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全國宗教資訊網
 宗教知識+
宗教知識家
新約聖經
::: 新約聖經
* 首頁 > 宗教知識+ > 宗教經典 > 新約聖經
*
0分
分享圖示
分享
勘誤圖示
勘誤

新約聖經‧中英對照》1982年臺中國際基甸會(THE GIDEONS INTERNATIONAL)出版(魚籃文化)

 
一、作為經書的新約
 
新約(the New Testament)一詞通常用來指稱《聖經》中的第二部份(第一部份是《舊約》)。新約包含了27件正典(canon)作品,即:四部福音書、〈宗徒大事錄〉、21件書信、〈若望默示錄〉。這些作品非一時一地一人所寫,而是在1世紀中後陸續完成之作,作者有早門徒、宗徒,與宗徒門生。最早成書的是保祿書信,之後是福音書、牧函、其他書信與〈默示錄〉。這些作品成書後迅速流傳各地教會,並被刻意抄錄與保存,供聚會及儀中誦讀使用。因此儘管在初它們尚未被稱為經書(scriptures)、而稱為「宗徒們的記憶」(殉道者猶思定語),但由於初教會的儀實踐──在儀中公開誦讀先知書與「宗徒們的記憶」,以及作品本身的宗徒權威性(apostolic authority),因此從2世紀起,目前新約中大多數作品都已被視為與以色列經書具有相同的權威性。
 
新約正典化是冗長的過程,並且是為了因應時代需要與各種嚴峻挑戰所作的回應。2世紀起,由於各地教會對於信仰的教導不一(異端)、大量基督徒作品(偽經/書)出現、與猶太教的衝突加劇、猶太教的經書正典化加速進行,因此基督徒作品正典化受到教會內的重視。正典(canon)原係希臘文κανών,原意是尺規(rule),引申意為衡量與判斷的標準。2世紀初馬西翁主教(Marcion of Sinope約85-160 )首度提出「基督徒經書」的看法,但他的標準與編纂的經書未被接受,殉道者猶思定(Justin Martyr約100-165)就拒絕,他並主張「七十賢士譯本」的神聖性不應被否認;依勒內主教(Irenaeus約130-202)接續宗徒傳統,贊同猶思定(但拒絕接受猶思定的「和諧版福音書」),更稱「七十賢士譯本」為「舊約」(Old Testament),基督徒有自己的「新約」(New Testament),即:保祿宗徒的14封書信、四部福音書(馬爾谷、瑪竇、路加、若望)。〈若望福音〉被依勒內納入正典是一件具有大公意義的舉動,因為〈若望福音〉是當時通行於埃及與小亞細亞教會的福音書,羅馬教會並不熟悉,因此他的做法是為了包容而不是排斥。依勒內的做法旋即受到東西方教會的接受。撒爾德的邁里多主教(Melito of Sardis約170)也稱「七十賢士譯本」為「舊約」。
 
戴爾都良(Tertullian 160-225)贊同依勒內,並將新約作品翻譯成拉丁文;持同樣看法的還有亞歷山大的克來孟(Clement of Alexandria 150-215)、羅馬的希波律(Hippolytus of Rome 170-235)。奧力振(Origen 184-253)是第一位撰寫釋經作品的神學家,他表明「新、舊約」均是神聖啟示的經書。亞大納修(Athanasius 296-373)曾列正典經單,內容與今日大多版本的新約內容一致。但在他之後的抄本,正典清單仍不相同,《何而馬的牧者》(Shepherd of Hermas)、〈若望默示錄〉、安提約基亞的依納爵主教書信(epistles of Ignatius of Antioch)、羅馬的克來孟《致格林多人前、後書》(1, 2 Clement)、《巴爾納伯書信》(Epistle of Barnabas)等作品數度進出正典清單之列。
 
君士坦丁大帝(Constantine the Great,任為306-337年)下令教會製作五十本《聖經》用以通行全國,迫使主教們儘速決定新約正典的內容。安瑟伯(Eusebius 263-339)將當時被討論過的作品分成三類:被承認的作品、爭論性的作品、偽造的作品。儘管如此,5、6世紀的抄本,新約正典名單仍不一致。新約正典化歷經數個世紀之久,爭論未熄,例如馬丁路德(Martin Luther 1483-1546)就曾主張把〈希伯來書〉、〈雅各伯書〉、〈猶達書〉、〈若望默示錄〉排除在正典之外,它們被稱為「路德的爭議性作品」(Luther's Antilegomena)。
 
