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全國宗教資訊網
 宗教知識+
宗教知識家
佛教2
::: 佛教2
*
0分
分享圖示
分享
勘誤圖示
勘誤

法輪(魚籃文化繪製)
 
法輪」在佛教用語中,為對佛法的喻稱;又作轉梵輪。為八相成道之一。釋尊一代化儀總共有8種相。其中,轉法輪即指釋尊為令眾生得道而說法,其由來有二。
 
一、「輪」cakra本為印度古代之戰車,以迴轉戰車即可粉碎敵人,譬喻佛陀所說之教法於眾生之中迴轉,即可破碎眾生之迷惑。而「輾轉」不停,不滯於一人一處,以及佛所說之教法「圓滿」無缺,因此將佛法稱為「法輪」。
 
二、又轉輪聖王轉動金輪,以降伏怨敵;所向之處悉皆歸伏,而釋尊以說法降伏惡魔,亦能消除世間的災難,而成一個圓滿完善的世界,故稱轉法輪
 
而在佛教中對於「法輪」與「梵輪」的異同,有不同見解。有一種說法認為,法輪就是梵輪,因為梵在佛教有清淨之義,而佛陀的說法也是教導清淨,且佛的別名為「大梵」,形容佛的聲音時也常用「梵音」,而相傳佛陀初成道時,有一神「梵天」來請佛陀轉法輪,而佛陀說的法中有稱為四「梵」行心,因此認為法輪就是梵輪。而另一說法認為,法輪跟梵輪兩者的內涵不一樣,梵輪為教示佛教教義中之慈、悲、喜、捨四無量心及四禪定法之禪定聖道,而法輪則是教示佛教教義中之苦、集、滅、道四聖諦及修持智慧之道,因此兩者不相同。
 
【從佛法言】
 
法輪」:梵語 dharmacakra,巴利語 dhammacakka。
 
一、以輪比喻佛法,其義有三:(一)催破之義:因佛法能摧破眾生業障與罪惡,猶如轉輪聖王之輪寶,能輾摧山岳巖石,故喻之為法輪。(二)輾轉之義:佛之說法如法輪,猶如車輪之輾轉不停,故稱法輪。(三)圓滿之義:因佛所說之教法圓滿無缺,故以輪之圓滿喻之,而稱法輪
 
二、指佛陀三轉四諦之法輪:(一)示轉:示知「此是苦,此是集,此是滅,此是道」。(二)勸轉:勸示「此是苦,汝應知;此是集,汝應斷;此是滅,汝應證;此是道,汝應修」。(三)證轉:證示「此是苦,我已知;此是集,我已斷;此是滅,我已證;此是道,我已修」。此四者之關係為:「知苦(果)、斷集(因)、慕滅(果)、修道(因)。」
 
佛教說法,釋迦牟尼佛在鹿野苑的第一次說「法」──「四聖諦」,在佛教歷史上稱為「初轉法輪」,又因為佛陀從不同的角度宣說三次相同的法,是故在佛教史上稱為「三轉法輪」,「法輪」因此成為佛法的代表性標誌。「法輪」的基礎結構由內而外依序為輪轂、輪輻及輪輞。輪轂代表了佛教的戒律,因為戒律是冥想修煉的本質核心;八個輪輻代表了佛教的八正道,因為八正道是破除無明的利器;輪輞則是指將所有事物匯聚再一起的正念或三昧。
 
 

法輪(魚籃文化繪製)
 
 
以下為考懺雲法師《佛遺教經表解》所作之法輪喻義對照表:
 
三學 八正道
 
法輪
轂(音穀) 正見、正思維
輻(音福) 正語、正業、正命
輞(音網) 正精進、正念、正定(三昧)
 
詮釋
 
法輪
(如轉論聖王之輪寶)
摧毀──煩惱 三障──惑(煩惱)、業、苦
 
碾平──心地
生佛 ┐
空有 │ 平等
怨親 ┘
運轉──眾生 轉迷為悟,轉識成智;
轉凡成聖,離苦得樂。
 
然而法輪的形象,並無絕對,但其樣貌都是由上述的基礎原型所改編。在古時有的佛教派別,其法輪有20多個輪輻,代表佛教教義的「四聖諦」、「八正道」、「十二因緣」……等,而在現在的佛教派別中,法輪也有4個輪輻或10個輪輻的,代表佛教教義中的四聖諦與十善。而法輪中心部的圖案有蓮花寶座形,也有帶「卍」字圖案的。
 
