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全國宗教資訊網
 宗教知識+
宗教知識家
法華經
::: 法華經
*
0分
分享圖示
分享
勘誤圖示
勘誤

法華經注音版讀誦本》2012年臺南靝巨書局出版(魚籃文化)
 
【釋經】
 
法華經》,是《妙法蓮華經》和《正法華經》的簡稱。梵語是 Saddharmapuṇḍarīka-sūtram,saddharma意譯為「妙法」或「正法」,puṇḍarīka意譯為「白蓮花」,古代「花」字為「華」,故譯為「蓮花」。Sūtra古譯為「修多羅」[[1]],或「素怛覽」,意譯為「契經」,謂「上契諸佛之理,下契眾生之機」;經,有 法、常之義。即貫穿諸法深義,攝持所化眾生,謂之經。在九分教與十二分教中[[2]],修多羅包括經與律,後世則專指三藏中的經藏。此經共7卷,計28品,品依經故,前四字為別題,後一字為通題。具足之名為《妙法蓮華經》,凡經依「七種立名」[[3]]。
 
「妙法」:讚歎其法微妙,不可思議。此法是一乘實相妙理。「法」,即一心之法,生佛同,具人人本具,個個不無。在聖不增,在凡不減。此法為諸佛本源,眾生慧命,諸佛悟,此成等正覺,眾生迷此,枉受輪迴。
 
「蓮花」,是以喻顯,法以喻跡,本二門,各有三義:
 
一、為蓮故花,喻跡門,為實施權。為顯一乘,故有三乘之名。又謂從本垂跡。
二、華開蓮現:喻跡門開權顯實。唯一乘法,無二無三。又喻本門,開跡顯本。謂釋迦早已成也。
三、華落蓮成:喻跡門,廢權立實。廢方便權教,但歸一乘實道。又喻本門,廢跡立本。如來實不生不滅,而言滅度。不滅現滅,既不生滅,唯本無跡。
 
【譯本】
 
據釋素聞《法華經導讀》「法華的傳本」,歷來有關本經凡六譯,其中唯有三本流傳:
 
一、西晉太康7年(公元286年)竺法護(239-316)後譯《正法華經》10卷。
二、姚秦弘治8年(公元406年)鳩摩羅什(334-413)譯《妙法蓮華經》7卷。
三、隋仁壽元年(公元601年)闍那崛多(527-604)和達摩笈多(?-619)共譯《添品妙蓮華經》7卷。
 
其中尤以鳩摩羅什的《妙法蓮華經》文筆優美暢達,最便誦持,流傳最廣,迄今為一般人所喜誦弗衰,歷久彌新。
 
至於《法華經》的註解本,不下六十餘家。而最具代表性,且為人所重視者,有如下諸家:
 
隋‧智者(538-597)《法華玄義》、《法華文句》為「法華三大部」之二(另一為《摩訶止觀》),是天台宗的核心論典。前者建立本書以「釋名、顯體、明宗、論用、判教相」等「五重玄義」[[4]]為建構佛教解釋經典的結構與型態,具有漢傳創發性的特殊解經方式,其影響及於華嚴宗的「十門玄談」等。
 
我國自鳩摩羅什後,注釋者亦歷代不乏其人。本經在兩晉及南北時,讀誦、宣講和註疏即非常盛行。其〈觀世音菩薩普門品〉流傳最廣,最為人所熟知。即便未常讀《法華經》者,未嘗不習聞此品經文。智顗且基於本經創立天台宗,創發獨具特色的漢傳佛教體系。
 
