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全國宗教資訊網
 宗教知識+
宗教知識家
賽夏族歲時祭儀
::: 賽夏族歲時祭儀
* 首頁 > 宗教知識+ > 宗教節日 > 賽夏族歲時祭儀
*
0分
分享圖示
分享
勘誤圖示
勘誤
176-1-new-祈天祭:竹占選出的助祭以祭品–豬肉串、小米及貝珠,在距離祭屋 數十米處向東方獻祭-潘秋榮
祈天祭:竹占選出的助祭以祭品–豬肉串、小米及貝珠,在距離祭屋 數十米處向東方獻祭(潘秋榮攝)
 
賽夏族分佈於新竹縣五峰鄉五指山麓和苗栗縣南庄、獅潭兩鄉丘陵地,與泰雅族、客家人雜居,人口約六千餘。賽夏族族訂的歲時祭儀假日是矮靈祭和祈天祭,二者都是族人全族性、重要的祭典。依慣例是在偶數年農曆三月中旬舉行祈天祭,奇數年的農曆十月中旬舉行矮靈祭,並依據各年所決定的實際舉辦間選擇一天,公告放假。
 
族人過去與天候相關的祭典有祈晴祭、祈雨祭、鎮風祭及驅疫祭,是分開舉行;現在已合併舉行,稱為祈天祭(’Oemowaz ka kawas)。族語kawaS意指天,’Oewaz 是祈求的意思。此一賽夏人與天候對話的祭儀,緣於祖先曾遭逢大雨、洪水,由潘姓氏族祭天求晴才停止災難,並成為全族性與農事、天候相關,祈求風調雨順的祭典。目前分大祭和小祭,小祭與矮靈祭同一年舉行,為一天,在播種之後,每年農曆三月十五前以占卜決定日。隔年是大祭,為三天。祈天祭由撒氏Sawan (包含潘、錢、根三個漢姓)司祭,但必須由章姓氏族發起、在風姓氏族的見證下才展開相關事宜。
 
大祭首先由南北群兩群各姓氏長老在河畔就祭典事宜舉行協調會談ayalaho。第二天是在河邊殺豬,各姓氏長老代表以豬肉串和酒向東方獻祭祖先,並在河邊午餐。這二天都是在中港溪支流大南河畔舉行。最後一天是在祭屋舉行,當日禁止喝水。在屋內製作小米團的過程中,嬰兒可進行摸背儀式,以求健康。之後族人分食飯糰,傍晚由主祭獻祭小米糰、豬肉和貝珠,同時必須緊閉祭屋的門窗。如逢小祭,只舉行第三天祭屋內獻祭等活動。
 
矮靈祭-族稱paSta’ay(巴斯達隘)為賽夏族兩年一次最重要的祭典;賽夏族人長受到異族衝擊,固有祭儀與文化日趨式微的情境下,矮靈祭具有與賽夏族人共存亡的關鍵意義。該祭儀原來屬於族人高度私密性的祭儀,每年舉行一次,不容許非親友的異族加。日治時禁止經常性大規模的聚會,族人為護祭才改為每二年舉行一次。全族原來聚集同一地點舉行,日治時分為南、北二祭團,南祭團賽夏族在苗栗縣向天湖舉行,北祭團在新竹縣五峰鄉大隘社舉行。早年南祭團的祭場因接近平地而易受干擾,數十年前才移往海拔約七百公尺的向天湖祭場。
 
矮靈祭祭祀的對象是族人傳說中的矮人,族人與矮人之間相處的經驗似乎深刻反映著族人傷痛的異族接觸經驗。相傳距今三百多年前,今大隘村賽夏族部落對岸山洞裡,住著一群身高不滿1公尺的矮人ta’ay,他們行動迅捷並且頭腦聰明,經常教導賽夏族人農耕漁獵技術和治病的方法,族人因而每年收成後會邀請他們喝酒同樂。但矮人常在酒後調戲族中婦女,導致族人心生不滿,決心進行報復,於是暗中將矮人乘涼的山枇杷樹砍斷一半,再塗抹泥土遮掩。當矮人成群上樹,樹幹不堪負荷而折斷,矮人紛紛墜落河谷死亡,僅餘兩名逃過一劫。兩名倖存的矮人離去前忍悲傳授訓誨族人的祭歌,告誡族人須每年祭拜矮靈,否則必有災禍,隨即東方離去。由於隔年開始災禍連連,族人恐慌地認為受到矮人詛咒,為請求原諒、慰藉矮靈,於是改變原來的收穫祭儀,在秋收之後農曆十月中旬月圓之夜起,連續三個夜晚舉行儀式祭祀矮靈。
 