【佛法法輪法輪法輪
 
佛教中所稱的「法輪」,與民間常見的「法輪功」的法輪圖形並不相同。兩者的宇宙觀以及內涵也不盡相同,法輪功的「法輪」雖然蘊含有一部分佛教的義理,但其本質較如同集百家之說,且在法輪功書籍中,稱自己的法輪為「法輪」,而提及佛教時,則將之稱為「佛家的法輪」,顯見其自身亦認為與佛教所稱「法輪」是有所區別的。
 
法輪功的核心理念是真、善、忍,認為此為宇宙的特性,堅守者會有善報,背離則會受到懲罰;佛教之核心概念為戒、定、慧。兩者的善、惡之報相似,但佛教講「無漏」[[1]]之善。但就實質內容言,佛教有「三藏十二部」,佛典有一多卷,理論以「三法印」、「一實相印」為依據,講「畢竟空義」、「第一義空」等,目的在離三界、出輪迴、證涅槃;修行方法各宗各派不同;南傳、北傳、藏傳亦各有異。總之,無論理論、目的與修行方法,都有根本的不同點。
 
 
 

雲林縣林內鄉白馬山菩提寺牌坊的法輪(陳美華攝)
 

臺南市中西區普濟殿建築上的法輪(陳美華攝)
 

【撰寫者】
熊琬(華梵大學佛教學系教授)
 
 
考文獻】
任道斌主編。1991。《佛教文化辞典》。杭州:浙江古籍出版社。
 
佛光大辭典。https://www.fgs.org.tw/fgs_book/fgs_drser.aspx,2016/08/29。
 
釋聖嚴。1997。《印度佛教史》。臺灣:法文化事業股份有限公司。
 
釋懺雲。1988。《佛遺教經表解》。南投:蓮因寺。
 

 
附錄——
 
【四聖諦】
 
四諦 釋義 因果 三轉四諦法輪
示轉 勤轉 證轉
苦諦 苦以逼迫為義 世間
(迷)
逼迫性(病狀) 汝應知 我已知
集諦 集以招感為義 招感性(病因) 汝應斷 我已斷
滅諦 滅以無為義:涅槃、解脫 出世
(悟)
可證性(病癒) 汝應證 我已證
道諦 道以能通為義:戒、定、慧「三無漏學」、「八正道」等。 可修性
(藥方)
汝應修 我已修
 
一、苦諦:苦,以「逼迫」為其特性;「苦諦」是「世間法(迷界)」之「果」。共有三苦:(一)壞苦:如生、老、病、死之苦。(二)壞苦:愛別離苦(生離、死別)、怨憎會苦(不如意之人與環境)、求不得苦(所求不得、所願不遂、希冀離成)。(三)行苦:五蘊熾盛(色、受、想、行、識五蘊接受外塵,生滅變異,剎那不停息)。
 
二、集諦:集以「招感」為其特性。集諦是苦產生的「原因」──「世間法」:見思惑[[2]]等諸有漏之善惡業。
 
三、滅諦:滅生死輪迴,而證得「涅槃」[[3]]。是「出世法(悟界)」的「果」。
 
四、道諦:為了脫離輪迴,必借經由修行。主要的方法為戒、定、慧三學。依八正道,以達到涅槃。是「出世法」之「果」。
 
《般若波羅蜜多心經註解》卷1:「無苦集滅道者,觀四諦清淨也。苦即生死苦果,集是惑業苦因,此二者世間之法也。滅即涅槃樂果,道即道品樂因,此二者出世間之法也。說此四諦者。欲令眾生知苦、斷集、慕滅、修道,離苦得樂也。此本聲聞之人所觀之境。大乘菩薩照了此境當體空寂。故云無也。」
 
