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全國宗教資訊網
 宗教知識+
宗教知識家
噶瑪蘭族歲時祭儀
::: 噶瑪蘭族歲時祭儀
* 首頁 > 宗教知識+ > 宗教節日 > 噶瑪蘭族歲時祭儀
*
0分
分享圖示
分享
勘誤圖示
勘誤
新社部落豐年祭大會舞。劉璧榛提供
新社部落豐年祭大會舞。(劉璧榛提供)
 
噶瑪蘭族公訂的歲時祭儀假日大約是在每年七月中旬至八月間,族人實際舉辦豐年祭(Qataban)的日。族語qataban原指部落男子出草勝利後所舉行的儀式,是昔日族人主要的祭儀。花蓮與臺東地區的噶瑪蘭族人,因長年與阿美族混居,多與阿美族合併舉行豐年祭活動。為與當地阿美族豐年祭節慶有所區隔,噶瑪蘭人近年開始自行舉辦噶瑪蘭豐年祭。
 
噶瑪蘭族原居於蘭陽平原,噶瑪蘭語Kbalan是「平原的人」之意,是該族族人用來區別當時居住於山區被其稱為Pusulan之泰雅族的自稱。文獻上或稱之為「蛤仔難三十六社」,事實上歷史上其聚落的數量超過六、七十個。晚至公元1810年清政府才設治「噶瑪蘭廳」,又在公元1875年改制為「宜蘭縣」。
 
公元1796年吳沙率領漳州移民大規模武裝進入噶瑪蘭,噶瑪蘭族被迫離開原居地。公元1830年至公元1840年之間,五結鄉的加宛社人率先南遷,在花蓮平原北部形成一個新的加宛社聚集地;之後陸續有數千噶瑪蘭人移往此一新聚落,使該「大社」成為噶瑪蘭族的第二故鄉。清廷在「開山撫番」政策下開始進駐花蓮,公元1878年首先就遭遇加宛社的反抗,發生所謂加宛事件。戰事結束後總兵吳光亮採「勒遷以分其勢」的政策,命令部份加宛社及與戰事的撒奇萊雅族(Sakizaya)社眾遷離。自此噶瑪蘭族人又被迫南遷至花蓮豐濱及臺東一帶,散居各處,逐漸融入漢人或阿美族的社會。現在居住在蘭陽平原的噶瑪蘭人人數已少,且散居各處,沒有較大的聚落。噶瑪蘭人目前較具規模的部落是花東海岸豐濱鄉的新社部落與立德部落。至公元2014年登記人口約1,368人。
 
噶瑪蘭社會原有男子年齡組織,是母系制度,巫師皆為女性,過去以巫師(mtiu)為核心,由其代表族人經由傳統的巫師祭建立與女神及祖靈之間的關係,至今部落每年仍會舉行相關祭儀,其仍具有禁忌性,但是由於普遍接受基督宗教,導致該儀式日趨邊緣化並已於公元2008年中斷。
 
公元1980年代噶瑪蘭族開始尋根以及正名運動,並在公元2002年正式被政府認定為原住民的第11族。噶瑪蘭人重建民族主體意識的過程中,昔日豐年祭置換時空的演出,產生了一種新興的當代認同方式,具有關鍵性的作用與意義。昔日獵頭(sataban)回來舉行祭祀時所唱的歌曲被稱為qataban,此種祭歌同時也用來乞雨,過去只有老人和男人可以傳唱。由於噶瑪蘭人早已不再獵首,相關祭歌中斷已久,現今的祭儀與祭歌可以說是從老人的回憶與年輕人的想像中再創造出來的。
 
