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全國宗教資訊網
 宗教知識+
宗教知識家
阿維斯陀
::: 阿維斯陀
* 首頁 > 宗教知識+ > 宗教經典 > 阿維斯陀
*
0分
分享圖示
分享
勘誤圖示
勘誤

Avesta: The Sacred Books of the Parsis 2000年德里Parimal Publications出版(魚籃文化)

阿維斯陀》(Avesta),又名《阿維斯陀的詮釋》(Zend-Avesta),為瑣羅雅斯德教(Zoroastrianism,中譯祆教、拜火教)的聖典,也是現存最完整的古波斯語經典,相傳為祆教先知瑣羅雅斯德(Zoroaster或Zarathustra,生卒年不可考)根據古代流傳下來的祭祀詩歌、儀法典與創世神話等文本,再加入其本人的教說編纂而成。「阿維斯陀」的原意為何,已難以考據,學界通說為用來撰寫經文的一種古波斯語,屬於印歐語系東傳的印度-伊朗語族支系,該語言為中世紀波斯語、庫德語、普什圖語(Pashtu,阿富汗的主要民族語言)、奧賽提克語(Ossetic,高加索北部奧賽提亞地區的語言)等伊朗語系的共同源頭。
 
阿維斯陀》的原始經文在亞歷山大大帝(統治間為公元前336-323年)征服波斯間(公元前334-327年)被毀於戰火,薩珊王(Sasanian公元224-651年)為了復興祆教傳統,從當時殘存的經文加以編纂成標準版本,惜該版本並未完整保留至今。今日所見的各種版本之《阿維斯陀》原典或譯本,為近代歐洲與印度學者將各地所蒐集的斷簡殘篇加以考訂彙集成書,但大約只保留了薩珊王版本的四分之一左右。
 
阿維斯陀經》分為五大部份,前三部分:〈亞斯那〉(Yasna,原意為「祭祀」)、〈維斯帕拉德〉(Visparad,原意為「向神明祈禱」)、〈溫諦達〉(Vendidad,原意為「對抗邪靈」),均為祆教最重要的「亞斯那」祭典所使用的祭祀文本。
 
一、「亞斯那」:主旨為增強光明之神瑪茲達(Ahura Mazda)所開創的物質與靈性之宇宙秩序,抵抗黑暗之神曼紐(Angra Mainyu)所帶來的毀滅與邪惡力量。〈亞斯那〉經文共有72節,最重要的部分為五段「讚歌」(Gathas),由17首讚美詩組成,相傳為瑣羅雅斯德親自譜寫,其他的〈亞斯那〉經文包含不同時與不同地域流傳的讚美詩與其註解文。
 
二、〈維斯帕拉德〉:共有23或24節,為對神明的祈禱文,附屬於「亞斯那」祭儀的一部分。
 
三、〈溫諦達〉:由22段散文所組成,以瑪茲達與瑣羅雅斯德之間的對話形式呈現,論及宇宙創造與毀滅的神話、儀式潔淨的規則,以及一般性的倫理道德誡命,與〈亞斯那〉與〈維斯帕拉德〉做為祭典祝禱文不同,〈溫諦達〉在「亞斯那」祭典進行時不需要完整朗誦,為闡述該祭典所隱含的宇宙觀與倫理道德規範的註解文本。.第四部份〈雅緒特〉(Yasht,原意為「敬拜讚頌」)與第五部份〈侯爾達阿維斯陀〉(Khordeh Avesta,即「小阿維斯陀」)為次要的祭祀文本,並非如前三部份為「亞斯那」或其他重要祭典的儀式文本,而是為一般民間祭祀之用。
 
