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全國宗教資訊網
 宗教知識+
宗教知識家
基督宗教1
::: 基督宗教1
* 首頁 > 宗教知識+ > 宗教符號 > 基督宗教1
*
0分
分享圖示
分享
勘誤圖示
勘誤
 
十字架(魚籃文化繪製)
 

把人釘在木架上(cruci fixus)來作為虐死囚犯的酷刑,在古羅馬帝國之前就已存在,羅馬帝國沿用此酷刑。犯人在判刑後,親自背負巨木走向刑場,然後由士兵以鐵釘將他釘在木樁上,犯人承受極大痛苦延續多時後逐漸死去。此酷刑也有恐嚇之意,羅馬將軍克拉蘇(Marcus Licinius Crassus任為公元前54-53年)曾把約6000名戰俘釘死在十字架上。十字架基督宗教興起前,原是死亡與專制帝國殘酷暴虐統治的記號。
 
十字架成為基督徒的重要記號,與穌被釘死在十字架上的歷史事實有關。根據聖經新約記載,穌遭到兩次公開的詛咒與判定處死:第一次是猶太司祭長與公議會(谷14:53-34、瑪26:57-75、路22:54-71),第二次是羅馬總督比拉多的公開審問(谷15:1-15、瑪27:1-2, 11-26、路23:1-5, 18-25、若18:28-40, 19:4-16),比拉多下令先將穌鞭打,之後釘在十字架上。穌在被釘當天下午斷氣,家人與跟隨者將他的屍體卸下,趕在落日前把遺體放入石穴。十字架基督徒而言,首要的意義就是天主子基督的苦難與死亡。
 
最早將十字架賦予神學意義的人應是保祿(Paul),在《迦拉達書》、《羅馬書》中,保祿指出十字架不僅釘了穌,也釘了跟隨穌的人的「舊我」,十字架不僅是天主子犧牲自己救世人的慈悲與救贖記號、也是基督徒新生的記號,保祿更申明十字架證明了恩寵大於律法,因此十字架更成為基督徒理解自己是蒙召成為與天主有盟約關係的選民的記號(羅6:14);《厄弗所書》指穌藉著十字架消弭了仇恨,成為世人與天主和好的記號(2:16),《斐理伯書》指十字架是天主子謙卑與慈悲的光榮記號。福音書中,穌要門徒背起自己的十字架,因此十字架也象徵了基督徒為信仰承受的苦難。《宗徒大事錄》記載伯多祿(Peter)說猶太人「藉著不法者的手,釘他(穌)在十字架上,殺死了他,天主卻解除了他死亡的共苦,使他復活了……天主已經立他為主,立為默西亞了。」(2:23-36)十字架因此又有天主為穌作證(就是默西亞)、戰勝罪惡苦難與死亡的意義。2世紀的《巴爾納伯書信》(The Letter of Barnaba)用寓意解經法解釋穌被釘十字架是古代經書文字預藏奧祕的實現,安提約基亞的依納爵(Ignatius of Antioch)則說穌把自己釘在十字架這棵樹上,基督徒是這棵樹所結的果實、人對天主的信德是穌死在十字架上的代價;4世紀的教父額我略‧納齊安(Gregory Nazianzen)也稱穌的十字架為生命樹(Tree of Life)。
 
十字架也具有儀式意義。在儀式行為方面,十字架上的穌如同拜天主一樣,是古代教會已有宗教行為與傳統,一幅名叫「亞歷山大的塗鴉(Alexamenos graffito)」(約2世紀末)的羅馬壁畫是現存最早證明基督拜釘有穌的十字架的考古資料;基督徒也相信穌的十字架有克制撒殫勢力的能力,十字架成為驅魔或祈求庇護平安的標誌;基督徒也從很早就有把十字記號畫在額頭上的習慣,戴爾都良(Tertullian約160-220)不僅基督徒如此,更解釋十字(或T)就是舊約中使人倖免於天主的憤怒與擊殺的記號。後來延伸在身上(頭、心、兩肩)畫十字聖號的傳統,或是用手向人、地方或物品畫十字表示祝福(降福)或聖化的意思。基督徒的儀場所或墓地都也有十字架,既作識別之用,也作信仰宣告之用。7世紀基督信仰傳入中國(稱景教),十字架也出現在景教遺跡上。羅馬主教基督正教的十字架都有穌像,又稱苦像(crucifix),新教的十字架則幾乎沒有。
 
