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全國宗教資訊網
 宗教知識+
宗教知識家
薄伽梵歌
::: 薄伽梵歌
* 首頁 > 宗教知識+ > 宗教經典 > 薄伽梵歌
*
0分
分享圖示
分享
勘誤圖示
勘誤

薄伽梵歌》1985年臺北斐華出版社出版(魚籃文化)
 
薄伽梵歌》(IAST:Bhagavad-gīta)為印度史詩《摩訶婆羅多》(Mahābhārata)第6書中的一部分,由700個詩頌組成,共分為18章。《摩訶婆羅多》相傳為廣博仙人(Vyasa)所撰,由象頭神(Gaṇeśa)所抄錄,約於公元前3世紀至公元5世紀之間成書。《薄伽梵歌》以婆羅多的兩支後裔俱盧族(Kuru)與般度族(Pāṇḍu)的戰爭為背景,講述班度王子阿周那(Arjuna)在戰場上,看見具有血親的兩大家族為了爭奪王權彼此殘殺,因而怯戰不前。此時,化身為阿周那王子的馬伕黑天(Kṛṣṇa)的毗濕奴(Viṣṇu)開始教導阿周那正確的道路以及最終的真理;而這段黑天與阿周那的對話,便是《薄伽梵歌》的內容。
 
相對於「天啟」(śrūti,被聽見的)的吠陀經典,《薄伽梵歌》屬於年代較晚、融合吠陀與其他傳統思想的「創作」(smṛti,被記得的)文類,例如印度正統教派之一數論派(Sāṃkhya)的思想便可見於其中。《薄伽梵歌》接受數論派原質(prakṛti)與原人(puruṣa)為宇宙構成的兩大原始核心要素的想法。原人在《薄伽梵歌》中被視為一切事物的支柱,並遍行於一切當中。而原質亦被區分為高階與低階原質,後者為感官與心靈的世界,而前者則為所有一切生命的起源。然而,與正統的數論派不同,《薄伽梵歌》亦延續了吠陀經典以來的「絕對者」(the Absolute One)的思想,不僅將黑天視為原質與原人的起源,甚至超脫了二元對立,成為既創造宇宙又等於宇宙的至高無上的神、唯一的絕對真實存在。
 
面對因恐懼而意圖逃離沙場的阿周那,黑天告訴他,要獲得終極的解脫,可以透過三種不同的道路:行動瑜伽(karma yoga)、智慧瑜伽(jñāna yoga)、以及奉愛瑜伽(bhakti yoga)。所謂行動瑜伽,便是指一個人須依照與自己的種姓相應的「法」(dharma),去完成其應負的義務與責任,而身為剎帝利(kṣatriya)的阿周那,其在戰場上領導其族人奮勇殺敵便是其應盡的義務之一。然而,黑天亦指出,這並非代表剎帝利可以此名義來任意殘殺他人。當人們在履行自己的義務時,不應是出於自身的欲望、利益或其他任何目的,而只是純粹為了行動而行動。黑天告訴阿周那:「正義只在行為本身,而不在其所結之果。不可以其果作為你行為的動機;亦不可有任何牽掛使你毫無行動……因此,應當持續無所執著地執行你的職責。藉由無所執著的行動,人們才可觸及那至高無上的存在。」
 
第二種通往解脫的道路是智慧瑜伽。能夠使人們解脫的智慧,並非是那些世俗、對一般事物的理解,而是指對最高真實的認識,意即,對「梵」(brahman)的認識,而透過對真實的掌握,人們便可與梵(重新)合一,而獲得永生。在《薄伽梵歌》的各個章節中,梵時常可與黑天等同,其皆為超越任何二元對立的最高真實、是既動亦靜的真實自我(Ātman),亦是宇宙一切的開端。黑天告訴阿周那:「那些如實知道我神聖的誕生與行動者,將來到我這裡,並且不再重生。」這顯示了印度教中很重要的「梵我合一」概念,意即,每個人皆是「小我」,是屬於「大我」(即「梵」)的一部分。雖然梵、我本是一體,但由於我們的無知,並未能真正領略到真實的「我」;當我們確實掌握了梵的概念之後,便可重新回到最高真實的懷抱當中。
 
此外,在第13章,黑天亦告訴阿周那,應當確實理解原質與原人。原質是一切物質的起源,而原人是心靈、智性的活動者,而一切事物皆是兩者相合的產物。黑天說:「那些能如此理解原人與原質的人們,不論他生在何界,皆不再輪迴重生……阿周那,要知道任何事物不論動或靜,皆起源於原質與原人的結合。那些透過知識之眼如實理解兩者區別的人們,將來到絕對者之處。」
 
第三種道路則是奉愛瑜伽,意即,透過對黑天全心全意的奉獻與崇拜來達到終極的解脫。˙黑天告訴阿周那,即使懂得梵、行所當行,仍有可能無法獲得終極解脫;但若是全心敬愛黑天、且只對其奉獻,則他便能進入到最高真實當中。黑天說:「以純粹的心和敬拜對我奉獻的人,即使是一片葉子、一朵花、一顆果子、或純水,我都會接受……你的一切所行、所食、所施、所受、所修之苦行,把它們都當作給我的奉獻,那麼你就必然能從行動的束縛中解脫,在善果與惡果中獲得自由;因你的心守著紀律,你將來到我這裡……把你的心專注在我之上、把你自己奉獻給我;祭拜我、敬愛我,如此恆常地以我作為你的究竟目的,你將來到我這裡。」根據奉愛瑜伽,只要一個人將自己心無二念地敬神、愛神,則不論他的出身如何,不論是剎帝利或是首陀羅,皆可以與梵合一,進到最高真實當中。在第11章與第12章中,黑天告訴阿周那,唯有透過專注的奉獻,才有機會認識到絕對者的真實樣貌;而在那些敬拜者當中,只有受黑天所親愛的人們,黑天才會向其展現自己的全部面貌,也唯有如此,才是真正理解「梵」。
 
雖然在《薄伽梵歌》當中,三種通往解脫的瑜伽之路並無優劣之別,但其被《薄伽梵往世書》(Bhāgavata-purāṇa)吸收之後,奉愛瑜伽的重要性與優越性自《往世書》時開始明顯地勝過另外兩者。甚至,到了虔信運動(bhakti movement)時, 更是確立了虔信在印度教中的地位。而《薄伽梵歌》中亦提及了許多印度教重要的概念,並提供了獨特、完整的詮釋,與《奧義書》相互輝映,對後來的發展有一定程度的影響。因此,《薄伽梵歌》除了是磅礡壯麗的史詩之外,亦為印度教中重要的聖典之一。
 
 
【撰寫者】
吳芝瑩(國立政治大學宗教研究所碩士生)
 
 
考文獻】
貓頭鷹編輯室。2012。《圖解100個印度史詩神話故事》。臺北:貓頭鷹出版社。
 
Johnson, W. J. 2009. Dictionary of Hinduism. UK: Oxford University Press.
 
Jones, Constance A. and James D. Ryan 2007. Encyclopedia of Hinduism. New York: Facts On File, Inc.
 
Chapple, C. K., ed. 2009. The Bhagavad Gītā: Twenty-fifth-Anniversary Edition. Translated by Winthrop Sargeant. Albany: State University of New York Press.
 
Williams, George M. 2003. Handbook of Hindu Mythology. California: ABC-CLIO, Inc.
 
Zaehner, Robert C. 1988. Hinduism. UK: Oxford University Press.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