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全國宗教資訊網
 宗教知識+
宗教知識家
蓮華生大士
::: 蓮華生大士
* 首頁 > 宗教知識+ > 宗教神祇 > 蓮華生大士
*
0分
分享圖示
分享
勘誤圖示
勘誤

雲林縣林內鄉白馬山菩提寺蓮華生大士(陳美華攝)
 
蓮華生大士(梵Padmasambhava,藏Padma 'byung gnas,8世紀),據多羅那他的《蓮華生傳》所載,蓮華生是東印度提婆波羅王時,是現今巴基斯坦境內,坦斯瓦特河谷一帶「烏萇國」(u-rgyan)的王子。他放棄王子的優越身份,於大眾部出家受具戒,廣學顯密教典,是一位密教大成就者。在西藏佛教史上,蓮華生是一位具有宗教史崇高地位的重要人物。不但是奠定西藏密教基礎的大阿闍黎,也是寧瑪派的開創者。
 
佛教未傳入西藏之前,西藏已有類似巫教的苯教(Bon,一稱「黑教」)信仰,以崇拜天神、贊普[[1]]以及各類神靈為主,專以禁咒役使鬼神以祈禱禍福,跡近幻術等,與佛教不同。當時,苯教且與政治相結合,有相當的大勢力。在唐太宗時,有文成公主和尼泊爾公主先後下嫁西藏松贊干布(?-650即《唐書》中的棄宗弄贊),由於二位公主皆篤信佛教,影響王臣庶民間也希求佛法,當時已有建寺與譯經事業。但苯教勢力興盛,佛教尚未普及。稍晚,唐睿宗時,又有金城公主下嫁赤松德贊(藏Khri-srong lde-btsan 742-797),赤松德贊幼年即位為藏王,自小耳濡目染,深信佛法,並有心立志弘揚的他,因當時苯教勢力大,反佛大臣掌權,佛教受到抵制,等到年事稍長,權力在握,終能翦除反佛勢力,一展宏圖。並積極屢屢遣人至印度、漢地取經請僧。而印度論師寂護(梵Śāntarakṣita 725-788)應邀而來,由尼泊爾入藏說法,宣說十善法、十二緣起等佛教基本教義。但數月後,當地洪水、雷擊、冰雹、傳染病、瘟疫等自然災害頻傳。多數臣民卻歸罪於宣講佛法,認係信奉外來佛教,而觸怒神祗引來災難報應。藏王不敵眾多反對聲浪,只好先將寂護暫遣回尼泊爾。臨行前,寂護乃推荐深諳佛法,神通與幻術絕倫的蓮華生大士入藏。蓮華生曾是寂護的妹夫,是印度大乘佛教中的密教咒師。
 
公元750年蓮華生大士應寂護與赤松德贊請入藏,752年藏王赤松德贊在雅魯藏布江邊拜迎請蓮華生大士,藏人向大士行五體投地之,桑寺仍留有這珍貴壁畫。相傳在進藏途中,一路上捉妖、降怪,為西藏傳播佛教開山闢路,是為入藏的先聲。如:以杖拄地而地即湧出清泉,或制伏鬼患、毒焰火龍、惡煞白牛等傳說,迄今仍為藏人所津津樂道。其隨行弟子25人也都具有法力,以神通降伏了當地鬼神與苯教巫師。不久,即扭轉西藏人的苯教信仰,改信正統佛教。在蓮花生的主持下,建造西茂第一座桑寺,於775年落成。赤松德贊又從漢地、印度和于闐等地邀請僧人住寺傳經譯經,並編目製成《登迦目錄》、《欽朴目錄》、《龐塘目錄》,並推行西藏上下一律遵奉佛教。此外,他還親自揀選七人剃度為僧,成為桑寺的第一代僧人,也是西藏的首批僧人,史稱「預試七人」。
 
如此建寺、譯經、弘法,不到幾年,三藏、三寶都完備。因此桑寺是西藏首座具備佛、法、僧三寶的正統寺院,在藏傳佛教有很崇高的地位。蓮華生、寂護與赤松德贊合力創立西藏佛教,三人被藏人尊稱為「師君三尊」。西藏人相信蓮花生大士是觀音菩藏、文殊菩藏、金剛手三尊合一的化身,即慈悲、智慧與伏惡三合一,有些經典也稱他為第二位佛陀。再者,「大圓滿法」是寧瑪派的主要修持密法,能斷除煩腦,即身成佛。寧瑪派認為蓮華生大士是大圓滿密法的傳揚且光大者,以大士為本尊修持大圓滿法,能產生極大威德,於《藏密修法精淬》、《藏密氣功》等書,即記載其修持方法。此外,出家及在家佛弟子經常念誦蓮花生大士的心咒,此咒語的功力神奇、不可思議。藏傳佛教中念誦金剛七句祈請文,和其心咒來紀念蓮花生大士,並在每月的初十舉行薈供法會來紀念蓮花生大士。
 
蓮花生大士的著作,在德格版《西藏大藏經》丹珠爾的怛特羅部(rgyud)收有《五三摩》、《聖青衣金剛手修法廣釋》、《金剛摧壞陀羅尼釋金剛炬》、《吉祥空行世間怙主修法》、《祕密書狀》、《普怡悅修法》、《長行述阿囉波左那修法》、《照明宮殿現現除暗燈》;另外,對中西方皆影響甚鉅的《西藏度亡經》亦是大士的作品。
 
 
【撰寫者】
熊琬(國立政治大學中文系退休教授)
 
 
考文獻】
巴臥‧祖拉陳瓦。1989[1564]。〈《賢者喜宴》摘譯〉(黃顥譯)。《西藏民族學院學報》。
 
巴臥‧祖拉陳瓦。2010[1564]。《賢者喜宴——吐蕃史》(周潤年譯)。北京:中央民族大學出版社。
 
王森。1997。《西藏佛教發展史略》。北京:中國社會科學出版社。
 
王輔仁。2005。《西藏佛教史略》。西寧:青海人民出版社。
 
布頓。1988[1323]。《布頓佛教史》上冊(郭和卿譯),世界佛學名著譯叢69。臺北:華宇出版社。
 
洛珠加措。1999。《蓮花生大師本生傳》(俄東瓦拉譯)。西寧:青海人民出版社。
 
索南堅贊。2000[1981]。《西藏王統記》(劉立千譯)。北京:民族出版社。
 
 
 
 


[1] 贊普《新唐書‧吐蕃傳》云:「其俗謂雄強曰贊,丈夫曰普,故號君長曰贊普」。贊普一詞,主要是取其宗教上的含義。強調他的權力來自上天,即所謂「君權神授」,強調了贊普的血緣屬於神系,君權來自天神。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