 

傳統造型的主教十字架(苦像),穌上方牌子是「納匝勒人穌,猶太人的君王(Iesvs Nazarenvs Rex Ivdaeorvm)」的拉丁文縮寫。(張毅民攝)

聖本篤十字架(Crux Sancti Patris Benedicti),在十字架正中央正後方可見到聖本篤的驅魔聖牌(The Medal of Saint Benedict)。(張毅民攝)
 

基督正教(東正教)的十字架(張毅民攝)
 

克普特(Coptic)教會的十字架,下方長柄為手持的部份。(張毅民攝)

基督新教的十字架(張毅民攝)


衛理公會的十字架(張毅民攝)

藝術造型的十字架,中央是聖家像(若瑟、瑪利亞懷抱著穌嬰兒),下方寫的英文是「他的名字是穌。救主、基督、主為我們誕生了」。瑪利亞的頭巾與若瑟的袖巾和穌的襁褓連成一圈,表達出聖家的圓滿合一,亦象徵是基督徒婚姻與家庭圓滿的典範。(張毅民攝)

【大秦景教流行中國碑】上方的十字架十字架下方是蓮花。照http://chinaabc.showchina.org/zwwhjlxl/sczl/15/200701/t106167.htm之圖片繪製。
(魚籃文化繪製)
 
 
【撰寫者】
張毅民(國立政治大學宗教研究所博士後研究)
 
 
考文獻】
吳昶興編注。2015。《大秦景教流行中國碑:大秦景教文獻釋》。新北:橄欖出版社。
 
思高聖經學會譯釋。1968。《聖經》。臺北:思高聖經學會。
 
聖經神學辭典編譯委員會。1995。《聖經神學辭典》。臺北:光啟文化事業。
 
輔仁神學著作編譯會。1996。《神學辭典》。臺北:光啟文化事業。
 
Appian. The Roman History. Book 1, 14.
 
Aquilina, Mike. 2008. Signs and Mysteries: Revealing Ancient Christian Symbols. Huntington, Indiana: Our Sunday Visitor, Inc.
 
Cornelius Tactius, Annales, Book 15.44
 
Epistle of Barnabas. 9.8; 12.1-7.
 
Gregory Nazianzen. Oration, 18, 38, 39, 45.
 
Ignatius’ Epistle to the Smyrnaeans, 1.2.
 
Ignatius’ Epistle to the Ephesians, 16.2.
 
Josephus. Jewish Wars, 7.203.
 
Kee, Howard Clark and Emily Albu etc., eds. 1998. Christianity: A Social and Cultural History, 2nd edition. NJ: Prentice-Hall Inc.
 
Marucchi, Orazio. 1908. Archaeology of the Cross and Crucifix. Catholic Encyclopedia, vol. 4. http://www.newadvent.org/cathen/04517a.htm.
 
Meeks, Wayne A. 2002. In Search of The Early Christians: Selected Essays. New Haven and London: Yale University Press.
 
Coogan, Michael D., ed. 2010. The New Oxford Annotated Bible: New Revised Standard Version With The Apocrypha (An Ecumenical Bible), fully revised 4th edition. Oxford: Oxford University Press.
 
Palmer, Martin. 2001. The Jesus Sutras: Rediscovering the Lost Scrolls of Taoist Christianity. NY: Ballantine Wellspring.
 
Schaff, Philip. History of the Christian Church Vol. II. http://www.ccel.org/a/schaff/history/2_ch06.htm.
 
Smart, Ninian. 1998. The World’s Religions, 2nd edition. NY: Cambridge University Press.
 
Tertullian. The Chaplet, 3.3.
 
Tertullian. Against Marcion, 3.22.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