方尖碑。門前面鋪設一條兩側擺滿石像的通道便成為一種慣例。進入門之後,神的屋頂逐漸降低,而地面卻逐漸增高,到了最深處的祭祀殿中,光線已非常黯淡,氣氛也愈加肅穆神秘。普通人只能進入立柱庭院,只有國王和大祭司才能到祭祀殿中,那裡供奉著神像或國王的雕像,只在盛大的宗教節日才被抬出神與公眾見面。
埃及神中最著名的兩座神為「卡納克神」與「阿布辛貝神」。卡納克神(Karnak Temple)位於尼羅河東岸的精華區域底比斯(Thebes),神建築的東西長約500公尺、南北長約1500公尺,外有圍牆環繞,並由10座門串連(6座東西向、4座南北向),是由26個立柱庭院、20間祭祀殿組成的複雜建築群體,內部設有供奉「阿蒙」(Amun或稱Amon)、阿蒙神之妻「穆特」(Mout)、和孔蘇(Khonsou)等眾神的神殿,附屬設施中還有法老王們以自己為名義所建造的眾多小神、祭、庭園,以及法老王在進行拜之前沐浴淨身用的「聖池」(sacred lake)等等,林林總總的建築物總稱為「卡納克神」。始建於中王國時第十二王(約公元前1991-1783年),不但是古埃及遺跡中規模最大的神,也是人類有史以來建築過最巨大、增建時間最長的建築物,卡納克神在初建完成之後,仍持續不斷進行增建長達1900年之久。由於經過這麼長時間的增建、改建之後,總面積佔地多達100公頃,相當於四座大安森林公園。

「阿布辛貝神」(Abu Simbel Temple,或譯作「阿布辛比勒神」),是由埃及史上最偉大的法老王拉美西斯二世(Ramesses II),於西元前1250年在尼羅河上游西岸所建造的神,該地在古代算是邊陲地帶,被視為「埃及的盡頭」。阿布辛貝神的建築手法與其他古埃及神完全不同,由於因應當地特殊的峽谷環境,故採用「鑿山建造」的方式,建築主體是挖掘天然山壁而成,深度達180公尺,神內部平均高度有5公尺,最高的部分將近9公尺。建築的正面利用山壁雕出四座巨型的拉美西斯二世(Ramesses II)坐像,每尊高達22公尺,光是石雕的頭部從左耳至右耳寬度就有4.2公尺,一個成人可以舒服地坐在石製耳朵裡。此外,在正面中央入口處的正上方,則雕飾著太陽神「拉-霍拉赫梯」(Ra-Horakhty)像,表示此神是為了獻給太陽神。這座神約於公元前1085年在戰亂中變成廢墟,由於當地強勁的北風帶來的泥沙堆積,阿布辛貝神在公元591年之前就已經陷入泥沙之中,直到公元1813年才被人們重新發現。這座氣勢雄偉的神在1956年曾經面臨一個嚴重的危機,由於亞斯文水壩(Aswan High Dam)的興建,導致尼羅河上游的水位暴增,阿布辛貝神即將被淹沒在100公尺的水面下,後來由聯合國教科文組織發起搶救活動,在許多國家的協助下,整座神被切割為1200多塊積木狀、每塊20噸重的石塊,再用卡車載運至山谷旁的山坡上,像積木一般用起重機組合回去,現今的阿布辛貝神就是重組後的結果。

如果說金字的建造代表了早建築史的最高成就,那麼神建築則是後建築的輝煌一頁。新王國時(公元前16世紀-11世紀)是神建築的黃金時代,在這個時,神建築的法則逐漸形成,神數量大增,規模也不斷擴大,反映出了古埃及宗教思想的進一步成熟。
 
【撰寫者】
林育嫺(輔仁大學宗教學系博士生)
 
埃及Philae temple費萊神殿的希臘羅馬式建築
埃及Philae temple費萊神殿的希臘羅馬式建築(劉虹君提供)

埃及卡納克神殿哈姬蘇方尖碑
埃及卡納克神殿哈姬蘇方尖碑(劉虹君提供)

埃及阿布辛貝神殿
埃及阿布辛貝神殿(劉虹君提供)
 
考文獻】
1.邱建一,《古埃及藝術》,臺北市:藝術家出版社。2003年。
2.後藤克典CG製作,劉佩宜譯,《CG世界遺產:古埃及》,臺北市:時報文化。2008年。
3.曾秉赫,《圖解世界七大古文明》,臺北縣中和市:華威文化。2011年。
4.蒲慕洲,〈古埃及神中的儀式和祭文:以潔淨及獻啤酒為例〉,《臺灣宗教研究》第4卷第2,頁205-219,2005年6月。
5.顏海英,《守望和諧:探尋古埃及文明》,臺北縣新店市:世潮。2000年。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