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全國宗教資訊網
 宗教知識+
宗教知識家
伊斯蘭教
::: 伊斯蘭教
* 首頁 > 宗教知識+ > 宗教符號 > 伊斯蘭教
*
0分
分享圖示
分享
勘誤圖示
勘誤
 

星月符號(魚籃文化繪製)
 
星月符號,為清真寺的圓頂和尖頂端常見的建築裝飾,也是部分穆斯林國家國旗的主要符號。雖然,伊斯蘭傳統中強調星星與月亮皆為指引人類方向的重要象徵,不過基於伊斯蘭教法禁止偶像崇拜,所以在鄂圖曼帝國以前,星月符號從未使用於清真寺的建築藝術或其他宗教場域。
 
星星與月亮,為上古時代兩河流域與環地中海地區重要的宗教象徵,天上眾星與月亮分別代表不同的神明,而將新月與星星結合在一起形成宗教符號者,首見於公元前1、2世紀間羅馬帝國的拜占庭(Byzantium,即今日的伊斯坦堡)地區,而月神黛安娜為該城的保護神,故有此象徵物。直到公元5、6世紀,星月符號仍經常出現在羅馬帝國與古波斯帝國所鑄造的錢幣。
 
伊斯蘭文明雖然吸納了部分希臘羅馬與波斯的文化與藝術形式,但在宗教信仰上卻嚴格遵奉反偶像崇拜的誡命,故帶有多神教意涵的星月符號,直到13世紀結束以前,從未出現在宗教的神聖空間。不過,星星與月亮在暗夜中指引人類正確的方向,其所延伸的宗教意涵,仍在伊斯蘭聖典與文學作品中反覆出現,如《古蘭經》第53章的標題為「星宿」(Al-Najm);第54章的標題為「月亮」(Al-Qamar);第86章的標題為「夜間的明星」(Al-Tariq),各章內容均傳達了穆聖所帶來的天啟照亮了世間漫漫長夜的強烈意象。伊斯蘭曆法採用陰曆,以初見新月作為當月的開始,而戒月的開始與結束也都以肉眼觀測新月為依據,此一宗教實踐也強化了新月的象徵意義。
 
14世紀間,星月符號開始出現於穆斯林軍隊的旗幟,但正式採用星月符號為公共象徵,始於鄂圖曼帝國建立橫跨歐、亞、非三洲的大帝國並定都於拜占庭帝國的故都君士坦丁堡以後。蘇丹穆斯法三世(Mustafa III統治間1757-1774)首次以星月符號為帝國的象徵,並由繼任之阿布都.哈米德一世(Abdul Hamid I統治間1774-1789)、薩林姆三世(Selim III統治間1789-1807) 所確立。歷任的鄂圖曼蘇丹以建立包容東、西方文明的伊斯蘭帝國自居,故採用兼具拜占庭與伊斯蘭傳統的宗教象徵符號,有其重大的宣示意義,從此星月符號被廣泛運用於帝國境內的清真寺與其他公共場所。19世紀,鄂圖曼帝國進行西化改革,便仿照歐洲國家的軍旗樣式,以紅底印上白色的新月與五角星,做為鄂圖曼海軍的軍旗;1923年建立的土耳其共和國,便沿用此軍旗做為土耳其國旗迄今。原為鄂圖曼帝國統治的北非各國,包括利比亞、突尼西亞與阿爾及利亞,其國旗也採用類似的星月符號;其他採用星月符號為國旗的國家,尚有亞塞拜然、巴基斯坦、馬來西亞、毛利尼亞、西撒哈拉。
 
1960、1970年代,穆斯林國家的民族主義運動風起雲湧,故星月符號也常被運用於公共場域,便讓世人誤以為自古以來穆斯林便以星月為伊斯蘭的象徵,但當代主張回歸正信伊斯蘭的宗教學者,大多反對此類以特定圖像來象徵伊斯蘭的作法。

 
馬來西亞雪蘭莪州烏魯冷岳呀吃客家小鎮清真寺的星月符號(陳美華攝)
 

馬來西亞雪蘭莪州烏魯冷岳呀吃客家小鎮清真寺圓頂與叫/喚拜樓頂(左邊)的星月符號(陳美華攝)
 
 
【撰寫者】
蔡源林(國立政治大學宗教研究所副教授)
陳迪華(國立政治大學宗教研究所博士生)
 
 
考文獻】
The Encyclopaedia of Islam. 2004. Leiden, The Netherlands: Brill.
 
Rodriques, Antonio. 2008. Islam and Symbolism. Military Review 88(3).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