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全國宗教資訊網
 宗教知識+
宗教知識家
南島民族宗教禁忌
::: 南島民族宗教禁忌
* 首頁 > 宗教知識+ > 宗教禁忌 > 南島民族宗教禁忌
*
0分
分享圖示
分享
勘誤圖示
勘誤
「南島民族」(Austronesian)一詞,英文的用法上也可以譯為「南島語族」,指稱說南島語系的人,其分布極為廣泛,東起南美洲西岸的復活島,西到非洲東岸的馬達加斯加島,北到臺灣,南至紐西蘭的廣大區域。古南島民族的族群多半都沒有文字,在語言上卻有許多相通的地方,由於這區域中各個島嶼的自然環境殊異,形成了相當多元而豐富的南島文化特色。藉由口耳相傳的方式,將歷史記憶與生活經驗,透過神話、傳說故事流傳,包含始祖創生、始祖神話以及各種禁忌、巫術和卜筮。此外,古南島民族相信有「鬼靈」(*qaNiCu)的世界,北部及西部的南島語系中更有許多關於禁忌(*palisi)的詞彙,含詞頭*qali-或*kali-的詞,就是指禁忌的事物或現象。
 
臺灣南島民族文化中也有許多「禁忌」,一方面是對於自然界的敬畏之心,另一方面則是對於夢、病痛與死亡的恐懼,而產生各族群特殊的泛靈信仰。如泰雅族的utux是泛稱所有超自然的存在,人與utux之間有不同的性質關係,而人也必須遵守gaga而與utux維持著和諧的關係,觸犯這些相當於戒律的gaga會帶來不淨、被utux懲罰生病,就必須舉行治病儀式請求原諒。布農族的傳統信仰是以天(dehanin)和精靈(hanido)為主,天一方面可以帶來豐富的自然資源,也可以帶來災難,因此布農族人除了舉辦感恩祭祈求天解除災難,亦會用各式農業祭儀,向天祈禱作物豐收。此外,天亦是布農族人倫理道德的主宰者,若行為違反某種標準時,則會受到天的懲罰。而精靈則是指任何自然物,不論有生命、無生命皆具有的精靈,布農族人相信每一個物體所具有的精靈能力強弱大小都不同,當某物體死亡或消失時,精靈便會離開或消失。而每個人身上也有兩個精靈(hanido),分別在左右兩肩,左肩的精靈使人易怒、粗暴、貪婪、競爭,右肩的精靈使人柔和、友愛、寬人、合作,精靈的存在不僅決定了個人行為,作夢、生病、死亡等也都與精靈有關。而達悟族的惡靈(anito)則是會帶給族人不幸和災禍,惡靈的觀念起於死靈、死屍,因此與死有關的事物是最嚴重的禁忌。達悟族人雖有一套系統性的宇宙觀,但在日常生活中惡靈才是他們隨時隨地需要注意的,並將一切的不幸都歸咎於惡靈。李亦園(1931-)即認為惡靈的存在,給予未能了解疾病與自然災害真正原因的達悟族人一個最合理的解釋。但是惡靈的存在,同時也造成新的恐慌與心理的不安。另在各族群中靈魂崇拜與恐懼的相互作用,使得各個族群從過去流傳下來的生活方式、觀念、想法、習俗、禁忌、傳說、社會組織與靈魂觀形塑成臺灣南島語族多樣的社會、宗教文化。
 