所謂「知苦、斷集、慕滅、修道」,「知苦」者(三苦及八苦等)為世間之「果」;「斷集」者,斷除世間的「因(煩惱)」;「慕滅」者,欣羨涅槃「出世法」之樂「果」;而「修道」者,勤修戒定慧、八正道等出世間法之「因」。至「此本聲聞之人所觀之境。大乘菩薩照了此境當體空寂。故云無也。」此說明小乘與大乘不同處。小乘人有修有證,以「我空」除「我執」,證「偏真涅槃」(斷煩惱障,未斷所知障);大乘人進而知「四諦」之法本空,雖修而無可修,則進一步以「法空」去「法執」,證「究竟涅槃」(煩惱障、所知障俱斷:得不生不滅「性淨涅槃」)。
 
【八正道】
 
即八種通向涅槃解脫之正確方法或途徑:
一、正見:認知四聖諦的智慧就是正見。
二、正思惟:正思惟指正確思惟,以引導生命如理如實的智慧。
三、正語:就是不妄語、不惡口、不綺語、不兩舌及一切戲論。
四、正業:如五戒:是不殺生、不偷盜、不邪淫等一切惡行。
五、正命:修行人正確的謀生方式,而非四種邪命,即:(一)下口食,謂種植田園、和合湯藥以求維生。(二)仰口食,謂仰觀星宿、日月、風雨、雷電等術數之學,以維生活。(三)方口食,謂曲媚豪勢,交通四方,以維活命。(四)維口食,謂學種種咒術,卜算吉凶,以維生活。
六、正精進:精勤的止惡修善方法,如:未生惡令不生,已生惡令斷;未生善令生,已生善令長。所謂「不怕念起,就怕覺遲」是也。
七、正念:除去不如實不如理的妄想分別,憶持正法,明記佛法,念念不忘進修佛教真理。
八、正定:如實如理,依般若空性而修定。
其中,正語、正業、正命和正精進,屬「戒學」,正念和正定屬「定學」正見和正思惟屬「慧學」。
 
 
【十二因緣】
 
佛教與世間知識、學問與宗教不同點,即是「緣起觀」。世間事、物無不是依因緣而生,如不能離開時間、空間、溫度、速度、壓力等而存在。換言之,世間沒有不依靠條件,而能獨立存在的東西。佛法對的生命觀:生命的起源、
十二因緣具體內容:
 
無明緣行,行緣識,識緣名色,名色緣六入,六入緣觸,觸緣受,受緣愛,愛緣取,取緣有,有緣生,生緣老病死憂悲惱苦。
 
由樂受引發貪愛,苦受引發排斥,此為「愛」。由愛則覺得五蘊是自己所擁有,進而誤以為有我,此種執取稱為「取」,同「行」的定義。
 
由取而引發「有」,有的意義即為「識緣名色、名色緣識」的循環。
 
這部份為「無明緣行,行緣識,識緣名色,名色緣識」的具體展現。
 
有「識緣名色、名色緣識」的循環,即稱為「生」,由生則不可避免的遭遇生命中種種痛苦,乃至於死亡。
 
 
《大方廣佛華嚴經》卷37〈十地品26〉:「於第一義諦不了故名:無明,所作業果是行,行依止初心是識,與識共生四取蘊為名色,名色增長為六處,根、境、識三事和合是觸,觸共生有受,於受染著是愛,愛增長是取,取所起有漏業為有,從業起蘊為生,蘊熟為老,蘊壞為死;死時離別,愚迷貪戀,心胸煩悶為愁,涕泗諮嗟為歎,在五根為苦,在意地為憂,憂苦轉多為惱。如是但有苦樹增長,無我、無我所,無作、無受者。』復作是念:『若有作者,則有作事;若無作者,亦無作事,第一義中俱不可得。』佛子!此菩薩摩訶薩復作是念:『三界所有,唯是一心。如來於此分別演說十二有支,皆依一心,如是而立。何以故?隨事貪欲與心共生,心是識,事是行,於行迷惑是無明,與無明及心共生是名色,名色增長是六處,六處三分合為觸,觸共生是受,受無厭足是愛,愛攝不捨是取,彼諸有支生是有,有所起名:生,生熟為老,老壞為死。』」
 