二、  作為基督徒神學的新約
 
英文testament來自拉丁文testamentum,原有遺囑(will)與見證(witness)之意,用來翻譯希臘文διαθήκη,意思是盟約(covenant)或遺囑、約定(a set-agreement)。此希臘文於「七十賢士譯本」(the Septuagint, LXX)中,早已是希伯來文berith(תירִבְּ, covenant,盟約)的譯詞,用以表達以色列與天主之間特殊且親密的關係。自1世紀起,教會延續這個希臘文的使用方式,並延續至今。
 
在以色列信仰傳統中,天主是天人盟約的主動者,這在諾亞盟約(Noahic Covenant;〈創世紀〉6:18, 9:9)、亞巴郎盟約(Abrahamic Covenant;〈創世紀〉第15、17章、〈肋未紀〉26:42)、西乃盟約(Sinai/Mosaic Covenant;〈出谷紀〉第24章、〈申命紀〉5:2)與達味盟約( Davidic Covenant ;〈撒慕爾紀下〉第7章、〈編年紀上〉17:11-14、〈編年紀下〉6:16)中均清楚可見。盟約思想對亡國後、流亡各地的以色列/猶太人而言是重要的信仰核心,不僅用來定義與定位自己,更是對未來以色列必再度復興的希望與保證。
 
作為以色列信仰傳統分枝之一、1世紀出現的基督信仰便繼承這個信念,但基督徒更在穌身上看到先知預言的實現,即:穌就是基督(Messiah,默西亞)、是天主子(Son of God)、上主受苦的僕人(the Suffering Servant of the Lord),穌在人世間的出現與宣講標誌了「天主親自治理(ἡ βασιλεία τοῦ Θεοῦ, the Reign/Kingdom of God)」時代的降臨,穌就是厄里亞先知(Elijah)重返人間之後,「上主之日」(the Day of the Lord)降臨人間的記號、是「正義的太陽」(:〈瑪拉基亞〉3:18-24),是〈依撒依亞先知書〉中「基督的治理」(ἡ βασιλεία τοῦ Χριστοῦ, the Reign/Kingdom of Christ)預言的實現(依53:10;同:〈默示錄〉11:15)。新約時代基督徒從穌的角度重新詮釋以色列信仰傳統,相信:穌用自己的苦難與死亡不僅補贖了世人的罪過,更為世人重新與天主訂立盟約,穌既是新(天人盟)約的中介者、制定者、更也是盟約的本身。
 
保祿是首位援引以色列經書盟約思想,區別基督徒與猶太人的異同、及證明基督徒與猶太人終將獲救的基督徒。在〈迦拉達書〉中,保祿稱基督徒是「生於自由的婦人」的亞巴郎後裔,不信穌的猶太人則是「生於婢女」的奴人,基督徒因此是亞巴郎盟約的後裔、是「恩許的子女」(迦4:28),他清楚表達了「兩個盟約」的看法;他也是第一位將穌最後晚餐的杯中酒稱為「新約之血」的人,指出:基督徒舉行感恩時,眾人共飲的祝福之杯,就是基督的「新約之杯」,並且「每次吃這餅,喝這杯,就是宣告主的死亡」(〈格林多前書〉11:25-26)。因此保祿見證與宣信:穌在苦難與死亡時傾流的血是天人之約的盟約之血,而基督徒的感恩不是猶太餐(an eucharistic/thanksgiving meal),卻是基督的祭(the Eucharist of Jesus Christ),在這個感恩祭中,基督徒向天主呈獻基督祂自己。這個信理(doctrine)不僅延續在福音書中,更也被安提約基亞的依納爵主教寫在書信中,流傳各地教會,至今保留在羅馬主教會與基督正教中。
 
