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全國宗教資訊網
 宗教知識+
宗教知識家
原始宗教禁忌
::: 原始宗教禁忌
* 首頁 > 宗教知識+ > 宗教禁忌 > 原始宗教禁忌
*
0分
分享圖示
分享
勘誤圖示
勘誤
原始宗教」(Primitive Religion)是自發的宗教,又被稱為自然宗教,是人類發展歷史上最早出現的宗教形式,大致可分為三種類型。第一種是對大自然的崇拜,在原始社會中,人類面對與自然環境之間的關係,因而將許多自然現象抽象化為神,特別是對於山、水、動植物的崇拜,如石頭公、大樹公或某些原住民族群對於百步蛇的崇拜等,並從中產生出各種禁忌及保護、祈福的儀式。
 
第二種型態為祖先崇拜,崇拜與群體成員有真實血緣關係並曾經共同生活的社會成員,且認為人死後靈魂會離開肉體,因而形成的靈魂信仰。如,舊石器時代的尼安德特人遺骸周圍常散佈有紅色碎石片,遺骸位置亦常是頭在東腳在西,學者認為這可能與當時的宗教儀式有關,以求死者死後安穩。
 
第三種則是圖騰信仰(totemism)。圖騰(totem)一詞源自於北美印第安Algoakin部落Ojibwa語,是一種神聖的象徵記號。弗雷澤(James George Frazer 1854-1941)在《金枝》中提到圖騰是一群原始民族崇拜的物體,個人和圖騰之間的關聯是一種自然利益的結合,圖騰保護人們,而人們則以各種方式來展現崇拜。
 
舊石器時代晚(距今約4.5年至1年前間)人類開始認為同一氏族的人都源自於某特定的物種,認為自己的祖先就來源於某種動物或植物,每一個氏族都有專屬的圖騰,且一個部落中不同氏族不能使用同一個圖騰,對於他們來說圖騰不只是一種標記、作為共同生活的表徵,而是有其特殊性、有「位格」(Person,指的是非物質的實存個體,所以人有位格,動植物或桌椅沒有位格)的,且背後都代表著宗教力量的存在,每一種儀式都與某一特定的圖騰有關。如,在北美印第安人賽納卡部落中以畜牧維生的氏族便以熊、狼、鹿等數種動物作為各氏族的圖騰,嚴禁同一圖騰氏族內的青年男女通婚。
 
因而泰勒(Edward Burnett Tylor 1832-1917)提出物有靈論(animism),認為原始社會的人類為了要解釋夢、幻想、疾病及死亡的現象,而相信靈魂存在、靈魂不滅,亦不受物質、肉體或時間上的限制,並大略的將靈的概念分成存在於活人人體的靈魂、死後離開軀體的鬼魂,以及存在於人體之外的精靈。如在圖騰崇拜的社會中,人與動物、植物全部都處在同一層次上,Tylor在《原始文化》中提出圖騰信仰是從祖先崇拜中派生出來,因為原始社會的人類未能在人與動物之間作出區分,促使他們在某些動物身上看到人的特徵,因此動物的圖騰信仰是作為死去的祖先在動物身上得到重生,此靈魂信仰的概念便存在於原始社會的宗教觀中。
 
在這些原始宗教中往往也有許多禁忌(taboo)。禁忌一詞源自於太平洋群島波利尼西亞(Polynesia)湯加語(Tongan),其內涵包含了神聖的、危險的、不潔的,同時也代表禁忌所產生的禁制。因此,神聖與不潔兩種意涵在禁忌的原始起源中並沒有加以區別,威廉‧馮特(Wilhelm Wundt 1832-1920)則形容禁忌是人類最古老的無形律法,佛洛伊德(Sigmund Freud 1856-1939)建立在其概念上認為最古老和最重要的禁忌,即是在圖騰信仰中禁止屠殺圖騰動物及禁止與同一圖騰氏族中的人通婚,並以伊底帕斯情節(Oedipus Complex),來解釋圖騰與禁忌間的關係。J. G. Frazer則認為圖騰觀是一種宗教和社會的原始系統,就宗教上來說,其包含原始社會人們和圖騰間的神祕結合;另外就社會結構而言,透過禁忌制定出了圖騰內的婚姻關係,以及與其他圖騰間的相互關係。
 
然而,另一方面Frazer亦認為禁忌是源自於原始思想中因不知道道德為何物以及無法區辨神聖與不潔的觀念所產生出來的,但瑪麗‧道格拉斯(Mary Douglas 1921-2007)以聖經中「利未記」關於飲食的章節為例說明食物的禁忌是關乎道德且具有懲戒性質的,此外在解釋古代以色列人為何有吃豬肉的禁忌時,其認為是因為動物的潔淨與否涉及創世紀中更廣大的宇宙分類系統,如果骯髒和污穢是秩序分類下的產物,得以形成道德秩序與社會規範的來源,那無法被納入分類系統的不潔與失序則會形成挑戰,並成為更新社會道德與秩序的儀式力量,所以所有原始宗教中的禁忌都能夠反向折射出一個社會或一個文化的宇宙觀,因此在原始社會中,宗教與社會意義在禁忌禁制中相互結合,反而成為穩定社會秩序的重要力量。
 
 
【撰寫者】
陳巧昕(國立臺灣大學人類學系暨研究所碩士生)
 
 
考文獻】
西格蒙德‧佛洛伊德(Sigmund Freud)。1975。《圖騰與禁忌》(Totem and Taboo)(楊庸一譯)。臺北:志文出版社。
 
克勞德‧李維史陀(Claude Lévi-Strauss)。2002。《圖騰制度》(Totemism)(梁東譯)。上海:上海人民出版社。
路易斯‧亨利‧摩爾根(Lewis Henry Morgan)。2000。《古代社會》(Ancient Society)(楊東莼、馬雍、馬巨譯)。臺北:臺灣商務印書館。
 
詹姆士‧喬治‧弗雷澤(J. G. Frazer)。1991。《金枝:巫術與宗教之研究》(The Golden Bough: A Study in Comparative Religion)(汪培基譯)。臺北:久大、桂冠聯合出版。
 
愛德華‧伯內特‧泰勒(E. B. Tylor)。2005。《原始文化》(Primitive Culture)(連樹聲譯)。上海:上海文藝出版社。
 
瑪麗‧道格拉斯(Mary Douglas)。2008。《潔淨與危險》(Purity and Danger)(黃劍波、盧忱、柳博(斌貝)譯)。北京:民族出版社。
 
戴伯芬。2010。〈評瑪莉‧道格拉絲「潔淨與危險:污染與禁忌的概念分析」〉。《文化研究月報》,102:89-95。
 
Frazer, J. G. 1910. Totemism and Exogamy. London : Macmillan.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