《大方廣佛華嚴經》卷37〈十地品26〉:「佛子!此中無明緣行,乃至生緣老死者,由無明乃至生為緣,令行乃至老死不斷,助成故。無明滅則行滅,乃至生滅則老死滅者,由無明乃至生不為緣,令諸行乃至老死斷滅,不助成故。」
 
華嚴「一心十二因緣說」[[4]]:
 
無明 於第一義諦[[5]]不了(一念妄動,則不了第一義諦)故名。  
過去
 
所作「業」[[6]]:業即無明妄動,即身、口、意等所造之
善、惡、無記業。
行依止初心:所有造作之業,依止「識」(主體)而發。  
 
 
 
 
 
現在
 
 
 
 
 
名色 與識共生四取蘊(色、受、想、行)為名色:為所對境。
六處 名色增長為六處(六入):前之名色以六處為增上緣。
根(六處)、境(名色)、識(六識)三事和合是「觸」:
主、客相接。
觸共生有受:領納違、順、俱非,而生苦、樂、捨三「受」。
於受染著是愛:愛著於所受者。  
取[[7]] 愛增長是取:取著不捨,是為增長。
取所起有漏業為有:因取而有善、惡、無記等有漏業[[8]]。
能牽生未來世之果。
從業起蘊(五蘊)為「生」:無明——屬「惑(煩惱)」,行屬「業」,識、名色、六入、觸、受——屬「苦」;愛、取——屬惑(煩惱);生、老死——屬「苦」。以上「三世兩重因果」造成來世之「生」(今世之因,再造來世之果,循環往復不絕)。  
 
 
 
未來
 
 
老死 蘊(五蘊)熟(因果成熟)為老,蘊壞(前世因果告終)為死(死曰捨報者,捨至今世之果報)。
其他,有關十二緣起之說法,如天台等說,茲不多贅。[[9]]
此十二因緣,輾轉感果,互相由藉。[[10]]
 
宗趣:
為生不知來處,死不知去處。
為現在不知何等為我?
此我云何?我誰所有?我當有誰?(破我執)
為除斷、常二見,執無因果。
或執邪因(一因、無因)
順觀:自無明至老死;逆觀:自老死返無明。
破二執:1.我空:十二因緣起無我主體。2.破法空:法執:無無明乃至無老死盡。
所謂「十二因緣」,其中淺深次第,各不同之說法。通謂為「三世二重因果」關係,唯識則係「二世一重因果論」。而大(菩薩乘)小乘(聲聞乘)是分不開的。華嚴雖「一心十二因緣」,仍屬「三世二重因果」關係,如鉤鎖連環,環環密合,最見理論之精審。現代學者不察,如日人松本博士,則以「十二緣起不應該用時間的因果關係來說明,而主張它是表現論理關係的。」若就松本所言,則不知漢傳之「十二緣起」觀,如華嚴宗、天台宗等說法,非僅是「時間的因果關係」,而且是「論理關係」。[[11]]
 
【三轉法輪
 
三分釋尊之教說為根本法輪、枝末法輪、攝末歸本法輪。乃三論宗吉藏所立之判教名稱,略稱三法輪、三輪。
一、根本法輪:即世尊於初成道華嚴之會,為大菩薩直接宣示悟境之根本教說。為菩薩說一因一果法門;此即華嚴經所說之一乘教,稱為根本教。
二、枝末法輪:薄福鈍根者,福薄鈍根者不堪聞一因一果等一乘教,而將佛陀一代四十餘年之教法(一乘教),故於一佛乘外分別說三乘教;此由根本之一乘教分化而來,故稱枝末。
三、攝末歸本法輪:將枝末之三乘教法,歸結於根本之一乘教,至法華會時,機緣已熟,復攝彼三乘之人攝歸一乘,稱為「攝末歸本法輪」。此即法華「會三歸一」之教。
四、據《解深密經‧無自性相品》載:(一)初轉鹿苑之四諦說法;(二)第二時,說般若皆空之說;(三)《解深密經》之中道之教,為第三時。
 
【三處不轉法輪
 
有三類人,因困於我慢、五欲、邪見之中,猶如居處於高山、淤泥、稠林中,故稱三處。即:
一、我慢高山障:謂凡夫及外道,貢高我慢之,猶如山峻高聳,雖聞正法,非惟不信,復加謗法,招感惡報,故不為轉法輪
二、五欲淤泥:謂凡夫貪著財色、名、食、睡等五欲之境,猶如處於淤泥,不堪受正法,故不為轉法輪
三、邪見稠林:謂外道凡夫執種種邪見,正如稠林茂密,於正法不能信受,故不為轉法輪
 
