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全國宗教資訊網
 宗教知識+
宗教知識家
新古典主義式教堂
::: 新古典主義式教堂
* 首頁 > 宗教知識+ > 宗教藝術 > 新古典主義式教堂
*
0分
分享圖示
分享
勘誤圖示
勘誤
新古典主義<a href='/Knowledge/Content?ci=2&cid=331'>教堂</a>-巴黎名人<a href='/Knowledge/Content?ci=2&cid=337'>祠</a>-黃恩宇
新古典主義教堂-巴黎名人(黃恩宇攝)

18世紀對於建築史與藝術史來說,是個複雜的年代,因為其涵蓋了晚巴洛克(Baroque)與洛可可(Rococo),更標誌著新古典主義(Neoclassicism)的出現。18世紀中起,歐洲再次興起古典熱潮,被稱為新古典主義,其延續至19世紀中葉,且在之後仍未完全消退。如同文藝復興(Renaissance)時代,新古典主義者強調各種面向與古典希臘或羅馬的關連,包括文學、藝術與建築等等。但與文藝復興不同的是,18世紀由於考古學的興起,人們對於古代事物有更深刻的認識,且這個年代亦為啟蒙思想興起的年代,理性主義主宰著當時的知識分子,新古典主義建築師視古典希臘與羅馬建築為理性的表現,故他們強調建築結構上的簡潔與平衡,並對希臘與羅馬建築原型(prototype)有極為嚴格的模仿。新古典主義建築師摒棄巴洛克建築的繁複裝飾與塑性表現,認為其不能呈現古典建築在風格上的純粹性,也不具備如古典建築在結構上的誠實。 
 
18世紀中的義大利建築師與畫家皮拉尼西(Giovanni Battista Piranesi, 1720-1778)是引起這一波新古典主義熱潮出現的關鍵性人物,他曾在威尼斯受建築訓練,並於1740年移居至羅馬,當時羅馬城內的古代建築廢墟引發他極大興趣。皮拉尼西在往後數年出版了幾本以古羅馬為主題想像圖集,這些圖集以平面、立面、剖面與透視圖呈現了他對古羅馬城市與各種類型建築的理解,且十分強調建築的構造,有些來自真實的考古依據,更多是基於這些事實的推測與想像;皮拉尼西的想像圖集暗示了建築考古知識運用在建築設計上的可能性,因而啟發了往後的新古典主義建築師。
 
當時法國的理性主義對新古典主義建築也有著推波助瀾的作用,其來自於法國哲學家與數學家笛卡兒(René Descartes, 1596-1650)所強調的清晰性與數學的準確性。17世紀的建築師帕勞特(Claude Perrault, 1613-1688),同時也是一位外科醫生、解剖學家、物理學家、自然史學家與作家,曾透過著作與建築作品,有意識地將歷史與古典做為基礎,建立新的原則;他所設計的巴黎羅浮宮東翼被眾多法國建築師與評論家視為完美的典範,他亦重新翻譯重要古典建築著作-古羅馬建築師維特魯維烏斯(Vitruvius)的《建築十書》(Ten Books on Architecture),除了加上精美插圖之外,亦加上許多個人詮釋與見解,這些都影響了往後新古典主義建築理論與設計。此外,18世紀的建築理論家兼穌會教士洛吉爾(Abbe Marc-Antoine Laugier, 1713-1769)的著作《建築論叢》(Essai sur l'Architecture)也提供了新古典主義建築與藝術了理論基礎,他在書中探討人類原始建築的樣貌,其呈現建築結構最基本的獨立柱、楣樑以及表達斜屋頂的山牆,除此之外,其他都應視為次要的,藉此,他批判了文藝復興建築的形式與裝飾。
 
蘇福樓(Jacques-Germain Soufflot, 1713-1780)為正式開啟新古典主義建築設計的法國建築師,他曾於1731年至羅馬學習建築,並在法王路易15的情婦龐巴度夫人(Marquise de Pompadour, 1721-1764)的協助下,於1749年至羅馬完成建築教育,並加入1750年從羅馬出發的義大利之旅,觀許多重要的古代建築與考古遺址,其中甚至包括義大利南部的古希臘殖民城市帕埃斯圖姆(Paestum)以及當地的希拉(Hera)女神;蘇福樓在羅馬的建築教育與這趟旅行,明顯地反映在他往後的新古典主義建築設計上。蘇福樓所設計的巴黎聖幾內維教堂(Ste-Geneviève)為新古典主義建築的第一個重要代表作,其被前述理論家洛吉爾視為完美建築之第一例。教堂始建於1757年,完工於1790年;教堂完工時法國正處於革命熱潮中,當時的革命政府將教堂轉變為「先賢」(Panthéon),作為安葬與緬懷法國名人與偉人的紀念性建築。當初法王委託蘇福樓設計此教堂時,待這是一座能與羅馬新聖彼得教堂(New St. Peter's Basilica)與倫敦聖保羅教堂(St Paul's Cathedral)相互媲美的教堂,蘇福樓決定不從過去的巴黎或法國教堂尋找靈感,而企圖從帕勞特或洛吉爾的建築理論建立設計的方向。
 