四、〈雅緒特〉:共有21段讚頌詞,每段都針對某一神明而作,但其文體風格差異甚大,為散文而非韻文形式。
 
五、〈侯爾達阿維斯陀〉的各部份同樣是針對不同神明而做的祝禱文。
 
根據古代祆教的傳說,《阿維斯陀》21部經為瑪茲達啟示予瑣羅雅斯德,瑣羅雅斯德傳給其門徒維緒斯帕(Vishtaspa),然後便繕寫兩份抄本,一份封存於寶藏庫,另一份典藏於宮廷檔案館,在亞歷山大征服波斯以後,希臘人將經文中科學的部份翻譯之後,便將原典加以銷毀。歷經數世紀之後,薩珊王的大祭司坦薩爾(Tansar 224-272)開始蒐集散落民間的經文,並判定何者應納入正典。該編纂正典的工作,終於在大祭司馬赫拉斯潘登(Adurbad Mahraspandan 309-379)任內完成,其後仍持續進行多次修訂,最後一次修訂在第6世紀的庫斯勞一世(Khosrow I統治間為531-579)在位時
 
20世紀初,基於上述古老的傳說,歐洲學界掀起了探尋薩珊王的《阿維斯陀》原始版本的熱潮。德國東方學家安德烈斯(Friedrich Carl Andreas 1846-1930)研究了《阿維斯陀》的各種抄本後,認為該經文的古波斯文年代久遠,必定有古老的書寫文本代代傳抄,而其中部份的拼字錯誤,乃是受薩珊王所使用的中世紀波斯文(即「巴勒維文」,Pahlavi)寫法所影響。但安德烈斯的假設在1940年代逐漸被挑戰,直到1950年代德國語言學家霍夫曼(Karl Hoffmann 1915-1996)以印歐語系的比較語言學研究提出了口傳理論之後,安德烈斯的書寫傳承理論就逐漸被揚棄了。霍夫曼指出各抄本間的「拼字錯誤」,實際上是不同時間與地域的口頭傳述者的法不同所造成的結果,一方面是因朗誦經文的方式不同;另一方面是口述者操中亞至伊朗各地的不同方言所致;此外,阿維斯陀語本身的發音方式也因時代不同而改變。晚近學界大多接受霍夫曼的理論,認為《阿維斯陀》經文在上古時代的漫長歲月都以口傳為主,直到公元第5、6世紀才開始有書寫文本。
 
由於《阿維斯陀》的原典文本以相當零散的方式保存至今,欲還原其原貌,有賴於阿維斯陀語原始抄本與從古至今的各種譯本及相關考文獻的資料比對,對此貢獻最大者19世紀末的印度學者坎戈(Ervad Kavasji Edalji Kanga 1839-1904)。坎戈進行了各種原典的考釋之後,將《阿維斯陀》的各部份陸續翻譯成印度的古吉拉特語(Gujarati)出版,其中最著名的便是《阿維斯陀》最核心的「讚歌」部份,以單行本《讚歌真諦》(Gatha-Ba-Maani)出版於1895年;坎戈還出版了《阿維斯陀》研究最重要的兩本工具書,《阿維斯陀語實用文法》(A Practical Grammar of the Avesta Language,1891)與《英阿字典》(An English-Avesta Dictionary,1909),這些重要的原典翻譯與工具書出版後成為現代學者和研究者轉譯《阿維斯陀》為其他語言的主要考文獻。
 
 
【撰寫者】
蔡源林(國立政治大學宗教研究所副教授)
陳迪華(國立政治大學宗教研究所博士生)
 
 
考文獻】
Avesta~Zoroastrian~Archives. http://www.avesta.org/avesta.html, 2016/11/28.
 
Ervad Maneck Furdoonji Kanga, trans. 2001. Yasht-Ba-Maani: Transliterated and Translated into English with Grammatical and Explanatory Notes. Bombay: The Trustees of the Parsi Panchayat Funds and Properties.
 
Kanga, Ervad Kavasji Edalji. 1997. Gatha-BA-Maani: Transliterated and Translated into English with Grammatical and Explantory Notes.Trans. Ervad Maneck Furdoonji Kanga. Bombay: the Trustees of the Parsi Panchayat Funds and Properties.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