 


[1] 「有漏」之對稱。漏,為漏泄之意,乃煩惱之異名。貪、瞋等煩惱,日夜由眼、耳等六根門漏泄不止,故稱為漏。又道諦三十七品為有為法,其中,唯有七覺支、八正道屬於無漏法,其餘之四念住等皆通於有漏與無漏之法。總之,三界人天所修皆屬「有漏」,未出分段生死;必修「我空」、「法空」乃能出離生死,乃屬「無漏」。
 
[2] 「惑」即「煩惱」,分為「根本煩惱」與「隨煩惱」二類。
 
I、「根本煩惱」有6種,即「貪、瞋、癡、慢、疑、惡見(惡慧)」;其中「惡見」又分為5種,即「身見、邊見、邪見、見取見、戒禁取見」。(1)「身見」於五蘊身心執為「我」。(2)「邊見」於身見上計我是斷、或計我是常,偏執一邊。(3)「邪見」撥無四諦因果,不相信以切因果原理,為諸見中最為邪惡者。(4)「見取見」於身、邊、邪三種見,執以為殊勝。(5)「戒禁取見」執邪禁戒以為生天、解脫之因道,此即「非因計因」、「非道計道」。如有外道持牛戒(學牛吃草)、狗戒(學狗噉糞),計此以為生天之因。不知生天必需修十善。又有外道,執恆河水能洗罪,或執猛火能燒滅煩惱,乃投河、投火,計此以為解脫之道。
 
II、「隨煩惱」有20種,即:(1)忿。(2)恨。(3)覆,即隱覆。謂自作罪惡,不能懺悔,故意隱覆,惟恐人知,惱亂其心。(4)惱:即熱惱。謂外遇違情之境,不自安隱。(5)嫉,即嫉妒。(6)慳,貪求財法,不能惠施。(7)誑,即詭詐不實,而生惱亂。(8)諂,謂諂佞阿諛。(9)害,謂蓄怨,而損害於人。(10)憍,即驕矜。(11)無慚,即無自我慚愧之心。(12)無愧,即因他謗、而愧於心。(13)掉舉,身心浮囂,不能靜止。(14)昏沈,謂心神昏闇沈迷。(15)不信,於正法不生信心。(16)懈怠,謂身心懶惰,不能精進修習。(17)放逸,謂放縱自逸,不知檢束。(18)失念,忘失正念。(19)散亂,心不寂靜。(20)不正知,忘失正見。
 
[3] 涅槃,已超越生死,屬完全覺悟之境界,乃佛教實踐之終極目的。
 
[4] 《大方廣佛華嚴經》卷37〈十地品26〉:「於第一義諦不了故名:無明,所作業果是行,行依止初心是識,與識共生四取蘊為名色,名色增長為六處,根、境、識三事和合是觸,觸共生有受,於受染著是愛,愛增長是取,取所起有漏業為有,從業起蘊為生,蘊熟為老,蘊壞為死;死時離別,愚迷貪戀,心胸煩悶為愁,涕泗諮嗟為歎,在五根為苦,在意地為憂,憂苦轉多為惱。如是但有苦樹增長,無我、無我所,無作、無受者。』復作是念:『若有作者,則有作事;若無作者,亦無作事,第一義中俱不可得。』佛子!此菩薩摩訶薩復作是念:『三界所有,唯是一心。如來於此分別演說十二有支,皆依一心,如是而立。何以故?隨事貪欲與心共生,心是識,事是行,於行迷惑是無明,與無明及心共生是名色,名色增長是六處,六處三分合為觸,觸共生是受,受無厭足是愛,愛攝不捨是取,彼諸有支生是有,有所起名:生,生熟為老,老壞為死。』」
 
[5] 為世俗諦之對稱,略稱第一義。又稱勝義諦、真諦、聖諦、涅槃、法身、法界、真如、實相、中道等,非言語、文字及思議可及者。一念不動,則為第一義;一念妄動,則為世俗諦。
 