聖幾內維教堂的平面為十字形,中殿與翼殿交叉的上方為一個巨大圓頂,圓頂下方由圍繞的立柱支撐;入口門廊仿如一個古典神的山牆面,由十多根高大獨立的柯林斯柱式(Corinthian Order)支撐;室內的部分不論是中殿或是翼殿,亦有成排的柱列;這些室外與室內柱子都不是壁柱,而是真實承擔結構作用的柱子。雖然這間教堂擁有許多如同古羅馬或古希臘神的特徵,但藉由巧妙設計,圓頂下方與中殿外牆上方皆開有大量窗戶,因此室內的光線相當明亮且富有變化,仿如中世紀的哥德式教堂。結構的誠實以及理性的形式與量體,讓這座教堂成功地結合古典神哥德式教堂的特質;其有著古典建築的秩序與純粹性,亦有著歌德建築的明亮與輕盈感。
 
同樣在巴黎,由威農(Alexandre Pierre Vignon, 1763-1828)所設計的馬德蓮教堂(L'église de la Madeleine)亦為新古典主義教堂的代表作之一。此教堂原為法王路易14委託迪艾文(Pierre Contant d'Ivry, 1698-1777)所設計,原設計類似於聖幾內維教堂,有一個十字型平面,中殿與翼殿交叉部分上方亦為一個大圓頂,迪艾文在工程開始前即已過世,到了1806年,拿破崙將未完成的教堂改為法國忠烈,名為「偉大軍人的光榮聖殿」(Temple de la Gloire de la Grande Armée),並委託威農進行修改設計。在拿破崙的授意下,拆除已興建的部分,將原本十字形平面的翼殿移除,修改成完整的長方形古典神外觀,四面由52根柯林斯柱式圍繞著。這座建築後來又被建議改回教堂使用,也曾一度被考慮做為火車站,但在1842年完成時,終於確定作為教堂使用。
 
新古典主義也蔓延至歐洲其他地方,各國都出現了許多代表性的新古典主義建築。由英國建築師吉比斯(James Gibbs, 1682-1754)所設計的倫敦聖馬丁教堂(St. Martin-in-the-Fields)是一間有趣的新古典主義教堂教堂的量體如同一間柯林斯柱式的古典神教堂入口類似神的山牆與門廊,但教堂中殿的上方卻立了一座如哥德式教堂意象的鐘
 
荷蘭阿姆斯特丹亦有一座隸屬主教會的有趣新古典主義教堂-摩西與亞倫教堂(Mozes en Aäronkerk, 1837-1841),位於過去的阿姆斯特丹猶太區;荷蘭在16世紀下半開始成為一個獨立國家後,亦脫離羅馬主教成為一個新教國家,1660年起,阿姆斯特丹開始禁止任何主教會的公開儀式與拜,主教徒只允許在家裡聚會。主教徒在此猶太區邊緣的一間房子內建立家庭式教會,這間房子名為摩西,幾十年後另一間稱為亞倫的房子也加入這個家庭式教會。19世紀初時,荷蘭解除對主教的禁令,因此這裡得以重新建立一座體面的教堂,並以摩西與亞倫為教堂的名字;摩西與亞倫教堂由比利時建築師蘇伊斯(Tilman-François Suys, 1783-1864)設計,立面入口為古典神式的門廊,由四根多立克柱式所支撐上方的山牆,入口兩側各有一個有趣的浮雕像,分別為摩西與亞倫,雕像的上方則為兩座高大的鐘
 
整體來說,新古典主義建築的發展與18至19世紀歐洲各國為展現其國力有很大的關係,支持新古典主義式教堂的最大動力並非來自於羅馬主教會,亦非來自於新教。教堂雖然是新古典主義建築中的一種重要類型,但卻不是最重要的;反而許多過去建築史未曾普遍出現的建築類型,包括大型博物館、圖書館、大學館樓、國會等等,則大量使用新古典主義風格興建,這些建築除了可連結至18世紀的啟蒙運動或理性主義外,亦用來展現國家力量、政治意涵與價值觀點,藉其形式與古典羅馬或古典希臘進行連結。此外,亦如我們所見,許多一開始由國家力量所興建的新古典主義教堂,隨後可能被改變為其他用途。與新古典主義在同時流行的尚包括所謂的哥德式復古式樣,其亦受到前述建築理論家洛吉爾的影響,強調結構的純粹與誠實,但這些建築師卻更為欣賞北方歐洲發展出來的哥德式建築,而非南方的古典希臘與羅馬建築。而無論新古典主義或是歌德式復古,這些啟蒙時代的建築都非常強調建築之「真實」與「原初」的價值(true and original values),進而影響了19世紀末開始萌芽的現代建築運動。
 
【撰寫者】
黃恩宇(中國文化大學建築及都市設計學系助理教授)
 
考文獻】
1. 傅卿,《圖說西洋建築發展史話:跨越西方世界時空五千年的建築變遷》,臺南:建築與文化資產出版社,2009。
2. 陳瀅世審譯,《建築風格學》,臺北:龍溪國際圖書有限公司,2006。
3. Christian Norberg-Schulz. Meaning in Western Architecture. New York: Rizzoli, 1983. 
4. David Watkin. A history of Western Architecture. London: Laurence King Publishing, 2000.
5. Robin Middleton & David Watkin. Neoclassical and 19th Century Architecture. New York: Rizzoli, 1987.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