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全國宗教資訊網
 宗教知識+
宗教知識家
埃及死亡之書
::: 埃及死亡之書
* 首頁 > 宗教知識+ > 宗教經典 > 埃及死亡之書
*
0分
分享圖示
分享
勘誤圖示
勘誤
The Book of the Dead由Raymond O. Faulkner翻譯,Carol Andrews編輯,1985年University of Texas Press和Austin Published in Cooperation with British Museum Press出版。(魚籃文化)
 
埃及死亡之書》(英譯The Book of the Dead,中譯有亡靈書、死者之書,以下簡稱《死亡之書》),指古埃及時的墓葬文書,由考古學家在金字或其他墓葬場所發掘並考據其內容,其年代從新王國時(約公元前1550年)至公元前50年左右。該墓葬文書的埃及文原名若直譯,則為「通往來日之書」,或「通往光明之書」,其作用為隨死者下葬,以協助其通過冥界的重重難關,順利前往死後世界而得永生。
 
《死亡之書》的作者為古埃及祭司,早繪製在墓壁、棺材或器物上面,而不是書寫於紙草。古埃及歷史從公元前3200年至公元前343年波斯征服埃及為止,共經歷前王(公元前3050年以前)、初王(公元前3050-2686)、古王國(公元前2686-2181)、第一中間(公元前21-2134)、中王國(公元前2134-1690)、第二中間(公元前1690-1549)、新王國(公元前1549-1069)、第三中間(公元前1069-653)、後王(公元前653-343)9個時31個王的統治,其中最古老的《死亡之書》可追溯到公元前3000年的初王,自新王國時才有紙草本,直到第三中間才更加普及化,並逐漸有標準的格式與大同小異的內容,但始終未出現固定的版本。當代古埃及學者認為並不存在《死亡之書》的權威版本,因為一些墓主會請祭師撰寫適合自己的《死亡之書》,故現存的紙草本《死亡之書》就有許多不同抄本,部分版本除了文字之外,還附有描繪死者和其前往來世旅程的插圖。《死亡之書》使用的最晚記載為公元前第1世紀,直到埃及併入羅馬帝國之後,《死亡之書》就未見於埃及人的殯葬儀之中了。
 
從《死亡之書》的內容可以看到古埃及人對死後往何處去的千古謎團,提出非常清楚的解答。古埃及人認為人死後應製作木乃伊以保留其軀體,生命力「卡」(ka)仍留在墳墓,必須接受飲食與薰供養,靈魂「巴」(ba)則離開肉體(人頭鳥身的造型),通過重重難關與考驗,然後由看守冥界的狗神「阿努比斯」(Anubis,有站立的狗頭人身,或尖耳盤坐的猛犬兩種造型)引領下通過冥界之門,來到冥界之主奧西里斯面前,進行「稱心審判」,即將心臟放在一具天平的一端,另一端放著代表正義公理的女神「瑪阿特」(Maat)的羽毛。如果天平維持平衡,死者將被判為善人;若天秤倒向羽毛的一端,便被判為惡人。若通過審判的善人,便可搭乘太陽船,航向復活之路,並在來世過著與今生一樣的美好生活;未能通過審判的惡人,心臟將被取出而由怪獸「阿米特」(Ammit)吞噬,死者便不能進入來世。阿米特的造型是鱷魚的頭、獅子的上半身、河馬的下半身,集非洲三種最凶猛的動物於一身。
 
《死亡之書》最重要的部份便是面對死後世界的各種困境,應如何加以應對的咒語,總共有192組被記載於各版本的文書,包括冥界眾神的名號與特徵、保存個人的軀體與靈魂的方法、面對邪惡力量時如何自我保護、通過冥界各種考驗的指引,最著名的兩段咒語便是面對「稱心審判」時的應對之詞。其內容在提醒死者在奧西里斯面前接受審判,必須宣誓沒有犯過42條罪狀的任何一條,然後便進行「稱心審判」。其實,若天秤倒向羽毛的一端,仍有咒語可以為其開脫;但若結果仍不變,便被判為惡人。《死亡之書》所列的各種罪狀與傳統宗教的道德誡律並無根本差異,包括:不可對人行惡事、不可虐待牲畜、不可在神聖場域犯過、不可探聽那些不該知道的醜事、不可對神不敬、不可殺人與下令殺人、不可誹謗奴隸、不可使任何人受苦、不可削減神中的糧食、不可損壞祭祀神明的麵包、不可偷走死者的祭品、不可性侵孩童、不可將奶自嬰兒口中奪走、不可捕捉神周遭的鳥類與魚類、不可任意用壩攔水、不可阻攔神明的出巡等等,其規範的內容相當廣泛,從人與神明的關係,乃至與他人、孩童與奴隸等弱勢者的關係,甚至對待動物、生活環境等等,都被列為死後審判的考察項目。
 