[6] 業(Karma)就是行為(身業)、言語(口業)、思想(意業)的造作。
 
[7] 《俱舍論》:「煩惱名取,蘊從取生,故名取蘊。」
 
[8] 即有漏失功德法財的法,令有情眾生繫縛於三界之內,輪轉生死,不得出離。有漏法與無漏法是相對的。有漏屬有為法,有造作的,凡有造作即受三界六道之果報。故必由無為法,乃能從生死中解脫。蓋「無為法」屬空性,無所造作的,故能出離三界的生歿輪迴。大乘佛法之無為,係無為而無不為的「中道空性」,乃屬究竟了義之教。
 
[9] 隋‧智顗《三觀義》卷1:「此十法界。皆是十二因緣之所成。故言因緣所生法也。十二因緣並依無明,無明之理體非異念,故言一念具足十法界也。一念十二因緣,出華嚴、大集、瓔珞經文。問曰:九法界可是十二因緣所成?佛法界清淨,非生死法,云何亦說為十二因緣?答曰:大品經云:若有能深觀十二因緣,即是坐道場。此經云:緣起是道場。無明乃至老死皆無盡故。/又涅槃經云:十二因緣名為佛性,見佛性故住大涅槃。依此而推,十二因緣何得非佛法界也?問曰:一念十二因緣具十法界,何得以為一心三觀之境?答曰。以一念十二因緣,即空、即假、即中;三諦之理,不縱不橫,不一不異,十法界法雖復無量,不礙一念無明之心,一念無明之心含十法界。」
 
隋‧智顗《妙法蓮華經玄義》卷2:「一剎那十二緣者,若以貪心殺生,彼相應愚是「無明」。相應思是「行」。相應心是「識」。起有作業,必有「名色」。起有作業,必有「六入」。彼相應觸是「觸」。彼相應受是「受」。貪即是「愛」。彼相應纏是「取」。彼身口作業是「有」。如此諸法生是「生」。此諸法變是「老」。此諸法壞是「死」。」
 
元‧元粹《四教儀備釋》卷1:「若明一念十二因緣(即是一念無明造業乃至生死)即破性執」清‧性權《四教儀註彙補輔宏記》卷5:「十二因緣有三種不同。一者。三世十二因緣。過去二支因。現在五支果。現在三支因。未來二支果。二者。二世十二因緣。現在有十。未來有二。三者。一念十二因緣。此約現在。隨一念心起。即具十二因緣。三世破斷常。二世破著我。一念破性實也」
 
[10] 懺雲法師《般若心經表解》。
 
[11] 現代學者研究:
據《佛教思想在印度的開展》〈緣起思想的發展〉所言「依古來的傳統說來看,一般認為十二支緣起是表達「三世兩重」之因果關係的。護法的唯識說,則是說明為二世一重因果關係。即緣起說是透過時間的生死之因果關係的,這是傳統的看法。」松本文三郎博士受到德國華萊薩學說的影響,認為十二緣起不應該用時間的因果關係來說明,而主張它是表現論理關係的。後來宇井伯壽博士強調,世尊十二緣起的真實意義,應該只可把它當作論理關係來看才對。
 
如將十二緣起合起各支之關係,以理論來追尋的話,的確是論理關係,但如作具體的看法來看,亦可把它作是時間性、空間性之因果關係。部派佛教將十二緣起支的關係,分言(1)剎那緣起:十二支同一剎那作用時的因果關係。(2)連縛緣起:是表示肉體或精神現象,時時刻刻都在變化的關係。(3)分位緣起:即過去、現在、未來的三世因果說。(4)遠續緣起:涉及更遠之過、現、未。
 
考現代學術研究資料與傳統之說,兩相對照,正可互補而相成;其精神固自相通。而自隋‧智者有一念含十法界的「十二因緣」說;「一剎那十二緣」說;以至藏教的「思議生滅十二因緣」,通教的「思議不生滅十二因緣」,別教的「不思議生滅十二因緣」,以及圓教的「不思議不生滅十二因緣」;以至華嚴的「一心十二因緣說」,可說更加精博深入,而現代學者未嘗提及,甚為可憾!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