【內容價值與特色】
 
法華經》號稱「經中之王」,是集大乘經論之大成,經中以「諸法實相」為佛法本體的揭示。謂佛陀以一大事因緣出現於世,就是要以一佛乘為眾生說法,令緣熟眾生都能成佛;故有「成佛的法華」之說。天台宗的核心思想都依據此經而來,而判本經為「純圓獨妙」的最高法義。但成佛非一蹴可幾,故又有三乘之說:以羊車、鹿車、牛車喻聲聞、緣覺與菩薩乘為「三乘教」,以大白牛車喻「一乘實教」。前三者為權,後一者為實。故有「開權顯實」及「會權歸實」之說。
此經全名《妙法蓮華經》,因其理直契「實相」,可以直了成佛,故曰「純圓獨『妙』」。而「蓮花」者,所以喻妙法,其義有三:一、「為蓮(因)故華(果)」:喻「為權(因)顯實(果)」;二、「華開蓮現」:喻「開權顯實」;三、「華落蓮成」:喻「廢權立實」,唯一佛乘。一個經題,則其權實思想即已含蓋了。
 
法華經的殊勝,在「五濁惡世」[[5]]中,佛陀出現於世而說此一乘法,即便「末法」眾生,亦多在攝受之內;尤為難得中之難得。說明如下:
 
法華經》〈方便品〉:「十方世界中,尚無二乘,何況有三。舍利弗!諸佛出於五濁惡世,所謂劫濁、煩惱濁、眾生濁、見濁、命濁。」一段,說明以下諸問題:一、十方世界中(非僅指娑婆世界而言),只有一乘法;無有二乘、三乘法,只以方便故說三。二、此一乘法出於「五濁惡世」,正見佛的度眾的慈心。三、蓋以眾生劫濁垢重,彌見菩薩之慈悲善巧。於一乘中,別說三乘。四、明指阿羅漢、辟支佛,非究竟涅槃;當「志求阿耨多羅三藐三菩提(無上正等正覺)」。五、佛出世難值遇,且無量劫難遇,即便佛出世,是法亦難遇。六、佛滅度後,即便是受持、讀誦、解義是經,是人即為難得。
 
而「五濁惡世」說,佛教諸經多有之。且多就「末法」時而發的,均能得成佛。如:《妙法蓮華經》〈安樂行品〉:「如來滅後,於末法[[6]]中欲說是經,……有所難問,不以小乘法答,但以大乘而為解說,令得一切種智[[7]]。」據本經〈如來壽量品〉稱釋迦之「法身」本屬壽命無限,久遠劫前已經成佛,顯現各種「化身」,只是權現垂跡,以種種方便說微妙法。經中採用詩、譬喻、象徵等文學手法,主旨則契入佛陀教說之本懷。
 
在諸大乘經典中,都有十方三世諸佛同時宣化,各由因緣而出現於世之說的「緣起觀」,而以大乘「實相」的教理,為究竟了義。近代學術或有以「原始佛教」乃佛陀的根本教義者,乃屬「世俗」知見,為「歷史進化論」。本經謂凡能受持、讀誦、解說、書寫,悉具無量功德,必當成佛。若從本經的「譬喻」[[8]]中,當可得知其中要義。
 

 《妙法蓮華經》1976年臺北新文豐出版公司印行(新文豐提供)
 
【撰寫者】
熊琬(國立政治大學中文系退休教授)
 
 
考文獻】
《大正新脩大藏經》(《大正藏》)。1924-1935。東京:大藏經刊行會。
 
《大正藏》冊55,第2154號。
 
《正法華經》。《大正藏》冊9,第263號。
 
《妙法蓮華經》。《大正藏》冊9,第262號。
 
《添品妙法蓮華經》。《大正藏》冊9,第264號。
 
《開元釋教錄》卷11、卷14。
 
山崎守一。2001。〈梵文法華経校訂の試み〉。勝呂信静編:《法華經の思想と展開》。京都:平樂寺書店。
 
布施浩岳。1967[1934]。《法華經成立史》。東京:大東出版社。
 
坂本幸男、岩本裕譯注。1991。《法華経》(上下)。東京:岩波書店。
 
季羨林。1998[1947]。〈論梵本《妙法蓮華經》〉。《季羡林文集——第七卷:佛教》。江西:江西教育出版社。
 
明‧蕅益大師述。2014。《妙法蓮華經綸貫會義》。佛陀教育基金會。
 
南條文雄、泉芳璟譯。1913。《梵漢對照新識法華経》。京都:真宗大谷大学尋源会出版部。
 
紀野一義。1962。《法華經の探求》。京都:株式会社平樂寺書店。
 
星雲大師總監修。《法華經》(董群釋譯)。佛光山宗務委員會。
 
高振農。1999-2000。〈《法華經》在中國的流傳概述〉。《佛教月刊》,473-476。http://www.hkbuddhist.org/magazine/473/473_04.html,2012/12/14。
 