獵頭祭(qataban)歌舞的首度演出緣於一九八○年代,國立臺灣博物館為入館收藏在新社噶瑪蘭人的水田裡挖獲的石棺,在臺北的228紀念公園舉辦「豐濱之夜」晚會,邀集地方各群體加演出。當時新社頭目為表現特色,策劃演出異於周遭阿美族歌舞的噶瑪蘭傳統巫師祭儀(kisaiz/pakelabi),並以獵頭祭(qataban)歌舞結尾。該演出是刻意向當時部落耆老學習傳統文化──以巫師祭及過去獵頭的歌舞為主,動員部落老少,凝聚部落共識下的產物。這種舞臺形式的噶瑪蘭族祭儀展演(qataban)接著也在公元1991年宜蘭縣政府的「開蘭日」系列活動中成為重頭戲之一。從公元1993年到公元2002年正名成功這段間,更在首善之都臺北與花蓮不斷應邀演出,如公元1993年及公元1996臺北縣政府烏來原住民文化藝術節、公元1994及公元2000花蓮縣文化中心、公元1996年文建會國家音樂廳、公元1997年臺北市政府、公元1998年國立藝術學院及公元2000年花蓮文化局等。在臺北都會的節慶舞臺上、文化活動中、臺北市政府前、總統府前凱達格蘭大道更名典上,頻繁且脫離部落脈絡下的噶瑪蘭族祭儀歌舞展演(qataban),被視為代表過去的傳統文化,經由媒體擴大傳送,讓他群認識「我們是誰」,使得噶瑪蘭族的族群性認同能獲得外界的承認,並以此作為其群體的標示,與其他群體作區隔。
 
同時一九九零年代,來自宜蘭、花蓮、臺東及臺北等地的噶瑪蘭後裔或女婿近二百多人,數度重返祖先的家園──宜蘭此一歷史記憶中噶瑪蘭人群居之地,在流流舊社舉行噶瑪蘭族祭儀歌舞(qataban)。散居各地的族人手牽手圍在大葉山橄樹(kasop)下進行噶瑪蘭族歌舞(qataban),並一定會在山橄樹下或傳統住屋前大合照,舊社的山橄樹被視為祖先留在家屋旁的樹,代表其不滅的精神;照片往往被掛在各地族人的客廳中,成為共同的「聖」經驗與集體記憶。返鄉、尋親為主軸的噶瑪蘭族歌舞(qataban)活動讓所有與的人分享認同,變成凝聚新人群的工具,宜蘭、舊社及山橄欖樹成為象徵祖先傳統文化的符碼,逐漸喚起、形塑了「噶瑪蘭人」的集體認同與情感。
 
【撰寫者】
張慧端(政治大學民族學系副教授)
劉璧榛(中央研究院民族學研究所副研究員)
 
新社部落豐年祭女性歌舞。劉璧榛提供
新社部落豐年祭女性歌舞。(劉璧榛提供)

新社部落天主堂豐年祭男性耆老歌舞。劉璧榛提供
新社部落天主堂豐年祭男性耆老歌舞。(劉璧榛提供)

立德部落豐年祭男性歌舞。劉璧榛提供
立德部落豐年祭男性歌舞。(劉璧榛提供)
 
考文獻】
1. 劉璧榛,〈從部落社會到國家化的族群:噶瑪蘭人qataban(獵首祭卅豐年節)的認同想像與展演〉,《臺灣人類學刊》8:2:頁37-83,2010。
2. 劉璧榛,〈對「新」族群的追問-噶瑪蘭人的當代認同想像〉,中央研究院民族學研究所數位典藏 http://www.ianthro.tw/p/5923,2015.02.01下載。
3. 維基百科。噶瑪蘭族。
http://zh.wikipedia.org/wiki/%E5%99%B6%E7%91%AA%E8%98%AD%E6%97%8F,2015.02.01下載。
4. 臺灣原住民數位博物館,噶瑪蘭族地理分布, http://www.dmtip.gov.tw/Aborigines/Article.aspx?CategoryID=1&ClassID=1&TypeID=1&RaceID=4,2015.02.01下載。
5. 臺灣原住民神話與傳說。噶瑪蘭祭典。 http://ticeda.moc.gov.tw/shenhua/010gmlan/010jidian.html,2015.02.01下載。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