矮靈祭歌共有十六章,三十五節,二百三十二句與十七個曲調,每節以一種植物的尾音押韻,與儀式中之迎靈、娛靈、送靈舞步相配合。祭歌內容包含控訴族人殺害矮人、矮人對族人的訓誨,歌詞以迎靈開始,隨著章節的不同,在祭歌與舞步的律動中重現矮人與賽夏人之間的恩怨情仇。
 
賽夏族是父系氏族社會,矮靈祭係由各氏族共同與、合作完成。由於朱姓族人能夠最完整、正確地學得祭歌,因此由朱姓族人擔任主祭,朱家的媳婦、女婿都必須與祭典間的各項工作。此外,每十年一次在祭典會有大祭旗或稱高旗 sinaton出場,是一枝掛著紅布與白布長約15公尺帶尾的竹子,每隔一段時間由背旗者繞場一圈,是所謂「大祭」。大祭旗由豆姓製作,豆姓和絲姓輪流背負,芎姓當助手–但不能背大祭旗,其他姓氏不能碰祭旗。相傳古時瘟疫流行,朱姓家族幾乎滅絕,夏家將族中女子嫁給僅存的一位朱姓男子,使其能夠綿延後代。朱家感恩乃贈予夏家布匹等物,夏家在祭典時為表榮耀,將布匹掛在竹竿上展示,演變成「大祭旗」。賽夏族人一生中要摸背旗者的背兩次,第一次是出生後第一次十年大祭,第二次是長大成人後。
 
祭典前一個多月秋收後,耆老會登門拜訪朱姓長輩,提醒祭典即將屆臨,請擇率族人共同商定祭kakawaS,kawaS為天的意思,也就是向天申告舉行祭典的日。之後族人就必須遵守各種禁忌,如不可與人吵架或打罵小孩,儘量避免孕婦加,祭場中勿唱祭歌以外的歌曲,以免觸怒矮靈。接著朱姓會主動與各姓溝通,聽取各方意見。十一月初必須在族群發祥地–中港溪合流處舉行協調會,重申祭典的重要意義與注意事項,南北祭團各姓長老或代表及唱歌者皆須加,結束前開始練習平日禁唱的祭歌,由朱姓分送芒草結給各姓,之後族人即將芒草結繫在身上,以及其他如門楣、車、穀物、農具、獵具、廚房、廳堂、桌椅等,以防範矮靈作祟,直到祭典完畢才可除去。各氏族也開始由主祭領導分頭準備祭品、練唱祭歌等。
 
祭典依程序分為迎靈rara:ol、延靈kiSrina:olan、娛靈kiStomal、逐靈papatnawaSak、送靈papa’oSa’五個階段。
 
各氏族代表先在第一天上午前往祭屋(會靈所),調解二年間所發生的爭執與不平之事,由朱姓以銅板或貝串珠及米酒,向矮靈求赦。姓氏之間的爭執,由二姓長老合飲表示和解,家中的爭執由家長與朱姓合飲表示得到矮靈的寬恕。各姓氏向朱姓辦理,朱姓則向風姓長老辦理。之後主祭們各持一串肉、小米酒,面向東方祭告、恭請矮靈降臨homabos,結束後分發豬肉予各戶。
 
朱姓長老於第二天清晨先在祭屋中以煙斗、魚和泉水迎接矮妣koko’ yoe’aw前來,唱祭歌的第一章招請歌rara:ol,並由朱姓媳婦樁米,男士打米糕以備迎靈之用;此時外人不准在場。之後其他氏族的長老才能在各自的祖靈屋中獻祭,將酒食置於廳堂地上,請矮靈前來享用。傍晚各姓代表攜帶祭品及贖金至祭屋迎接矮靈kiSrina:olan,在祭場預跳迎靈之舞到天黑,第三天清晨再跳一段舞後解散。
 