桑德。2010。〈西藏梵文《法華經》寫本及《法華經》漢藏文譯本〉。《中國藏學》,3:128-131。
 
望月良晃。1982。〈法華経の成立史〉。平川彰等編:《講座大乘佛教4:法華思想》。東京:株式会社春秋社。
 
楊富學。1994。〈論所謂的「喀什本梵文《法華經》寫卷」〉。《中華佛學學報》,7:73-95。
 
談錫永主編、釋素聞導讀。1999。《法華經導讀》。全佛文化事業有限公司。
 
劉永增。1994。〈梵語《法華經》及其研究〉。《敦煌研究》,4:117-124。
 
釋惠敏、杜正民等。2003-2005。〈《法華經》多種語文版本數位資料庫的建構與研究〉計畫書。蔣經國國際學術交流基金會(計畫編號:DB002-D-02)。 http://sdp.chibs.edu.tw/sdp_intro/gn-data/apply.htm。
 
釋慈怡主編。1988。《佛光大辭典》。臺北:佛光文化事業有限公司。
 
釋聖嚴。2002。《絕妙說法——法華經講要》。臺北:法文化事業股份有限公司。
 
 


[1] 「修多羅」:印度習用的長行散文,不押韻,以背誦口傳的方式傳播。釋迦牟尼時代,弟子們即有背誦釋迦口傳教義的習俗,代代相傳莫不由此。(據傳:印度習俗認為聖人言教只能以口口相傳,若以文字記載則不恭敬。)釋迦過世後,僧團召開第一次結集,由大迦葉主持。阿難負責在會中背誦出釋迦的口傳教導,經由在場僧眾一致同意後,形成最初的「經(修多羅)」。優婆離負責背誦出「戒(波羅提木叉)」,最早也是被當成修多羅來背誦。
 
法華經》據現代學者考據:最初以印度摩揭陀國方言紀成篇,由東部漸傳到西北部,漸改用梵語傳抄本經,再從此西傳中亞,東傳尼泊爾,乃至西域諸國。然後傳到中國和日本。迄今本經被發現有梵文原本或殘本,翻譯本有漢語、藏語、西夏語、安南語(越語)、滿語、蒙語等譯本,現代語譯本則有法語、英語、日語。其中,當推現行漢文譯本最為完善。且因它為漢傳佛教天台中之首要經典,結合各經典,整合發揮佛理,已具有相當的歷史淵源與傳統,最有體系且精妙。
 
[2] 「十二分教」:十二分教(梵文:dvādaśānga—buddha—Vacana),又稱十二分聖教、十二部經。是佛陀所說的一切言教,依其內容和形式可分為十二類:契經、祇夜、記別、諷頌、自說、因緣、譬喻、本事、本生、方廣、未曾有法、論議。
 
即:一、契經:又作長行。以散文方式直接記載佛陀之教說,即一般所說之經。二、應頌(音譯祇夜):與契經相應,即以偈頌方式闡釋契經所說之教法,故亦稱重頌。三、記別,又作授記。本為教義之解說,後來專指佛陀對弟子未來所作之證言。四、諷頌(音譯伽陀),又作孤起。它是獨自以頌文方式表達教義,以別於以重頌方式的「應頌」不同,故稱孤起。五、因緣:佛說法教多有其因緣,如諸經之序品。六、自說:與前「因緣」不同者,佛陀不待啟請,主動開示教法。七、譬喻:以譬喻方式宣說法義。八、本生:記載佛陀本身過去世修菩薩行之種種大悲往事。九、本事:本生譚以外,有關佛陀與弟子前生之因緣事跡。或開卷語有「佛如是說」之經亦屬此。十、方廣:宣說廣大深奧之教義。十一、希法,又作未曾有法:載佛陀及諸弟子不可思議的希有之事。十二、論議:佛陀有關論議方式表達的教義。此十二部,大小乘共通。然諸經或稱惟方廣為大乘獨有之經;或謂除記別、自說、方廣外,餘九部皆屬小乘經。
 