在其他南島民族的文化也有豐富的宗教信仰與禁忌文化,如在大洋洲的南島民族有一個很重要的靈力(mana)概念。靈力是一種力量(force),不固著於任何物體,能經由任何物體傳遞之。如在夏威夷群島中許多貴族和酋長階層會有近親通婚的現象,即是為了要將靈力的力量留在家族裡;反之,如果貴族和平民通婚,便無法把靈力的力量留在家族內。此外,靈力同時也以各種方式做出有益或有害的活動,或以自然力量或以人類所具有的任何能力及特長來表現自身,如,某酋長所組織的船隊出去捕魚,結果漁獲量很差,這便可說明該酋長的靈力力量很少,甚至可以說他失去了靈力的力量。而在大洋洲還有些巫術儀式是用以傳遞靈力的方式,因此靈力不僅能夠左右族人的福禍、控制動植物的生產,也能夠將其力量轉移給不同的人,如Iroquois人的力量「Orenda」,此能力是一切事物的本質,如岩石、水、動植物、風雨閃電等,這種能力被視為是自然環境中所有的現象的成因。由於靈力的力量令人敬畏,同時也具有危險性,如夏威夷國王本身也常帶有神聖性及禁忌(taboo)的性質,其中身體是最具有禁忌的性質,所以不可觸摸及注視,甚至國王所使用過的物品平民有時也不可觸碰。此外,在大洋洲和非洲一部分區域,皆有關於與死人進行肉體接觸的禁忌,如,禁止碰過死人的人自己動手拿食物,東加(Tonga)人關於死人的禁忌程度更會因禁忌受施者的效力不同而有所差異,因此任何碰過首領遺體的人在十個月內都是不潔的,而若其本身也是領袖,那麼禁忌的效力大概就只會維持三到五個月,而若是有任冒犯了禁忌必會得病死去。另一類有關於喪葬的禁忌,如在玻里尼西亞及馬達加斯加等地區,禁止說出死者的姓名,如果死者的姓名剛好與某種動物或常用的物品的名稱相同,有些部落便會認為必須要替這些動物或物品另起名稱。
 
然而,南島民族的人群與文化不斷的在流動並吸納其他文化,呈現多重面向的樣貌,且南島各族群間皆具有差異性,若要瞭解其宗教與禁忌概念是必須要深入每個南島民族的社會文化脈絡,並以當地人的思維模式來理解。
 
 
【撰寫者】
陳巧昕(國立臺灣大學人類學系暨研究所碩士生)
 
 
考文獻】
王梅霞。2003。〈從 gaga 的多義性看泰雅族的社會性質〉。《臺灣人類學刊》,1(1):77-104。
 
王梅霞。2006。《泰雅族》。臺北:三民書局股份有限公司。
 
布羅尼斯拉夫‧馬林諾夫斯基(Bronislaw Malinowski)。1980。《巫術、科學與宗教》(Magic, Science and Religion)(朱岑樓譯)。臺北:協志工業叢書出版股份有限公司。
 
李壬癸。1991。〈從歷史語言學家構擬的同源詞看南島民族的史前文化〉。《大陸雜誌》,83(6):12-22。
 
李壬癸。1998。《臺灣南島民族的族群與遷徙》。臺北:常民文化事業有限公司。
 
李亦園。1960。〈Anito 的社會功能:雅美族靈魂信仰的社會心理學研究〉。《中
央研究院民族學研究所集刊》,10:4-56。

恩斯特‧卡希爾(Ernst Cassirer)。1992。《神話思維》(Mythical Thought)(黃龍保、周振選譯)。北京:中國社會科學出版社。
 
郭佩宜。2009。〈大洋洲的領導權類型與轉變〉。童元昭編:《群島之洋:人類學的大洋洲研究》,頁149-172。臺北:臺灣商務印書館。
 
黃應貴。1989。〈人的觀念與儀式:東埔社布農人的例子〉。《中央研究院民族學研究所集刊》,67:177-213。
 
黃應貴。1991。〈Dehanin 與社會危機:東埔社布農人宗教變遷的再探討〉。《國立臺灣大學考古人類學刊》,47:105-125。
 
黃應貴。2006。《布農族》。臺北:三民書局股份有限公司。
 
黃宣衛。〈關於「臺灣南島民族」與「宗教」的若干說明〉。http://www.ianthro.tw/p/24。
 
蔡友月。2009。《達悟族的精神失序:現代性、變遷與受苦的社會根源》。臺北:聯經出版事業股份有限公司。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