在〈宗徒大事錄〉作者筆下,伯多祿(Peter the Apostle)稱信從穌的人為「先知和盟約之子」(宗3:25),基督徒不僅是亞巴郎盟約之子,更是新約之子。〈希伯來書〉中大量援引盟約思想並極力說明新、舊約的不同,例如:穌是「更好的盟約的擔保人」(希7:22)、是「建立在更好的恩許之上的盟約的中保」(希8:6, 9:15),穌建立的新約就是先知預言天主在復興以色列時與選民訂立的「新的盟約」,〈希伯來書〉說:「一說『新的』,就把先前的宣佈為舊的了;但凡是舊的和老的,都已臨近了滅亡」,清楚指明基督徒因穌的關係,是屬於「新(盟)約」的選民(希8:7-10:18),用基督的血所訂立的新約,更也是「永恆的盟約」(希13:20)。1世紀新約作品中的新(盟)約神學思想,因此不僅與基督徒蒙選思想(the divine closeness)有密切關係,更直接影響基督徒對自己團體──即「教會(ecclesia)」的看法:教會是天主從世人中被召叫出來,與天主訂立盟約的團體。
 

 

「新約」是基督徒神聖經書《聖經》的第二部份,第一部份是「舊約」。在《聖經》第二部份開始處會有本圖的插頁以作區別。基督新教通常稱第二部份為「新約全書」,主教則直接稱「新約」。(圖片來源:和合本聖經;張毅民攝)
 

新約聖經編排次序是:福音書、《宗徒大事錄》、書信(保祿書信優先、牧函居次)、《若望默示錄》。這個次序不代表創作時間的先後,但反映出重要的神學思想:穌是新約的建立者、新約時代的核心,因此記載穌生平的福音書優先,更由於福音書不斷援引「舊約」,因此大量指明先知預言實現的經文(fulfilment citations)的《瑪竇福音》,成為銜接舊、新約時代最好的橋樑。《瑪竇福音》在教會初是最廣為使用的福音書,又因它完整涵蓋穌的一生、內容撰寫與編排縝密規劃,使得它自1世紀起,不論在教導慕道者方面、或是在建立教會秩序與制度方面,都是極為重要的作品。(圖片來源:思高本聖經;張毅民攝)
 


新約福音書中,《馬爾谷福音》、《瑪竇福音》、《路加福音》三部作品又被稱為「對觀福音」(Synoptic Gospels)。英文的synoptic來自於希臘文的συνοπτικός,意思是「一起看」(viewed together)。對這三部作品進行詳細的對觀研究,是新約聖經學術研究中重要的方法之一。(圖片來源:1996年臺北主教神學著作編譯會、光啟出版社聯合出版;張毅民攝)
 

新約作品的翻譯從1世紀起,由於基督信仰快速的擴散,從原先的希臘文,在兩千多年的歷史洪流中,不斷被其他的語言翻譯。因此,同時以不同語言閱讀與分析聖經內容,成為聖經研究者必備的學術能力之一;古代語言方面例如希伯來文、希臘文、拉丁文、敘利亞文、科普特文、斯拉夫文等,近代語言方面則例如德文、法文、義大利文、英文等。最早的多語言經文並列的聖經是3世紀教父奧力振(Origen)完成的,稱為Hexapla(Ἑξαπλᾶ, sixfold),奧力振六欄並列,以希伯來文(一欄)與希臘文(五欄,不同譯版)逐字逐句比對經文。奧力振的Hexapla不斷被後人增補。完整包含舊、新約的多語並列聖經首次出版,是在16世紀西班牙的樞機主教 Francisco Jiménez de Cisneros(1436–1517)支持下完成的,稱為The Complutensian Polyglot Bible或 Complutesian for Acala。(圖片來源:1997年港聯合聖經公會出版;張毅民攝)
 
 
【撰寫者】
張毅民(國立政治大學宗教研究所博士後研究)
 
 
考文獻】
聖經:
思高聖經學會譯釋。《聖經》。1968。臺北:思高聖經學會。
 
聯合聖經公會。《現代中文譯本聖經》。1992。港:聯合聖經公會。
 
臺灣聖經公會。《和合本聖經》。2005。臺北:臺灣聖經公會。
 
Coogan, Michael D., ed. 2010. The New Oxford Annotated Bible: New Revised Standard Version With The Apocrypha. An Ecumenical Study Bible. Oxford, UK: Oxford University Press, Inc.
 
Engelbrec, Edward A., ed. 2009. The Lutheran Study Bible: English Standard Version Saint Louis : Concordia Pub. House.
 