[3] 「七種立名」:
一、單人:如:維摩詰經、地藏經
二、單法:如:涅槃經、圓覺經
三、單喻:如:梵網經、寶積經
四、人法:如:文殊(人)問般若(法)經、地藏菩薩(人)本願(法)經
五、法喻:如:妙法(法)蓮花(喻)經、金剛(喻)般若(法)經
六、人喻:如來(人)獅子吼(喻)經、菩薩(人)瓔絡(法)經
七、人法喻:大方廣(法)佛(人)華嚴(喻)經
 
[4] 天台智顗詮釋各經內容深義的五種方法。即:一、釋名,解釋一經之題目。如就一人言,先識其人名。二、辨體,顯示一經的性體,如法華經以「中道實相」為體。如:再認其本人面目。三、明宗,闡明一經之宗旨。如:知其志願、意向。四、論用,說明一經之功用。如:明悉此人長才。五、判教,判別一經之教相淺深高下。如:評判此人之學歷高下。此一解經法,《法華玄義》即:一、釋名:以法喻為名,二、顯體:諸法之實相為體,三、明宗:以一乘之因果為宗,四、以斷疑生信之用。五、判教:以無上醍醐為教相。
 
[5] 「五濁惡世」:
一、「劫濁」:佛出世時人壽百歲,已入「劫濁」;而佛入減後的「末法」更入濁中之濁了。整個世代劫亂(天災、人禍等)都不斷。
二、「煩惱濁」:眾生貪、瞋、痴、慢、疑等煩惱濁重。
三、「眾生濁」:各類群聚而生,互相為緣,鬥諍堅固,輪轉生死,妄情相奪,名為眾生濁。
四、「見濁」:邪見增勝,善心難發,善念難持,更難修正知、正見的正道。
五、「命濁」:壽命短促,不滿百歲,修道艱難。
 
法華經》〈方便品〉:「十方世界中,尚無二乘,何況有三。舍利弗!諸佛出於五濁惡世,所謂劫濁、煩惱濁、眾生濁、見濁、命濁。
 
如是,舍利弗!劫濁亂時,眾生垢重,慳貪嫉妬,成就諸不善根故,諸佛以方便力,於一佛乘分別說三。又,舍利弗!是諸比丘、比丘尼,自謂已得阿羅漢,是最後身,究竟涅槃,便不復志求阿耨多羅三藐三菩提(無上正等正覺),當知此輩皆是增上慢人。所以者何?若有比丘、實得阿羅漢,若不信此法,無有是處。」「佛滅度後,如是等經受持讀誦解義者,是人難得。」「諸佛興出世,懸遠值遇難,正使出于世,說是法復難。無量無數劫,聞是法亦難,能聽是法者,人亦復難。」
 
[6] 「末法」:佛法的法運:教法住世有正法、像法、末法三。一、凡如來(佛陀)滅度後,教法住世,依教法修行,即能證果,稱為「正法」。二、雖有教法及修行,證果者少,稱為「像法」(像,相似正法之意)。三、雖有教法垂世,雖秉教而修,卻不能證果,稱為「末法」。關於三的時限,諸說不一,通謂佛陀入滅後:正法有五百年(或一千年),像法一千年;末法時,歷經一年。往後則進入「滅法」,即佛法在此世界消失了。
 
