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全國宗教資訊網
 宗教知識+
宗教知識家
奧義書
::: 奧義書
*
0分
分享圖示
分享
勘誤圖示
勘誤

奧義書》1981年臺北遠景出版事業公司出版(魚籃文化)
奧義書(IAST:Upaniṣad)是印度最重要的聖典之一,屬於晚吠陀梵文聖典。從字面上來說,「奧義書」(Upaniṣad)意味「坐(√sad)在附近(upa-ni)」,表示這些教義的傳遞是由在森林中的仙人(ṛṣi)傳遞給坐在身旁的少數弟子。奧義書傳統上也被認為是「吠陀的結尾」(Vedānta= veda-anta),意即吠陀的總結、本質與最高點。作為吠陀的結尾,奧義書也意味著表達了吠陀中隱而未現的真正的訊息。必須指出:奧義書無疑通常以上對下教誨的方式呈現,但並不總是在有師生關係的人們之間。值得注意的是:《薄伽梵歌》由於是黑天(Kṛṣṇa)對阿周那(Arjuna)的教誨,有時候也被稱作「薄伽梵奧義書」。
 
奧義書包含了數百個梵文作品,年代橫跨了幾個世紀。傳統上的數字是總共108部,不過關於究竟是哪108部卻有不同的說法。但「奧義書」的名稱主要用來指涉12-14部所謂的主要奧義書(Mukhya Upaniṣad),它們被印度教徒承認為具有天啟(śruti)的位階,也是最具影響力的奧義書。這些主要奧義書也被稱為「吠陀奧義書」,每一部皆依附於一個吠陀本集(Saṃhita)作為其註疏,也各自從屬於一個特定的吠陀系譜(śākhā)。例如《泰帝利奧義書》(Taittirīya Upaniṣad)屬於黑夜柔吠陀的泰帝利本集。奧義書與先前的森林書(Āraṇyaka)的分界不總是很清楚的:《百道梵書》(Śatapatha rāhmaṇa)被歸類於森林書,而最後完結森林書的《大森林奧義書》(Bṛhadāraṇyaka Upaniṣad)卻被歸類於奧義書
 
關於奧義書的分類,通常接受以下兩者間的區分:一、實際上已經終結了的主要奧義書,其年代大約從公元前7-4世紀;二、仍在開放集結的次要奧義書。前者通常包含了(約略依照年代排列):《大森林奧義書》(Bṛhadāraṇyaka Upaniṣad)、《歌者奧義書》(Chāndogya Upaniṣad),《泰帝利奧義書》(Taittirīya Upaniṣad)、《愛多雷奧義書》(Aitareya Upaniṣad)、《憍屍多基奧義書》(Kauṣītaki Upaniṣad),《由誰奧義書》(Kena Upaniṣad)、《伽陀奧義書》(Kaṭha Upaniṣad),《自在奧義書》(Īśā Upaniṣad)、《白螺奧義書》(Śvetāśvatara Upaniṣad),《剃髮奧義書》(Muṇḍaka Upaniṣad),、《疑問奧義書》(Praśna Upaniṣad),《蛙氏奧義書》(Māṇḍūkya Upaniṣad)以及《彌勒奧義書》(Maitrāyaṇīya Upaniṣad)等(中古的編者通常納入更多部列為主要奧義書)。次要的奧義書則包含了數百種文獻,其年代可以晚到16世紀,通常以它們自己的目的命名,例如《棄絕者奧義書》(Samnyāsa Upaniṣads)。
 
吠陀奧義書大多表達了梵(Brahman)是唯一真實的一元論觀點,個別的真實自我(ātman)並不異於梵。人類(事實上是所有的有感知能力的眾生)陷溺在輪迴中,由於他們自己過去的行為導致的業力而生死相續。然而他們的真實自我(ātman)跟在輪迴中的小我截然不同,並不會受到輪迴的影響。奧義書最常被傳頌的格言「你即是它」(tat tvam asi)即是肯定真實的自我與梵的同一性(梵我合一)。解脫(mukti或mokṣa)也就是將真實的自我從輪迴中解救出來。對於大多數印度教徒來說,解脫被認為是真實自我與梵的重新聯合,也是自我真正本性的實現。祭祀活動或善行可以帶來善的業報、好的來世或是短的天上的享樂,但是唯有對於梵的真正知識才能帶來不朽以及輪迴的終止。正是在奧義書中,我們看到了依據業力而輪迴這樣概念之最早的表述。
 
在稍晚的主要奧義書中,關於以上核心概念的不同表達,以及宇宙論、解脫論的玄想(大多跟早的瑜伽、數論(Sāṃkhya)思想有關)被慢慢添加進去。人格神的色彩越來越強,例如在《白騾奧義書》中,Rudra(後來被等同於Śiva濕婆神)被視為在形式與人格上等同於梵,因此梵成了個人可以信靠的上主,而信靠上主使人從輪迴中解脫。如是奧義書的概念被吸收進入印度教中,但奧義書本身的訊息卻是更靈活的、概念更為繁複而且隨時代不斷變化的。我們經常可以發現古老的概念與新成立的想法雜糅在一起。
 
奧義書本身缺乏系統性,但在後來的《梵經》(Brahmasūtra)與註解、以及後來針對個別奧義書的註疏(例如商羯羅的註疏)中得到了系統化,使得奧義書中的思想得以為特定的吠檀多學派神學思想服務。任何人如果想要創立新的吠檀多支派,非得要先針對吠檀多首要的三部曲(《梵經》、《奧義書》、《薄伽梵歌》)做註疏不可。在晚近19世紀印度教改革運動(例如Ram Mohan Roy 1772-1833)中,將奧義書美化為包含了印度教最純粹、最本質性的基礎。出於類似的理由,早奧義書也是最早吸引西方哲學家與東方學者的文獻,叔本華(Arthur Schopenhauer 1788-1860)即是其中最有名的一位。在吠檀多哲學之外,奧義書也有廣泛的影響,例如對數論哲學的影響。在印度教之外,佛教所謂的「無我」(梵文:anātman,巴利文:anatta)很可能正是針對奧義書的「真實自我」觀念的批判。除了《薄伽梵歌》之外,奧義書恐怕是在南亞次大陸之外影響最大的印度經典。
 
 


【撰寫者】
Kaspars Eihmanis艾恪(國立政治大學哲學所博士生)
耿晴(國立政治大學哲學系副教授)
 
 
考文獻】
Gonda, Jan. 1975. A History of Indian Literature: Volume 1, Vedic Literature: Saṃhitās and Brāhmaṇas. Otto Harrassowitz Verlag.
 
Johnson, W. J. 2009. Dictionary of Hinduism. UK: Oxford University Press.
 
Jones, Constance A. and James D. Ryan 2007. Encyclopedia of Hinduism. New York: Facts On File, Inc.
 
Klostermaier, K. Klaus. 2003. A Concise Encyclopedia of Hinduism. Oxford: One World Publications.
 
Sullivan, Bruce M. 1997. Historical Dictionary of Hinduism. Scarecrow Press.
 
York, Michael, Denise Cush and Catherine Robinson, eds. 2012. Encyclopedia of Hinduism. Routledge.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