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全國宗教資訊網
 宗教知識+
宗教知識家
清真寺
::: 清真寺
*
0分
分享圖示
分享
勘誤圖示
勘誤
土耳其藍色<a href='/Knowledge/Content?ci=2&cid=523'>清真寺</a>以及叫拜<a href='/Knowledge/Content?ci=2&cid=528'>塔</a>照片
土耳其藍色清真寺以及叫拜。(劉虹君提供)
 
清真寺」一語,是從阿拉伯語意譯過來的詞,又有「清淨寺」、「回教堂」、「回回堂」、「拜寺」等等不同的稱呼。這個詞源於阿拉伯語的「Masjid」(麥斯吉德),其字面意思是「跪拜的地方」,英文音譯為「Mosque」。

簡言之,「清真寺」是伊斯蘭教皈信者(Muslim,中文音譯為「穆斯林」)聚會拜、學習教義的場所。起初,伊斯蘭先知穆罕默德(Muhammad)在自己所居住的小房子裡,帶領皈信者拜,那棟小房子,遂兼具「家屋」與「教堂」的功能與神聖性。由於伊斯蘭信仰與皈信者的日常生活密切結合,皈信者社群的聚落,大抵也圍繞著「清真寺」發展,演變到後來,「清真寺」也可說是一個「社群之家」;換句話說,這個屬於全體皈信者的「活動中心」,兼具有教育、社會、經濟、政治等多面向的意義與功能。

伊斯蘭文化流布甚廣,已與不同文明接觸、融合了很長的時間,以致於世界各地的清真寺,往往多有在地化的專用稱謂。如東南亞的馬來世界亦稱之為「Surau」,這個詞語一般指規模較小的清真寺,星五的大型聚會拜(中文或音譯為「主麻」,Salat al-Jum’ah)通常不在會此舉行;土耳其語裡則稱之為「Cami」,這個詞語所指的清真寺,較無特定內部宗派色彩。在古漢語裡,「寺」這一辭彙原意僅是「辦事處」,後因佛教傳入,將其宣教修學的場所稱為「寺」,「寺」這個詞才開始累積意義上的變化,終於成為具有宗教色彩的名稱。因為伊斯蘭教在華語世界曾經稱為「清真教」或「清淨教」,於是其宣教修學的場所便也以「清真寺」、「清淨寺」得名。

一般來說,早的大型清真寺,受到拜占庭與波斯建築風格很大的影響。建築體直線與曲面的簡潔對比,以繁複花紋圖案裝飾的圓頂與拱型構造,始終是清真寺所給予人最典型的視覺形象。然而,隨伊斯蘭文化與不同風土民情的相遇,各地清真寺的建築風格,也常能因地制宜而創造文化融合的特殊樣貌。比如在中國大陸,清真寺常以傳統宇、佛寺的風格呈現;在印度則往往融合印度教的風格;甚至也可以直接襲用主教教堂與其他神的既有建物,如今日位於土耳其伊斯坦堡(土耳其語:İstanbul)的聖索菲亞大教堂(英語:Hagia Sophia,土耳其語:Ayasofya),便是由天主教堂改為清真寺的有名例子。建材方面,也隨環境與條件許可而不拘一格,兩河流域缺乏森林與石礦,自古以磚造為主,伊斯蘭流傳各地後,舉凡木造、石造乃至於泥造的建物都可見到,並無特殊限制。建築內部的美術圖案裝飾,則多以幾何圖形與植物花紋、阿拉伯文書法為主,除了特殊的歷史與文化因素外,一般來說,人物與動物的圖案在清真寺裡是看不到的。

典型的清真寺建築,以眾人拜的拜殿為主,空間規畫有男女之別;另常見有召喚信眾來寺拜的高樓或高,稱為喚拜樓或宣樓;又有方便拜者更衣、沐浴的空間設計。依實際需要,其建築也可結合其他不同的生活機能。拜殿正面的牆向聖地麥加的方向,並有佈道者宣講教義、誦讀經典的講台。寺內不會看到神的形像或祭拜用的供品。