第三天也就是正式祭典的第一天,傍晚全體族人穿著傳統服裝,掛上「臀鈴」,備妥姓氏「肩旗」,在祭屋前集合。先自祭屋內起唱祭歌第一章「招請」,再以歌舞方式前往主祭場後轉成一開口的舞圈,其它族人隨後加入,手拉手圍成右轉的圈子跳舞、唱kiStomal──真實之歌娛靈,直到第四天清晨。南祭團在歌舞約一小時之後,由朱姓男子護送蛇鞭進場,主祭和朱姓長老在場中揮動蛇鞭驅邪祈晴,並讓孩子摸揮蛇鞭人的手臂以祈求健康。場中反覆唱第一章至十一章的祭歌,直至午夜後停止。由朱姓及風姓長老站在臼上,訓誡族人虔誠致祭,檢討族內近兩年的情形,勉勵大家團結一致,維持賽夏族光榮的傳統等。並由主祭向族人巡酒,先敬長老,再倒酒給舞者,一巡後再倒酒給圈外的觀眾;與的遊客必須先繫上芒草並在贖金箱投入贖金,以求平安。
 
第四天傍晚與前一日同樣舉行歌舞。第五天的歌舞在清晨突然停止,舞圈縮成數層同心圓,祭帽齊聚祭屋前向東方,唱送別之歌kiSpapatna’oral逐靈。
 
第六天清晨先由兩個青年──一為朱姓、一為其他姓氏上山砍回竹梢2枝,為矮靈作糧(矮靈旅途的食糧)。另派二名青年上山砍取榛樹,綁芒草結於其上。此時兩名朱姓媳婦取下祭屋的芒草及包好的米糕後跑出,繞祭場一週將芒草和米糕向東方丟置,轉回祭屋分享米糕──代表矮人留給朱家的福分,不再出來;兩個青年也緊追其後丟置竹葉枝。族人在祭場齊唱送靈之歌,把手上的芒草結往東方丟棄後,結束儀式。隨後是一連串以男性為主的儀式:將榛樹架成橋狀,青年依次跳取芒草結,再拉下所架榛樹,毀架後由全族青年合力搶折樹枝,往東方丟棄,表示將矮靈送走,儀式即告結束。隨後由朱家犒賞毀架者,並在祭場供餐。各姓氏亦輪流宴請朱姓祭司全家及與祭典有勞者,再唱一次砍竹梢之歌,分享象徵矮人福分的食物;輪到之家表示德、福、喜集於此家。最後族人再聚集於昔日矮靈住處附近的河谷,由主祭們面向東方獻祭為矮靈送行,族人歡樂共享午餐後結束長達一個月的活動。
 
【撰寫者】
張慧端(政治大學民族學系副教授)
潘秋榮博士(苗栗縣議員、賽夏族 )
 
矮靈祭祭<a href='/Knowledge/Content?ci=2&cid=148'>期</a>前族人的結芒草儀式,以決定當年祭典的日<a href='/Knowledge/Content?ci=2&cid=148'>期</a>。圖中是五峰及南庄朱姓<a href='/Knowledge/Content?ci=2&cid=323'>長老</a>-潘秋榮.
矮靈祭祭前族人的結芒草儀式,以決定當年祭典的日。圖中是五峰及南庄朱姓長老(潘秋榮攝).

矮靈祭第三天的逐靈歌舞,隨著不同的祭歌內容,有不同的舞步變化。攝於2014五峰鄉賽夏族矮靈祭。黃郁芳提供
矮靈祭第三天的逐靈歌舞,隨著不同的祭歌內容,有不同的舞步變化。攝於2014五峰鄉賽夏族矮靈祭。
(黃郁芳攝)

各氏族男子有義務在矮靈祭場中整晚舞動舞帽–kilakil代表氏族。2012年僅有風、豆二姓氏執行之。潘秋榮提供
各氏族男子有義務在矮靈祭場中整晚舞動舞帽–kilakil代表氏族。2012年僅有風、豆二姓氏執行之。
(潘秋榮攝)

最後一天清晨ta’ay〈矮人〉即將離開,青年跳摘芒結,象徵矮人的墜落,祭場中儀式緊湊而亢奮。潘秋榮提供
最後一天清晨ta’ay〈矮人〉即將離開,青年跳摘芒結,象徵矮人的墜落,祭場中儀式緊湊而亢奮。
(潘秋榮攝)
 
考文獻】
1. 潘秋榮,《小米、貝珠、雷女:賽夏族祈天祭》,臺北縣:臺北縣文化局,2000。
2. 文化部文化資產局:http://www.boch.gov.tw/boch/,2015.02.01下載。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