[7] 「一切種智」:即是佛智。成佛必經三智,即一切智,道種智,一切種智。
一、一切智,聲聞緣覺之智也;知一切法之總相者。總相即空相也。二、道種智,菩薩之智也;知一切法種種差別,菩薩道所修的。三、一切種智,佛智也;通達總相、別相,二者圓滿時所證。其中,「一切智」證空,故能出離世間(三界不著),則成小乘(聲聞與緣覺);但因偏空,無法完成菩薩事業。故菩薩以慈悲心在世間度眾,但知世間「緣起假有」(即世間出世間)不可執著,故能得「道種智」。及總相(空)與別相(假),二者圓融無礙,乃能成佛,而得「一切種智」。此即是「阿耨多羅三藐三菩提(無上正等正覺)」。
 
[8] 如:〈信解品第四‧窮子喻〉
法華經》借窮子為喻:以窮子(喻眾生)「捨父逃逝,久住他國」:喻流浪在三界六道中,捨去其大富長者的父親(喻佛陀)而逃離在外,忘所從來。某日因乞討至大富長者家,大富長者雖認識此子,但此子卻不知大富長者即其父(謂佛知眾生,眾生不知佛),正可承傳他的家業(能承擔如來家業即屬佛子),卻因心生自卑,反而逃離遠方(喻眾生本具佛性,只以自卑故,不識佛陀一片慈悲之懷)。其父派傍人追趕,窮子愈駭(喻眾生不敢直下承擔,反而逃逝)。於是派一形容枯槁的人,向其人甘言誘掖,勸人任掃除之賤職(喻先以「阿含」等小乘教法,令其能接受),等彼輩建立了信心。其後長者漸與接近,誤會消解,遂生互信(喻佛陀善巧度化,而示以「方等」之教:如《金光明經》、《維摩經》)。然後即將家產交付,此子已能領知(謂以「般若」之教:《般若經》)。最後,長者始直接說明他乃窮子(眾生——當機的佛子)之父,窮子遂直接繼承(如來)家業(教以《法華經》、《涅槃經》)。天台宗以佛陀一代時教,據《涅槃經》「五味說」分為「五時」:先說《華嚴經》,直接將佛自證的境界說出,舍利弗等聲聞弟子如聾若啞,不能領解。故「五時」:從「華嚴」時、「阿含」時、「方等」時,「般若」時,至「法華」「涅槃」。此從佛陀一代時教的教化方式,乃從佛陀本懷,綜合諸經而開展出來的「五時教判」思想。
 
依據此經而有「法華七喻」之說如下:
 
一、〈譬喻品第三〉:火宅喻,眾生在三界中如火宅,不遑寧處。二、〈信解品第四〉:「窮子」喻,如前述。三、〈草藥喻品第五〉:大根,喻菩薩乘;中根,喻聲聞、緣覺乘;小根,喻人天乘。此為「三草二木」喻。四、〈化城喻品第七〉:謂聲聞、緣覺乘只如「化城」為暫居之所,非究竟一乘之教。五、〈五百弟子授記品〉:「衣珠」喻:如人醉臥(喻無明),不覺有無價寶繫其衣裏(喻凡夫本具佛性),因迷而在外(三界及小乘)流浪。六、〈安樂行品第十四〉:髻珠喻本經就像明珠,可以驅眾邪,是佛陀遺留眾生的至寶。但以此難信之珠,久在髻中,不妄與人。先所未說,而今說之。七、〈如來壽量品第十六〉醫子喻:有一位良醫(良醫喻佛陀),有著許多的孩子(子喻眾生),良醫遠行(喻此土緣盡,他土機熟,應機而往),孩子無知卻誤飲毒藥(即無明煩惱),宛轉於地(喻迷失本性,無法自救),當良醫歸來時(喻佛以應化機熟,復現此土)孩子中或喪失本心(喻不具夙因的眾生),或未喪失本心的(喻夙因不昧的眾生)。良醫立即調制解藥(喻施予「一乘妙法」使之得解),把所有不失本心的孩子治好;而喪失本心的卻懷疑心不願服用(喻不具信解的人則不得救)。為了施救這些孩子,良醫唯有假裝死去(喻佛陀示現入涅槃),借此誘使孩子們醒悟,因服用而得度(喻令此類眾生起希求妙法之心,終於得救)。
 
返回列表