目前流傳最廣泛的《死亡之書》版本可能是執掌文書的官吏「亞尼」(Ani)所撰寫(約成書於公元前1250年),該書的「稱心審判」有相當詳實的圖文並茂呈現。死者亞尼和妻子來到奧西里斯前,亞尼的心臟被放在天秤上,與正義女神瑪阿特翅膀上的一根羽毛比較。畫中阿奴比斯在調整天平的精確度,鶴首人身的智慧之神「托特」(Thoth)手持墨水筆和陶板記錄測量結果,天秤支柱上蹲著的猿猴也是托特的化身;面對阿奴比斯而立的是亞尼的「卡」,稍遠處靜觀整個儀式的人頭鳥則是亞尼的「巴」;圖的左邊,亞尼和妻子正在不安地觀看儀式的進行,畫面上方還有12位神靈組成的陪審團;圖的左下角則為蹲坐、蓄勢待發的怪獸阿米特。
 
《死亡之書》具體反映了古埃及人的生死觀、宗教觀與道德觀,但因年代久遠,如何正確地詮釋,古埃及學者之間有諸多爭議。以「不可……」的負面表述為道德誡命的宣示,當然是東、西方古老宗教傳統表達道德律令的共同形式,猶太教的十誡與佛教的五戒便是類似的著例;而死後審判也是世界宗教的共同元素,只是古埃及宗教年代更為久遠,保留了宗教道德律更為素樸的呈現方式,對於違反道德的懲罰更為生動寫實,但也包含巫術性宗教的特質,即可透過祭祀、咒語等向神明賄賂或求情的方式免罪,在嚴苛的道德律令背後仍有妥協與操作的空間。如果將《死亡之書》結合金字所發現的龐大陪葬品與木乃伊的製作來看,古埃及人對死亡一事包含著戒慎恐懼又充滿待的矛盾情結。
 
國祚綿延超過三千年的古埃及王,終結於亞歷山大大帝的征服(公元前332),從此埃及歷史進入被希臘人與羅馬人統治的時,其宗教文化也逐漸被外來征服者所影響,先後接受希臘羅馬多神教與基督宗教的影響。到了公元7世紀,又有來自阿拉伯半島的阿拉伯人傳入伊斯蘭教,更徹底改變了埃及人的信仰文化,迄今大部分的埃及人皆信仰伊斯蘭教,另有少數基督徒與猶太教徒散居其間,而古埃及的多神信仰只留下巍峨壯觀的金字與神供人憑弔。直到19世紀歐洲人入侵埃及後,才將早已被世人所遺忘的古老多神信仰再度發掘出土,但除了歷史考古與觀光旅遊的價值之外,《死亡之書》所呈現的奇幻宗教世界與現代埃及人已無任何關係了!
 

【撰寫者】
蔡源林(國立政治大學宗教研究所副教授)
 
 
考文獻】
納撒尼爾.哈里斯(Nathaniel Harris)。2006。《古埃及的歷史》(張萍、賀喜譯)。臺北:究竟出版社股份有限公司。
 
葛哈德(Gerhard Bellinger)。2006。《神話學辭典》(林宏濤譯)。臺北:商周出版股份有限公司。
 
蒲慕州、曾淑正。1993。《尼羅河畔的文采:古埃及作品選》(蒲慕州譯)。臺北:遠流出版事業股份有限公司。
 
蒲慕州。2001。《法老的國度:古埃及文化史》。臺北:麥田出版股份有限公司。
 
Hart, George. 2005. The Routledge Dictionary of Egyptian Gods and Goddesses. London: Routledge.
 
Pinch, Geraldine. 2002. Handbook of Egyptian Mythology. Santa Barbara, Calif.: ABC-CLIO.
 
Wilkinson, Richard H. 2003. The Complete Gods and Goddesses of Ancient Egypt. London: Thames & Hudson.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