由於清真寺是皈信者拜獨一真神阿拉(Allah)的神聖場所,皈信者進入清真寺拜之前,必須先完成象徵淨化身心的沐浴儀式(大淨、小淨)。雖然先知穆罕默德所留下的教訓裡曾經提及:無論任何地方,只要潔淨,皆可作為拜的處所;但去清真寺與大眾一同拜確實有其重要性。因為伊斯蘭相當強調社群的和諧與連繫,相約在清真寺一起拜,能有力地維持社群的默契與一體感。

大型的清真寺,猶如大型的主教教堂一般,常寓有某種政治意義。一座由官方所興建的清真寺,其規模的宏偉與鋪張,不僅僅宣示此政權以伊斯蘭信仰與理念為依歸,同時也有意彰顯著其統治者在政治與經濟上的實力。十七世紀初,鄂圖曼帝國君主在伊斯坦堡所興建的大清真寺,就是極有名的例子(蘇丹艾哈邁德清真寺,俗稱藍色清真寺,土耳其語:Sultan Ahmet Camii)。伊斯蘭政權的統治者,其住處通常緊鄰著清真寺,體現政教間的密切關係,自從先知穆罕默德以來,這現象一直持續至今。

政治理念常透過在清真寺的演講而宣揚開來。古典伊斯蘭(西元七世紀中葉至十三世紀中葉),穆斯林政權的統治者哈里發(Khalifah),便常在清真寺拜中發布敕令。伊斯蘭歷史上的政治抗爭,也往往始於清真寺拜活動,教長常身兼政治活動的領導人。前伊朗革命領袖侯梅尼(Ruhollah al-Musavi Khomeini)從清真寺發動革命、推翻巴勒維政權(The Pahlavis),就是典型的例子。

伊斯蘭皈信者的社會生活,也與清真寺密不可分。所有重要的生命儀,全都在清真寺進行。如出生後的割、成年後的婚、一般節慶與社交活動,以及生命結束後的喪,信徒的一生,可以說以清真寺始,亦以清真寺終;甚至外出旅行時,對信眾而言,各地的清真寺也就像會館,可以提供食宿與其他幫助。

伊斯蘭世界中,兒童自幼讀誦經典、識字習字的啟蒙教育,通常也從清真寺的《古蘭經》教育開始。傳統上,《古蘭經》與聖訓的教學,也皆在清真寺中進行。整體而言,清真寺的講道內容,可以說涵括了生活的各個面向,除探究教義、檢討社會問題外,也對國際與政治時事加以針砭,藉以展現伊斯蘭的價值與世界觀。伊斯蘭世界著名的學府,常以清真寺為基礎發展而成,其顯著之例,如在公元十世紀末,埃及的愛智哈爾(al-Azhar)清真寺轉型為國家大學,至今仍是伊斯蘭世界的教育重鎮,培養出無數人才。
 
【撰寫者】
林長寬(國立成功大學歷史學系專任副教授)
米敬萱(國立清華大學中國文學系兼任講師)

埃及白色<a href='/Knowledge/Content?ci=2&cid=523'>清真寺</a>照片
埃及白色清真寺。(劉虹君提供)
 
北京的牛街<a href='/Knowledge/Content?ci=2&cid=74'>禮</a>拜寺照片
北京的牛街拜寺(清真寺)。(吳瑞明提供)
 
北京<a href='/Knowledge/Content?ci=2&cid=165'>伊斯蘭</a>協<a href='/Knowledge/Content?ci=2&cid=526'>會所</a>在的<a href='/Knowledge/Content?ci=2&cid=523'>清真寺</a>照片
北京伊斯蘭會所在的清真寺。(吳瑞明提供)

考文獻】
1.林長寬,〈清真寺〉,http://nrch.culture.tw/twpedia.aspx?id=4281,2009年10月29日。
2.馬歇爾.哈濟生(Marshell G.S.Hodgson),《伊斯蘭文明》(三卷),臺北:臺灣商務印書館,2015年。
3.阿赫美德(Akbar S. Ahmed)著,蔡百詮譯,《今日的伊斯蘭穆斯林世界導論》,臺北:商周出版,2003。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