Meeks, Wayne A., ed. 1993. The HarperCollins Study Bible: New Revised Standard Version, with the Apocryphal/Deuterocanonical Books New York: HarperCollins Pulibshers, Inc.
 
Suggs, M. J., K. D. Sakenfeld and J. R. Mueller, eds. 1992. The Oxford Study Bible: Revised English Bible With The Apocrypha New York: Oxford University Press.
 
古代文獻:
安提約基亞的依納爵。《致厄弗所人書》。
安提約基亞的依納爵。《致斐拉德人書》。
安瑟伯。《教會歷史》。
依勒內。《駁異端》。
猶思定。《第一護教書》。
戴爾都良。《論駁斥異端的方法》。
 
近代學術書籍:
狄剛等編輯。2001。《主教英漢袖珍辭典》。臺北:主教恆毅月刊。
 
吳金瑞編。1999。《拉丁漢文辭典》。臺北:光啟出版社。
 
張毅民。2016。《選民與種民:一個蒙選思想的比較宗教研究》,輔仁大學研究叢書202。臺北:輔大書坊。
 
張毅民。2017。〈護教家(Apologists)〉。輔仁大學哲學大辭書編輯委員會編:《哲學大辭書》。臺北:輔大書坊。
 
聯合聖經公會。1994。《新約希漢簡明字典》。港:聯合聖經公會。
 
穆鴻志。〈新約(New Testament)〉。1996。輔仁神學著作編譯會編輯:《神學辭典》,頁867-875。臺北:光啟出版社。
 
穆鴻志。〈新約神學(Theology of the New Testament)〉。1996。輔仁神學著作編譯會編輯:《神學辭典》,頁867-875。臺北:光啟出版社。
 
Coogan, Michael D. 2010. Introduction to the Gospels. Pp. 1743-1745 in The New Oxford Annotated Bible: New Revised Standard Version With The Apocrypha. An Ecumenical Study Bible. Oxford, UK: Oxford University Press, Inc.
 
Ehrman, Bart D. 2000. The New Testament: A Historical Introduction to the Early Christian Writings, 2nd edition. New York: Oxford University Press.
 
Evans, C.A. 2011. Canon. Pp. 85-87 in Michael D. Coogan ed., The Oxford Encyclopedia of the Books of the Bible, Vol. 1. Oxford, UK: Oxford University Press, Inc.
 
Koester, Helmut. 1984. History, Culture, and Religion of the Hellenistic Age. Introduction to the New Testament, Volume 1. Philadelphia: Fortress Press.
 
Koester, Helmut. 1990. Ancient Christian Gospels: Their History and Development. Philadelphia: Trinity Press International.
 
Koester, Helmut. 2000. History and Literature of Early Christianity. New York: Walter de Gruyter.
 
Koester, Helmut. 2007. Paul & His World: Interpreting the New Testament in Its Context. MN: Fortress Press.
 
Hammer, Raymond. 1993. Authority of the Bible. Pp.65-68 in Bruce M. Metzger and Michael D. Coogan eds., The Oxford Companion to the Bible. New York: Oxford University Press.
 
O’Neill, J. C. 2000. For This Hagar Is Mount Sinai In Arabia (Galatians 4.25). Journal for the Study of the New Testament Supplement Series (The Old Testament in the New Testament: Essays in Honour of J. L. North) 189: 210-219.
 
Porter, Stanley E. 2011. Canon: New Testament. Pp. 109-120 in Michael D. Coogan ed., The Oxford Encyclopaedia of the Books of the Bible, Vol. 1. Oxford, UK: Oxford University Press, Inc.
 
Ryrie, Charles Caldwell. 1999. Basic Theology: A Popular Systematic Guide to Understanding Biblical Truth. Chicago: Moody Press.
 
The New Testament. The Catholic Encyclopaedia. New Advent. http://www.newadvent.org/cathen/14530a.htm.
 
Wright, N. T. 1992. The New Testament and the People of God. MN: Fortress Press.
 
Zetterhoplm, Magnus. 2011. Letters of Paul. Pp. 127-138 in Michael D. Coogan ed., The Oxford Encyclopedia of the Books of the Bible, Vol. 2. Oxford, UK: Oxford University Press, Inc.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